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前因后果(上)
    甲方不满意:“这样不行,一点都不好玩,你肯定要做一些别扭的事情,然后我才会提供一定的报酬。”

    崔铭反驳:“你这报酬纯粹是智力上,策略上的报酬,和实力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你能想出来的办法,我也能。”

    “我不这么认为。”甲方自傲道:“最少有一点可以证明我们之间还是有差距的,我早就知道北月不在这里了。”

    崔铭否定:“这只是个猜测,只是因为原力锁链的猜测。天下人很多,有些人想法不按常理出牌。假设艾克原本有一条原力枷锁,因为某种原因得到了一条水银枷锁,他用原力枷锁束缚了北月,然后用水银枷锁去远处抓捕了好运姐。”水银枷锁是宝物,主人离开一定距离,水银枷锁就会失去功能。原力枷锁虽然可以一直锁住,但是会被外人破坏,同时无法感应原力枷锁的位置。

    “我们这种人,从来都是以大的可能去推测,从来不在偶尔,偶然这样的因素基础上推测。因为偶然推测没有任何意义。”

    崔铭道:“这样,我们赌一把,如果北月在房子内,我赢,你呢,给我实质性的好处。如果北月不在房子内,我答应你,我会想北月坦白和好运姐的事。”

    这和交易条件不同,这是赌。

    甲方看着崔铭,思量许久,道:“我拒绝。”

    “因为你不肯定我是不是发现了别的东西,而这东西是你没有发现的。”

    甲方无奈点下头:“是的。”承认自己没有必胜崔铭的把握。

    ……

    偶尔和甲方聊聊天,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崔铭定下心来,先结束好运姐这一单再说。至于北月是不是在屋子内,崔铭认为八成不在,但是在计划中,不能不顾虑北月可能在的情况。

    辛巴,米小南在第三天的清晨都到了云断崖的上方。这时候的艾克疲惫无比,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可是崔铭不会给他任何打盹的机会,要么墨特骚扰,要么崔铭唱歌给他听。

    如果崔铭是艾克,肯定会睡觉,然后装睡偷袭一下,接着再真睡。真真假假,迷惑对手。但是艾克不可能是崔铭,这世界坏人虽然多,但是有水平的坏人并不多,最少常年生活在祖安的艾克不具备这方面的潜质。他最多只是坏……

    艾克这时候似乎也明白了崔铭战术,因为他面临两难,崔铭不动,他就要守着,但是很困。在这种情况下,艾克第二次求和,第一次他是布置了陷阱,这一次呢?

    崔铭回应:“你把人送过来,我们立刻走,在你面前走。”

    好运姐被扶出来,艾克和好运姐出门,好运姐看着崔铭,充满了笑意。艾克还是老规矩,扛了好运姐踏水过来,然后将好运姐一扔,还是墨特去接,墨特接住了好运姐,这次没有任何陷阱。

    崔铭道:“兄弟们,我们走。”

    丁雯和墨特直肠子,直接朝上跳,怎么没崔铭,低头一看,崔铭正在湖边走了起来……丁雯突然想到了崔铭刚才说的,我们立刻走,在你面前走。

    崔铭大喊:“喂,你们两个,尊重下约定,我们发誓要走,不要跳。”

    尼玛,这么说来,还是我们不对了?丁雯和墨特落下,崔铭飞牌切断好运姐手脚的绳索,好运姐撕掉自己的胶布,走向崔铭:“灭。”

    “干嘛?”你莫非是艾克的奸细?

    “灭。”

    崔铭想了想,灭了原力,好运姐拥抱崔铭,崔铭纳闷,拥抱就拥抱吧,至于灭吗?突然下体生疼,忍不住惨叫一声,好运姐凶狠道:“让你唱一夜的歌。”

    艾克在湖面怒而质问:“什么意思?”打闹起来了。

    崔铭忍痛,问:“见到北月了吗?”

    “没,走开。”好运姐推开崔铭,原力慢慢恢复的她操起双枪:“你大爷的,你们走你们的,老娘有帐和他算。”

    艾克戒备:“你们要有信用。”

    好运姐正准备骂阵,感觉不对,回头看崔铭:“你是为北月来的?”

    “啊……”

    “我还以为是来救我。”好运姐自嘲一笑,将怒火发泄到艾克身上:“黑鬼,有种单挑。”

    “等等,大家住手。”崔铭叫停,看好运姐道:“为你我也会来,行吗?”

    “第二件事。”崔铭看艾克:“北月呢?”

    艾克表情突然变得很古怪:“北月?你认识北月?你是崔铭?”

