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互算
    风明白了:“这将军很贼,就是利用这点,把忍者引出来。”

    “多数情况下,都是将军被杀吧?”崔铭对忍者故事不太了解,道:“我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做两套计划,第一套计划是比较隐蔽的保护计划,晚上睡觉时候的空档,可以故意留出来。这计划很重要,说明了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引诱阿劫在晚上睡觉时候袭击我。因此阿劫会寻找其他的突破点,经过多天观察,发现了我们生活规律中的一个破绽。”

    风有些头疼:“要不要这么复杂?”

    “要,必须要。”崔铭道:“这关乎我小命的安全,当然要。”

    风一摆手:“好了好了,计划你做,做好直接告诉我们就好,至于为什么要怎么做计划,你就不用解释了。”

    崔铭不满意:“喂,我不解释我感觉技术含量不会被人知道,没有成就感。”

    “找我炫耀有意思吗?”风反问。

    “总比没有人炫耀好。”

    风的师妹话很少,极少,一天加一起估计就说了三四句话。她比风更象一个执行者。崔铭看了看风的师妹道:“我们先找地方落脚,没有地形,我计划做不出来。”

    小联盟原址已经成为一个景观,按照规定,任何船只不得靠岸,任何人员不得上岸。不过崔铭没理会这些,夜晚给高价钱上的原址。原址是一个橄榄形,两头尖是住宅,豪华庄园,当然,现在因为无人管理都破败了,叶家每年会对原址进行一次整理和修缮,庄园内没有任何家具,物品,只有空荡荡的建筑。

    橄榄的中央部分是办公区,娱乐区,可以看出有桑拿房,演艺歌舞厅,酒吧,台球室等等。中大陆的修行者数量一向是最多的,也导致原址规模很大,橄榄中心北面有个发电厂,是早期的那种发电厂,毫无环保可言,并且效率低下,但是能提供足够电源。中心南面是主码头,还有一片仓库。要维持这个原址的运行,需要数百名普通人为此服务。

    崔铭推开一间仓库,里面空荡荡的,但是地面还遗留有一些塑料包装,可以看出是一个矿泉水的标志,这标志现在是全球著名矿泉水品牌。

    三人转了一圈,汇合时候已经是黎明,都是空的,办公楼到仓库所有的设施都是空无一物。风问:“喜欢哪里?”

    崔铭看码头:“视野开阔,无建筑物遮挡,将营地放在仓库上方,可以一目了然。”

    ……

    夜晚,一个人从水中钻出来,露出脑袋,拿起望远镜朝旧址查看,他全身黑色,只有双眼露在外面,身后背了一口忍刀和一口武士刀。他自然就是均衡教第四人阿劫了。

    两天前,有个人在自己出没的地方散播了一些信息,自己找到了散播信息的人,对方是个普通人,告诉自己,崔铭和风在中大陆小联盟旧址。

    阿劫逼问,对方告诉阿劫,这是个狩猎游戏,只是不知道谁是猎人,谁是猎物。你想杀崔铭,风想杀你。既然如此,不如给你们一个公平的舞台,让你们展示下武士和忍者的技能,到底武士强还是忍者强?你们也可以给出一个答案。

    阿劫问他是谁,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在忍受痛苦十分钟后,阿劫放过了他,前往旧址。他不能不来,他已经发令把影子团的六名上忍和两名修行者都派遣到中大陆,但是始终没有崔铭的消息。最倒霉是有两名上忍潜入一家警察局,结果恰巧有修行者来警局找人,把人抓了。阿劫并不知道,这家警察局是崔铭唯一线索,弗拉安排了丁兰在附近监视。倒不完全是为了保护崔铭,而是在探查这件事的秘密。事后弗拉通过一些办法,将小何警官调动到了暮光城,因为小何警官是唯一知道崔铭在哪的人。

    阿劫今天凌晨就到了,他很小心的对原址附近,水上水下,附近岛屿,甚至搜索了天王湖的部分区域,没有发现有埋伏的迹象。下午四点,他潜入一艘在附近作业的渔船,灭了原力,观察着不远处的原址。渔船很给面子,围绕原址转了一大圈,终于发现崔铭他们在码头处。

