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将计就计
    米小南双脚凌空蹬,抓脖子赔笑:“崔铭哥,我错了,我错了。”

    崔铭放开米小南脖子:“说。”

    米小南道:“之前你们不是望我询问杰西怎么追女孩,杰西说我应该向你好好学习,所以我记录了你和所有女性接触的过程和环节,并且进行一些言语的挑拨。我记录出发后到现在,发现你和丁雯肉体上接触次数一共是三十七次,但是这并没有增加你们之间的感情,同时你们两人对这样的接触并不反感,没有特意的避免。”

    “小南,我和丁雯是同伴,不是****,明白?我们不会有男女感情的,明白?”崔铭道:“小南,我觉得你在邯郸学步,之前你所有的爱情经验来源电视剧,结果砸了。现在又开始收集成功男士和女性接触的经验,虽然很有眼光……”

    丁雯一口气没憋住,笑了出来,立刻强自停止笑声,恢复正常表情。崔铭不满问:“笑是因为很有眼光?”

    “不,成功男士。”丁雯诚实回答。和崔铭一起出来,丁雯原本想的很多,累赘,无聊,不合拍等等。实际上,有了崔铭旅途快乐多了很多,比如刚才那么紧张的气氛,很快速瓦解,不给心头留下阴霾。对情绪的稳定很有帮助。

    崔铭道:“这点我就不同意了,在我和女性接触史上,很多女性爱上了我。”

    丁雯问:“你和几位女士有恋爱过程,和几位上床?”

    老子拒绝回答这种没有含量问题,答案是什么?0个恋爱过程!想在想想,貌似自己确实有点无耻。崔铭道:“我们不要转移话题,小南,我觉得杰西完全是敷衍你,男女感情没有借鉴的可能。”

    丁雯道:“也不尽然,比如鲜花,珠宝等,都会让女性对男性的好感度提高。小南,你喜欢谁?”

    米小南回答:“米小波。”

    “哦,那个女汉子。”

    说的好像你不是女汉子,人家用锤子,你用大刀,五十步和一百步区别,再说,人家米小波最少修边幅,哪和你一样,吐口口水在手心就梳理头发了。

    丁雯道:“送花,你预定一家花店,每天送上鲜花,先送几个月再看效果。如果她在一周内拒绝收花,你就死心吧。如果不是,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

    米小南看崔铭,崔铭摊手:“我从不送花,我一直觉得要男儿当自强,自强之后,自然有女性倒贴。然后精心呵护和关怀,水到渠成。”

    丁雯问:“如果倒贴不是自己心仪的对象呢?”

    崔铭回答:“一鸟在手,胜过……”崔铭左手手指一举,丁雯停步和崔铭后背贴后背,进入警戒状态。

    崔铭道:“二十到三十米之间。”

    丁雯道:“老规矩。”

    经过几次移动,崔铭确定方位,三人扑向正南方向,和上次一样,他们一扑,感觉就消失。这次的位置,又是一棵绿树,比上一棵更小一些。

    丁雯观察绿树:“这只是普通杂木,在树林里很常见,生命力强,早年被农村人当成柴火使用,无毒,不会导致过敏,也没有医疗效果。”

    “一次偶然,两次我们再理解偶然,看看会不会有第三次。”

    一公里后,第三次出现,这次目标是一棵橡木树。

    米小南基础知识很牢固,道:“自然系,我们可能遇见了自然系修行者。”

    自然系修行者擅长利用大自然的力量,绝大多数修行者都不是主自然系,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很多修行者会辅修自然系。这些修行者对大自然无比熟悉,他们擅长一个环境,比如丛林,树林,森林,沙丘,草地等。在擅长的环境中,他们的能力会非常强,一个普通修行者可以达到英雄级别的实力,而一个英雄级别的高手在自己擅长的环境中,更是伪领域的存在。缺点也很明显,一旦离开了自己擅长的环境,实力就要大打折扣。所以自然系的修行者多数是隐者,宅男类型的,几乎不外出。

    比较典型的如冰雪高原的猪妮,努努,范茜,西大陆南部的蒙多,南极的女巫,海洋的小鱼人等等,他们的发都和环境有关。

    这次遇见的是树林类的修行者,环境很特殊,丁雯道:“我第一次听说这样修行者,看起来这地方都是树林,但是绿树和毒木为两个世界。如同河水和海水一样,虽然差不多,但是生物完全不同。”

    崔铭道:“咸水鳄。”

    米小南补充:“罗非鱼。”

