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嘉年华
    小卢没想到崔铭会在这里,事实上很多人知道崔铭失踪的消息。崔铭漏算了一点,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成为了联盟二类通缉犯。一旦遇见可以要求其回联盟,如果没有理由逃脱或者反抗,就会成为通缉犯。

    知道崔铭有原力病两个是猎人,北月和好运姐。另外一人是丁家人。丁雯一向是为了丁家,但这件事只告诉弗拉,同时告知自己知道北大师所在,但是不能说,发过誓的。弗拉对维克和北大师兴趣不大,只是震惊崔铭废了,嗟叹连连,大为惋惜。至于崔铭去沙漠治病,弗拉一个字都不信。

    流浪那边也收到了好运姐的报告,原本大家以为崔铭会在沙漠先住上一段时间,但是没想到这家伙北上杀了几条龙,然后消失了。再次出现是在晓月城。李青不知道崔铭原力病,将阿慎事情办了,向流浪汇报,流浪很惊讶崔铭再次出现。

    不知道是徇私还是其他原因,目前只有好运姐一人受命追击崔铭,毕竟中大陆北部正在召开原力联盟第一次全体会议。本次会议不再是议席做主,所有联盟成员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成为守护者。所谓的守护者和叶家的计划相似,每年一个月在缓冲区当值。中大陆设三次联络站,东大陆设置一处联络站。毕竟东大路北部高原只有猪妮和罗密尔部族。

    在龙袭,十几万人遇难的情况下,修行者一来没有脸面,他们内心是有自尊的。二来他们始终自诩为强者,保护弱者也是应该的。按照调查,大约会有一百七十人加入守护者行列,这不算世家的人,比如叶文,作为叶家老大是没有办法出席的。曹家已经准备迁徙到诺多城,成为东部联络站的第一批支援力量。叶家就是中大陆第一支援力量。至于丁家和柳家,他们说要守护西大陆的北部,也没有在守护者行列中。大家都知道西大陆最北端和暮光城最北端同平,不可能会有龙侵扰,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个理由。

    夜晚,露营,乡道晚上时候开车太危险,加上节约电源,让司机休息,所以晚上时间一般就是扎营。

    小卢没有打招呼,就自己一个人下车离开了,他连正眼都没看崔铭他们一眼。崔铭找到了团长,团长正在帮忙围着火堆煮饭,到了一边,崔铭道:“团长,能不能借我用下电话。”

    “干嘛?”团长问,电话费很贵的。

    崔铭憨厚道:“我想打听下我弟弟的消息,放心,电话费从我工资里扣。”

    “说扣工资就没意思了。”团长走回汽车,拿了自己的电话给崔铭,再交代:“电话费真的很贵,长话短说。”

    崔铭连连点头,目送团长下车,风站立在车门边放风,崔铭拿起电话,接通总机:“麻烦你帮我接1045。”1045是小卢今天报的号码,是移动电话,已经是很先进的电话系统,不过只能在中大陆有基站服务的地区使用。

    话务员接通,等待一会,崔铭听见了北月声音:“喂,你好。”

    崔铭笑了,笑出声音。

    北月大惊,问:“你在哪?”

    “北月,你现在身份不方便知道太多,知道也帮不上我,流浪在吗?”

    “那你原力病怎么办?”

    “治好了。”

    “治好你就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接你。”

    “哈哈,治好了就不用接了。北月,不用为我担心,流浪在吗?”

    崔铭第二次问,北月终于是放下电话,去找流浪,崔铭看见团长指自己,示意快点,崔铭连连哈腰点头,好不容易流浪声音传来:“崔铭,你在哪。”

    “你别管,告诉我一件事,均衡教第四人是谁?”

    流浪沉默半晌,崔铭道:“大哥,我打电话很不容易的。”

    流浪终于回答:“他叫阿劫,是阿慎的师弟,本来应该是天书的持有者,但是天书选择了阿慎。于是他就离开了团体,组建了一个以忍者为主的影子团,有普通人也有修行者,他培养了不少的准修行者成为影子团的高手。他的责任仍旧是均衡,他要靠自己力量来达成信念。因为他掌控多位高手,联盟曾经联系过他,他和我交谈过,我发誓不会泄露他的身份。”

    “那你……”

    流浪道:“不管怎么说,你在北部高原干的很漂亮,杀了四龙,我不能这么绝,我推测影子团要追杀你吧?”

