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第四人(下)
    说完这句,风感觉到无比的杀意,这种杀意不是一种精神上的感觉,而是如同空气气压一样,看不见,但是是实质存在的一种感官的感觉。忍者右手放在身后,慢慢的抽出背后背的刀,突然加快,一个斜斩。风抬手用刀格挡背后的影子攻击,没想到自己的武士刀断成两段,影子顺势劈下,风手上拿了半截的武士刀尽可能的闪避,但是肩膀仍旧被砍下一块肉来。

    风看着忍者手上的刀,一字一字道:“妖刀村正!”

    村正是一个品牌,武士刀的一个品牌,而不是一把刀的名字。但是村正是妖刀,不详之刀,出刀不伤对方,自己必然被刀所伤。使用妖刀者需要一往无前的气势,一把村正杀的人越多,妖气就越重。在樱花岛也曾经有过原力打造师,这口妖刀村正就是出自打造师之手。虽然打造师技术一般,但是村正在乎的妖气,而不是品质。

    这口刀,风熟悉无比,就是自己师父的那口珍藏的宝刀。原本要从自己和师弟之间选择一人继承,看谁能完全驾驭村正而不是妖气反噬。所以风从来不去寻找原力石,从来不去找打造师,一日不拿宝刀就代表他一日没有忘记仇恨。

    “是你杀了我师父?”风手持断刀冲了过去,一股风暴在其背后形成,穿透身后影子忍者。那忍者显然没估计到风的实力还没拿出来,分身被风包裹,自己替身过去,必死无疑。影子分身状态,本身原力防护非常薄弱。

    忍者立刻收了影分身,双手握了村正,左右一劈,一个十字刀光向风飞去。风太熟悉了,知道这不是刀气,而是妖气,他在用妖气伤人。风身体一顿,身后的风先向前冲,冲破吞噬了妖气。忍者趁机结印,一个烟雾炸开,人在二十米外,跳入山崖,逃遁无踪。忍者本来就不应该和武士面对面的决斗。他纠正了自己这个错误,不再去查看死者是不是崔铭,立刻逃遁离开。

    风不停朝悬崖下吼着,嘶吼,在发泄,无意识的发泄怒火

    “他是谁?”崔铭在风身边问。

    “我的仇人。”风双眼通红:“终于找到你了。”一切解释了,为什么怀疑是风之剑术,因为出现在师父背后是影子,无形,偷袭,杀了师父。在他们理解中,只有风之剑术可以不用刀刃杀人。杀人的目的不用说了,就是为了村正,那口妖刀。看对方融合村正各种手法,就知道村正加强了其不少力量。

    崔铭没说什么,走回了大巴,大家正围着死者伤心哭泣,这是和他们在一起几十年的同伴。崔铭很愧疚,拿起桌子上的纸笔,写了一些字,撕下交给团长:“你把这纸交给叶家人,他们会好好安置你们。你也可以去做自己事。对不起,连累了你们,我很抱歉。”崔铭向尸体鞠躬,没有你,死的就是我了。然后拿起自己和风的行李包下车。

    崔铭没有回头,走到风的身边,风情绪已经冷静了很多,看了崔铭一眼,接过包裹背上,问:“哪走?”

    崔铭一指:“进山,对山那边有个小镇,我们要重新开始自己生活。”

    崔铭先朝山林走去,风回头看见团长,一指团长:“我叫风,在初晓城有我的公司,去找我。”

    团长捂嘴点头,忍着不哭出来,目送两人进入山林,消失在视线中。

    死人了,自然要报警,即使再伤心,大家给尸体盖上毛毯,在车外等待警车的到来。团长呆呆的看着火堆,感觉身后有异动,回头一看,是那忍者,他又回来了。团长转身,后退,惊恐。那忍者问:“死的那人是谁?”

    “李德。”

    “和风在一起是哪个?”

    “他他叫赵文。”

    “他们从哪里走?”

