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八十二章 独闯
    乌鸦听闻崔铭问这个问题,好久回神过来,想了一会道:“策系……知道在十几年前,足球队中有个很特别的位置,叫自由人吗?”

    “听说过。”自由人就是自由发挥,不受队伍战术影响的人。但是伴随着足球的发展,自由人这样的配置很早就被淘汰了。

    乌鸦道:“足球十一人,原力分系恰巧是十一系,可以说各司其职,每个位置的球员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一系的修行者都有自身的特色。自由人被淘汰出现代足球,并非说自由人战术没有市场,而是说普遍意义来说自由人是没有市场的。策系,什么狗屁策系,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这次名词。策系就是精英系,自由人可以胜任任何一个位置,同时又无法超过同位置的人。”

    崔铭理解了,策系人可以修行另外十系任何一系,不会有太大困难。诸如心灵系、魔力系和强化系是不能一专一辅,其他系一专一辅之后,多数人无法再修行第三系。策系没有这问题,他们都可以练。但是普遍策系因为没有明确的定位,所以发展的水准都比较低。造成了都是半桶水的现象。策系也会相当少数量的精英,这些精英他们水准要超过普遍的策系修行者,虽然任何一系达不到专修的实力,但是用心的话,可以达到辅修以上的实力。

    崔铭的增强系,增强飞牌,在增强界算不上高手,但是杀伤力又是事实存在的。还有兵法策,偏向魔力系,虽然没有魔力系的攻击力,但是又有独特的一面。这两种都属于*型性魔力系和增强系。

    命牌呢?命牌瞬移更接近蛤蟆和遁地兽,只不过他们距离长,发动一次要很久以后才能使用。而崔铭的距离短,经过二十分钟到半小时时间可以恢复。

    命牌的原力波动侦测,类似李青的声音定位,只不过更加清晰,并且无障碍。

    骷髅头,接近心灵系,对危险的感知。

    崔铭突然发现,一旦去掉策系话,自己就是一个大杂烩。

    崔铭笑:“原来这就是策系,传闻也是很有道理,策系难有成就。”

    乌鸦道:“我不知道你怎么样,我修行策系有成,和运气一直有关系。”

    “对头,我也差不多。”

    两人在后面聊天,策系见策系,颇有几分相见恨晚的感觉。崔铭并不讨厌乌鸦,乌鸦是他的一直认为很神秘的前辈。乌鸦具备了相当强悍的实力。这些都让崔铭对乌鸦有足够的尊重。可惜啊,有些利益是无法调和的,乌鸦并不隐瞒自己是火教鹰派的事实,他并不相信什么神,但是火教教义是束缚、约束和规范国家管理的工具,非常有效,他必须维护火教。同时他希望通过实力比拼,民众得到尊重。

    乌鸦给崔铭的感觉。

    一:乌鸦很聪明。二,乌鸦正在求生。三,乌鸦说的北大师的事很可能是事实。四,乌鸦不是火教修行者总首脑。

    最后一点最关键,崔铭认为乌鸦应该属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人,是一名幕僚,幕后管理者,出谋划策的人。在乌鸦之上,还有一个人。乌鸦实力强,对宗教不信任,而这样的乌鸦竟然对幕后此人非常尊敬。这让崔铭有些胆寒,如同自己,自己会尊敬流浪,但是不至于达到非常尊敬的地步。事实上,这星球古往今来就没有一个人能让自己真正心悦诚服。而乌鸦对此人态度,不仅是诚服,而且是臣服。

    臣服很多种,一种是在君为臣纲的指导思想下,人人爱君如命,某天,国破,某个智商超低的人向你证实他有皇室血统,不是a型b型,而是皇帝的血脉,这时候大家都会为了他拼命,这是一种臣服。

    第二种,非常有才能的人,如果一个人只是超过你一点,你可能嫉妒,但是如果一个人超越到你完全无法企及的高度,那你会崇拜他。

    第三种,多在少年时期,对歌星偶像的疯狂热爱和痴迷,甚至因为偶像的结婚,不惜自杀。

    第四种,对方拥有你根本无法反抗的力量,害怕,恐惧等心态,转而你会臣服这种力量,借用这种力量成为其他人恐惧的人。这么说很高大上,说难听点就是狗腿。虽然大家憎恨这种被称呼为狗腿和奴才的人,但是另外一方面,大家都努力争取做狗腿和奴才,原因就是主人拥有你根本无法反抗的力量。

