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异志
    甲方琢磨一会,似乎觉得还是帮助崔铭好一些,道:“你们面对的可能是一个和机械有关的人。”

    崔铭最不喜欢就是这样,和维克他们撞上了,崔铭问:“有证据吗?”

    “猪啊,敌人是不是没带走水和食物?”甲方恨铁不成钢。

    “是啊。”

    “就算是土著人,如果这土著人住的近,没话说,不会理会这些东西。但事实上你们也知道,这家伙住的不近,因为如此,你们也排除了他埋伏的可能,不至于跑那么远来埋伏。好,现在问题来了,有哪种人不珍惜水和食物?”甲方道:“假设对方就是住在那道山脉上,来丁雯被袭击的地点三天左右,再带上丁雯回山脉,最少最少还要三天,对吧?六天,一个半人的食水和食物,这样的速度,每天要消耗多少的食水。”

    崔铭反问:“假设对方是机械人,不需要食物和水。那擒住了丁雯,带走丁雯,丁雯需要食物和水,为什么不拿走丁雯的背包。”

    甲方语塞,想了一会道:“他是猪。”

    “卧槽。”崔铭骂了一句,而后皱眉:“他可能真的是猪。”假设是那山脉的土著人,不可能先发现崔铭丁雯他们,肯定是出来晃荡,游玩之类的。突然遇见一个丁雯……

    崔铭道:“维克有个儿子,机械人,据说除了脑子不可替换外,全身上下都是原力石打造的机械组成。”

    甲方道:“我最近一直对维克很有兴趣,根据我最近的道听途说,自己分析和理解。维克应该发明了一种核心驱动装置,相当于心脏之类。如果只是心脏是机械,那还是需要食物和水。艾克说,维克将自己儿子全身换掉……没错,十有八九是维克儿子干的。如果是这样……靠,关我屁事,我这么来劲干嘛?”

    崔铭笑,因为你也想得到认同感,你也有好奇心。基本清楚了,崔铭道:“如果是维克儿子,他不可能拐弯,他只会走直线,所以那道山脉就是我们的目标。不过丁雯被抓,没有食水,三四天,我有些担心。”如果丁雯没有运动,休息状态,三四天可能还不会死。但是状态必然很糟糕。

    崔铭问:“你认为维克儿子抓走丁雯,原因是什么?”

    甲方摇头:“不要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揣摩封闭在祖安内的土著人,特别是本地长大的人。”维克和北大师进入祖安前,已经有稳定的三观,思维。而维克儿子和艾克严重缺乏精神生长环境。艾克最少还经常出去,而维克的儿子估计从小进入祖安后,就再也没有离开。

    崔铭道:“麻烦越来越多,维克本就是隐藏自己,如果丁雯进入了他的地盘,发现了他的秘密。维克又是曙光帝国重点注意对象……不好弄。”三打二如何呢?北大师战斗力很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维克绝对是强手。机械先驱,全身机械部件替换,身体可承受巨大原力运行。还有维克的儿子机械人,丁雯单挑不是对手。

    维克是想隐藏自己吗?似乎也不是,维克一直有个理想,想将志同道合的人改造成机械人,成为一个团体,亚人类的存在。所以他一直称自己为先驱者,就是要带领大家,换一种思维生活。从这点看,维克是不愿意一直藏着,但是维克肯定会顾忌曙光帝国。

    不知道,到时候再看吧。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得先追到丁雯,不能把丁雯扔下不管。扣除这段时间来的交清不说,丁雯是自己向导,同伙,同伴,丁雯被动被人攻击,未死,有求生意志,自己就没有任何理由抛弃他,即使很危险,自己也得做。这也许就是一种底线,这种底线不好,但是崔铭愿意坚持。虽然他没有丁雯等世家子弟那样的荣誉感,但是他也有自己做为人的尊严。抛弃同伴苟且偷生,最少是他现在做不到的。

    甲方悠悠道:“看来,你是下了决心。那我就多透露点信息增加你存活的机率。机械,先驱者,我不知道,不属于我那年代。但是我知道祖安有个大东西。”

    “大东西?”

    “恩,是一个怪兽,非常强大。祖安在历史来就是与世隔绝的地方。当时只有二环一环有毒木,三环是黑石区,黑石区阻挡了毒木的传播。二环和一环有不少原力生物,诸如深红鸟统领,就是他将毒木果实带到了四环,导致了毒木的蔓延。在二环还有为数不少的适合毒土的原力生物。我和你说过,我认识时间老人吧?”

