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风
    和一个妹子在山洞中,本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但是不仅丁雯不把自己当女人,崔铭也经常忽略丁雯是女性。这和丁雯十几年婴儿、儿童还有少年女扮男装的生涯分不开。不过丁雯能时常震惊崔铭。

    “看什么看?”

    “对不起,对不起,我第一次看见女孩站着小便。”

    “你看过很多女孩小便?”

    “不不,当然不是,只看过你。”卧槽,说什么呢?

    丁雯解手回来,也不洗手擦手,直接拿起火上食物吃了一口,现在是第二夜了,晚上九点陷阱抓了一只懒惰的火鸟。崔铭和丁雯正边吃边处理食物,腌制食物,熏干食物,以便保存。

    在祖安生存确实很难,这件事就要花费两个人一个晚上的时间,还要找水,烧水,寻找柴火,还要派人打探周围环境,登高寻找下一个处营地。即使是修行者,每件事都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修行者也是人,需要食物,需要水。修行者在使用原力登山,奔跑时候,一样会消耗热量,只不过他们更轻松,身体不会感觉到疲劳。

    两个人独处,不说话实在太奇怪了,崔铭自然先开口:“我说丁雯,丁家就没打算把你拿出去联姻?”

    丁雯问:“我娶谁……不,谁敢娶我?”说罢,拿起自己的大刀熟练切肉,一把一米多长的大刀拿在手上,确实有点生人勿进的味道。

    最重要是,这把大刀是南大师的遗作,海克斯装备,即使一些原因,但最少是按照海克斯装备打造的,花费了南大师两年时间打造的宝刀,竟然拿去当菜刀。

    丁雯有时候很聪明,见崔铭那表情,又看自己的刀,淡然道:“南大师临终前对我说,刀就是刀,无论是铅笔刀还是砍刀,都是一样工具,不要对冰冷的工具产生感情。我回答说,我不会忘了你在这把刀投注的热情。”

    崔铭一笑,两人静默工作一会,崔铭问:“据说你们丁家海克斯装备图纸被盗,你这把刀是三百年前家主流传下来的唯一海克斯装备,是真的吗?”

    丁雯大惊,问:“你从哪里知道的消息?”

    那就是真的了,海克斯装备加上丁雯这口宝刀,目前已经面世三件,北月的大刀,丁雯这口似刀似剑的东西,姑且称为刀吧,还有一口是老鼠的手弩。老鼠的手弩没有人看见过,但是布冯肯定存在,只是没有看清,无法描绘而已。根据协议,北月父亲还为火教打造了一件海克斯装备,亡灵护符。

    从北月大刀和丁雯的大刀比较,崔铭觉得还是有差距的,丁雯这口宝刀不如北月那一口怪刀。北月大刀变化非常多,而且还有很多可以自行挖掘的东西。而丁雯这把宝刀似乎就是一口很坚硬,很锐利的刀,实质上和风的工厂用普通材料制造的武士刀没有太大的区别。

    丁雯不放过:“这是非常机密的情报,本来只有丁诺一个人知道,是家主告诉他的。而他只告诉过我。”

    “姑娘,有时候你认为很机密的事,其实并不机密。我不能说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崔铭看丁雯:“你好像想翻脸?”

    丁雯想了一会,道:“算了,没有就是没有,死撑也没用。这肠子还要吗?如果要,需要大量的净水冲洗,否则吃起来味道很不好。”

    “就这样?”

    “那还是哪样?”丁雯反问:“都过去几百年,没有意义,我始终觉得一个家族不能依靠谎言支撑他的强大。家族……有时候心中有疑问,为什么要为了家族呢?”

    “有答案了吗?”

    “我少年时候问了我父亲,我父亲告诉我,人要有信仰,信仰并不只是宗教,追求,理想、信念等等都是信仰,支撑你活下去,支撑你努力,告诉你答案的一种东西。神教和火教说的是死后永生,是不是真的?没有证据,我的信仰就是振兴家族,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

    恩,有时候崔铭挺嫉妒这些人,他们有自己理想,有自己奋斗目标,并且甘愿为之赴汤蹈火。而自己恰恰缺失了这点。自己做的事,所有都是从自己利用利益去做,比如来到这里,比如去幽静城,比如比如,为了北月,为了自己。假设没有这些事,北月是个没有任何麻烦的姑娘,两人结婚生子……没有奋斗目标,缺失了自我,当你能力又非常强时候,会迷失自我。

    ……

    第三天,曙光出现,灌木丛中的崔铭和丁雯静静趴伏。从这段时间的了解,丁雯知道崔铭今早这么勤劳的原因是担心米小南。按照约定,独自出外侦查的米小南将在今天上午,利用阳光方位,从第三峰飞回第一峰,经过一两个小时的攀登,就能和崔铭他们汇合。

