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追踪
    从四区过来水是带的很多的,但是如果每天只有几个小时休息,不停的在行军,那消耗就很大。

    下午四点出发,到了第二天清晨,崔铭和好运姐到达了丁雯所搜索的山脉。这条山脉并不长,和其他山脉没有什么区别,落差大,黑色石头,长度大约三公里左右,山脉上有一座高峰。

    崔铭和好运姐沿着山脉脊部行走,如果是普通人,这种行走是不明智的,最好是选择比山脊低一些位置行走,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强风吹拂,强风会带走人体热量和大量水分。相对来说,在山脊上行走,视野要好的多。好消息是,这座山脉不是雪山,也没有草原或者魔法阵。

    这边看去,四面都是黑色,两人上了唯一一座高峰没有发现,下高峰,再行走了三百米左右,好运姐在崔铭侧面喊道:“这边。”

    崔铭跳跃翻过岩石群,落在好运姐身边,朝山下看去,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白色。两人下落大约三百米左右,到了一片巨石迷宫,无数巨大石头组成了这个地方。

    “砍开的。”崔铭看一块巨石,被劈成两半,中央白色岩石部分就露了出来。左右查看,在这片巨石迷宫中,有几十块这样砍开的石头,崔铭道:“情况不太妙,这十有八九是丁雯干的,丁雯砍开这么多石头,一个可能是发疯了,一个可能是对敌,对敌情况下,砍开这么多石头,说明丁雯处于完全的被动。”否则一招两招就够了。

    好运姐道:“这地方对丁雯很不利,她的刀长度太长,会被岩石磕撞,很难施展出一整套刀法这边。”

    崔铭和好运姐走到一块黑色大石头处,只见上面有个爪印,这个爪印捏碎了岩石。崔铭道:“遇敌了。这是什么动物?”难道是火教的人?

    “不像是动物。”好运姐搜索了附近,道:“只有一处爪印。”

    这就代表对方只失手了一次。崔铭道:“可以断定这地方发生过战斗,但是这战斗比较怪异,似乎并不激烈。不管怎么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扩大搜索范围。”命牌在,崔铭不怕有埋伏。

    几分钟后,好运姐射手本能让她再有发现:“崔铭。”

    崔铭到达,是丁雯的包裹,在一片岩洞遮荫处,水滚落岩洞外面,岩洞上有一个爪印,和刚才一样,推测情形,是丁雯正准备补充水分时候,突然被袭击。按照这样推测,袭击者应该在左侧面或者正面。因为背后和右侧都是岩壁。

    “奇怪了奇怪了。”崔铭看正面和左侧面,一片空旷,几十米外是裂缝,理论上可以藏人。但是丁雯不可能没发现多了个人,除非会隐身。看现场,丁雯是很仓促的应战,甚至没有时间关闭水壶,导致水壶的水全部洒掉。

    “好消息是找到了丁雯的水。”好运姐拿起背包,里面有用密封塑料容器包装的几袋没有处理过的净水。好运姐道:“坏消息是,丁雯没带水走。”那就说明丁雯肯定是被带走的。

    再搜查附近,只能寻找蜘丝马迹,因为两个人根本无法通过目测发现丁雯被谁带走,带到哪去。

    这次是崔铭的发现,叫来好运姐,距离丁雯被袭击的七百米外,一块黑色岩石上画有一个箭头。不好发现,有硬物摩擦这块岩石留下的痕迹,好运姐拿出原力枷锁,在岩石上画,但是否定了是原力枷锁。崔铭道:“应该是刀。”

    丁雯还携带了刀,如果丁雯被敌人抓住,被灭了原力,他的刀可以被带走,也可以抛弃在这里,丁雯和自己的宝刀有感应,脱困后可以找回自己的宝刀,丁雯如果死了,这口刀就会变成石头。当然,这时候是可以毁掉这把刀,但是人都被抓了,毁刀那就没意思了。

    崔铭道:“好运姐,你如果抓到丁雯这样通缉犯,你会怎么对待她的刀?”

    “一般是原地埋掉,如果犯人无罪,他自己回来拿。不会让犯人携带武器跟我们走的,以免犯人同伙攻击猎人,造成被动。而且一般来说,增强系为主的修行者,一旦失去武器,实力就大打折扣。”

    崔铭道:“但是这个敌人不仅让丁雯带着刀,而且还给丁雯留下记号的机会,而且没有发现丁雯在留记号。我推测三个可能,一个可能是敌人老奸巨猾,布置陷阱,引我们出来到埋伏圈,将我们一网打尽。一个可能是敌人猪头脑袋,没有经验,没有这方面的阅历。一个可能是敌人很强,很自信,无所谓,不在意这些细节。”

    “第三个可能可以排除,如果真的这么强,不会两次在岩石留下爪印,丁雯也没有那么多机会。从丁雯劈开岩石来看,丁雯的反抗相当有力度。第二个可能也不大,战斗经验看起来还是比较丰富的。”

    那就第一个可能?崔铭沉吟许久,道:“不清楚袭击的人是谁,如果是祖安本地修行者,我认为可以参照艾克修改下第二个可能,战斗能力强,经验高,阅历不足。”

    “为什么不能是第一个可能呢?”