    甲方和时间老人就是在祖安见面的,两人在二环见面,遇见了大怪物。大怪物非常强,但是时间老人和甲方是神级人物,打败了大怪物,但是被大怪物溜走。时间老人出现在二环,他的目的是诛杀深红鸟统领,因为深红鸟统领朝外传播毒木种子,并且将深红鸟引到四环、五环生存。

    “这个怪物外表很象蛇,已经活了很久了,时间老人说,他还可以活更久,他只能暂时将怪物封印五个世纪,让他沉睡在地下。算算时间,现在已经是七个世纪了,那怪物早就回来了。”

    崔铭问:“这怪物会离开祖安吗?”

    “应该不会,我只是告诉你,别没事去一环和二环送死。”甲方道:“我真不希望轻语被怪物吞了,然后接下来几百年在一堆粪便中度过。”

    ……

    好运姐和崔铭一边赶路,一边记载怪物的存在,至于崔铭扯淡是依靠塔罗牌得出的几百年前结果,好运姐是一个字都不相信。但是好运姐威逼利诱,只差没****,崔铭还是不透露自己为什么知道二环和一环的怪物。

    丁雯被抓,两人面临未知的危险,这本应该是很沉重的事,即使是好运姐也不例外。她认为自己很幸运的和崔铭同行,崔铭总是能有办法宽慰自己,让自己放松。她很好奇,崔铭内心是真没心没肺,一点不紧张,还是表面轻松,内心紧张呢?

    所以好运姐在补充食水,休息五分钟的时间,问:“崔铭,你怕死吗?”

    “死?谁都怕吧?”崔铭道:“可是谁都有寿命,不说神不例外,就算是宇宙,也有寿命的尽头。我在沙漠时候,知道一点,在能对自己好的时候,要对自己好一点。现在对生活也是这样,在能对自己好的时候,要对自己好一点。”

    好运姐道:“但是你选择去追击丁雯。”

    “这就是对自己好一点,自己内心认为自己还有底线。我从小在盗贼团长大,虽然他们都不算好人,但是多数人也有自己的原则,底线再低,总比没底线要好。”崔铭看好运姐:“反过来说,作为我们这些修行者,如果找个田园,娶妻生子,过着太平日子,会不会觉得太浪费自己生命了呢?虽然我知道去那山脉很冒险,但是也是一种挑战。也许是一定要去,我才会安慰自己说是挑战。既然我们已经决定要去,为什么不让旅途光明一些,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在灰暗中?说难听点,生命最后几天,你愿意快乐的度过,还是愿意忧愁的度过呢?”

    好运姐看远方,轻叹口气:“我担心是你死了,我还活着。”

    “你仍旧相信诅咒?”

    “我一直相信。”

    “我还活着。”崔铭回答:“我从影岛活着出来了,之前我已经做好死在影岛的打算。”

    好运姐摇头:“我们关系只是朋友。”

    “好运姐,不要考虑这些,不要将别人的不幸归咎于自己,这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崔铭看手表:“好,时间到,我们继续出发。”

    “卧槽,敢对老娘说教。”

    “呵呵。”

    ……

    这片山脉和其他山脉并没有不同,两天后崔铭和好运姐到达了目标山脉的山脚附近一处瞭望点。黑色的石头,不长的山脉,山头落差很大,距离主山脉看似只有十公里,但是有四个断层,跃不过断层的话,那还有将近三十公里的路程。

    这片山脉一共有两座高峰,互相呼应在南北位置。比较有区别就是南峰,南峰耸立到云雾层中,看不见顶,这是黑石区唯一发现一片稳定云雾,其他地方也有云雾,但是消散非常快。

    崔铭看了一会,看时间,是凌晨三点,道:“扎营,明天再走。”

    好运姐道:“喂,你是头我是头?”

    “又来了。”

    “来你个头,我就问你,为什么不现在赶路?我们在太阳出来前就可以到达。”

    崔铭问:“赶路去哪?”

    好运姐奇怪,道:“当然是去那座云雾峰了。”

    崔铭摇头,拿出背包的帐篷,开始搭建,道:“艾克说,魔法阵隐藏了雪山和绿地,而我们现在通过望远镜看见了可疑的山峰,这是大矛盾。”

    “你的意思是?”

    “不能去南峰,我感觉很不好。”崔铭道:“无论维克是敌是友,我们不能把主动权掌握在他手上。南北峰对比,南峰明显有问题,有别其他山峰。而北峰平淡无奇,正常来说,只要不是白痴,都会去南峰。”

    好运姐斜眼看崔铭:“你是说我是白痴,还是说自己是白痴。”(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