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八十一章 疑问
    乌鸦不理会崔铭,看向一边的北月:“我可以带你去祖安,并且让你见到你父亲……不过我现在不想谈论这问题,如果你真想见你父亲,我希望我们私下对话。如果你听他的,将我要挟火教,后果就是火教不答应,因为火教没控制北大师。我死亡,而你永远不知道你父亲在哪。”

    崔铭笑道:“乌鸦,我朋友也去过祖安。”不仅是小卢,还有丁泽,不过丁泽去的地方是祖安的边缘地区。

    小卢倒是很诚实:“我是偶遇维克,我并不知道他住哪。”

    崔铭看乌鸦:“你也不知道。”

    乌鸦看北月道:“我兼修动物系,动物可以帮助我找到人,我可以带你见到你父亲。不用怕我,你能很轻易的杀死我。”

    崔铭道:“这里去祖安,可是有万里之遥。”

    乌鸦道:“我们可以去诺多城租借飞艇,不朝西走,朝东走,东面是大海,是一片无人之地。到了祖安上空,我们使用飞艇降落伞到祖安。顺利的话,最多十天,你就可以见到你父亲。难道你不想知道你母亲遇害的真相吗?”

    崔铭一边道:“你不是说她母亲是她父亲杀了吗?”

    “我只是猜测,我又不是北大师的孩子,我没有兴趣知道这些。”

    北月开口问:“你要什么?”

    “我想单独谈。”乌鸦看了眼崔铭:“除非,你觉得你连基本判断能力都没有。”

    其他人无所谓,他们都是看在崔铭面子上来帮忙的,北月要和乌鸦怎么谈,他们并不在乎。当然,除了有可能是流浪内应的杰西之外。

    北月征询眼神看崔铭,崔铭想了好久,点头,没错,北月基本判断能力还是有的。如果北月有怀疑和疑惑,一定会告诉自己。即使没有,北月也会和自己说明她和乌鸦谈判的内容,唯一的障碍就是,自己无法在现场反驳乌鸦。

    崔铭心情很好,传闻中的策系第一高手,不出世的高手,被自己抓了,这种成就感带来的快感很让崔铭兴奋。虽然过程有些曲折,还有很多运气成份,但是主要要看结果嘛。不过让崔铭不高兴的是,乌鸦被抓后,没有半点颓废,丧气,反而很冷静和平静。一上车就开始和北月对话。

    去小岛,崔铭他们训练的小岛,中巴车内很安静。突然小卢说了一句话:“乌鸦,你真的是乌鸦吗?”

    乌鸦看后排小卢:“那我会是谁?”

    小卢闭目假寐道:“你的水平还是十几年前的水平,我没说错吧,你十几年前已经达到了现在水准。为什么这十几年来没有任何进步?”

    乌鸦反问小卢:“你怎么知道?”

    “我小时候看过你的考核赛,对你的印象极深。”小卢回答道:“四名联盟成员下场,你通过一束缚,一折磨,吸取原力的方式打败了他们。”

    崔铭看小卢:“你为什么不早说?”

    小卢道:“你没说目标是乌鸦。”

    “……”也是,因为自己不肯定对方是谁。

    乌鸦轻叹口气:“十几年了……你也许不知道吧,虽然教科书中的科学家等都是老人形象,其实很多科学家是在青年,二十多岁,三十多岁取得的巨大成就,反而伴随着年龄的推移,他们不如年轻时候的他们有贡献和成绩。我知道你们怎么想,二十来岁的一个神秘修行者,兼修四系,每一系都如同主修一般,策系之强大实在是恐怖。”

    崔铭疑问:“实际呢?”

    乌鸦微笑看崔铭:“实际是什么?你有什么可以和我交换的?”

    崔铭道:“我很尊敬你,我一直把你当成策系的偶像。”

    乌鸦看了崔铭好一会,道:“因为我无法再突破自己,因为我有很多俗事要处理,因为我的每天连上厕所都在想其他事。”

    小卢道:“一位优秀的科学家成为干部后,他再也没有科学天分,只剩下腐臭的官僚作风。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面对生存压力,也只能抛弃自己的理想,随波逐流。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从学校到了社会之后,要么被社会所唾弃,要么就要学会伪善和说谎。”

    乌鸦不置可否道:“年轻人,你太偏激了。不过你的话有些道理,我从一名纯粹的修行者成为一名管理者后,我就此停步不前。我很清楚一点,我再强,也挡不住原力联盟,倒不如壮大修行者的质量,这样和联盟的谈判中才能取得筹码。”

    崔铭道:“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信奉火教?”