    崔铭怒极反笑:“说的好像你不知道我名字一样。”

    艾克想了一会道:“北月不在这里。”

    “你抓了北月?”

    “我怎么可能抓北月,北月是北大师的女儿,北大师帮我打造了几件宝物,是我的恩人。”

    崔铭疑问:“那是什么情况?”

    艾克道:“我本打算外出,经过树精地盘时候去讨碗水喝。然后发现了在毒水死水水潭上漂浮的北月,我没有马上认出她,我也不认识她,本以为是一具尸体,走自己的路就是。然后我看见了那口大刀,认出了是北大师的杰作,于是救了她,并且将她送到了北大师所在地方。”

    这段话信息很多,北大师确实在祖安,艾克认识北大师。这些都可信,但是艾克的表情出卖了他,崔铭道:“你撒谎。”

    “我没有。”

    崔铭认真看艾克,突然问:“你为什么要绑架好运姐?”

    “……”艾克左右看。

    看来不拿下,艾克是不会说实话了,崔铭一张黑牌飞出,铁锁连舟!两条虚幻的铁链捆绑在艾克和崔铭的身体上,艾克启动时针,瞬移回到小岛,未想崔铭跟随而到,一张张飞牌切割过来。

    艾克大惊,左手在时针上一转,一个刻度亮起,崔铭被蓝光包裹,被瞬移到了一片毒木林中,但是艾克没想到自己也跟随崔铭出现在毒木林,就连双方的距离都没有改变。艾克正准备转时针,一张飞牌穿过了咽喉,鲜血铺洒出来,重伤。崔铭找到了惊慌失措的艾克破绽,出手重伤了艾克,这也出乎崔铭意料,崔铭左手酝酿,右手飞牌。崔铭以为左手只会开一个血口,没想到全力灌输之下,飞牌飞穿了艾克的咽喉。这特制飞牌最牛的原来不是重量轻,而是质量好,能承受极大的原力。

    而轻语作为箭神射杀暗黑火焰龙的神器,作用不是盖的,有轻语在,箭神等同单挑一条高阶的巨龙。

    “你现在回去,必死无疑。”崔铭道:“说实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

    艾克果然说谎了,就是他袭击的北月,北月被z字圆盘困住,陷入时间错乱昏迷了过去。艾克用原力枷锁束缚了北月,将其带回云断崖的家。

    原因是艾克想找个配偶,他必须居住在祖安一定时间,这就导致他不能找一个普通女子过日子,否则那女子活不下去的。艾克本打算离开祖安寻找,没有想到遇见了北月。心中被北月迷住,上前搭话,还教导北月绕过树精的地盘。

    可能表现太明显,北月很委婉的说明自己已经心有所属,清早和艾克告辞,艾克不想放过这机会,偷袭了北月。艾克将北月带回云顿崖之前宿营,北月逃跑被艾克发现,被艾克所伤。艾克后悔道歉,北月不理会,自己撕了中衣包裹伤口。

    艾克和北月到云断崖,艾克不敢用强,北月就是默默无语,给吃的就吃,给喝的就喝,但是丝毫不妥协。大概二十天后,维克找艾克有事,维克和北大师相处很久,经常看北月小时候照片,一眼就看北月有些眼熟,然后一看武器,证明了北月是北大师之女。

    维克在带走北月之前,告诉艾克自己的事。他刚从祖安外回来,在当地土著村庄听说了一个消息,一个铁皮女人和一个修行者进入了祖安。在当地人描述铁皮女人的长相后,维克感觉非常神奇,所以他希望艾克能帮忙,帮他找到这个进入祖安的铁皮女人。

    艾克知道自己不是维克的对手,北月只能被带走,但是心中对维克是非常愤怒的,即使维克曾经是他的老师。本着看看铁皮女人想法,艾克凭借经验,很快的发现了他们,同时发现了好运姐。

    在艾克看来,如果北月是冰的话,那好运姐就是火,于是他也不管维克的任务,直接绑了好运姐回家。没想到好运姐比北月要难对付的多,一开始就给自己来个绝食,然后逼迫自己同意她的条件才进食。对于自己性格被好运姐利用,艾克是恼火不已,想到没对北月下手,艾克到现在还在后悔,几次想用强的,最终好运姐直接从口袋扔出一瓶药。是治疗一种病的药。不能治疗,只能缓解,这种病是绝症。可以通过性渠道传播。

    艾克知道这种病,这是早年祖安猴子身上携带的一种病毒,目前已经成为三大陆死亡率最高的疾病。即使是修行者也没办法,修行者只能强外,而不能养内。

    也就在这时候,崔铭他们找上门来了。(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