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八十九章 同盟(下)
    这事情崔铭和乌鸦也聊过,乌鸦说他运气好不是无的放矢……策系关键点在于先领悟发,而后再修炼六要素。乌鸦也是先领悟动物系的发,他发现自己身体有一股力量,在农场生活的他用这股力量指挥荒野的乌鸦。这就导致了乌鸦的发都和乌鸦有关系。乌鸦本应该成为野人,但是火教前教主不是普通人,至于是什么人,乌鸦没说。乌鸦只说是前教主救了他,并且得到了很大的好处,所以他的修行才突飞猛进,成为大家所说的第一高手。

    如同崔铭先发是纸牌,所以命牌,策牌都是纸牌形状。

    巫妖通过自己研究,引导崔铭的发中找到了‘算命’手段,巫妖很高兴。但是未曾想,崔铭卡在算命这个环节上五年,没有任何的进展。这让巫妖觉得策系废材是没错的。之后巫妖发现崔铭突破,于是派人找了教授,因为教授对策系很有兴趣。而后追捕崔铭,崔铭逃走,并且在沙漠打败了典狱长他们。

    等崔铭再次出现时候,巫妖发现崔铭实力增长快的可怕,这让他非常兴奋。他希望巫妖每一代都比前一代强,迟早有一代能脱离死神真原力的诅咒。

    巫妖教导崔铭领悟算命的方法是没有错的,巫妖跳过了六要素,直接让崔铭学会了算命,是完全不在乎崔铭的死活,误打误撞,巫妖所不知道的是,比如崔铭这个策系要取得自己独特的发,要先学会算命,再回头领悟六要素,如同先播种,再松土,和普通修行方式是背道而驰的。

    这一点就是巫妖所需要的情报。其实很简单,就一句话,但是要发现这句话并不容易。巫妖儿子只剩一个,自己也没有很多时间陪伴儿子成长,他不可能去冒险。

    典狱长介绍了影岛情况,目前巫妖已经种了真原力在女儿身上,同时还渡了真原力,巫妖正在慢慢衰老,而其女儿实力慢慢增强。但是其女儿日常不进行原力训练,所以增长幅度非常慢,因此巫妖衰老速度非常慢,巫妖在拖延时间,目前巫妖的力量是最强的,以10来说,巫妖现在是7,其女儿是3。

    崔铭问:“那到底要怎么搞?”

    典狱长道:“一旦女儿和巫妖实力平分秋色,那一切都不可逆转,女儿将成为新的死神契约者。”

    “女儿可以传承给巫妖的儿子?”崔铭问。

    “你听谁说的?”典狱长一愣:“不,只能传承给自己的孩子,除非巫妖孩子是他和他女儿生的……这太污了,也绝对不是。”

    这些是大家推测的,没有任何依据。崔铭相信典狱长,没有质疑,问重点:“那如果现在儿子有前途,怎么转?”

    典狱长道:“崔铭,你什么准备都没有,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各取所需?”

    崔铭摊手:“我只是缺乏情报,并不缺乏计划。计划已经做好,只是不清楚具体情况,所以需要一些细节上的变动。”

    典狱长想了一会,继续道:“要儿子传承,只有一个办法,在女儿实力较弱的情况下,儿子杀死女儿,由于儿子身体也种有真原力,会通过死亡,能量流失的过程快速吸收女儿的真原力。简单说吧,巫妖还没到死的时候,但是因为自己没几年了,而儿子岁数跟不上,毕竟原力增长需要时间,所以借用了女儿身体,让女儿先行催化真原力,以死亡的方式传承给儿子。”

    典狱长是影岛的奴仆,影岛的人少有心机,典狱长听到了巫妖和其女儿的对话,对这些情况非常了解。而且不是简单用刀子杀死女儿就可以做到,需要窃魂卷和死亡之帽为引布置一个魔法阵,利用窃魂卷的特性让儿子吸收能量,利用死亡之帽的特性让儿子大大增强实力,巫妖当主阵人,只有他实力大于女儿时候,这个魔法阵才可以启动。

    崔铭问:“那不如我们和他女儿商议,把儿子和巫妖做了。大家都开心。”

    “不不,这女儿太孝顺了,听说过埋子奉母吗?”巫妖道:“巫妖的女儿已经达到了这么愚孝的境界。”

    “儿子得到能力后,巫妖会死亡吗?”

    “不会,巫妖在渡了女儿之后,死神诅咒带来的副作用大大缓解,巫妖生命反而是延长了。女儿的力量一部分会被其儿子吸收,一部分会被巫妖吸收。儿子目前五岁,岁数还很小,无法进行六要素的修炼,只是拥有了真原力。一直等到八岁之后,开始六要素训练前,儿子杀女儿,取得真原力。实力会慢慢增强,巫妖实力慢慢减弱,直至死亡。估计儿子十五岁时候,就能完全继承巫妖的实力。”

    “卧槽,这么狠。”十五岁的半神。

    “是的。”

    崔铭想了一会:“其实现在和死神签订契约的人是巫妖的女儿?”

