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渗透
    甲方道:“今天你和我的交谈,你占上风,那我就透露点魔法阵的知识。”

    “魔法阵?”我占上风,你给礼物?不对吧,你要借题发挥,说明你找我的原因吧。

    甲方问:“听说过将一个人灵魂灌入一个没有生命木偶中的魔法阵吗?”

    “听说过。”安娜很可能就是这魔法阵的产物,猜测中安娜很可能是前几任幽静城城主的女儿,因为死亡,城主很伤心,打造了一个和安娜一样的魔偶,然后将安娜灵魂转移。但是看来是失败了,虽然魔偶具备了一定的自主意识,但是智力非常低。

    “在你营地的侧面,距离五公里左右,有一片黑石组成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是一个改造魔法。简单说,可以将修行者的原力废除。”

    “联盟也有这样魔法阵对付罪大恶极的修行者,不过会很痛苦,而且死亡率很高。”崔铭疑问,甲方到底要说什么?

    “联盟那个魔法阵是故意的,其实按照现代科技,可以用药物将人麻醉。”甲方道:“如果我没猜错,那里就是手术台。将人麻醉后,送到魔法阵中,废除原力。按照道理,这人终身不可能再修行原力。但是维克能使用核心部件代替。让人重获新生。”

    崔铭问:“你似乎有所指?”

    甲方看崔铭许久,点点头:“崔铭,别忘记你是野人,你身体开始自动吸收绿色的原力,这就不是将来你无法使用原力的问题,而是会反噬你的脑部,让你成为疯子。我给你一句忠告,请他们帮忙,把你送到魔法阵中,把原力废了。”

    “呵呵!”

    “听我说完,我知道你不会接受,但是这次我是非常诚恳的对你忠告。你觉得我和你聊这么久,一直关注你,就为了废除你的原力,符合逻辑吗?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接受。”

    崔铭摇头:“没了原力,我还有什么?”

    甲方道:“也许北月还会对你不离不弃。”

    “呵呵,我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肯定不会去高攀北月。没错,感情很重要,但是门当户对对未来的生活同样重要。我宁可和一个普通女子结婚,碌碌无为的平凡死去,也不会和北月在一起。”崔铭道:“所以,即使我感觉你今天很真诚,但是我还是要拒绝你这个提议。”

    甲方有些遗憾:“机会有时候只有一次,祝你好运对了,顺便说一声,因为你吸收绿线的行为,我感觉到你近期原力的异常波动,我认为你最好和你朋友说明,最少在你发狂的时候,不要靠近你。好了,今天我想说就是这些,我走了。”

    这次是甲方主动离开,留下崔铭一个人发呆,崔铭有些心惊,如果说甲方以前的话真真假假的话,那这次就太容易验证了,只要看自己近期有没有发狂,就知道甲方说的是真是假。甲方的建议是机会吗?在发狂之前?如果是之后,还有联盟的魔法阵,不过,如果联盟知道自己是野人,恐怕自己借不到魔法阵。

    崔铭睁开眼睛,好运姐还趴在悬崖边,拿了望远镜朝下看,崔铭丢过去一颗小石子,好运姐恼怒回头,崔铭挥手:“过来。”

    好运姐一愣,干嘛?不要吧但还是过去了,心中很忐忑,她本来希望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貌似崔铭就是过去就过去了,好运姐心中又不爽得很。我可以过去,你必须留念想。

    “坐。”崔铭等好运姐在身边坐下,想了一会问:“好运姐,你道德情操如何?”

    来了,来了,果然自己要怎么拒绝呢?理智告诉好运姐,一次就很好,很完美了。再多,就不行了。好运姐恩了好久:“有些事不行就是不行,和道德情操无关,主要是自己心中能不能过得去,不能因为一时的感情,而放纵自己……”

    这话听在崔铭耳中,别有意思,崔铭转移话题道:“我怀疑维克在附近,但是距离比较远。我打算明天下手,你有什么好的看法吗?”

    这么轻易的被自己说服了?好运姐又有点不爽,但是她好强,不想让崔铭以为自己在这件事上放不下,于是道:“我刚才观察了很久,发现一个异常,没有厕所。”

    厕所?对啊,最近习惯了,野外挖坑一拉,一埋。但这里是永久营地。

    好运姐道:“丁雯和北月两人,没有原力,她们暗夜出门还是有一些风险,摔倒,绊倒等。以我看,北月应该有夜壶,小解没问题。但是丁雯明显是今天刚入住那个帐篷,不会有配套设施。就我们从五点到现在十点五个小时观察,没有发现丁雯去厕所。”

    崔铭道:“你想今晚就把事办了?”

