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元素守恒
    魔法阵一发动,绿地如地震一般地动山摇,绿草迅速枯萎,鸟雀兔子四处逃散,甚至不惜逃入黑土之中。束缚崔铭身体的树根出现变化,不再只是束缚,而是倒吸崔铭的原力。崔铭明白,这不是吸,树精无法吸走自己原力为自己所用,这是化,树精扭曲了空间,形成了一个法力漩涡,将自己的原力抽走到漩涡去。

    崔铭当机立断,左手手掌出现一副飞牌,在手心中一转,三面六方的飞出,将树根切断出一个大扇形。崔铭原力一震,抖开其他树根,人朝东南方向跃去。

    这时候,树精动了,走了起来,树根底部化成两条腿,虽然挪动缓慢,但是步伐很大,一步赶上了崔铭,巨大树枝抽在崔铭身体上,将崔铭打到地面,虽然有原力护体崔铭没有受伤,但是被接踵而来的树根捆绑了起来,和上一次束缚不同,这次的树根上流动着魔法符文的痕迹。

    树精一步一个脚印过来,要把崔铭踩扁。

    用不用命牌?

    不用,崔铭等着丁雯崛起呢,再一副扑克在手,切断大部分树根,再次脱出。而这次,魔法阵的五棵大树一起动手,只看见无数的根茎藤蔓如同森林火灾一般,铺天盖地而来。崔铭双手齐发,左右各三张的飞牌四面八方飞出,锐利的飞牌▽切断一根根根茎,但是,这是树,一棵普通的小树就有无数的根茎,最终崔铭还是被脚底钻出来的树根捆住了下半身。

    崔铭飞牌切断树根,但是新的树根又补充上来,源源不断的补充。

    老树盘根!果然厉害。

    因为魔法阵发动,绿地是一片天崩地裂,土石翻转而起。崔铭一张黑牌飞向一棵最近的石头上,暗渡陈仓。自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石头上面。暗渡陈仓乃是一等一破束缚的策牌,好吧,二等二,因为如果是被原力发束缚,移动后还是束缚状态。但是面对是元素魔法,就没有关系了,一离开元素聚集的地方,不攻自破。

    虽然崔铭脱出,但是情形并没有好转,崔铭放眼看去,只见五棵橡树的树枝正在疯长,他们树枝如同手臂一般,互相抓在一起,布置了一个天罗地网,时间每拖延一秒钟,树枝之间的密集度就更密一分。

    崔铭是第一次和元素魔法师交战,理论上地系魔法师是可以消耗环境存在的某元素,让树木短时间内快速生长,但是这位元素魔法师是祖宗级的,一长起来就发疯。而且因为它本体是巨大的橡树,无法如同对付一般元素魔法师那样,直取本体。

    崔铭在研究分析时候,树精再次出招,树精一颗颗种子扔向了崔铭,崔铭轻松闪过,很纳闷,然后发现,这些种子瞬间长大,崔铭破开树苗包围,数秒后断裂的数秒落到地上,很快被吸收消失,又有新的种子扔向崔铭。这时候崔铭明白了,这貌似就是传说中的元素守恒定律。

    用元素制造出一棵树苗,消耗区域内的元素浓度,但是伴随着树苗的死亡,元素浓度又回复了。五棵橡树的魔法阵包围圈,是用了绿地的生命代价启动的,一旦恢复,绿地又会回到原来的样子。

    元素守恒定律是几千年前一位大魔法师提出的,但是一直没有人验证这样的可能性。简单举例就说星球的水,水被人喝了,消失了吗?并没有消失,而是通过各种渠道成为液体,然后变成水蒸气,又转化为雨。所以水并非宝贵的,净水才是宝贵的,伴随着人类的污染加重,能饮用的净水是越来越少。恶劣的地区连纯净的雨水才刚落下,就已经被大气和大地所污染。更不用说无良的企业污染地下水。

    元素守恒也是这样,假设区域内的元素是10,消耗了8后,并不会消失,而是以另外一种性质存在,只要能回收,或者转变为新的元素,那区域内的元素仍旧是10。

    反之,树精掌握了元素守恒定律后,变成了一台永动机。这片区域他经营多年,元素量非常大,一旦他能回收消耗的元素,那么这战崔铭已经输了。树精就如同乌鸦一样,你必须爆发性的解决他,但是和乌鸦又不一样,因为即使有十个丁泽爆发,恐怕也难以根除树精。