    团长看向山林,却指向路的另外一边,忍者心中有数,朝山林走去,但是在山林外又犹豫了,不熟悉的山林,加上甲方警告崔铭的诡计,还有和风正面对阵的吃亏,让他不想立刻追击下去。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人?”团长质问。

    “杀错人了。”忍者转身,从怀里拿出一个大信封,放在团长面前:“给他办丧事用的。”说罢再看了一会山林,终于转身跳入悬崖,消失在夜幕中。

    团长打开信封,是钱,很多钱,这是特别大面额的不流通的钱,每张一百万,可以说是一种凭证,类似银行支票一样,必须要去银行才能转变为钱。这是在网络不发达时候,买卖大宗货物所使用的钞票。这里有一百张,团长想哭,这些人幸苦几十年积蓄还不到其中的一张,而他们一出手就是一百张。

    团长突然想到一个风说的冷笑话,宁可被豪车撞死,也不愿意被面包车撞伤。

    最近小镇的警察很快就到了,问了一些情况就判断出是修行者的事,然后根据纸条和叶家联系。大约两小时后,叶信和李青徒步到了现场。他们请团长到一边,询问了很多情况,特别是崔铭的情况,有没有晕倒,有没有迷失心智等等之类的问题。

    问完问题,流浪和卫薇也徒步到达,还是那些问题,流浪问了对阵情况,但是团长哪说的清楚,她甚至连刚才的记忆都有些模糊。叶信看纸条,联系叶家人,养老这种事对团长他们来说很艰难,但是对叶信来说完全是小事。团长拒绝了好意,坚持要自己建立马戏团,靠自己。叶信没说什么。几个月后,马戏团被当地一位出手豪迈的老板收购,团长帮助其打理马戏团,慢慢进入老板的公司,成为管理层。而几名老者享有马戏团的股份,在老板经营下,马戏团蒸蒸日上,他们也轻松的退休。

    流浪和卫薇到一边,看远处叶信,低声道:“崔铭可能真的治好了野人病,但是目前很脆弱,一直被追杀,他可能正在想办法恢复自己实力。”

    卫薇问:“那你老的意思是?”

    流浪道:“简单和你说吧,我猜测他们追踪崔铭和风的办法是通过刺青魔法。和我身上的刺青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刺青魔法不是实质上的刺青,而是某种气息”

    “流浪,不简单,我是变化系的。”

    流浪道:“他们身体已经存有印记,这种印记是一种古老的咒语,一旦使用原力,就会导致印记启动,而本人难以发现。所以他们如果开着原力,逃到天涯海角一样会被追上。”

    卫薇问:“要我怎么做?”

    “我要会会这个第四人,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追杀崔铭。和崔铭气息最接近的人就是你。”

    “我?”

    “恩,你们原力气息很接近,所以我要在你身体纹入魔法,把他引过来。”

    “然后杀了他?”

    “不行,我不能杀他。我违背诺言出卖了他。”流浪回答。

    卫薇正色道:“流浪,别怪我不尊敬你,目前火教修行者问题很严重。根据猪妮的消息,有一个女子操控了群龙。我们私下猜测是火教的人,现在没有任何线索。另外叶家和丁家已经密谋对黑科技下手了。现在不是管崔铭的时候。”

    流浪道:“没错,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人是均衡教的人,那代表什么呢?你想想就明白了。崔铭我了解,虽然看上去是坏人,但是就我们立场来说是好人。你先把第四人引过来,我问问他。”

    山林无路,风在前面开路,用半截的武士刀开路:“怎么找到我们的。”

    “不会是轻语,这点早就证实了。”崔铭道:“之前你都是灭原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最近太热,你偶尔开原力,我们都是一直在活动的,很难被捕捉。而今天你开了原力,开了一整天,他就找到了。不知道是甲方能闻出原力,还是阿劫能追踪原力。”

    “阿劫。”风点头,之前听崔铭说起过了,但是没想到这人是自己的仇人。

    千百年前樱花岛是一个很落后的地方,以渔村和农村为主。但是土地大,人口多,因为连年战争,出现了两种很特殊的职业。一种是武士,相当于指挥官,用的是武士刀。一种是忍者,相当于刺客。

