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进军北极
    这是一大片,非常大片的土地,全部是农作物,主要以大米为主,虽然这镇不是泰镇,但是靠得近,把大米运输到泰镇加工,按照等级分下,也能成为泰米出售。耕种使用的是机械化,农场主相当有钱,自己出钱在农场中修建了一条不错的道路,自己设立电线杆,布置电线。

    到了农场,崔铭东南西北都看不见稻田的头,来的路上已经有几台播种机在工作。农场小屋挺大的,还有车库,里面有一辆五成新的汽车。由于主要能源就是电力,所以崔铭看守的这农场成为机械化耕种的电源充电处。另外还有一个仓库,里面储存了不少的机械零件。

    白天就是提供电源,记录每台编号的机器充电次数,充电的时间长短,这数据要交给农场主公司,以便对机械进行维护。晚上六点就停工了,不会有人来打扰。由于是私人领地,农场主还配了枪支,崔铭拿到了一把来复枪,农场主随便教导下就走了。不需要崔铭会朝人开枪,听见动静会朝天上放枪就行。

    崔铭很勤快的收拾了自己住的小屋,小屋内有电话,农场主暗示,只要不是太过分,可以打打电话。除了与世隔绝外,这地方其实很不错,冰箱食物充足,有电源,有泉水,可惜没有电视,下次可以建议一下。

    崔铭就这样在这里住了下来,每天白天接待零到二十不等的机械,运输汽车充电。机械坏了,就打电话给老板公司,老板公司派人来修理。一些附近工作的工人有时候也会来蹭饭,当然是他们下厨。每三天会有公司的车送来食物,补充材料。很规范的营运着。

    一个星期后,崔铭可以肯定甲方在扯淡,他不是通过轻语找上自己。通过什么?崔铭不知道,但是应该和风的原力有关系。

    真原力不需要冥想,自己发展就好,崔铭隐居也是因为原力当量太低的缘故,最少要先住三个月再说。这地方很无聊,但是再无聊也不会比监狱无聊,崔铭对无聊很无所谓的,他开始学雕刻,他有一双灵巧的手,自学成才。

    但是,这里并不宁静,这片农场距离沙朗城边境只有四十公里,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这里的地势平坦,可以说一马平川。由于是私人领地,军队没有经过这里,但是崔铭每天都可以看见天空的飞艇。

    为了避免修行者突然到来,崔铭制造了一张人皮面具,然后扔到垃圾桶中,残次品。找一天跟车去小镇,崔铭买到了人皮面具。这是拍摄电影电视剧的道具,比如看见和尚,演员还是有头发的,只是戴了头套,看起来光溜溜。崔铭还请教了专业化妆师,出钱让专业化妆师在道具上弄上了胡子,涂色,戴上去后一看,不仔细辨认还真看不出是真是假。

    带着面具回去的崔铭,利用面具躲过了第一波修行者,是一名崔铭熟人,东大陆的议席成员,他作为特使和两名修行者前往沙朗城,将在沙朗城边境小镇和教皇的特使进行一次会晤。

    他们在崔铭的农场小屋暂时休息,买了水和食物,当崔铭这个驼背老头不存在一般聊天。崔铭也多少了解了目前情况。由于暮光城和火教国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原力联盟无权管普通人之间战争,他们目的是要约束火教,一旦爆发战争,修行者不得参战。如果任何一方派遣修行者杀死普通士兵,那联盟将直接介入战争中。这约束同样对叶家有效,叶家可以做幕后工作,可以指挥军队,但是不能上战场。就算指挥部被攻破,也只能逃离,不能杀人。

    这规定是死规定,否则很容易失控,原力联盟的建立宗旨就是避免修行者大屠杀的出现。崔铭这还好,一张牌一秒,一小时只能杀三千多人,这频率杀一天不到十万人,如果是魔力系修行者,在主城市来个魔法阵什么的,那就是场灾难。