    崔铭道:“那我们就完蛋了,因为我们必须追下去。不过我认为是本地人可能性非常大。”

    “理由。”

    “假设是外人,袭击了丁雯后会做什么?”

    好运姐拍掌:“会翻丁雯携带的东西,最少会把食物和食水拿走,这些是很宝贵的资源,最少附近百里之内,没有水源和食物。恩,应该是本地一个愣头青打败了丁雯,抓住了丁雯。”

    “比较靠谱,但是这个本地人敌意很重。丁雯是被偷袭的,没有经过交流被偷袭。除非维克性情大变,否则不太像是维克所为。”崔铭道:“我们带上水,朝箭头方向搜索,小心点。”

    搜索推进速度很慢,你不能错过任何一个提示,从原先的每小时二十公里,会变成每小时四公里。这里所说的每小时二十公里是因为地域原因决定的,如果是平地,修行者比猎豹奔跑的速度还要快的多。

    “第二个箭头。”好运姐道:“很从容的画。”

    “第三个箭头。”好运姐道:“丁雯磨破了手,流血了。”

    找到丁雯被袭击地点的第二天,崔铭他们追出了五十多公里,一共发现六处箭头,刚开始很隐蔽,但是后面几个箭头越来越明显,甚至最后一个箭头是磨开岩石,露出里面的白色岩石。

    一个可能是对方很贼,请君入瓮,一个可能是丁雯已经对敌人性情非常了解。还有一个可能,丁雯因为脱水,脑子不灵光了。

    崔铭站立在高处,指道:“一、二我们所处的六。六个箭头组成一条直线。”这不奇怪,修行者翻山越岭最喜欢走直线。

    好运姐抬头,看向远处,远处就是几天前三人扎营时候讨论的那座似乎有云或雾的山脉。好运姐站立在崔铭身边,拿望远镜看那山脉:“哥们,这过去最少三天,一旦没有发现,我们可能就得死在祖安了。”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两人可以不管丁雯死活,回到四环,补充食水,然后进退自如。如果过去那座山脉,没有发现,两人水全部喝完,回四环最少六天,甚至可能需要八天,这还是在不迷路的基础上。

    崔铭道:“好运姐,你把你的水给我一半,你先退回四环,在四环生火就地等待米小南的救援。别急,听我说完,你回去后,立刻找一票人空降那座山峰。”看情况是有人搞事,要打架。要打架不能一个人上,必须吹哨子叫上兄弟们。

    好运姐叹气:“关键就我一个人,我没有信心能回到四环。”

    崔铭道:“我不能扔下丁雯,丁雯还有很强求生意识,他留下很多记号。如果发现的是丁雯尸体,那倒是可以回头来报仇。”

    好运姐道:“赌一把吧,说不准我们扎营时候,可以发现水源呢。”他们把丁雯背包食物扔掉,带走其他,蒸馏器还是带上。虽然黑石区蒸馏器的意义不大,这地方只有外围有毒土,里面是黑石,没有毒,但是还要回去不是?

    “这本是我的事。”崔铭在收拾时候说了一句。

    “你想怎样?让我一个人走回四环?老娘会走到一环去。说那么多干嘛。”好运姐怒道:“一个男人这么墨迹,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几个小时,然后再赶路。”

    休息,冥想练耳找水,可惜,一片静悄悄,除了风声,听不见其他的声音。崔铭把甲方拉出来聊天,甲方连连摇头:“不明智,不明智,这是赌,而且胜的机率很小。假设敌人把丁雯带走,走到一半,突然转变方向。而你们急行军去那山脉,错失了记号,等同送死。而你们不急行军呢,就凭借你们手头上的食水,无法支撑到你们到达那道山脉。讲义气没错,但是也分场地,这时候应该果断的抛弃丁雯,跑的了和跑不了庙,到时候准备齐全,空降山脉。”

    崔铭道:“空降山脉,找到了敌人试问,为什么我不立刻去山脉?如果空降山脉找不到敌人,我怎么和丁雯交代?”

    甲方无所谓态度,道:“我很为自己悲哀,我的灵魂挂在轻语上,这一旦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猴年马月才能出去。”

    “切,你真当我相信你依附在轻语吗?”

    “你不相信,但是你又不会不相信。”

    “喂,这种对话太没营养了。”崔铭认真道:“拿点本事出来,我需要帮忙呢。”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