    “你们两个够了。”丁雯叹气,崔铭和弗拉完全不同,弗拉这时候不会抬杠,而崔铭是顺口抬杠。丁雯道:“如果对方有敌意,我们再深入,恐怕难以全身而退。你们看,几次都是通过绿树来观察我们,也就是说,他的领域在绿色世界。而我们正要前往附近最大的绿色世界。”

    崔铭点头道:“有点自投罗网的感觉,但是如果是这样,代表了他对附近无比的熟悉。”

    丁雯道:“既然你们准备好了,那就战。”

    “喂,喂,没没,没准备好。”崔铭忙道:“我就是分析下可能,没说一定要打。丁雯啊,不是这样的,说两句话就提刀上,我们要有策略。”

    丁雯疑问:“策略是什么?”

    崔铭道:“你们发现没,每一次监视我们的距离都在增加,十几米,二十几米,三十几米。所以,我们要布置陷阱。”

    ……

    几分钟后,丁雯扛起昏死过去的崔铭,朝绿地方向出发,崔铭的手指在其后背弹动,一下,一下,一下,就表示安全。两根手指就代表被监视。

    米小南好奇问:“丁雯,你对这个计划没有意见吗?”

    丁雯反问:“有什么意见?”

    米小南道:“你可以被扛的。”

    丁雯回答:“我不喜欢被人扛着,背着的感觉,感觉自己很弱小,要依靠别人的力量才能活下去。”

    崔铭咬牙:“老子是装昏,不是真昏,听得见的。”

    两人闭嘴。

    大约二十分钟后,崔铭双指弹动,丁雯道:“小南,不要担心太多,崔铭已经服药,估计今晚能缓过来,我们尽快到绿地,采集足够干净的水和食物,他会没事的。”

    米小南抽噎道:“崔铭,你不能有事。”

    卧槽,丁雯台词是背下来了,但是生硬的让人发指,这丫的就是在背书。还有米小南,把台词给换了,我们是朋友,不是基友,就昏迷一会,要不要这么伤心?太过了。

    一离开监视区,崔铭就对米小南大加指责,至于丁雯,人家表演实力就是那样,不要要求太高。

    丁雯担心问:“会不会被发现有诈?”她不擅长做这种事,自己几斤几两是知道的。

    “会,肯定会被发现有诈。我的计划呢,不是装死偷袭,而是将计就计。我们耍诈,对方知道我们耍诈,其实呢我们是要让对方知道我们耍诈,而不是真的耍诈。”

    米小南很同情看丁雯:“听不懂吧?我也是。”

    崔铭解释道:“对方一直在监视我们,说明对我们重视。重视有几个可能,要攻击我们,防备我们。如果要攻击我们,他收集的资料足够了,知道我们三个人,要去绿地,在绿地处布置就好。所以最大可能是防备我们,暗中评估我们,防备我们的实力,防备我们的目的。如果是这样,我们到达绿地,进行补给,目标不会出现。除非我们有破坏绿地的行为,但是如果我们破坏,那目标会不通过警告和沟通就出手,甚至会必杀。所以为了引出对方,我们要耍诈,让目标提高警惕性。摸不清我们耍诈的原因,而我们停留不动,这样他就会忍耐不住,主动来查探我们的目的。因为在适合的自然地域中,自然系修行者都有自保的自信。”

    丁雯这才明白:“你是担心他不出来。”

    崔铭道:“我认为他肯定不会主动出来。你看,这里环境很奇特,诞生出这样环境的自然系修行者,那需要很多时间。而百年来联盟中没有关于祖安修行者的记载,再看那片绿地那么的拉风,在一片黑色中那么显眼,如果他愿意主动出现,我想怎么着也会有点信息。”

    丁雯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样的想法,果然自己和弗拉他们一比,显得单纯了一点。

    崔铭道:“对我们持续监视还暴露了很多情报。第一个情报,他不会比我们强太多,如果是普通人,如果只是一位修行者,实力和他有很大差距的情况下,他不需要这样监视和担忧。第二点,他应该很少接触人,最少很单纯,否则自己第一次监视被发现,不会随意再进行第二次监视,这点还一个可能是他非常贼。第三点,他的担心更多于敌意,如果他有很重的敌意,既然能通过绿树监视我们,那么也会使用手段用绿树攻击我们,或者是制造出一些障碍,以达到了解我们的目的。所以,我们的策略是不要暴露敌意,根据目前面上情报分析,我们尽可能对绿地抱有善意,他对我们好感就会提升。”(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