    十有八九是崔铭布下的陷阱,但是那人说的没错,这同时是猎物和猎人之间的角斗。在樱花岛战争时期,高级武士时刻防备着对方忍者的暗杀,忍者名字最重要是忍字,他们可以挖个地洞,自己蹲在里面,吃喝拉撒全部在里面解决,能坚持很多天,一直等到目标出现。相对来说,忍者在高级战斗中并不适合主动出击,更适合在埋伏圈躲藏。埋伏圈设置在哪呢?这就要看忍者对武士情报的分析和了解。

    阿劫有很多选择,首选当然是潜入原址,隐藏在某一处建筑物中,等崔铭路过,突袭杀之。甚至可以选择先杀了风或者是风的师妹。按照标准战术,阿劫会选择风的师妹,这局面中最无关紧要的人,制造出恐怖,心理压力,让对方出现判断错误,进而再寻找机会攻击下个目标。但是崔铭不行,因为你不知道风的师妹会不会是诱饵。

    阿劫钻入水中冥想,用原力启动身体肩膀上的印记,很快就和甲方会面。风的印记不是刺青,已经失效了,这期间甲方和阿劫也有很多故事,就不一一细表。

    甲方喜欢走钢丝,阿劫看见的,他都看见了,阿劫听见的,他都能听见。他是早先依附在崔铭身体上的幽灵,利用崔铭被巫妖炸的千疮百孔的伤口。但是他主动的离开了崔铭,原因是知尔,他不能肯定知尔有没有办法拘禁和消灭自己。

    甲方一摇一摆走钢丝,道:“我劝说你放弃这次刺杀,你做的到吗?”

    “做不到。”阿劫道:“我不擅和人交流,影子团的人都是这样,他有心隐藏,我根本找不到他,我没有情报网络。加上他越来越强的实力,现在不动,恐怕就没机会。”

    “是的,这点是风险,但是现在刺杀风险更大。”甲方从钢丝下来,走到阿劫身边:“你是均衡教最后一张牌,你要没了,崔铭就没有天敌了。崔铭这人非常圆滑,在联盟中没有仇家,反而到处是朋友。就连火教、幽静城也有他的人情。”

    “恩。”

    甲方突然问:“你为什么杀了风的师父?只是为了这口妖刀村正吗?”

    “不,他的师父是我的杀父仇人,这口村正是我家传的宝刀。”

    “哈哈,恩难以传承,但是仇恨总是更容易传承。报恩不是义务,报仇是一种义务。”甲方问:“正面对阵,你和风、风的师妹一对一,有几成把握?”

    “没有把握。”

    “如果是偷袭呢?”

    “九成把握。”阿劫补充:“影杀阵启动前必须布置死亡印记,如果他中印记,在十分钟之内,他对阵我必死无疑,而且五百米之内我能瞬间就到。”

    甲方反问:“既然有这本事,为什么不杀了风?”

    阿劫道:“这本事杀不了风,因为风已经到了无刀流的境界。别看他吊儿郎当,但是他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波动。我的死亡印记的波动是瞒不过小心翼翼的他。”

    “无刀流?”什么术语?甲方感觉到自己的无知。

    “恩,他虽然拿了武士刀,但是只是个摆设,他的武器是风。”

    “崔铭的命牌可以看见附近的波动。”

    “他也许能发现我,但是无法发现影杀阵的死亡印记,因为那不是原力术,而是忍术,影子忍术。”阿劫道:“风必须离开崔铭身边,否则我一出手,就会被他发现。”

    甲方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崔铭的陷阱就是他本身,他的真原力应该已经扎根,但是伪装成普通人,你看他上下仓库的屋顶,还需要梯子的帮助。这样我们有两个有利局面,第一点,崔铭一定会给我们机会,他希望做个了断,这点从他赴影岛就可以得知他的性格。第二点,崔铭还得装,比如风的师妹受到袭击,有发现,风会第一时间赶过去,而伪装成普通人的崔铭速度必然落下来。”

    “你推荐哪个办法?”

