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七十五章 蹲守
    巫妖这个大敌,一直存在在崔铭的噩梦中,崔铭就是想不到办法。隐岛和沙漠不同,知尔的攻击性并不强,但是巫妖的攻击性就很强了。崔铭一直没有潜入影岛的想法,这件事崔铭对李青很感动,李青虽然也没有潜入过影岛,但是这几年收集了很多和影岛有关的情报。据北月说,李青当时想摸上岛,杀了巫妖的儿子。

    目前影岛,有个苟延残喘的巫妖,一个强大的巫妖女儿,还有一个巫妖的幼崽。巫妖女儿很孝顺乖巧,一旦抓到自己,逼出自己修行策系的秘密,就会自杀,将力量传承给巫妖的儿子。

    在知道真原力后,崔铭可以推测出这种传承,真原力如同种子,巫妖可以种在任何人身体上,但是没有用处。真原力种在女儿和儿子身体上,巫妖牺牲自己全部能力或者寿命可以让种子发芽,现在女儿也许拥有这样的力量。

    这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发芽的能力还在巫妖手上,所以巫妖还没死,他只是消耗能力增强了自己女儿的实力,或者女儿可以说是他的分身,也许女儿只是高手级别,那么巫妖还是波ss。一个可能,发芽的能力在女儿手上,巫妖可能已经死亡,或者即将死亡,或者如同普通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等待死亡,那他的女儿就是波ss。

    影岛必然有个波ss级别的人物,如果巫妖不傻的话,需要典狱长办事,修复典狱长的引魂灯,然后租借出窃魂卷,让典狱长有实力抓捕自己。窃魂卷和死亡之帽是死神留下的宝贝,巫妖应该不会送给典狱长。反过来说,典狱长有可能想弑主。

    想到这一点,崔铭突然来了兴趣,脑袋开始转起来。没错,这是很可能的,修复好引魂灯,典狱长通过窃魂卷将自己的原力当量增强到身体能承受的极限,又增强了引魂灯能力。加之偷袭或者其他手段……也打不过。

    崔铭沉思许久,想到了一点,发芽,典狱长忠心耿耿的为巫妖服务,当巫妖或者其女儿牺牲自己,帮助儿子发芽时候,典狱长如同魔导师一般,在关键时刻出手,斩杀三人,抢得重宝。大奸大恶的人表面是看不出来的,巫妖和三大陆消息不对称,加之他们世居影岛,所以典狱长要骗他们,很轻松简单。

    卧槽,那典狱长必抓自己,铁了心,肯定要抓自己。一日不抓自己,他的计划就无法实现。又绕回来了,北月太危险了。说了吧,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被抓的关。只能看艾芙琳能不能收集到信息,一旦能确定典狱长所在,自己就麻烦流浪出一次手。这点崔铭还是有信心的,流浪打典狱长,加上自己,是有把握的。

    崔铭就靠在山洞一边,吃着零食,偶尔拿望远镜看看别墅情况,艾芙琳几乎承担了所有的监视工作。大约一小时后,艾芙琳道:“有人中诱捕器了。”

    “谁?”崔铭拿望远镜。

    艾芙琳将崔铭脑袋按低,道:“一位前往杰西教父隔壁空别墅消毒的女子……她踩了第二个……”艾芙琳心中是崩溃的,那空别墅应该是最好的埋伏杰西的地点,所以布置了四个诱捕器在房间内。但是没想到别墅的卫生是高标准,严格要求,那位清洁的女子在半小时消毒时间内,一口气踩了三个。

    崔铭则在研究这女子,是不是修行者。没有原力,但是不排除灭的可能,或者有其他秘术掩盖自己的原力。比如知尔,你看不见他的原力,也不知道平时他是否有原力,但是当需要时候,他瞬间就能达到最佳战斗状态。在修行界中,几乎没有人有隐原力能力,生物界和异界倒是有几个例子,但是也极其稀少。但无论是主人类还是异界,隐原力的人在理论上还是有的。

    “不是目标。”崔铭道。

    “怎么确定的?”

    “她消毒的手法太熟练了,我不相信目标会有一份消毒的兼职。再说,才过去一个多小时,行动可能性非常低。”

    艾芙琳道:“说不准目标在发布消息后,就依靠这身份潜伏在疗养院中。”

    “啊……理论是有这可能。”

    “实际上呢?”

