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回光返照
    冥想的悬崖,甲方看着崔铭,看了很久,看得崔铭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有鼻屎,就当崔铭要开口,甲方先开口,道:“好吧,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可以教你点东西,让你原力病在七天之内不会发作。”

    崔铭惊喜问:“什么要求?”

    “你死后,让风把轻语拿走,不要让轻语在沙漠中暴晒。”

    崔铭问:“那要把轻语给谁呢?”

    “给好运姐,我挺喜欢她的。”

    崔铭点头,问:“你教我什么?”

    “教你一种魔法阵……别着急,等我说完。你知道流浪有多强吗?”

    “我应该说知道好,还是说不知道好?”崔铭问,说知道,你怎么朝下说呢?

    甲方见崔铭临死作乐,轻叹气,道:“流浪全身是刺青,这不是普通的刺青,而是咒语。但是并非每一种咒语都可以纹在身体上发挥作用。我教你的魔法阵一共只有五个符号,只要刺在身体上,就可以保你七天之内,不仅原力无比强大,并且不会有原力病发作。”

    崔铭问:“七天后呢?”

    “死亡。”甲方道:“你身体已经撑不住了,你不开原力时候,头脑清醒是因为我一次次救了你。但是我救不了你身体,你身体一次比一次虚弱。”

    崔铭点头:“是。”如同双脚不是自己的,能让脚拿起来,踩下去,但是感觉不到实地。之前是因为有各种原因不灭原力,最近两天开着原力是因为没有原力自己就无法走路。比如刚才,自己在帐篷外无法走路,只能爬行。为了想看峡谷下面有没有水,用了原力,回来后还没有灭,自己就昏迷了。

    甲方在地面写符号:“刺青很简单,忍着痛,先灭原力,让风用刀在你后背写字。写好之后,你就可以恢复原力,原力会很快修复伤口。符文也很简单,只有五个。你自己记好,注意细节。”甲方介绍了符文特殊细节。

    崔铭边记符文边自嘲道:“知道自己死期,有时候会好的多。”

    甲方道:“我不会再出现了。”

    崔铭问:“怎么?”

    “诅咒……其实我骗了你,我不是七百前的修行者。我是一位魔法师,准确说是一位灵魔法师。和魔力系修行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甲方道:“我叫阿杜拉,曾经是均衡教的成员。我追求着力量,因为我知道只有拥有力量你才能让世界保持秩序。”

    “恩,无论是国王还是总统,制定规则的人都是拥有力量的人。”

    “因为我闯入了南极……你知道南极以前有一片大岛吧?他们的首领叫法老,死后埋葬在金字塔中。”

    “知道。”木头的故乡。

    甲方道:“法老是拥有强大力量的人,他们继承法老位置时候,会有祭师将力量化为咒语纹在他们身体上,如同流浪一样。我为了得到这种力量,进入了金字塔,受到了守卫陵墓的木乃伊士兵的攻击。他们很强大,而且没有死亡和痛苦的概念,但是仍然不是我对手。我打开了法老王的灵柩,解开裹尸布,我被一个小孩攻击了。”

    “小孩?”

    “是的,是一位向导,带我寻找到金字塔的向导,我让他在外面等我,没想到他跟随了进来。我以为是护卫,没回头看,就杀了他……”甲方道:“我知道犯下大错,均衡教的教义不容许我这么做。作为天书的持有者,我立刻遭受毁灭的痛苦。我将小孩用传统的习俗用裹尸布包裹起来,放进法老王的棺椁。但是天书并没有原谅我,继续折磨我。而且我发现法老王的干尸正对我说话。”

    说什么甲方没听懂,就感觉灵魂被抽走一般。很快,甲方死了,死在天书手上,他违背了滥杀无还手之力灵长类动物这一条均衡教教规,并且因为是天书持有者,所以天书杀了他。但是甲方灵魂被法老诅咒,被困入一块石头中。

    经过了无数年的时间,甲方灵魂凭借石头的能量,终于可以把意识从石头中脱离出来,然后他发现石头已经变成了一件宝贝,也就是轻语。他不能离开轻语,一旦离开,他就会死亡。他正在轻语中修炼,用自己的魔法知识,用自己听见的看见的知识,希望有一日自己能脱困,成为自由的灵魂,或者能有实体,而不是能量体。

    而因为他屡次出手救崔铭的意识,已经导致他本身灵魂力薄弱。

    甲方道:“这五字咒语是天书记载的,均衡教面对强大敌人时候,天书持有者就会将咒语刻在身上。是均衡教不外传的密法,只有持有天书的人知道。”

    崔铭问:“你不担心风会泄露吗?”

