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离开
    甲方提出的建议怎么样呢?不知道,重新开始如果能治疗野人病,永远无忧,崔铭是可以接受的,或者可以说是一种恩赐。本来这是一条光明大道,但是,崔铭认为最近开始,特别是从病发前后,到达维克营地开始,在和甲方交谈中,甲方表现出了各种诚实,诚恳。

    在赌场,有一种术语叫肥羊,肥羊指的是有钱的,但是没有赌博经验的人。这种人一般对赌博有好奇,但是对于赌博黑幕完全不了解,他也很难成为长期赌客。这种情况下,就要做局拉他下水。还有明确的分工,诸如红脸白脸等。红脸冷嘲热讽,白脸维护,当肥羊感受支持,下水和白脸一起对抗万恶的红脸后,他和白脸将红脸杀的片甲不留,收获了金钱和满足感,同时和白脸成为了熟人,甚至是朋友。接下去就不用说了……

    真诚,这个词语很尴尬。陌生人之间有真诚吗?一个始终当你是路人的人突然对你真诚……如同几十年没见面的远方亲戚,突然上门拜访一样。诸如为了孩子入学问题,翻找出几十年没见面的远方亲戚联系方式一样。

    总结来说,真诚总是带有目的的。甲方真诚目的是什么?反正是不会来问路的。

    假设甲方真的是存留在轻语上的灵魂,那问题来了,为什么流浪不知道?为什么甲方不接触流浪?流浪除了长得丑外,年纪比较大外,很多方面比自己强。

    命牌的一句话,自己的命运在自己掌握中。

    崔铭闭眼入睡,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宁可自己选择死,也不愿意接受甲方给的生。因为甲方给你一块钱,很可能要在事后拿走两快钱。崔铭一直不认为甲方是朋友,只不过在自己病发前后,自己一直处于弱势,对很多问题迷茫,同时内心不够强大,慢慢被甲方占据上风,使得自己处于从属地位。刚才就是这样,对于突然短时间再次病发,紧张,激动,一见到甲方如同遇见了救世主一般。

    并非没有伏笔,甲方很多时间在谈论的话题都是崔铭的软肋,看似在帮助,提供参考,实际上是给弱势话题的崔铭指路,这就是给予一定好处,在交往中慢慢占据上风的做法。崔铭有两个弱势话题,一个是和好运姐还有北月的取舍,内心纠结问题。一个就是原力病。诸如和风,李青他们聊天,对于好运姐和北月,他们不会说,会让崔铭自己决定。至于原力病,他们会关心,但是不会一直在这个话题上缠绕。而甲方,始终在找机会,最典型就是崔铭纠结的两女问题。这问题是崔铭精神上最大,可能也是唯一无法下决断的问题。

    一旦甲方欺骗自己,自己计划无法得到实施,到时候就很难收场了。假设自己成为一个卧床终身的普通人,拖累着朋友和爱人,即使长命百岁,也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古话说,蝼蚁尚且贪生,甲方虽然给了一个生存的机会,但是崔铭在自己思考之下,拒绝了这个机会。因为崔铭警觉到甲方对自己精神领域的入侵,重新的强大自己,将两人地位拉回平衡线。

    崔铭内心也想过,自己是不是作死呢?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如同一个人已经在赌场输了房子,这时候押老婆有可能回本,但是回本可能性一般。这时候如果赌徒有理智,会宁可输了房子,离开赌场。崔铭就是这情况,自己已经输了,但是自己有计划让自己身边的人更轻松,不会因为自己的输而给他们带来太大的影响。

    ……

    一觉醒来,疼痛缓解了很多,崔铭出山洞,天亮了,雨也停了,崔铭到营地吃东西,喝水,好运姐正在忙着将木材散开,让烈日暴晒。回头见崔铭悠闲,道:“喂,食物不多了。”

    崔铭淡定道:“急什么,明天之内没有米小南消息,我再去打猎,火鸟又不会跑。”

    好运姐一听也对,放下手中的活回来坐下喝热水,吃烤肉,看了看崔铭:“你脸色不好,昨晚和五姑娘纵欲过度了?”

    崔铭无语看好运姐:“我说你,能不能不损自己形象?”

    好运姐笑:“好了,不调戏你了。”

    两人正常聊天,吃东西,一天时间很快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在帐篷外火堆睡觉的崔铭叫醒了好运姐,好运姐出来,接过望远镜朝西南方向看去,隐约看见一道白色浓烟,好运姐喜道:“看来北月他们看见了飞艇。我们能看这么清楚,米小南只要不是瞎了,应该能看清楚。”

    崔铭道:“米小南听见你这么说他,你就得自己走回去。”

    好运姐回答:“我走可以,你陪我的话,我可以走到英雄城。”

    “不是说好不调戏了吗?”