    丁雯看山谷,伴随太阳升起,喧嚣的山谷变得非常安静,火鸟们各自归巢。丁雯看四周,问:“心中是不是后悔让米小南去单独侦查。”

    “理性上并不后悔,我们这种情况,小南是最佳人选,并且只能单独侦查,其他人跟随都会拖后腿,客观上必须信任小南的能力。但是从情感上来说,如果小南出事,恐怕我不会原谅自己。会自责自己的冲动,冒失,鲁莽,独断,一意孤行等。反过来,如果成功,我也会满足自己的调兵遣将获得胜利,得到掌控权的满足感。”

    丁雯接受崔铭这种说法:“做任何事风险都是有的,比如弗拉让我陪同你们来祖安,风险肯定是客观存在的。没有人能保证能肯定能活着完成任务,走出祖安,回到文明。我小时候有一个普通人玩伴,他的父亲为了锻炼她,让她在上小学一年级时候独自过马路回家。爷爷奶奶不放心,他父亲就讲道理,说自己已经把重点都说明,并且孩子已经记住了。”

    “有转折?”

    “恩,独自上学三天后,孩子被汽车撞死了,司机喝了一个通宵酒开车回家,打盹,撞向了路边等他过去的孩子。他不算可怜,他的父亲,一个硬汉子,不堪忍受着家人、邻居明面和背地的指责,加之内心愧疚和悲痛,在孩子头七那天悬梁自尽了。事故发生的第二天,这件事被学校当成了典型,告诫所有家长要接送年纪还小的孩子。”

    崔铭明白丁雯意思,自己就是那个老爸,米小南就是那个孩子,米小南具备了独自侦查的能力,但是并非遵守交通规则就不会出事,因为有些人不遵守交通规则。丁雯这是打预防针,预防米小南没有回来,崔铭失了分寸。

    丁雯继续道:“有不少家长,特别是一些父亲是支持孩子的父亲的。他们也让小孩自己上下学,出事之后,即使他们内心还是这样的想法,但是不能说,不敢说。有什么错呢?错的是酒驾的司机,不是小孩的父亲。但是如果有家长陪同,就有可能发现这辆车行驶过来时候很不对劲。只是有可能,未必会做的更好,也许大人也会一起没了。”

    崔铭笑了,道:“丁雯,真看不出来,你其实很细心,很贴心的。我们一起同行是交易条件,所以我也不能说和你就是朋友。但是我们回去后,可以好好聊一聊。”

    丁雯摇头:“不聊,叶文、叶伦是你朋友,弗拉是你朋友,你这个朋友对待世家的朋友是很见外的。”

    崔铭承认:“没办法,谁让世家的人总是以世家的利益为第一出发点,我总要防备点会不会被朋友卖掉。不怕敌人的强大,就怕朋友旁边捅刀子。”

    丁雯还要说什么,崔铭眉头一紧:“听声音。”

    “什么声音?”

    “风声。”崔铭回答,他们所在的位置很高,海拔三千米左右,风一直很大。但是这里风属于匀速,一个方向的吹拂,而崔铭风声的波动。

    丁雯疑问:“是不是我耳鸣?我感觉是另外的一种声音。”

    崔铭单膝跪立而起,戒备道:“不是耳鸣,有人发现了我们。这是一个擅长操控风力量的人,我有个贱人朋友可以利用风进行十公里的传音。不是,有人在搜寻我们,撤。”祖安都是什么怪人,绿地波ss可监控,这边又出来一个能操控风力量的家伙,能用风来搜寻自己。幸亏和风混在一起时间长,崔铭对风这类门道清楚一些。

    “是米小南。”

    第三峰,一朵黑色云彩飞向第一峰,正是米小南,米小南的身体划出弧线,靠近山体,利用山体为自己掩护,一路下飘,目标是第一峰的半山腰。

    这时候,只见米小南身体罡气一冲,如同有东西爆开一般,米小南被弹飞撞击到山崖上,一伸手抓住了石头。而这气波不仅伤了米小南,余波还四面八方散去,就连五百米外的崔铭面前的头发也被吹了起来。

    “你去帮助小南。”崔铭说了一句,而后跃出隐蔽处,踩踏石头,步步升高,跃上了第一峰最高处,双手放在身后,看向前方:“我在这里。”同时想起了风这个贱人。

    “听,听风的变动。”数年前,沙漠中的风恨铁不成钢对崔铭道:“风是有规律的,比如一直有风吹拂你的脸,突然风没了,为什么?因为我截留了风,转化为利刃,风虽然无形,但是并非无迹可寻。风之剑术最高境界,才是无迹可寻。”(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