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洗澡
    崔铭睁开眼睛,面色凝重的看好运姐和丁雯,然后翻开牌,道:“这张牌很有意思,让我们去听,卧槽,听什么呢?”

    好运姐灵机一动:“对啊,我们可以练耳,一人一个区域搜索过去。我们不需要到那边,只要听有没有流水的声音不就好了吗?就不需要在这落差高的地方上上下下。”

    崔铭和丁雯互相看一眼,恍然大悟:“对啊。”

    “我去那边。”好运姐笑盈盈的站起来,突然一脚把崔铭踹倒,到了石头边,静坐,冥想,练耳,移动声音区域,向区域内慢慢搜索。至于为什么把崔铭踹倒,崔铭心里明白就可以了。好运姐内心很佩服崔铭,这个方法是修行者独有的办法,一路来,谁都没有想到,崔铭想到了。虽然是灯下黑,但是能想这办法很了不起的。还有崔铭被踹倒后装死,让好运姐内心感觉好荡漾。

    但是今夕不同以往,那一次,好运姐认为一切都顺其自然的发生,如果再继续发生,那自己是无法接受的。她内心也很矛盾,一边想着切断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一边希望崔铭内心对她的感觉多一些,自己能多一些存在感。

    练耳是练中最没用的一个单位,因为人的脑子不可能分析过多的声音,如果如同声音采集器一般,把区域内所有声音收集来,人是无法分析的。练耳就要通过冥想,移动区域,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去探听,基本不具备实战作用。

    但是在祖安寻找水源,却有奇效。

    三人三个方位的练耳冥想,首先丁雯否定了自己原先说的地方有水源,他开始朝附近探查,通过风声也可以判断出树林茂密程度。灌木和毒木不一样,毒木是树,树根能深大树木本身五倍,而灌木的根是比较浅的,如果有大量灌木集中地区,地下就有水源。

    “瀑布。”好运姐站起来,很兴奋指向东北方向:“四公里左右,瀑布的巨大声音。”

    即使好运姐说的很肯定,夜晚休息时候,丁雯还是悄悄的练耳冥想去探查了下东北方向,没错,是瀑布。如果没有猜错的的话,应该是高山而下的瀑布,运气好的话,有可能直接找到净水,只需要煮热,而不需要蒸馏。

    ……

    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没有出来,三人就拔营而走,很快就到了这条瀑布前。这条瀑布有百米高,直接从山腰流下来,但是水量并不算多。好消息是,水在接触瀑布底部之前,水是净水。周边长满了绿色植物,但是很稀薄,它们如同最后防御线一般保护着这潭水。他们被重重的毒木,黑土所包围。瀑布水朝下流不过五米,就已经明显出现黑色,这段水域左右两边,伴随水流绿色渐渐被黑色所代替。

    让人惊奇的是,在瀑布附近的毒土中出现了几簇枯黄色的灌木,不再是黑色,仔细辨认,这应该是沙漠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灌木。生命力极强,只要一点点净水,他们就可以活很久,甚至进行自我保护,枯萎越过无净水时间区。丁雯介绍了这种灌木,除了生命力外,侵略性也很强,从好的方面看,也许三五百年之后,祖安会被绿色植物夺回地盘。

    虽然是枯黄色的灌木,但是崔铭很受感染。他知道这是植物本性,特性等,和精神神马无关。即使这样,你也会为这不存在精神感动。诸如水滴穿石,只是自然现象,被很多人形容成一种精神,崔铭这种理智的人不会认为这种精神存在,但是在身临其境中,却又能获得共鸣。

    如同崔铭身体上的绿线,崔铭想尽各种办法无法消灭它们,只能尝试吸收,但是刚开始吸一条少一条,但是越吸收越多,数量开始增加。现在丁雯和好运姐都能明显看见绿色丝线的波动。当然,从崔铭角度看,绿线不好,但是绿线如同灌木,是一种不屈不挠的不存在的精神。如同癌细胞一样,和主人同归于尽,面对各种药品仪器,始终坚持自我,虽然是因为本身所决定的,并非他精神坚强,但换个文艺的角度看,能感受到癌细胞那种执着和悲壮。

    文艺死一边去,但凡危害人类的,都是坏东西,包括自己绿线。崔铭对绿线的感觉越来越不好。刚开始绿色存在时候,只感觉有些碍眼,对自己本身没有妨碍。但是伴随自己吸收一条条绿线,明显感觉原力受控程度在降低,比如原来自己可以估计到跳跃十米障碍需要多少原力,很本能的做出力道调整,但是现在产生了偏差。更糟糕的是,这条路自己必须走到底,因为在多次吸收绿线后,现在毛孔会慢慢的自动吸收绿线。这群绿线如同一群水蛭一般,到处寻找合适的下嘴处,一旦找到,不和你商量就钻了进去,占领毛孔。