    战争会不会爆发?崔铭认为不可能爆发,火教国被耍了,暮光城根本没打算打仗,只是做出打仗的样子,将火教各国拖入边防泥潭中。暮光城士兵维持费用很低,火教则不然,每拖一天,火教国就难受一分。火教国如果主动进攻,挡不住地空协同作战,飞艇能运载几十吨的物资,更不用说暮光城不断增加的导弹。退一万步说,即使火教国打进来,永恒联盟不会坐视不管。以永恒联盟的力量,对火教的战争就不是泥潭了,而是一边倒了。不说进攻,封锁海陆通道,禁止贸易,就可能让火教国闹饥荒。

    暮光城会打吗?联盟对暮光城有多大约束力?这个纯粹是记者猜想,反正打完之后联盟再开会,才知道是反对还是支持。现在只是紧张,战争没有发生,联盟只是呼吁双方冷静,并没有警告暮光城率先发动战争会面临的惩罚,原因在于联盟规定联盟国之间不得互相攻伐,但是没规定联盟国不能攻击非联盟国。火教打暮光城,那就启动联盟共同防卫状态。

    所以干嘛要打?这一手就可以玩死火教诸国。

    ……

    时间一天天过去,崔铭被人淡忘了,面对大陆复杂的局面,原力联盟虽然没有参与其中,但是本身也面临了很多问题。中大陆议席提案,进军北极,剿灭龙群。道理是很有道理,我们不能被动的防御,我们有能力进入北极,相对南极来说,修行者对北极的寒冷还是有相当抵抗力的。中大陆人口非常多,这次龙袭被制止,仍旧死了十多万人,那下一次呢?

    这个提案得到很多人的拥护,他们评估了实力,认为进军北极,剿灭龙群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龙群如果是依照习性,独居一地,那么就可以轻松将他们击破。如果龙群反习性,聚集在一起,那么就代表龙群还有袭击之意,必须铲除。

    反对者们提不出很有说服力的道理,现在大陆基本稳定,战争是普通人的事,那么是不是可以考虑剿灭龙群呢?不说这次,这几百年来,屡次有龙侵扰到缓冲区。最大原因是龙没有天敌,互相攻击不下死手,这导致龙群的慢慢壮大。龙一多,地盘就少了,他们就会朝大陆迁徙。

    这和鳄鱼一样,原本鳄鱼稀少,政府保护,现在鳄鱼泛滥成灾,政府允许捕杀鳄鱼。算是一种生态的控制。鳄鱼和龙一样,没有天敌,数量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议席提案中建议三路出击,左路以西大陆为主,中路以中大陆为主,右路以东大路为主。动员全部修行者进入北极一战,可以让三大陆在数百年内不再遭受龙袭。

    对此,叶家表示了反对,唯一一个反对的人,叶家在联盟代表叶伦表示,目前联盟只有北极外围的情报,并不知道北极内部情况。即使要攻击龙群,也必须先派遣侦察兵进入。而议席反驳,目前联盟绝对是占实力优势,步步为营,节节推进是最好的办法。派遣侦察兵有个最大的坏处,那就是士气。现在中大陆还残留着被龙袭的残骸,人们还在悲痛中,新闻正在报道事件经过,正是修行者同仇敌忾的最好时期。一旦过了这时期,又变成一盘散沙。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即使不为自己这一代考虑,也要考虑到下一代。这一代的修行者可以说英雄辈出,乃是联盟成立以来实力最强的一代。我们不担当,谁担当?

    叶伦不知道怎么回答,最终在被袭击的城市附近举行的会议中,决定进军北极。所有修行者原地待命,开始分组调配,开赴北极。

    叶伦不知道怎么反驳,因为他的理由站不住脚,就在会议前五天,叶伦从边境返回,经过崔铭所在农场。崔铭正在小溪里泡澡,一个没注意,两人对上了。崔铭和叶伦互相看了许久,最后还是崔铭道:“里面坐,有茶。”

    崔铭的事换了别的时期是大事,换了现在是小事,很多人都忽视掉还有这样一个人。叶伦也是如此。两人落座,崔铭先吹牛,说自己野人病被知尔治好了,但是代价是失去原力,他不想别人同情他,也不想仇人找到他,所以决定隐居起来。

    两人聊了好一会,说到了联盟提案,叶伦就是赶去开会的。

    崔铭先问:“龙袭已经过去快半年,为什么这时候才有提案?”