    乌鸦许久没有说话:“当一个人对你说一件事时候,你会存疑,当一群人都在说这件事时候,你就会相信。后来即使你知道是假的,但你也知道自己需要精神寄托。最重要一点,几千年来,火教的人民和其他人没有区别,但是始终在你们大多数人歧视的有色眼光之中。我不是为了宗教,我是为了他们的尊严,最基本尊严,平等对待。”

    崔铭道:“可是……”

    “我从没把任何人当成异教徒,因为我知道我内心就不是信徒。宗教只是管束我下属的一个手段而已。”

    “可是,当火教修行者质量达到一定标准时候,必然爆发战争。”

    乌鸦反问:“难道你以为尊严不是自己争取,而是别人施舍的吗?”

    崔铭没说话,立场不同。假设自己是火教的子民,面对多数人确实存在的歧视,还有商业贸易、出国留学等永恒联盟隐性惩罚,心中也会恼火的。人在大多数时候是看不见自己的恶,享受不公带来的好处认为是应该的,受到不公的对待时候才会反对不公。这个命题不需要争论,因为立场不同,争论是永远没有结果的。每个人心中有每个人的真理,如同看待善恶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

    ……

    “杰西,这次麻烦你了,请艾芙琳送你回酒店。”停车在小码头位置,崔铭和杰西说了一句。这小码头可以去小岛,是崔铭小组原先的训练岛。北月早先回来等待崔铭那边消息时候,已经把小岛整理了一翻,随时可以入住,不过食物还是需要补充的。

    杰西很坦然道:“不用太紧张我的身份,要死早死了。好,那我先回去,需要我请人给你们送食物吗?”

    崔铭点头:“那最好了。”崔铭身体护着乌鸦下车,奇了怪,难道杰西真是善良的小孩?

    小码头有人值班,北月组这边有快艇停放,风、北月、乌鸦、小卢加上崔铭是五个人,这快艇是三人座的,于是临时租借一艘快艇。但是分组时候,崔铭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小卢竟然想和乌鸦一艘船。

    这太不符合常理了,小卢是个不问世事的人,小卢没有跟随中巴回到城内,崔铭已经感觉有些诧异。这时候很顺便的帮助北月,要押送乌鸦上船,自己顺便上船……太不符合情理。小卢性格应该是没有人请他先走,他就最后走。

    “小卢,你开这艘船。”崔铭道:“我和风都不会开船。”

    风想起了好运姐,呵呵一笑:“少一门技能,有时候是一件幸福的事。”

    小卢回头,似乎没想好措辞,停顿一会,点头道:“好。”说着,转到另外一艘快艇去了。

    流浪,你会玩,卧槽,老子真没有想到你安排了小卢。自己还自得,瞒过了流浪,骗来小卢来当义工,事实是,流浪知道自己这种心态,安排了小卢送给自己。

    北月这边启动了快艇,小卢也启动,崔铭忙喊道:“等等,买点吃的……老板,你这边有什么吃的,方便面什么都可以。”

    崔铭和风两个在一起生活最久,崔铭一动眼神,风就知道有问题,所以没有先上船。和崔铭一起走到码头快艇管理处。崔铭低声道:“一会把船弄沉,想办法拖延小卢上岛时间。”

    “哦了。”风指道:“猪肉,白菜,都要都要。”

    两人一人提了一袋食物上船,崔铭上了北月船,风上了小卢船。北月开船前面带路,小卢后面跟随。

    这是三座位三角形快艇,北月在前面,崔铭和乌鸦在后面,乌鸦表情很平静,崔铭甚至看不出任何的不满和敌意。

    开出五百米左右,北月回头看道:“小卢他们船出问题了。”慢了下来。

    崔铭脑袋伸到前面道:“我们走。”

    北月疑惑加速,乌鸦道:“有意思。”

    “什么有意思?”崔铭问。

    乌鸦道:“你让你朋友故意破坏船有意思。从你们聊天,还有座位,亲近度可以看出,小卢和你们并不熟悉。”

    快艇速度很快,海风很大,北月听不见后面的声音,崔铭和乌鸦如同老朋友一样,脑袋快靠在一起说话。崔铭道:“你老实告诉我,北大师真在祖安?”

    “我说什么你都半信半疑,这问题有意义吗?”乌鸦反问。

    崔铭想了想,换个问题,问道:“策系的秘密是什么?”(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