    “我不希望你利用第一点,崔铭非常狡猾。第二点你是处于主动,他是被动方。任凭崔铭聪明,也不会考虑到各种可能。”甲方道:“即使如此,你的胜算也只有五成。崔铭可怕的不是原力,而是你想不到他是怎么思考的。”

    阿劫思索一会:“我需要找几名帮手。”

    “有帮手吗?”

    “恩,还是有的。”阿劫回答。

    “这话的意思是?”

    “我一共有八名手下,六名忍者,两名修行者。这两名修行者已经加入原力联盟。我早就传给他们命令,但是……他们去了北极。”

    “影子团很失败。”

    “这是必然的,因为信仰,我无法用均衡教信仰说服他们。假设均衡教没有天书,早就断代了。六名普通人忍者为了物资金钱,还有对我的恐惧,倒是成为我最信任的人。”

    甲方道:“就因为坚持的人少,所以信仰才显得珍贵。”

    “不用向我传教,均衡教是奉献,不是欺骗。”阿劫道:“我走了。”

    ……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已经不能称之为陷阱,因为白痴都知道崔铭他们在等阿劫上钩,现在就是明摆的进行一次决斗。崔铭的劣势是不了解阿劫的发,并没有想到阿劫还有一招奥义禁术必杀。所谓的奥义说白了就是招式,禁术就是禁制使用的招数,很厉害,一般来说有三种,一种是太厉害了,破坏力太大,伤天和。还有一种是对使用者有反噬作用。最后一种是普通人达不到修炼奥义的水准,使用只会伤害自己,一旦突破境界,那么这奥义将对敌人产生极大的伤害。

    阿劫的劣势在于对崔铭的顾虑太高,这也是甲方灌输,还有阿劫了解崔铭故事,背景之后,心中生出的忧虑。如同玩锤子剪刀布,你随便出一个就好了,你非要听人家摆布就没办法。比如别人说我会出锤子,你就会去考虑是不是会出锤子,我应该怎么面对。要么说牌王也怕二愣子。

    诸如现在崔铭、风和风的师妹正在打扑克,很简单的扎金花,但是又是进阶版的十三水。每人可以拿到十三张牌,五五三分开,田忌赛马一般下牌。全输罚九倍。这种局面下,两人之间时常会成为盟友,但很快又会成为敌人,一切都按照自己手上的牌说话,要配合盟友让第三人输九倍,这样其他人赢一局就可以得到三倍筹码。

    不能对话,不能眼神交流,这是个心理战。但是崔铭玩的一点乐趣都没有,因为这两人实在太钢了,第一把肯定是出最大的,第二把第二大,第三把最小。崔铭肯定不会输,但是没意思,没劲。更何况风和师妹的注意力完全在外界。

    风和师妹讨论最多就是忍者奥义,米小南的风暴天雷就是一种奥义,威力相当大。几乎所有的忍术奥义都一样,需要印记。印记分主动和被动,被动和艾芙琳的捕兽夹有些类似,一旦踩踏,将会被艾芙琳追踪,同时艾芙琳下一发子弹必然爆头。主动就是米小南这种,扔千鸟手里剑,米小南特殊在于千鸟可以叠加,印记标注的次数越多,天雷的威力就越大。不过因为印记存在时间太短,所以叠加的次数非常有限。

    风对奥义不是字面上的理解:“奥义,是压箱底的东西。不要提米小南的例子,他本是修行者,直接登堂入室学的是奥义。但是普通忍者修行者,一般是先具备忍者知识,从一步步忍术学起来,而后创造出自己的奥义。米小南的天雷会的人不少,用的这么好的人不多。但是自创的奥义独此一家,非必须,是不会用出来的。”

    师妹补充:“后者的奥义印记是不需要原力的。”印记就是引线,无论是导火索还是鞭炮线,能点燃就行。就修行者来说,诸如崔铭有办法发现原力波动,但是没有原力波动就不行了。即使真原力进化,只能发现人或者是大体型动物。

    崔铭道:“按照性格,我猜测阿劫的奥义应该是一击必杀之类的,一旦中印记,等同已经死亡。”崔铭嘴上这么说,心中感觉是不是高估了阿劫?(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