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八十章 李代桃僵
    小卢要试,那就试了,大家后撤,将战场留出来,时刻准备救援,反正乌鸦短板是无法快速要人命。

    风上了,滑步斩杀过去,乌鸦纹丝不动吃一刀,然后左手束缚,右手折磨,原力小乌鸦出现,吸取风的原力。如果只有风一个人,死定了。但是还有小卢,小卢左手手枪对准风开枪,子弹打在风的身体上,一道光芒出现。

    净化,风瞬间解除了束缚、折磨和被吸取原力。

    数秒后净化之光消失,风又被控制,小卢再次净化风。乌鸦看出不对,分身乌鸦飞向小卢,小卢右手枪点射,冲击后退,艾芙琳和崔铭帮助消灭分身乌鸦。小卢跑向风,开枪,净化之光恰巧消失,补上了一道。然后使用冲击瞬间后退,避让过乌鸦的束缚。

    崔铭在雷音城时候,知道小卢有净化能力,小卢告诉崔铭,他能净化掉蒙多的手术刀所带的病毒。既然这么好用,为什么不早用呢?看了一会,崔铭看明白了,净化非常损耗精神力,不一会小卢精神已经有些恍惚,坚持不了很多,而乌鸦兼修了强化系。崔铭悄悄的离开了外围。

    净化是利用双枪上刻满的咒语,心中向神祈祷而使用出来的一种能力。需要相当专注力,小卢又需要分神应付乌鸦的攻击,不过五分钟就疲惫不堪,风而对乌鸦造成伤害还是相当有限。

    乌鸦也看明白了,慢慢的压制小卢,导致风也只能跟随后退。就当这时候,乌鸦脑袋炸起血花,爆头。这枪厉害,打的乌鸦原力向后摔倒滚了一圈,已经受伤。

    崔铭道:“你们撤。”上前,一张黄牌定身,小卢和风立刻撤离。乌鸦站起来,原力小乌鸦吸取崔铭的原力,崔铭后退。乌鸦束缚之光射向崔铭,崔铭扔出一只鸡,束缚之光将鸡抓个结实。

    “什么?”大家愣神。

    乌鸦摇头,这是恶作剧,扔开鸡,束缚之光再次抓向崔铭,崔铭变魔术一般,双手翻出一面镜子,束缚之光打在镜子上,竟然反射而走,从乌鸦身边掠过。崔铭奸笑:“嘿嘿,连只鸡都伤不了的光芒,也伤不了我的镜子吧。”

    痛苦折磨之光将镜子打碎,压制崔铭,崔铭立刻后跑,他的腿也不长。乌鸦跟随,原力小乌鸦出现,吸取崔铭的原力。这时候一声枪响,乌鸦再次被爆头,巨大力量将其掀翻在地。崔铭变魔术一般再拿出一面镜子道:“来追我呀。”怎么感觉自己语气这么贱呢?

    艾芙琳在百米外的高处,瞄准着乌鸦,扣下扳机,子弹打在乌鸦身体上。艾芙琳不着急,原力充能狙击枪,瞄准,再开枪。只要能破乌鸦两个能力,那乌鸦就不是无敌的。痛苦折磨是可以逃离的,你追,前面就是诱捕器,一旦踩中等待你的就是爆头。束缚因为镜子的反射乌鸦已经不敢用,不知道这光芒会不会让自己作茧自缚。

    乌鸦连续吃了两颗爆头子弹,心中知道糟糕,很快看清形势。第三次,他痛苦折磨崔铭,崔铭后退避让,乌鸦似乎要追,突然双臂一展,化成几十只乌鸦。崔铭刚跑不到十米,听见声音,心中骂了个卧槽,一张黄牌飞向乌鸦本体,一只分身乌鸦接住了黄牌。

    小卢冲击到,双枪点射已经飞到头顶的乌鸦,他无法判断哪只是乌鸦本体。艾芙琳的狙击枪也点杀一只只乌鸦。杀乌鸦效率最高是崔铭,一张飞牌就切下一只乌鸦,小卢虽然有双枪,但是开枪速度并不如崔铭,艾芙琳更不用说了,每一发子弹都需要充能。

    看情况似乎无法将所有乌鸦击落,这时候一团光芒飞起,在半空炸开,剩余的十几只乌鸦被炸成乌有,在爆炸圈中唯独存活一只乌鸦,是杰西,杰西的远程爆炸光弹,大面积,攻击力很强的光弹。

    这边每个人都是好手,只不过因为乌鸦那一套手段太强悍了,众人被带入了死循环中。

    乌鸦坠落,半空变回了乌鸦本体,人砸落在地上。风御风先到,一个突刺贯穿了乌鸦的胸前,崔铭后发而至,定身。乌鸦垂死挣扎,一边后退,一边举双手束缚住风,压制崔铭,同时召唤出三只原力小乌鸦喷吐出光芒打在风和崔铭的身体上。