    “调戏吗?也许吧。”好运姐放下望远镜:“按照路程,如果米小南他们到,估计明天中午我们就可以离开祖安的地面。”

    接下去一切事情在轨道上发展,米小南先接走了北月和丁雯,按照丁雯指引,找到崔铭他们所在位置,等待数小时,等风平稳后,降落到低处,放下绳梯,好运姐和崔铭早就收拾好了,带上自己的东西登上绳梯,离开了祖安。

    飞艇速度不算快,到曙光帝国还要三天时间,不过飞艇上的物资极为充足,感谢米小南,重逢喜悦,说发生的事情,就不一一描述,反正大家心情都很好。

    崔铭获得了单独的一个房间,崔铭晚上在房间独处时候,都会灭了原力,这是崔铭唯一担心的问题,不要再发作了,最少近期不要再发作。

    幸运之神眷顾了崔铭,崔铭很安静过了三天。

    第三天早上,崔铭和米小南一起在飞艇边吃早餐,可以看见了下面的道路网,根据驾驶员介绍,还有四个小时就可以降落。

    崔铭早餐时候随口道:“早先看见一艘飞艇,还以为是你来接我们呢。”

    米小南颇为惊讶:“你看见了?”

    崔铭反问:“怎么?”

    “这艘飞艇是弗拉面子,从曙光帝国租借的,属于曙光帝国军方的资产。曙光帝国军方和暮光城不同,一共就两艘飞艇。就在我借飞艇前一天,一艘飞艇被人抢劫了,不会就是你看见的那艘吧?”

    “抢劫飞艇?”崔铭惊讶问。这东西是不错,但是抢去干嘛?

    米小南点头:“而且手段很残忍,看现场,是最少两名蒙面人渗透到飞艇场,用手枪和突击步枪打死了两名地勤。最少一人启动飞艇,另外一个蒙面人使用步枪和赶来的巡逻队交火,最后时刻才上飞艇。这飞艇是军用飞艇,外层有保护,普通步枪基本无法伤害飞艇,而曙光帝国在附近缺乏有效的防空武器,所以只能看着飞艇飞走。”

    “普通人吗?”崔铭问。

    米小南点头:“对,最少他没有使用原力,根据交火的巡逻小队所说,对方枪法非常精湛,而且军事素养很高。”

    “两个普通人抢劫飞艇,去了祖安?”崔铭疑问:“亡命天涯?他们被曙光帝国盯上,知道不拼不行,于是就劫持飞行器?不对,那就不需要蒙面了。”曙光帝国的元老会是有特工的,一部分特工是海外行动,一部分特工是让内部反对元老会的声音消失,以维持稳定。应该不会是特工追击的目标才对。

    米小南摇头,站起来道:“我和他们说一声,算是借飞艇的回报。”米小南端起盘子,边吃边走向在附近用餐的一名年轻女军官,她是元老会的特工,表面是服务员,实际上是监视米小南他们的所作所为。从这点来,弗拉对元老会的影响很有限,能借到飞艇,估计也是卖光了面子,不说崔铭,怎么也得把丁雯接出来。崔铭能想到弗拉心中咒骂自己这个懒人。

    下午一点左右,飞艇降落,丁家已经派车到飞艇场,接走了五人。

    接下去就是各奔东西,丁雯直接回丁家,崔铭四人入住酒店,开始预定交通工具。北月和好运姐预定了明天早上去神岛的船票,她们要先回英雄城。崔铭和米小南预定了飞艇票,明天下午直飞诺多城,崔铭用电话联系上了风,让风到诺多城等自己,要进沙漠。风也没问原因就挂了电话,不是风不想问,而是现场有不和谐的声音,风身边妹子有点多。崔铭这电话是通过赵蔚联系风,赵薇闯门的方式……

    第二天一早,北月关切崔铭各种交代,各种说明,婆婆妈妈,她内心很想送崔铭去初晓大沙漠的。好运姐就一个人酸溜溜在旁边等待,最后实在忍受不了,问走不走?北月这才和崔铭依依惜别上船。

    当天下午,米小南和崔铭上了飞艇,前往东大陆的诺多城,航行时间为十天左右,期间会降落在暮光城进行燃料补充和检修。飞艇飞行太看天气了,如果天气差,可能需要更久的时间。(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