    好运姐点头:“对。”

    “有些急。”崔铭思虑:“北月这张牌可以考虑打一下,如果北月能纠缠住北大师,北大师就无法出手。剩余一个机械人拦不住我们两人。”

    “但是,你让一个没有原力的人进入战局,这样”

    “不,有原力,就是原力枷锁嘛,破掉就行了。”崔铭道:“两步,你去接丁雯,我去接北月。有个关键,厕所在哪?所以今天晚上不行,我们得先定位厕所位置,然后转道过去。等你接走丁雯,我就瞬移破开北月锁链,然后北月纠缠住北大师”

    “哈哈,接下去呢?”好运姐问:“你怎么接走北月?”

    崔铭深思一会,回答:“那我挟持北月。你们先离开,然后我和北月跑路。”

    “这个计划成功率不太高。”

    “现在丁雯地位很低,我们首要任务要把丁雯弄出来。”崔铭道:“再说,我也得拜见下北大师,好歹是未来的岳丈。”

    好运姐道:“我觉得你是心急见北月了吧?”

    “也许是,但是我和北月引开他们,或者留下,这是你们不会被追击的唯一可能。”崔铭道:“万一我们走散了,汇合点就在四区靠近三区的水源处。你们可以燃烧烽火,我想再过十天左右,飞艇差不多就到了。”

    好运姐狐疑:“这个计划缺乏逻辑性和可靠性,不像你做的计划。”

    “相信我,没有错的。”

    清晨,丁雯离开自己帐篷,快步走向溪边,朝下游走,走到绿地之外,沙石地的位置。这位置崔铭和好运姐看不见。两人转了小半圈,朝下面看,只见溪水流到黑石裂缝中不见。裂缝有个铁皮贴合的小屋横跨小溪,看模样,这就是这里住户的厕所了。

    好远,丁雯走了五百米才能上一次洗手间,北月好一些,只有四百米。

    好运姐看下高度,他们在山脉山腰位置,道:“八百米左右,四面无处借力。”可以自己挖出一条向下的路,但是需要很多时间,而在山谷内,可以一目了然看见挂在黑色岩壁上的好运姐。

    “能绕下去吗?”崔铭看四周。

    “这边是山脉包围,都是这样的地形,我应该可以找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点。”

    崔铭道:“在云断崖时候,有人直接从悬崖掉下来,当时情急之下,我使用踹人这一招,将他们下落的力量改成横向的力量。”

    “动静太大。这山谷很幽静。”

    “那只能调虎离山。”

    北大师早上八点起床,在门口运动下身体,看得出是故意拖延时间,在等北月出帐篷。果不其然北月出来了,低头点头和北大师说了一句,就过去了,北大师脸上有一些无奈的表情。然后走向了熔岩处。

    机械人一夜都没睡,他就在自己帐篷前,拿了草根逗引地上经过的蚂蚁。丁雯上洗手间出门,他就开始漫无目的的乱逛。去牛栏处和奶牛说了一会话,然后又去小溪边看鱼。北大师起来后,他就过去了,本想和北月打招呼,北月横了一眼过去,他本能的后退。很快,机械人和北大师一起去熔岩工作台位置。叮叮当当的声音开始响了起来。

    打铁是个技术活,工序非常多,首先是提炼,把金属从矿石从提炼出来,然后再提纯去杂质。如果想要提高品质,就要煅炼,俗称的千锤百炼,从生铁到熟铁最后到钢铁。这在现代钢铁厂中也是必不可少的工序。

    以人为的力道来炼铁,肯定是不如工厂的质量,但是以修行者的力道,那打磨出来的件件是精品。先弄材料,然后倒模,接着打磨,最后磨砂,一步步成型。以北大师来说,不仅要有熟练的工艺,丰富的知识,足够的耐心,而且还需要有浓厚的兴趣。

    机械人是个好帮手,两人交流不多,但是分工合作很清晰,显然机械人不是第一天配合北大师了。突然,山上几块巨石滚落而下,砸在工作台的外围。打铁声停止,北大师和机械人一起走出来,抬头朝上看。这片山脉很平滑,怎么会有落石呢?

    机械人和北大师交流几句,机械人左手突然飞出,抓在了岩石上,左手上有钢索连接身体,一拉,机械人就吸上了岩壁。左右手一上一下,借助原力,不到二十秒就上了七八百米高的山脉。放眼望去,空空如也。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