    只听被束缚的风一声怒吼:“疾风斩。”原地一个转身,双手握刀,凌空斩下一刀。这刀距离乌鸦有七米之远,莫名其妙的乌鸦只感觉左臂一凉,转头一看,自己的左臂齐根而断,被砍了下来。

    就在乌鸦看手臂时候,北月从上而下,大刀砍在乌鸦的右肩膀上,砍进了三公分。崔铭忍受痛苦折磨,道:“要活的,要活的,乌鸦,再不投降,你死定了。”左臂被砍,已经注定了乌鸦失败的结局,补不回来了,这是开放性创伤。加之北月的劈砍,和风的贯穿,乌鸦三只小乌鸦马力全开也吸不回去。

    乌鸦强在哪?两点,一点是一套不死的发。还有一点是兼修强化系。一套发被破,霸道的强化系被更霸道的风之剑术砍下左臂,乌鸦知道完蛋了。

    崔铭不知道的是,当乌鸦发现被一干好手包围时候,就知道麻烦了。他有个巨大的弱点,虽然他是兼修多系,其中有一系为强化系,但是因为双手施展法术,一手束缚,一手折磨,导致双手没有强化系的原力当量保护。在之前战斗中,乌鸦一直在掩饰这一点,在这么多人中,乌鸦最担心就是风。其他子弹也好,飞牌也好,光弹也好,无法给自己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好消息是,北月一直和风攻击,风之剑术的霸气没有被风充分发挥出来,担心误伤了同伴。当北月退下休息时候,风尝试过攻击,风之剑术砍在乌鸦身体上,乌鸦会被砍伤出血,但是并不严重,很快就修复了伤口。

    风当时很恼火,为什么总是束缚自己,优先折磨和抽自己的原力呢?

    他没有想那么多,当再次被束缚时候,又是我?恼火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最凌厉的一刀斩了出去。同时因为崔铭在左侧被折磨,为了避免误伤逃离折磨的崔铭,风这次退而居其次,斩向了乌鸦的左手臂。一道无形的风如同武士刀一样,朝下一斩,锋利快速的风刃将乌鸦的手臂切断。这结果让风自己也目瞪口呆,自己这招是厉害,但是砍强化系还差得远。事实也是这样,自己砍了乌鸦七八刀,只能伤人家皮毛而已。

    乌鸦也是冤死的,如果他能看见风的波动,会在风出手同时,收了左手的施法,那瞬间左手可以充满精通强化系级别的护体原力,但是风无形……

    艾芙琳的原力锁扔在乌鸦身体上,原力锁自动锁紧。这时候的乌鸦可以轻松炸断原力锁,但是他很清楚,一旦炸断原力锁,自己就会面对群狼围攻。少了一只手臂,少了束缚能力的他,被破解了手臂秘密的他的另外一只手臂,还是会被砍下来。乌鸦闭目深叹口气,原力锁瞬间锁死乌鸦。

    运气,运气!崔铭只能这么说。当然,乌鸦也犯了一个大错。在崔铭和艾芙琳联手调戏乌鸦时候,乌鸦其实有更好选择,那就是不分身逃跑,也不追崔铭,而是朝后或者朝侧面逃窜。这样就可以避开诱捕器,同时扯动崔铭他们阵形。

    最关键一点,就是那镜子,乌鸦睁开眼睛看崔铭:“镜子真的能反射束缚?”他没实验过,但是知道束缚之光没有杀伤力,只能将人定身在当场。

    “当然。”当然个屁,是自己的策牌:李代桃僵。李代桃僵简单来说就是让别人代替自己受苦,崔铭李代桃僵的目标是艾芙琳,但是因为束缚之光无法飞那么远,乍看之下,就因为是被崔铭镜子反射。也因为此,乌鸦感觉自己软肋被抓住,有了逃跑的念头。

    终于抓住了乌鸦,大家都疲惫不堪。艾芙琳到外围,要了一辆警方中巴开到了交战处,几个人全部上车。艾芙琳开车,这时候外围已经有很多记者,警察们用防爆盾挡住记者,让艾芙琳这辆中巴离开。

    崔铭伸手,将乌鸦的口罩取了下来,很普通的一位中年人,大概四十多岁,脸部看不见动物的特征。崔铭看乌鸦伤口,手臂被砍断后,护体原力已经第一时间止血,强化系的修复能力是非常强的。不过再强也无法让乌鸦再长出一只手臂来。

    “痛吗?”崔铭询问,根据对方回答再考虑是嘲讽还是同情。

    乌鸦没回答,看向了隔壁座位的北月:“既然我被抓了,你们要告诉我你们想要什么。”

    崔铭回答:“我们已经说了,我们要找北大师。”上中巴后,崔铭故意挡住了杰西,让杰西坐到了前排位置,自己拦在杰西和乌鸦的中间位置,侧面是北月。这是避免杰西突然出手杀了乌鸦。乌鸦肯定要死,太强了,过了今天,哪还有七打一的机会。既然已经和强敌有了仇怨,要么就低三下四的恳求对方原谅,要么就干掉对方。(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