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 骗己
    崔铭虽然没把握,但是认为有七成可能南礁就是巫妖布置的魔法阵。崔铭只看了一会就下来,避免巫妖发现自己在远望魔法阵。如果是在南礁,对崔铭来说是个好消息。

    巫妖领域为全部隐岛陆地,加上海洋外三十公里。如果是在南礁朝南发动瞬移,崔铭又能扔出豹子,就可以直接飞出巫妖领域。好吧,前提是扔豹子,唉……如果能控制骰子,还需要什么南礁,自己六六六一开,说不准从影岛中央就能飞出巫妖领域。

    问题又回来了,自己怎么控制骰子呢?崔铭不是赌徒,对于不能控制,不能作弊的赌具是非常讨厌的。成功改造了策牌,现在要开始钻研骰子,改造骰子。不过崔铭也知道前景不美丽,虽然自己成功改造了策牌,但是因为此几乎不可能抽到神牌。骰子肯定能改造,但是改造后会和策牌一样,能扔出大的点数,但是不可能扔出豹子。两倍实力的崔铭在三大陆很有意义,两倍实力的崔铭在巫妖面前完全没有意义。

    极夜在接近,到了晚上五点,天就开始黑了,崔铭花十分钟找到空地,天就完全黑了。崔铭搭建好帐篷,再去三百米外带医生到达营地。这次营地没有水,洗澡是不行了,不洗澡女医生脱光了也引诱不了崔铭,毕竟在山林摸爬滚打一天,加之湿热气温,身体很脏。这点就要说崔铭无良了,女医生脚下一滑,崔铭就看着女医生本能抓住藤条,身体和泥土亲密接触下滑数米,加之荆棘很多,女医生一天下来,身体出血点有十几处。其实这一切崔铭都可以轻松避免,但是他就是一边看热闹。

    女医生到了营地,先吃携带的抗生素,湿热天气的伤口很容易感染,抗生素相当少,大部分在巫妖主屋处存放。女医生开始清理伤口,最主要就是拔刺,山林荆棘刺小而尖,不会很痛,但是能明显感觉到异物在体内,很难受。

    竹筒饭昨天已经吃完,今天食物是一只野鸡,崔铭将鸡肉剥下,烤串,然后将带肉的骨头煮汤,加点调味料,味道鲜美无比。这时候想起了北月,北月说自己更接近女人,她更像男人。这句话没有贬义,反而是一种自嘲。这也是崔铭告诉米小南,北月会是个好妻子的原因,因为北月知道自己的缺点。崔铭不喜欢将自己缺点当个性的人。

    女医生和崔铭没话说,昨晚和今早,她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她第一次见到龙,第一次见到巫妖出手。这时候她才深切知道,自己在巫妖眼中如同蝼蚁一般,自己对巫妖的无礼,只是因为自己有被利用的价值。巫妖,包括崔铭这些修行者打心眼中就没有将自己当回事。

    想明白这一点,女医生反倒是乖巧的多,崔铭心中有数。估计巫妖现在要霸占女医生,女医生也未必有勇气以死抗争,虽然对于女医生来说,都是死。但是绝对的力量会带来绝对的压力和恐惧。如同极权国家,很多人宁愿憋屈的冤死,也不会以死反抗。因为在心目中他们将自己当成了蝼蚁,将对方当成了神,缺失了反抗的勇气。

    崔铭上树,躺下,看向火堆边的医生竹篓。今天女医生有问题的,虽然崔铭不是行家,也知道女医生收集了一些非药品的东西。比如能用于夜间照明的松明。崔铭又想起了大小双,她们划竹筏……

    崔铭突然想到竹筏制作虽然不专业,但是并非业余水准。医生和双胞胎都没有制造竹筏的能力,那可以推断出女医生正在悄悄学做竹筏,坚固的竹筏,准备逃离影岛。逃离影岛可不简单,这里靠近北极,海面上水温和气温非常低,首先要解决保暖问题,还要避免竹筏进水。女医生要建造不是竹筏,应该是一艘船才对。收集松明等燃烧物,女医生打算利用极夜的掩护逃离吗?

    崔铭突然很好奇,女医生手头上有什么东西呢?有船只推进器吗?有可能有哦,毕竟影岛上有船,好几艘,如果有报废怎样的,说不准可以弄到推进器。崔铭觉得女医生应该是弄到推进器后才开始有逃离想法,这是比较符合逻辑的。

    影岛也有蓄电池,巫妖住所就有电灯供应,花姑和典狱长每一段时间就会去一趟西大陆补充物资,顺便充电?