    “反正我宁可住山洞,不会吃饱了撑着去做消毒工作。你看,没有原力防护,消毒水很臭的,而且工作量还这么大。好吧,不管怎么说还是有可能,也许目标就喜欢呢?”清洁工、消毒工等工作在宣传时候,总会看见热爱本职工作的说法,其实吧,谁会热爱这么幸苦,环境又差的工作,只是没办法,生活需要或者是因为报酬较高而已。偶尔做义工体验下还是有乐趣,但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工作……当然,从理论上不排除有热爱这些职业的人,但崔铭一个都不认识。

    艾芙琳还是认同崔铭看法,消毒工的工作有有安排的,去了这家必须去下一家,不能在一家长时间逗留,被约束了时间的工作,不太容易成为合适的卧底工作。可惜,浪费自己三个诱捕器,艾芙琳昨天晚上布置了六个诱捕器,今天不行了。因为杰西出现了,杰西出现很可能已经引起目标的注意,要袭击猎物的目标,本身会非常小心。

    “我很希望安安稳稳的过去。”艾芙琳宁愿目标不出现。

    “我认识这个想法是不可能,从人性来看,是我,我一定会干。”崔铭道:“你别小看杰西,杰西在暮光城人气非常旺,他可以说是皇室的代表,而且交际活动很活跃,又是修行者。不过理论上……又是理论上,对方顾全大局,不愿意为了蝇头小利而暴露自己,也是有可能。换了我,我会吃,我冒险也会吃下杰西。除非是另外一个可能,目标根本不在疗养院附近,这样以来,我们是白忙了。这可能性不止是理论上,最少有20%的可能。”

    艾芙琳笑道:“那我希望能发生20%的可能。”

    “……”崔铭摊手,无论你希望还是我希望,已经无法阻止事情发生或者不发生。

    ……

    艾芙琳确实是专业的,一动不动的趴着,通过望远镜死盯着别墅,相比之下,崔铭就差得多。崔铭坚持五分钟就缩回去,靠在一边休息。

    杰西目前一切正常,和教父的女儿见面,去看望教父,一老一少促膝长谈。杰西和其教父在别墅门口草地上,晒太阳,走围棋。从望远镜能看见其教父心情很好,面带笑容。教父的女儿对杰西很感激。

    但是下午出了点小问题,杰西这王八蛋竟然和教父去青青湖钓鱼。他们位置距离别墅为两百四十米,教父女儿背渔具,杰西推教父去的湖边。这位置相当不美丽,无论是崔铭还是暗藏的棋子小卢,都不熟悉水性。而且小卢支援所需时间拉和北月进入战斗时间拉更长。最要命的是观察点只能看见一半钓鱼点位置,只能看见他们两个人,太阳伞,他们身后有二十多米的空白区域。

    崔铭看教父的女儿回别墅,一路上还抹了一把眼泪,道:“杰西和教父说明了自己当诱饵,卧槽……杰西是想杀身成仁,用自己小命去钓目标。”

    艾芙琳忙道:“不是还有你吗?”别啊,别因为人家想死,你就不救哦。

    “不好控制。”崔铭道:“小卢使用的是一对双枪,增强系射手,他和好运姐一样,原力当量多少对攻击力影响并不大。所以小卢是灭了原力潜伏的。如果他们在湖边被袭击,小卢有可能无法第一时间发现,即使发现,原力当量赶路过来也要消耗一些。灭状态中恢复的他,很难第一时间投入战斗。”这打法是小卢自己提议的,小卢本来确实是来散散心,游玩的。但是听闻流浪也在操心这件事,他就询问有没有自己可以帮忙的。崔铭自然就说了。呵呵,流浪还不知道小卢到了初晓城。

    崔铭有些了解小卢,小卢是个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的人,虽然嘴上一套,但内心对流浪还是很感激,他也希望能做一些事来回馈流浪。

    但是目前情况比较复杂,如果目标偷袭杰西,只有崔铭能第一时间支援。二打一,被偷袭先手,目标如果乌鸦,崔铭没有把握。最要命是杰西有觉悟,自己难以把握分寸,是拼命救杰西,还是成全杰西,拖住目标,等待援军呢?如果自己拼命,在援军到达前,自己和杰西都死了,或者丧失大部分的战斗力,会不会被目标反打?

    艾芙琳道:“要撤出杰西,杰西在玩火。”她的底线是杰西的安全。

    “如果撤出杰西,他会火大。”崔铭道:“我们想办法警告他一次,如果他再不听从安排,我们会取消伏击计划。”

    艾芙琳问:“崔铭,你别告诉我,这情况不在你预料中。”

    “哈哈……在,在我的预料中,比我想的情况要好一些,我还担心他乱跑。”崔铭道:“别这么看我,这情况我没有后备计划,只能是随机应变,我认为今天袭击的可能性不高,聪明人疑心病重,第一天肯定要侦查,收集情报,了解杰西出现在这里的具体情况。”(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