    第三条可以排除,第一条也可以排除,因为乌鸦并不信任宗教,更不会相信将相王侯有种。将相王侯有种的原因是,将相王侯能将自己的种提拔到外人努力无法达到的境地。好笑是,偏偏有底层人认为这是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血统原因。

    只剩下第二种和第四种,崔铭肯定有第二种,因为乌鸦是思路非常清晰,非常冷静,甚至可以说对生死很淡漠的那种人。乌鸦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在做什么。这绝非第四种可以做到,第四种臣服,外服内不服。崔铭认为第二种无所谓,什么经天纬地之才神马的,没关系,**************。

    崔铭真正担心是第二种和第四种的结合体,本身拥有无法反抗的强大力量,偏偏又非常有才华,能力非常强。再分析会发现,火教在这几十年没有什么太大变化,那么这天才就和火教政治民生没有直接关系。那只剩下一个可能,这位天才发展了火教修行者,打破千百年来火教修行者质与量的劣势。

    ……

    训练岛建筑有蓄电池,可以供应日常的用电,就是电灯照明之类,用处对修行者来说不算很大,主要还是生火。在屋外的篝火堆中升起火来,崔铭洗肉,腌制,然后去火堆烤肉。

    在另外一边,乌鸦正在和北月谈话,崔铭知道结果,北月肯定会被说服和乌鸦一起前往祖安,寻找父亲是否存在。崔铭没有阻止,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崔铭就是在估量乌鸦的可信度。崔铭相信,只要乌鸦脱困,必然会攻击北月,没有人愿意把命运掌握在其他人的手上。以乌鸦的心机,北月肯定不是对手,自己也不是,自己不可能在长时间内始终保持警惕。

    北月单独走过来,坐在篝火边,接过崔铭递过来的烤肉串,道:“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崔铭回答:“我说不应该去吧,接下来几十年如果没有你父亲消息,你会一直惦记着祖安。我说应该去吧,和乌鸦同行,绝对不是好事。所以我的意见是,你可以去,但是不要和乌鸦一起走。”

    北月颇为惊讶:“崔铭,我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去祖安。”

    崔铭回答:“我有点事。”

    北月没有说话,一边添加木材。

    崔铭道:“祖安环境很恶劣,没有什么大型生物,但是毒沼,死水,环境很恶劣,生存有一定困难。我相信维克不会是个太坏的人,但我相信不代表事实,我不知道……”典狱长啊,这去祖安说不准需要个把月,甚至更长时间,要在丛林中寻找维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连乌鸦也不知道维克的家在哪里。如果自己和北月去祖安,典狱长肯定会出现。那里不比三大陆,自己到处有朋友有援军。但是让北月一个人去,崔铭又放心不下。

    崔铭道:“我想找叶家借叶鹰,叶鹰很熟悉这些地方,加上有原力鹰的帮助,你能更快找到他们。但是……”

    “但是,你还是不放心我单独办事。”北月道,也叶鹰一起,叶鹰只会听命令,而不会发现自己看法。

    崔铭点头。

    “我自己都不放心我。”北月道:“但是总要有第一次,我是猎人,迟早要孤身深入各处不毛之地执行任务。目前明面上没有什么危险,也没有大型生物,如果我不敢一个人去,那么将来我更加不敢单独执行猎人任务。这算是一次训练。”

    “叶文对祖安很熟悉,他在祖安单独生活了两年,挑战自己。据他说,在祖安,真正的威胁来源于人的需要,食物不用担心,有很多野生动物。但是水是最麻烦的,有各种疾病,所以水要烧开了才能喝。你和叶文又不同,叶文是扎营,营地在水源边,附近动植物充足。你是要寻找,不断的探索,迷路,水,毒沼等等,都是客观存在的威胁。要不,我请师兄和你去一趟。”

    北月摇头:“不用,这次事情已经很麻烦大家了,我不能再耽误大家的时间。我已经决定,我自己去。我先在本地学习一些野外知识,再去祖安附近寻找原住民,学习如何在祖安中生存,携带好药品和各种生活物品,我会找到维克他们的。”

    崔铭笑:“一个男人看着女人单独去冒险,感觉挺不好的。”

    “崔铭,我比你更有男人气概。”北月回了一句:“你看你,烤肉,处理家务,煮饭,洗衣服都是强项。我体力比你强的多……”

    崔铭哈哈一笑,看火堆一会:“我是真不能去。”

    “我内心是好奇的。”

    “我不会告诉你的。”崔铭笑呵呵。(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