    力度无法控制有几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是绿线增强了自己当量,第二个可能,绿线降低了自己原力当量,事实上,这两者都是否定的,崔铭试验过,得出结论,绿线在混淆自己的原力。如同一半是油一半是水,崔铭能使用水的力量,现在油加进来了,而且不太容易被水完全分解融化,就造成崔铭使用水的力量时候出现力不从心的状态。现在影响不大,但崔铭担忧,伴随着油的增加,自己操控能力将伴随降低。即使油带给你无上的力量,你无法操控,这力量也没有任何价值。

    ……

    “我洗个澡。”好运姐在瀑布下喊了一句,就开始脱了,崔铭在瀑布上面,悻悻的坐下,烧水,什么意思,喊那么大声?上游的水是完全净水,瀑布下方的水还带有一些微弱的毒性。这是丁雯用舌头得出的结论。舌头测试毒性在野外是很有用的,比如一些沙滩有贝类,但是有些海域是红潮海水,贝类是有毒的,用舌头测试后,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得出结论。

    当然,后果也不太好,丁雯默默的找柴火烧火,舌头发麻,一开口口水就朝下流,无法说话。瀑布上的水是崔铭测试,无毒,无副作用。于是就在瀑布上方建立营地,休息一天,补充水份让人体均衡,然后再携带食水,明天一早就可以出发前往黑石区。

    在祖安,洗澡是一种奢侈的行为,大家在云断崖下方湖水洗过几次澡。这一路来,一直没有洗澡不说,连脸都没洗,眼屎干瘪的贴在眼角,很痒的。虽然原力可抵挡外来的尘埃,但是无法消化皮肤分泌和排泄出的东西。

    但是洗澡是危险的,特别是在祖安这地方,因为泡澡需要灭了原力,或者将原力转移到身体一个区域,先洗一个区域,再洗另外一个区域,很麻烦。

    半小时后,好运姐穿着内衣跳跃上瀑布顶,指两个人大骂:“老娘差点死了,喊了半天救命没人理。”

    “啊?”

    好运姐冲洗的很过瘾,但是瀑布下潭水颇深,并且有水草,被缠住了脚,好运姐勉强露头喊叫,无果,突然想起自己是修行者,解除了灭,这才脱出险境。

    好运姐道:“丁雯,有空帮我护法,我再冲一会。”

    “哦。”丁雯看着好运姐点头。

    好运姐又下去了,崔铭看丁雯,丁雯转头看崔铭:“她身材好好。”

    那是!不过你作为一个妹子,看得脸红是什么意思?崔铭道:“下去吧,要不人家一会又不高兴。”

    丁雯疑问:“她一直这么霸道吗?”

    “那倒不是,她为人并不霸道,但是态度有些霸道。比如刚才她可以和颜悦色,娇羞的和你商量,能不能下去保护我洗澡,人家怕会受伤。你也得去,对吧?那她就是直接点,说明结果,你还是得去,对吧?”其实还是有些霸道的,不过并非不讲道理的霸道,这么漂亮姑娘霸道一些,反而会散发出她与众不同的个性。加上好运姐又会拿捏尺寸,崔铭是不反感这霸道……人都有几分贱骨头?

    丁雯去了,毕竟性别是女性还是事实存在的,虽然她不太敢看好运姐。好运姐完事,丁雯也泡了个澡,在心理上她竟然更防备好运姐。好运姐也乐在其中,逗着丁雯玩。

    最后当然是崔铭去泡了,洗澡的感觉太好了,灭了原力全身毛孔都浸入水中。崔铭闭眼,靠在水草边缘,躺在水中。抓了甲方聊上几句,突感觉左侧有动静,冥想脱出一看,只见一条水蝮蛇距离自己只有二十公分。

    崔铭右手本能的抓了过去,这时候突然想起自己是灭状态。糟了个糕,崔铭一瞬间想了无数东西,比如丁雯有没有带血清?这种蝮蛇会致死吗?原力能解除一定的毒性吗?这手要不要砍?

    但是结果却让崔铭没有想到,水蝮蛇被抓,一口咬在崔铭的虎口上,竟然没咬进去。而崔铭那一捏,情急之下,将蛇捏成了两段。

    卧槽、卧槽……崔铭匆忙离开水,然后一头雾水。

    自己确实是灭状态,按照道理来说,即使刚解除灭状态,自己只能启动策牌和命牌,在十秒之内的飞牌都不具备对这条蛇杀伤威力。但是自己竟然捏断了蛇,最难以置信,自己清晰看见蛇一口咬在自己的虎口上,但是如同被隔离一般,没咬进去。但是自己很肯定,自己没有看见有原力。(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