    “对。”

    “女儿死亡后,和死神签订契约的人是巫妖的儿子?”

    “对。”

    “如果巫妖的儿子死了,那契约是不是作废了?”

    “是的,必须血脉传承。”

    “也就是说,魔法阵物品窃魂卷和死亡之帽变成了无主之物?”

    典狱长看崔铭,崔铭看见典狱长的瞳孔放大,有些激动的情绪,为什么当奴仆?早年是因为巫妖誓约咒,但是已经解除好多年了,为什么不愿意逍遥的在三大陆找个地方当土皇帝?就是因为窃魂卷和死亡之帽对典狱长的吸引力。

    崔铭道:“我告诉策系的秘密,巫妖布置魔法阵,女儿死,儿子再一死……魔法阵中,巫妖实力会发生什么变化?”如果还是逆天存在,那不用抢了,与虎谋皮。即使能毁灭巫妖一系,崔铭也不愿意当这英雄。

    典狱长低头沉思,好一会抬头看崔铭:“女儿死亡、儿子吸收是有个过程的,这个过程中巫妖要操持魔法阵,完成转化。巫妖在期间不能有其他行为,否则儿子将死亡。”

    这你也知道?呵呵,哥不信。崔铭皱眉:“但是巫妖实力还在,儿子死了,我们也活不了。”他已经将典狱长列为一伙。

    典狱长阴笑:“他现在肯定不会那么快杀你,他对我信任有加,到时候肯定是我看守你。”

    “然后呢?”

    “然后在魔法阵启动时,你杀他儿子。”典狱长道:“他停止魔法阵,儿子死亡,或者看着儿子被你杀死。你瞬移逃跑,他追击……十公里任意方向的瞬移,巫妖追不上你,你一个瞬移甚至直接出影岛。”糟糕,有个破绽,影岛是巫妖的地盘,任何原力生物进入影岛都会被巫妖发现,更不用说崔铭的瞬移。但是典狱长不能说,否则崔铭肯定不干。

    崔铭心中当然有数,他有知尔,了解这些半神人的一些能力。

    典狱长已经有自己计划,只要崔铭干,巫妖追崔铭,死亡之帽和窃魂卷已经是无主之物,加之魔法阵破,自己手到擒来,拿走宝物走人。至于崔铭死活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好计划,可以啊,这计划相当不错。典狱长看崔铭,崔铭认为只要解决巫妖的儿子就可以了,因为巫妖不能离开影岛,毕竟巫妖的真原力有契约诅咒。打的如意算盘,和自己合作,自己拿走宝物,这样巫妖就没有好处雇佣高手追杀崔铭。

    崔铭会辨认真话谎话,他有他的想法。崔铭问:“可以合作吗?”

    典狱长伸手:“可以。”

    崔铭和典狱长握手,然后道:“兔肉真心不错的。”

    典狱长看崔铭,崔铭微笑看典狱长,典狱长低头看兔肉,思量许久,鼓起勇气,叉起一块肉放到口中吞了下去,心中还颇有些忐忑。

    崔铭很满意,典狱长成功从从犯变成了首犯,不过,肯定有问题。原本自己做马前卒,现在他愿意当马前卒,自己没猜错的话,巫妖在影岛上如同自己命牌一样,可以监视任何原力生物的活动。那就是说,杀巫妖儿子再逃命,基本是不可能的。

    这次崔铭决定玩大,玩大的意思并不是完全说赌注多大,当然赌注大是个前提。玩大的另外一个意思是,崔铭自己没有把握,否则就不是玩大的,而是坑人了。崔铭计划只有一半,另外一半还要上了影岛再说。第一半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功,典狱长入盟。

    万一典狱长是顾忌自己瞬移,骗自己上岛的呢?没关系,如果是这样,自己会让典狱长先去死。因为崔铭有一张保命牌,一旦上了影岛,巫妖不会让自己马上死亡,最少在其儿子有成果之前,自己不会死亡。而这点是自己的优势,所以崔铭根本不怕典狱长反水。

    策系是什么,自己说的算。

    具体的计划怎么做,那要上了岛后再说了。上一次追杀是骷髅头,是命牌告诉崔铭,上影岛十死无生。而这一次,不一样,崔铭有逃命手段,有盟友,还有更深沉的心机,同时影岛势力格局已经有了新的变化。最少在典狱长出现在附近时候,崔铭没有发现骷髅命牌。(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