    双方对抗时,正面对抗忍者不是武士对手,反过来武士难以防御来自忍者的暗杀。风道:“我追不上他,同时我防不住他。如果他能随时找到我,不说报仇,恐怕我自己小命都保不住更无法保护你。”

    崔铭边走边道:“他是均衡教的人,均衡教禁止滥杀的,没有私仇,而且你是仇视他,不是他仇视你。不过防人之心无可无,不能将自己生命建立在别人的道德上。风,出了这山,我想使用调虎离山之计。”

    “意思是我滚蛋,理由是我保护不了你。”

    “哈哈,换个说法,你要去和师妹汇合。另外就我安全角度来看,我认为他是追击到你,而不是追击到我。否则今天死的人就是我了。”

    风回答:“不行,你一个人,手无缚鸡之力之力,不说均衡教第四人,遇见个劫匪什么的,你怎么办?”

    崔铭回答:“我会去监狱住上一段时间。”

    两天之后,崔铭在小镇被警察逮捕,理由是喝酒闹事,随地大小便。拘留十天。崔铭顺利的被关进了号子。拘留所,看守所,监狱是有本质区别,拘留所相对来说环境比较好,人比较少,也算整洁卫生。监狱因为都是常住客,所以自身环境也比较舒服,看守所是最糟糕的一个地方,有等待判决的嫌疑人,有可能是无辜的,有可能是有罪的。也有死刑上诉等待判决的人。

    所以崔铭选择了拘留所,拘留所有统一饭菜,另外会提供额外饭菜,你花钱就是了。崔铭没有花钱,因为号子里有四个人,自己花钱买食物,还得孝敬他们。一看这四个人不是好鸟,痞子,流氓之类的,有匪气没匪胆的那种,偏偏又是底层人最讨厌的那种。

    崔铭也很会玩,对付这四个人,你用道理是搞不定的。于是崔铭把锁打开了,走到了五米外的另外一个号子,停留了十来秒,然后回来,把锁锁回去,而后看四人,警告道:“不想死就闭嘴。”然后到角落,仰头睡觉。

    对付欺软怕硬的人,就是要让他怕崔铭冥想中也觉得自己好无聊,自己这等级还和小地痞一般见识。特别是第二天,这四个就出去了。

    小镇的拘留所很简单,就在小镇警局的后面,送饭的也是警察,是一名年轻的男警察。每次崔铭都会和他聊几句,知道他叫小何。

    伴随着真原力占领阵地过半,开始摧城拔寨般的对原力发起进攻,真原力这玩意相当贼,在弱势时候,偶尔偷鸡,慢慢扩大自己的地盘。一旦得势就一发不可收拾,仗势欺人对原力是赶尽杀绝。崔铭看着原力阵地一片片的沦陷,心中突然很同情原力,想到陪伴自己六七年的原力就这么没了,也有些伤感和难过。

    难过也得过,在拘留所可以睡觉的时间比马戏团要多不少,进入拘留所的第九天,崔铭就大功告成,原力消失无影无踪,真原力已经完全替代了原力。这时候崔铭知道为什么巫妖和知尔的原力在平时看不出来,原来真原力不是如同原力一般朝外奔腾的气息,而是包裹全身,贴在皮肤上,肉眼,练眼都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具备了原力所有功能,护体,练眼等等。

    这些是好消息,坏消息是,如果崔铭之前的原力当量是5的话,那么崔铭现在的真原力当量只有0.1不到。这个当量可以欺负下普通人,但是遇见拿枪的,最好躲远点,是挡不住子弹的。

    最后一天,崔铭品茗了真原力的各种用途。

    小何送崔铭出拘留所,苦口婆心说了很多,他认为崔铭是个好人,可以找个工作。小何显然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警察,很热心,同时言语组织有一定困难,最后甚至很热心的帮崔铭介绍工作,说乡下有个农场招人,不需要干农活,需要一个类似保安的人住在农场小屋中,保证农场小屋内的设施不被盗抢。农场主本希望警方加强巡逻,但是荒山野岭,方圆十里难得见一个人,警察就推荐了雇保安的办法。农场主抱怨说没人愿意去。

    第二天,农场主开车送崔铭去了一个旮旯地方。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