    有办法破元素守恒吗?理论上没办法,但实际操作并不是这样,如果元素守恒真的无敌,那么魔力系早回老路上研究元素魔法了。元素魔法的破绽就是魔法师本人,他是脆弱的,不可再生的,结束了他,就结束了这里的一切。

    但是最棘手的是,这是一只几百年的橡树,巨大的橡树,崔铭的飞牌虽然锐利无比,但是只能挖一条小缝隙出来,对橡树本身丝毫没有伤害。米小南也不行,他的飞镖和崔铭一样是刺。三人中唯一能破元素守恒的只有丁雯。丁雯凭借一口宝刀,对付树精,再轻松无比不过了。

    因为崔铭吸收了大量树精的注意力,米小南很快摸到了绿地附近,尝试攻入,但是被无穷的树枝所遮挡,因为知道崔铭有脱身办法,米小南也不深入,就在绿地三百米外,一边应付树精的骚扰,一边看形势。

    崔铭飞牌消耗非常快,这是崔铭第一次发现自己出门带二十副扑克牌还是太少了。从原先的一副扑克牌齐飞,到后来的三张,到最后是一张张旋转切割,将每一张牌的威力利用到最大。即使这样,他现在身上只有十六副扑克牌。很多吗?不多,因为崔铭手腕只有六副扑克牌,这还是因为今天准备可能发生战斗准备的,平时左右手手腕只有一副。而在树根的疯狂攻击,崔铭一直处于半束缚状态,根本没有时间去取其他扑克牌,一旦飞牌用尽,崔铭没了利器切割树根,立刻会被包成粽子。

    崔铭在这时候心中也有些存疑,难道自己判断错误了?难道自己定下的锦囊失败了?在南极女巫面前崔铭败了一次,但是崔铭并没有因此而畏惧,反而是学到了谦虚和谨慎。这次计划崔铭已经再三在脑海中过了,并不认为结局会这样。

    那丁雯为什么拖延这么久呢?

    崔铭准备使用最后一副牌了,如果战局没有转机,他只能先撤。这一撤就要耽误时间,因为要寻找食物和水,要寻找据点,要布置魔法阵威慑树精,然后慢慢增加自己的筹码,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拿下来。

    就在这时候,树精收了,五棵橡树首先收树枝,噼里啪啦的抽走,攻向崔铭的树根、树苗也消失不见。不过三十秒时间,一切恢复成原来那样。不过绿地已经乱七八糟,被山内的山石堆积成一块破烂糟糕的地方。

    崔铭看见了山边站立的丁雯,右手提刀,全身原力如同乌云一般翻滚,这是战斗状态。主修或者兼修强化系的修行者,开战的面相就是毫不吝啬的释放出原力,达到身体最大承受程度。

    丁雯走到崔铭身边,崔铭本打算听丁雯说几句,哪知道丁雯一声不吭,崔铭再看看米小南,米小南也没打算开口,无奈道:“老树,打也打了,你看我们虽然奈何不了你,但是你也奈何不了我们。”客气一点嘛,丁雯虽然会劈材,但是也要劈好久的。万一中途这把刀断了,自己还能跑,他们怎么跑?利器啊,兵器有时候真有妙用。

    丁雯这时候补充:“保证言出必行。”

    崔铭看丁雯,丁雯很认真的点头。

    树精沉默许久道:“我要她亲自拆除魔法阵,并且在我面前立誓不再进入我势力范围。这个区域,我还是要的。”

    “同意。”崔铭道:“这样吧,打打杀杀一天了,我们就在附近扎营,老树你直接解除了沙迦的树根什么的法术,她过来后再说,好不好?”崔铭考虑周详,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水壶倒是装了点水,但是食物完全没着落。虽然因为打斗,兔子老鹰水鸟跑的跑死的死,但是只要树精建回绿地,这些资源应该多少会回来一些。

    按照这个条件,树精不算败,崔铭也不算失败,沙迦更是死里逃生。看,何必打架呢?干嘛都想赢呢?打到最后一点意义都没有。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双方都不担心对方使诈,橡树使诈,丁雯肯定站在崔铭这边。崔铭使诈,丁雯说不准就来个孝感动天。加上沙迦这妹子纯良无比,事情基本就这样了。原本树精和沙迦属于不可调和矛盾,我要自然为我所用,我不能看着自然为你所用。谁都不让步,才会发生这种事。这事情谁对谁错呢?听起来似乎沙迦更有道理,但是树精在这里住了几百年,可能还要再住一两百年,人家搞个自己领域怎么了?反正就算树精不搞,这地方也不可能驱逐毒土,恢复绿色。

    现在如果还去讨论对错,那就太可爱了。(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