    “呵呵,只要不是你提醒,他刻好之后,过没多久就忘了。”甲方站起来道:“我走了,很高兴认识你。”

    崔铭点头:“我也是,再见。”

    “再见。”甲方和悬崖场景消失,剩下崔铭在自己编造的场景中。

    崔铭在地上画出五个符号,很简单的五个符号,但是又蕴藏了玄机。以二为例子来说,上下两条线的长度决定了两者之间的宽度,并非很自然的那种间距,很别扭,如同刚学握笔的小孩画出来的一般。堪不破永远无法知道,堪破了简单平凡。

    崔铭考虑的不是字,而是人。

    崔铭相信甲方说的很多是真的,均衡教,他的出身,甚至呼应了木头出现的原因。如果甲方说的都是真的,崔铭愿意刺青在身,前提是甲方说的都是真的。崔铭为什么怀疑甲方,因为甲方的真诚。一个几千年的灵魂,和自己聊天十来次,并且前期并不愉快,排除了感情的可能。自己即将死去,他没有办法从自己身上获得任何利益。

    这时候就问为什么?为什么火车上的大婶那么热心,和你唠嗑,请你吃东西,把你当亲闺女一般对待?为什么那些卖三无保健品的人,将退休老人当祖宗一般哄着?为什么从小告诉你,你是接班人?

    这个社会不相信真诚和施舍,哪怕警察加媒体联系,中奖者就是不相信自己中奖。也许甲方是位圣人,也许几千年前社会道德高尚无比。但是在盗贼团成长的崔铭不会相信没来由的真诚。作为一个逻辑慎密的人,当你无法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你真诚的原因,崔铭理智上就拒绝相信。即使主观对甲方所说深信不疑。

    ……

    崔铭醒来,身体更糟糕了,连站都站不起来。身体加四肢还在控制中,但是失去了触觉,感觉不到踩踏到实地上。两人准备上路,崔铭解除灭状态不过一分钟,就感觉少量的原力震荡和波动,不受控制。一个办法是释放出原力,压制这种波动,一个办法就是灭了原力。崔铭选择了后者……

    风扛上崔铭朝沙漠而去。

    但是这只是开始,崔铭发现自己吃什么就吐什么,就连喝水只能靠滴的,一旦量多,就会吐出来,外家头疼恶心昏迷。风这一天下来一言不发,崔铭说走他就走,崔铭说休息就休息,风粗略计算了距离,抛弃了很多不必要的东西,背负崔铭时候,没有休息。

    崔铭完全靠意志力强忍,原力奔跑的颠簸让他身体更加难受,体内的内脏如同挤压在一起,甚至隐约可以听见骨骼的异响。胃部在干呕,又吐不出什么东西。

    行进并不快,崔铭休息的次数很多,加上白天崔铭没有喝水,无法对抗烈日,只能避开高温时段。而晚上时候又太冷,必须要生火。

    第三天清晨,风看着躺在沙地上休息的崔铭,不过两天时间,崔铭已经快失去意识了,昨晚赶路,崔铭连叫停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拍肩膀,用指甲抠风的脖子才让风停下休息。风知道崔铭撑不过今天,今天崔铭必死无疑。他甚至登上山丘,四处寻找适合埋葬崔铭的地点。

    继续上路,看着入眼的黄沙,风在心中问,应该进入了知尔的地盘,为什么知尔不露面呢?崔铭没有再叫休息,风到了上午十点左右,寻找到一棵沙漠中孤单的大树,放下崔铭让他乘凉,然后拿出棉花蘸水,一滴滴的挤到崔铭干裂的嘴唇中。

    大约十分钟左右,这次崔铭没有再呕吐,在水的刺激下,恢复了意识,让风把自己靠在树根上,风猜测,这就是回光返照吧。

    崔铭道:“原来回光返照是这样的。”

    风问:“附近有没有喜欢的墓地?天气太热,容易臭。”

    崔铭左右看,抬头看大树:“这里就不错,大树低下好乘凉。我感觉自己很虚弱,虽然精神很好,但是全身空捞涝的,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风点燃了雪茄,塞到崔铭口中:“最少你五官还能正常运作。”

    “哈哈。”崔铭笑了笑,吸了两口,感觉到眼前开始模糊,喘气有些困难,道:“我要走了。”

    风低头,用小树枝漫无目的的挖面前的沙子:“恩。”

    “认识你很高兴。”

    “我也是,如果不着急,可以在下面等我百年。”

    “卧槽,这要求我考虑一下。”崔铭后仰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大口喘气:“难受,给我个痛快的吧。”

    风放下小树枝,看着崔铭喘气,拔出了武士刀,刀尖对准了崔铭心脏:“走好。”眼睛一闭,刺了下去。(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