    崔铭道:“那还有风的功劳。”

    “这是废话,崔铭,记住,不要和联盟的人来往,说不准就可能是影子团的人。”

    “这么厉害?”

    流浪道:“我猜测影子团有最少两人加入了联盟,他们也不是奸细,只不过当老大有令时候,就可能做任何事,也可能不会做。影子团不需要太顾虑,你要小心阿劫这人。”

    崔铭问:“阿劫这人身手特点是什么?他们依靠什么追踪……喂……喂。”

    崔铭抬头看外面团长,团长走过来,拿过电话一听:“欠费了。”

    “不能吧。”

    “幸亏欠费,要不你这个月工资没有了。”这种大半中大陆可以自由通讯的电话费很贵,一分钟就是几十块。崔铭刚才最少十分钟,几百块没了。

    幸亏个头,崔铭还是很卑谦道:“谢谢团长,从我工资扣。”

    “再说吧。”团长把电话说起来:“文叔,怎么样?”

    文叔?卧槽,我是赵文,崔铭回答:“我弟弟朝难民营去了,我想没有太大关系。”

    团长点头,下车,看见一边的风,道:“四叔,能不能耍几刀?”

    崔铭感觉到风的杀气,耍,这个字太侮辱了,崔铭回答:“老四,练练,要好看。”

    风的师父是修行者,但是风的师父的师父是普通人,他是一名武士,教导的就是刀法,而且是很绚丽的刀法,名为迎风流。

    风在营火边练了起来,这套刀法是他的入门刀法。和很多武士重劈横砍的刀法不同,风的师公认为刀已经很锐利,没有必要用蛮力,更要注重技巧和变化。所以迎风流非常适合表演,一套刀耍下来,刀光反射火光,看的崔铭都不禁和大家拍手叫好。什么狗屁风之剑术,和这迎风流比起来,难看几十倍。

    团长很满意的鼓掌,对风道:“你,可以混口饭吃。”

    风刀刚入鞘,一听这话,眉头轻跳,要拔刀轻声道:“拉着我。”

    崔铭拉住,风咬牙道:“不是你拉着我,老子和这死丫头没完。”

    崔铭多好的人,风既然配合自己说话,那自己就配合风的无耻。为什么突然想到臭气相投这个成语?

    ……

    泰镇有三乡二十一村,人口达到了五十万人,是一个相当大规模的镇子,他们道路很糟糕,水路发达,可以通过泰江到达大运河,最后到出海口。泰镇因为靠近沙朗城边境,这里没有难民,同时是常年驻扎了十二艘飞艇编队的空军分部所在地。

    进入泰镇就可以看见繁荣的小镇,主要是大米等种植物的交易,运输,当然少不了日用品之类的,还有豪华的商业街丝毫不比暮光城逊色。同时也能看见不少士兵,穿戴的非常整齐,三人成列,两人成行的走,这些都是休假的士兵。因为空军宿舍距离泰镇只有二十公里,所以空军派遣了宪兵在泰镇巡逻,在泰镇着装不整,喝酒等都会被扣押。由于暮光城士兵数量比民数量的比例差距很大,暮光城的士兵都享有一份荣誉,军纪也是最严明的。

    团长内心有点发虚,她第一次来泰镇,想到自己要拉一个暮年团来这样地方表演,很可能会被砸场子。但是场地已经建设好了,团长和自己同学联系,本地临时招募了十几个马戏团经验的半专业演员,加入队伍中。

    过程就不描述了,最终在周六上午拉开了帷幕。嘉年华不是纯粹马戏表演,而是布置了很多展台,购买门票可以进入,每个展台可以坐下来欣赏,也可以参与互动,但是有些项目会有额外收费。

    风的展台在中央路边,连棚子都没有,只是搭建个架子,架子内挂满了丝瓜,每个丝瓜上有编号。风蒙着眼睛表演迎风流刀法。每半小时耍七分钟,然后聘请的工作人员再次挂丝瓜,是目前展区中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场地。还准备了南瓜和丝瓜凑数。

