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使者
    猪妮听闻呼喊一看,是柳媚儿,惊喜勒马,打马过去,下马和柳媚儿握手:“我已经给崔铭信物,我的族人会为他们提供一切。只是我说不动他们,你能不能帮忙?”

    柳媚儿一口答应:“当然可以,崔铭也在?”

    “恩,还有风也在。”猪妮上马:“我要去送信,不能聊呢。”

    “送信?”

    “恩,崔铭让我送的。”

    “哦?”柳媚儿道:“那你赶紧去吧。”

    猪妮点头:“麻烦你了。”走人。

    柳媚儿站立高处,开始呼吁大家朝猪妮部落走,说明猪妮已经安排好了。但是并没有人动,他们不愿意接受世仇的恩惠。柳媚儿无奈,下来,对身边拍摄广告的导演道:“我去看看情况,你们尽可能动员他们。实在不愿意去猪妮部族,南下还有两个村庄,可以暂时避避风雪。”

    “好。”导演点头,拿起扩音器开始喊话。这时候需要一个龙头。

    柳媚儿从人群中消失。

    猪妮宝马是宝马,但是跑的确实不太快,不过这是猪妮的策略。宝马一路跑到了南面山脉前,猪妮弃马赶路。保持了体力的她,加对山脉环境非常熟悉,速度很快。一路翻山越岭而走。不出六个小时,就可以到达诺多城。

    即使在马上有休息,六个小时的拼命赶山路还是让猪妮劳累,她一路上在怀疑,为什么自己就那么相信崔铭呢?自己和崔铭明明不熟悉,崔铭和罗米尔他们关系好的多,为什么自己这么拼命呢?但是来都来了……

    最后一道山脉了,猪妮已经看见了诺多城远处的标志性建筑。和所有人一样,猪妮站立在山脉时候,总会停顿看上几秒,一来是对自己幸苦成果的回报,二来是确定自己的方向位置。

    猪妮看见了对面的酒店,酒店下面公路的车流和人,松口气之时,突然感觉身后一凉。作为武力至上的部族老大,猪妮在很久之前有过同样感觉,战斗的警觉让她朝侧面一闪。果不其然,一道冷风闪过了自己咽喉的位置。

    有隐身人,刺客。看不见……

    猪妮不知道自己伤到哪个部位,但是知道看不见对手非常危险,二话不说,脚下一垫,人飞了出去,朝山下砸落下去。公路那边似乎有人发现了异动,大家看过来,只见一个人从山坡一路翻滚下来,砸到山下的农田中。

    丁泽也看见了猪妮。

    丁泽看见了电视滚动播出的******,立刻前往诺多城。到了诺多城,就去崔铭他们所居住酒店查看,恰巧看见猪妮滚落下来。在酒店天台的他一个纵跳而出,即将落地,瞬移前进,身体打个滚,完成了高处坠落。

    丁泽跑的不算快,这边都是农田,好在距离不远,二十秒左右就到了猪妮身边,一低头看见猪妮背后的血流,撕开衣服,发现是一个锐器伤口,是典型的匕首。丁泽放开能量小球,弥漫到四十米范围,这是丁泽自创的破隐身的手段。

    情况很不好,猪妮自动进入了凝状态,这是原力进行最后一搏的情况。也就是说猪妮被伤到要害,很可能要死,现在就看凝状态能不能救活自己。

    有刺客在附近。

    丁泽智商很高,只是很懒而已,很快审时度势,目前诺多城只有自己一名修行者,赵薇和艾芙琳明天上午才能到达,诺多城本来有米大头等约克族人,但是在二十天前,被约克族征召回了约克族。

    丁泽一道月牙能量飞出,在田地中划出一道极深的线,对靠近的人喊道:“修行者,不要靠近。麻烦你们立刻通知城主,就说有修行者被暗算。”有人点头,有的打电话,有的去开车。丁泽转头看向猪妮,心中很担心,猪妮的原力表面时放时松,这是失去控制,失去控制就代表疗伤的效果会大打折扣。毕竟是被动进入凝状态。还好自己在,否则凝状态被人搬动,死路一条。

    刺客是谁呢?丁泽看刀口,非常精准和凶狠,直接是冲着心脏去的。在联盟中有不少知名刺客,伊娃,狮子狗,杰克,丁泰,阿卡丽等等。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修行者中难说也隐藏了很厉害的刺客。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加入联盟的。最少不加入联盟,******没他们什么事了。

    ……

    高原主城,罗米尔带着大家回到了地面,主城的惨象让他气血攻心,一口血吐出来。罗米尔已经几天没休息了,几乎没进食。他受伤后,见龙数量越来越多,妻子和部下就要求他进入避难所。因为他是部族的灵魂。他当然不愿意,但是一名部下把祖先传下来的旗帜拿了下来,告诉罗米尔,即使英明尽丧,他也必须苟活。