    不知道,有可能女医生就是脑袋一热,撑了一艘竹筏想逃离影岛。不管怎么样,崔铭对女医生加了点好感,最少女医生还知道抗争自己的命运。

    ……

    上山的第三天,医生还在忙碌,崔铭忍不住提醒:“我们说好住两夜,目标是火山口,怎么尽在下面转悠?”这地方哪有自己住处舒服,再者,典狱长也回来了,说不准自己正事要开始了。

    女医生回答:“最多再一天。”

    “你不是已经挖了很多草药了吗?”

    “全世界七成的药品出自热带雨林,这山林的药物很丰富,我尽可能多挖一些。这地方平时我是来不了的。”

    崔铭疑惑:“你别骗我,我记得西药都是化学合成的。”最早的非草药从曙光帝国出现,因为在西方,所以称呼为西药。

    “不是这样的,西药分三种,有机化学药品,无机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很大一部分药品是有机化学药品,从有机物中提炼出来,使用化学合成,制造出来的药品,在原材料上还是要依赖有机物,比如青霉素……”

    崔铭顺便学知识,西药和草药有很大区别,西药效果很好,经过临床研究后,他们的药品很对症,比如胃痛,吃草药呢,会慢慢缓解,也许是自己好。吃西药呢,能快速止痛,伴随出现一些副作用,但是很多人以为草药无毒,无副作用,甚至有人用草药美容养生,那是大错特错。一方面在草药中有些草药本身就带有毒性,利用毒性去治病,另外一方面,是药三分毒。

    有一个观点说,西药有副作用是因为快速的反应,而草药看似无副作用,是因为长久毒性堆积,伤害内脏。长期吃草药调养要比短期吃西药治疗对身体伤害更大。至于是对是错,不知道,知道也不说,自己都说自己好。

    “是药三分毒。”崔铭领教,而后颇有感慨道:“我记得看一些电影,从小在药水中泡大,练成钢筋铁骨。”

    “除非是一些慢性病用药水泡,如果是小孩接触解除草药,也许能让身体在某方面更好一些,但是免疫力会非常差,整体身体不好,如果肝脏不好,不能有效排毒,那可能导致死亡。”

    崔铭领教:“原来如此,看来小孩要尽可能少吃药,否则身体扛不住。”

    女医生一愣,若有所思,而后和崔铭说话,有点心不在焉。到了下午三点,就提议下山。崔铭看天色,对女医生说,再两个小时天黑,来不及。于是就再住了一晚。这一晚崔铭倒是话比较多,说起了自己的一个朋友,一个死骗子,这个骗子呢具备很多能力,察言观色等等。

    女医生就是听了大半夜,很少说话,偶尔问些问题。崔铭点出了要素,要骗过别人,首先要骗自己,自己相信谎言是真话,那自己说出来就不会被识破,需要练习,可以对着镜子练习。

    好了,水已经开了,你自己看怎么煮吧,崔铭当然也委婉说明不要相信自己最亲近的人。他用自己朋友骗子的故事说明,骗子和坏蛋有时候就隐藏在你身边,是你认为绝对值得信任的人。是否可以信任人,最好从利益出发去考虑。

    修行者不防内,如果巫妖吃点******,估计也能整半死。整死?总感觉不靠谱。崔铭在今晚的故事中也并非没有收获。他想到了自己的骰子,要欺骗别人,首先要欺骗自己。那欺骗骰子首先要欺骗谁呢?能不能欺骗自己,这骰子自己是可以控制的呢?如同清明梦一般,在梦境中控制自己的行为?

    搞一搞,豹子,豹子……不行啊。再来,再来……

    崔铭玩了一晚上,然后开始统计,作为一个牌王,在长久的扑克牌局中,统计概率是很重要的。崔铭清晨得出一个结论,骗自己还是很有效的,骰子出小的概率只有35%,出大概率有60%,还有5%的豹子机会。但是有些麻烦的是,这个成绩很难提高,因为这和训练无关,和心态有关。自己无法提升继续骗自己的能力。

    喂,你是傻瓜,喂我是聪明蛋,可是自己只是一个人,怎么分裂呢?傻瓜:他在骗我。聪明蛋:他知道我在骗他。没法玩啊。慢慢来吧。

    不过,自己的策牌有一张黑牌,叫偷天换日,是阴谋牌。作用是隐藏二十米范围内的小东西一定时间,甚至可以用一个东西交换。比如自己手上是啤酒,在酒吧喝酒,然后偷天换日吸附在啤酒上,就可以瞬间将啤酒和目标酒交换,这招好处是很容易抽出来,坏处是只能交换死物,比如风带的那把虽然是死物刀,自己换不过来,因为和风的原力贴合接触。偷天换日完全是个开玩笑用的策牌。

    如果自己拿个六面是六骰子,然后和心中的骰子交换……能换吗?或者自己潜意识中先制造出一个六面的骰子?(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