    最受欢迎的当然是崔铭的魔术场,崔铭从小就喜欢魔术,这次能过把瘾内心也是很高兴的,把真原力什么的都扔到了脑后去。尽情的发挥。

    上午展区人数比较多,中午休息,到下午四点多,游人人数突然暴增,团长急忙联系了泰镇,泰镇派遣了二十名警察来维持治安。这人数出乎团长的意料之外,就连门票都撕光了,临时用印章加盖作为门票。

    一直在卖门票的团长让同学帮忙,自己去里面看,发现崔铭和风的展台完全挤爆了。

    小女孩:“我要小娃娃。”

    风点头,手上刀刷刷,伸手一接,手上接住一个冬瓜小娃娃,虽然没有眼睛等,但是外形已经出来了。大家看了齐声喝彩,鼓掌连连。风傲然点头,回到了自己位置。小姑娘拿了冬瓜到棚子边上,五个年轻姑娘正在涂绘,将冬瓜外形的小娃娃画上颜料,相当专业。

    团长不解,问:“她们是谁?”

    “我雇的。”风回答。

    “怎么雇。”

    “不用你管。”

    “我是团长。”

    “怎么?”

    “你要听我的。”

    “在听。”

    “她们是谁?”

    “不用你管。”

    “……”团长语塞,走人。

    风再玩了一会,休息,挤坐到五个姑娘身边喝水,然后拿出一叠照片,五姑娘尖叫,抢照片,一姑娘喊道:“真的,风的亲笔签名。”

    哈哈,哥是名人,虽然不能用名人的脸。

    中午休息时候,风拉了崔铭去外面,偷了台照相机,下易容,摆造型,噼里啪啦拍照,然后洗照片,签名,之后诱拐了美术专科学校的妹子。

    为什么?风不想背负吃软饭的名声,一个早上,自己展台就没有人有兴趣。当然,风内心必须承认,这点子是崔铭给的。

    崔铭这边是最忙的,崔铭很擅长鼓动场内气氛,一个魔术表扬可能只有十几秒,但是过程能持续十几分钟。他不用魔术道具,他更喜欢近景魔术。最让大家回味的就是崔铭的吞针魔术,将一把绣花针吞入肚子,然后痛不欲生。大家以为出意外时候,女助手上前急救,将一捆线塞到崔铭口中,崔铭吞下去后,感觉好多了。然后感觉嘴巴难受,抓住线头抽出来,一根根绣花针就跟随着线被抽出口腔。

    崔铭弯腰答谢,大家这才醒悟,掌声雷动,叫好声不绝,崔铭道:“大家可以再转转,我们还有美食区,还有杂技区。稍微休息,半个小时后还有更精彩的。”

    团长也是看的目瞪口呆,上前道:“文叔,好厉害。”

    崔铭谦虚道:“团长客气了。”

    团长心中想,在一起两个人,一个这么和蔼谦虚,一个那么坏……

    人是不能这么判断的,崔铭虽然和蔼可亲,但是真是满肚子坏水。风虽然脾气不好,人贱,但是是真性子。

    这时候崔铭看见了叶诗和丁泽,这两个年轻人手上拿了棉花糖,正在逛嘉年华。叶诗纯粹是小女孩心态,这边看看好奇,那边看看热闹。而丁泽是无奈型,极力表现出非常大的热情,但是一看就知道很不情愿。

    经过魔术台,暂停表演,叶诗看了一眼身穿魔术师衣服的崔铭,没什么不妥,就过去了。丁泽根本连头都没抬。走没十几米,两人闹起别扭。团长在一边和崔铭说话,崔铭坐在椅子上乐呵呵的居高临下看不远处两人吵架。

    很快,曹易也来了,曹家曾经向叶家求亲,但是因为叶家遭遇了影岛之战,这亲事暂时拖了下来。

    叶诗看见曹易手上拿的南瓜娃娃,非常高兴,不理会丁泽,快步走过来,和曹易就在魔术台下坐下来,将自己刚买准备给丁泽的冰淇淋给了曹易。丁泽走到叶诗附近,很无奈,很抓狂,他太不喜欢这种场面了。

    不过曹易似乎也不会聊天,道:“刚才那个削娃娃的人刀法好厉害,很快,非常快。”

    叶诗是魔力系的,对刀法什么完全没兴趣。(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