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熟人
    主城北面有一个白色建筑物,是罗米尔部族的议事厅,可以看出这里曾经发生过战斗。还有龙息的攻击痕迹。少量黑龙有龙息,可以喷射出一股长达百米的火焰。根据记载暗黑龙的龙息是火焰难以被扑灭,对原力防护具备相当强的伤害。暗黑龙级别以上所有龙都有龙息攻击这一招,特性不一。不过只是推测而已,因为目前可信只有暗黑龙资料。虽然箭神杀过暗黑火焰龙,但是没有活口,再高阶的龙各种传闻可信度不高,是否存在还是一个问题。也有人说,暗黑龙是黑龙的变种,暗黑火焰龙是暗黑龙的变种。

    谁知道呢!

    崔铭和风到主城已经是凌晨了,考虑战斗赶路一天半时间,两人找到一处火灾,切割了死在主城的牲口肉,再混合积雪提供的淡水,就这么凑合先休息了五个小时。只能说是假寐状态,因为谁也不知道龙群会不会再次出现在这里,从小镇龙群看,他们肯定是朝北部撤离或者进攻。

    如果龙群向南部诺多城方向行进,那就是彻底的愚蠢了。崔铭相信,联盟已经发布了从来没有使用的******,联盟成员正以大陆或者以城邦为单位集结,赶赴北部高原。

    这也可以看出龙群袭击的策略性,崔铭在火边吃早餐,道:“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绝对不是一次动物暴躁的偶然性攻击。”

    风正在表演削肉片,玩的起劲,回答:“喂,你都快死了,能不能不要去考虑这些阴谋之类的东西。我看这龙群应该是走了,两天之后,联盟援军会陆续到达,你呢,什么打算?”

    “改变下计划了,从北部进入初晓大沙漠。”

    “这段路程可比较远。”

    “你不觉得现在跑回诺多城,带上物资,卡车,骆驼,有点太离谱了吗?”

    “随便了。”风擦刀:“杀了三条龙,内心是不是感觉很爽?”

    崔铭笑:“多少有点满足感,我记得有个名人说过,杀戮是隐藏在内心中的魔鬼。”

    风道:“我从小就梦想骑龙在天空翱翔,后来呢就想成为屠龙勇士,没想到梦想竟然实现了。”

    两人正聊着,听见屋外有动静,走过不存在的门,朝街道一看,只见一个妹子骑马在城市的中央四处回望,竟然还认识。崔铭招呼:“猪妮。”

    猪妮回头一看,惊讶:“崔铭,风,你们怎么在这里?”打马过来,下马。

    崔铭和风请猪妮到火堆边,说了自己的情况,猪妮也说明。主城袭击发生在大前天,一部分的逃难人越过河流,到了猪妮的部落。但是部落双方敌意很重,被猪妮士兵逮捕。一直到前天半夜消息才送到猪妮手上。

    猪妮连夜出发,中午到了主城附近,看见了一群龙,无数的,黑压压的龙群,场面让她极其震撼。龙群飞向第一山,猪妮这姑娘相当胆大,跟上了龙群,她在第一山摸爬滚打长大,对第一山熟悉无比,一路跟踪,没有被龙群发现。

    在第一山的最高峰,龙群聚集了大约三个小时,一只疑是暗黑火焰龙的龙是这群龙的首脑,几小时后,群龙朝北飞走。

    这些消息听起来和崔铭推测的差不多,没有什么意义,问题还是,一只火焰龙怎么可能指挥龙群做出人类才会有的战略和战术呢?猪妮回答了这答案:“有人。”

    “人?”

    群龙离开后,猪妮上了最高峰观察他们的动向,然后在最高峰发现了人类才会使用的一些东西。最直观证据是脚印,上面有人的脚印,一个人在积雪中的脚印。即使有登山爱好者,脚印只能保留很短时间就会被风雪覆盖,所以猪妮很肯定第一峰有一个人,但是因为风雪的缘故,猪妮并没有看见人。

    “人?人能驾驭龙?”崔铭疑问:“或者反过来说,人为龙服务?”

    猪妮摇头:“不清楚,但是我肯定有一个人,我用手指量了脚印的长度和宽度,很可能是一个女人。”

    女人,龙?不知道……

    崔铭问:“我比较在意,为什么范茜要奔跑救援,当时她已经受伤很严重,看得出一路上是信念在支撑。为什么不疗伤,我相信是因为很紧急。但是为什么她不转道东南方向的码头呢?那边有个小村庄有对外通讯设备。”

    猪妮道:“这我知道,在二十天前东南位置码头失去了通讯,也没有专人检查。诺多城派人检查,发现多处基站损毁。按照现场勘察,应该是山体滑坡。另外海面的浮标常年失修。自从诺多城沿岸建立基站后,浮标就失去了作用。具体能不能用我不知道。”猪妮十几天前从诺多城回来,走的是海路,东南码头属于中立码头,两个部族都可以使用,这边由诺多城管理,避免两个部族的冲突。猪妮到码头后,要过沧海关,因为这个原因,猪妮部族和罗米尔部族的族人经常发生冲突。有时候是沧海关故意为难,有时候是猪妮部族人故意挑衅。但是按照联盟协议,这条路是双方都可以同行的道路。目前联盟考虑派人将沧海关变成中立地带,不过现在全免了,因为再也没有沧海关了。

    崔铭问:“罗米尔在哪?”