    接下来罗米尔就不知道。

    崔铭从罗米尔部族知道更多的事,龙,刚开始只出现两只,两只黑龙,罗米尔和范茜发出警报,准备自己应对。没想到,这两条黑龙主动发起了进攻。罗米尔和范茜有默契,配合度非常高,在议事亭外战两只黑龙不落下风。大家见此,也没去避难,看的热血沸腾,纷纷叫好。

    战斗持续了大约十分钟,龙群出现了,四只红龙扑向了议事厅,其他龙开始攻击部族平民。罗米尔和范茜退入议事厅,议事厅被毁,罗米尔撤离。范茜在抵挡了数分钟后,被两只黑龙打败。黑龙抓起范茜飞起,扔在地上,重复着动作,一直到范茜昏迷。

    这些都被最后撤退的守卫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他没说,没说范茜被龙族生擒抓走,也没说过程,他只对罗米尔说,范茜引开了龙群,朝城外去了。

    崔铭和风都不是会安慰人的人,诸如崔铭说我快死了,风回答,哦。他们也不喜欢这种悲伤的场景。

    崔铭道:“猪妮已经确定龙群朝北飞走,具体情况猪妮会告诉联盟。我们拿了猪妮信物,要去猪妮部族通知他们族人。罗米尔,这时候你是弱者,现在生存的族人还有很多,大家缺衣少食,没有地方躲避风雪。等待联盟救援,需要不少时间,而且情况不明,物资还没有上路,就算是筹备物资,也需要很多时间。”

    罗米尔抬头反问:“你要我怎么办?怎么办?”

    崔铭道:“真英雄者,识大体。我希望你能派人号召族人,全部前往猪妮部族,暂时住上十天半个月。”崔铭看向罗米尔身后一位女性,四十来岁的女性,就是她把旗帜拿下来逼迫罗米尔就范。

    那女性身份在部族相当于宰相的人,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崔铭道:“我们先走了。”

    “不送。”罗米尔低头生闷气一般回答。

    女宰相示意一下,还是有两名护卫将崔铭他们送出来,这是待客之道。崔铭礼貌友好的回应,转身离开。

    ……

    很多人,甚至崔铭都以为北部高原在被攻击后可以享受片刻疗伤的安宁时间。但是他们都错了。

    崔铭和风通过牧场,过溪水,一路直达猪妮部族主城时候,发现一只黑龙正在上空盘旋,在城内肆意的喷吐着龙息,整个主城有三成被火光笼罩。部族的战士没有退却,纷纷登高射箭,而平民在战士的协助下,还算有秩序的离开主城。

    “怎么杀?”风和崔铭一边赶路,风一边问。

    对黑龙,二打一,打败不难,杀有点难,这只黑龙比较高阶,会喷吐龙息,没对阵过,但是风就问,怎么能杀掉这只龙,而不是赶走这只龙。

    崔铭频道不和风在同一个档位上:“绝对声东击西了,绝对声东击西,为了确保真实性,还派遣了一只黑龙袭击猪妮部族。为什么?因为要拖住猪妮,他们并不知道猪妮已经去罗米尔部族了。他们要猪妮二次向外求救,造成北部高原全面受袭的假象。王八蛋,心机之深,出乎我意料。”

    “说那么多干嘛上了。”

    崔铭在建筑物中借力弹跳,快速到达,一张策牌先把黑龙击落。风后来居上,扑向了黑龙。黑龙毫不惧怕,一口龙息喷吐过来,风刀原力反卷,一道风墙出现面前,风墙阻挡火焰反推向黑龙。风墙到黑龙面前十米消失,但是风和刀破开风墙,直取黑龙双眼。

    黑龙翅膀横扫,风避让,黑龙顺势拍打翅膀腾空。崔铭纵跃跳上黑龙的身体上,双手急动,一张张飞牌切入黑龙身体。

    黑龙飞高,在空中倒转,崔铭毫不避让,在龙身体上纵跳,借翅膀,借尾部,纵跳速度超过了龙飞翔的速度,黑龙笨重是一大弱点,它无法摆脱崔铭,只能一路翻滚朝上飞。崔铭人在几百米高空,险象环生,但这次是违反原则玩命了。

    崔铭左手一张开,一副飞牌切了进去,两副,三副。龙的一直抖动让崔铭无法专心一点,所以就使用了面积杀伤,不求飞牌的攻击力,只求轻语的切割力。

    以量取胜,是崔铭战术的成功,即使飞牌攻击力很弱,但是发挥了轻语的作用,一片片蚕食了进去,崔铭飞掉了十二副牌,仅存最后一副时候,黑龙后背已经被炸开一个大洞。崔铭毫不留情的一张张牌飞进去。

    但是专心飞牌,专心跳跃的崔铭没有发现自己处境。黑龙在无法摆脱崔铭情况下,情急之下撞向了第一山,崔铭和龙一起砸在悬崖上,一人一龙下落,龙爪在悬崖上一抓,重新飞了起来,也不想复仇,就想着逃跑。

    崔铭则无处借力,唯一办法只能打开原理伞。但是崔铭还有一个选择,命牌发动,重新出现在黑龙的后背上。

    ps:八月估计要断更!要出去玩,如果很无聊,那就不断……(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