    叶伦回答:“一直有这样的声音,但是之前为避免龙群再次侵袭,以防御为主,构建联络站,守护者每年一个月的执勤时间。同时还派人到北极边缘侦查龙的活动迹象。另外一部分修行者帮忙重建家园。这次本应该是联盟最后一次会议,结束之后就按部就班,联盟总部也回到英雄城。以前只是有这样说法,没有人提出议案,联盟会议上也不需要讨论,这次提出来后,等同正式申请。”

    “如果是之前提出这议案呢?”

    “那可能会被否决,因为联盟重心是先保护平民,修行者就算不和龙去打斗,驻扎在被袭击区域,也能给他们很大安全感。另外北极外围侦查报告没出来,还有守护者的联络站还在完善。”

    “也就是说这议席隐忍到了条件成熟,提出了这样议案?”崔铭道:“这就复杂了,仇恨,很多是激情之仇,慢慢的会淡漠,而他隐忍了,就说明有问题。我不知道什么理由,但是我反对进军北极。联系来看,假设龙群只袭击了东大陆,死伤数千人,这种情况下,是不会进军北极,有可能是将两部族向南撤。但是你看这龙群,完全是挑衅,再袭击手无寸铁的中大陆,什么意义?没有意义,纯粹是为了杀人吗?不构建自己领域,不是为了食物,不是为了复仇,但是我能肯定龙群的指挥官不是普通人。龙群做这件事意义是什么?”

    叶伦问:“你的意思是,袭击中大陆的原因,就是为了把我们调到北极去?”

    “很有可能,龙群袭击中大陆计划只进行了一小半,就被联盟拦截。试想,如果龙群袭击三天后撤退,死伤几百万人,这种情况下,联盟还有选择吗?就因为死的人和活的人比例相差太大,联盟要先保护活着的人,慢慢的这份激动会消散。”崔铭道:“我知道叶伦你会相信,但是别人不会相信你叶伦,我敢说,这是个阴谋。我经历了东大陆北部高原的战斗,龙群充满了智慧,一举一动充满了指挥艺术。你一定要反对这个提案。”

    叶伦道:“崔铭,是你通过猪妮传递消息,我们才及时转到中大陆,我觉得如果在会议上你能出面的话,我想这个提案有可能不会通过。否则我只能尽人事,结果我已经知道。”

    崔铭摇头:“一来你高看我了,二来我不能露面。你说我自私也好,我不会出面。你也知道,七月时候,我就险些栽了。站在台前也不适合我,我会建议你把那议席暗杀了。另外从人类角度看,进军北极并没有错,我只是担心跳陷阱。这样吧,我写封信给流浪。”

    但是在会议上,流浪并没有公开崔铭的信,叶伦询问,流浪告诉叶伦,结局已定,即使是陷阱也必须踩。叶伦问为什么,流浪告诉叶伦,这是为十几万人生命的说法,不能怀疑有陷阱,有阴谋就不做。

    这就如同社会一小部分人,他们在选择中选择了a,在a方向发展没有一定成就,自己不满意,这时候他们就会想,当时为什么不选b呢?他们只是认为b选择一定会比a选择好,却没去想b选择也许会更糟糕。

    如果这件事就这么冷了,也许几百年后还有人会问,为什么原力联盟不反击呢?如果崔铭有证据,流浪会相信他。即使没有,流浪也会相信他。但是崔铭与世隔绝这么久,消息闭塞,贸然推断,流浪不能相信崔铭的判断。

    但是在布置时候流浪留了一个心眼,如果崔铭说对了,这是个阴谋,阴谋就是要尽可能的消耗原力联盟的力量。而原力联盟的力量在外人看是全体修行者,在流浪看只是英雄级的高手。流浪在这件事上实在算不上君子,但是他还是说服了布冯。在整体分组上,以修行者为前,英雄级别高手放在二线这样一个阵形。没事就算了,出事了,布冯这会长也当到头了。(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