    猪妮看向外面:“这种局面,我觉得……”

    风问:“你很高兴?”

    “哼,如果是罗米尔和范茜暴毙,我肯定要庆祝十天。但是被龙族袭击,不说人类这些话。兔死狐悲,同样生活在北部高原的我们怎么可能在这时候高兴呢?”猪妮回答完,双手抱膝盖在火边思考一会:“北部高原平均每一百年就会遭遇一次龙侵,一直以来没有袭击,龙多是在附近山脉停留,盘旋,而后离开。但是为了应对龙的到来,在主城处有很多地道,一旦龙族侵袭,就拉响警报,所有人进入地道的避难所。地道挖的很深,而且洞口不大,龙族无法钻到里面。”

    崔铭补充道:“也许罗米尔已经死了,但是主城肯定还活着不少人。”

    猪妮摇头:“不清楚,要维护这地道需要很多人力和资金,我们不可能和诺多城的财力做比较。”

    风道:“主要是意识,就算有避难所,但是没有逃跑意识,也没用。”

    崔铭站起来:“我们先找避难所。”

    “你知道避难所在哪吗?”

    崔铭指主城靠山的东面:“依山而建,斜线挖入。而且我认为有多条地道通向避难所,避免一个地道被堵塞,人困死在其中。如果罗米尔的先辈有战略目光,就知道猪妮你的部族比龙可怕,如果你们再起战火,屯兵避难所,趁夜出来袭击,可获大胜。”崔铭就是兵法书看的多。

    猪妮道:“高原城现在变成这样,我很不想听你提醒我和他们的矛盾。”

    崔铭笑:“请。”就是想看猪妮是什么态度。

    三人出来,猪妮牵马行走,提醒崔铭:“山在这边。”

    “开个玩笑了,山那边不肯定有地道,但是议事厅绝对有地道。”作为地道不仅可以防,还可以攻其不备。

    ……

    议事厅的主体建筑已经垮塌,猪妮踏入其中,摸上石柱子上的一个洞:“这是范茜,原力箭射穿。”

    崔铭皱眉:“范茜在这里被袭击?那她一路朝南,为什么不通知小镇人撤离呢?”

    猪妮是部族老大,对事情有自己独到看法,道:“她在这里对抗龙群,但是还活着,一个可能是通过地道逃生,还有一个可能是被龙族生擒。”

    崔铭道:“她身体上有很多伤痕,都是龙爪造成的……都是皮肉伤……卧槽,难道龙群用我对付红龙的办法来对付罗米尔。”

    “什么?”猪妮不解。

    崔铭道:“不知道为什么,龙族惧怕或者是什么原因,无法拿下罗米尔,生擒了范茜,折磨范茜。罗米尔和范茜交换了?范茜通过地道,直达南面小村……这不合理,范茜是通知村庄人撤离,为什么没有让小村人通知小镇呢?”反常为妖,必然有诈。

    三人思考一会,猪妮道:“比较可能的场景,范茜是被追杀,或者被驱赶,一路到了南面山脉,然后只来得及告知村庄人逃命。”

    “可能性很多。”崔铭仔细思考好一会:“我们在南面村庄遇见的那个老人有问题,另外沿海基站被破坏,有人主导……不,这是个阴谋。出动几十条龙只是为了屠杀几千人?没错,这对北部高原的打击很大,但对人类完全没有影响。”

    “……”猪妮看了眼风,风做个噤声的手势,和猪妮左右查看寻找地道口。让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去吧。

    崔铭判断,北部高原被袭击后,原力联盟必然会重兵前往北部高原。这不是重点,因为这次龙群是有组织而来的。目标明确,一战就走。原力联盟要怎么应对呢?崔铭想起了叶家的战略,出北海后,在中大陆和东大陆沿海建立联络站,修行者轮流当值的方式驻扎在缓冲区中。

    不知道,不知道!不管怎么说,这是一种挑衅,难道在吸引人类进军北极?不,那边环境太恶劣了,人类不会那么傻。但是人类必须要有行动。为什么呢?崔铭在仔细考虑自己所得到的任何信息,但很难得出一个结论。

    不过,崔铭还是有自己想法道:“现在北部高原已经没有抢救价值,并且龙群已经离开……喂?人呢?”

    “这边。”风回答一句。(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