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 影杀阵
    师妹点头对崔铭猜测表示认可,风道:“没错,因为忍者的工作,注定他们面对目标时候要一击必杀。否则埋伏了十来天,结果正主出现,偷袭也打不过对方,那太尴尬了。而且忍者多日等待,体力和精力肯定很差,所以奥义就是忍者必杀技能。忍者的工作代表他们有可能和目标一起死亡,如果任务需要的话。”

    “不能吧?”崔铭一愣:“那就是说阿劫的奥义可能是和我同归于尽。”这个可能性没有估计过。

    “有这可能,所以我们一直防备着印记。”

    崔铭道:“我的命牌能看两百五十一米。”

    风疑问:“你是怎么测量出来还有个一米?”

    “……”崔铭鄙夷看风,两百五多不好听,怎么测试出来的,当然是利用无聊时间。首先确定一个人位置,然后走啊走啊走啊,走到波动消失。然后拿出皮尺丈量。

    风接受鄙视,提出另外一个可能:“万一阿劫不应战?”

    崔铭叹气:“如果他不应战,我们……就成傻子了。”死等一两个月,崔铭自认为自己是干的出来这种事的。你急我也急,那我就不能急。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博弈。你布置擂台我不接,有本事就上我的擂台来。不过,这世界哪有那么多自己这样的人,所以崔铭认定阿劫还是会来的。最大原因是信仰,超过生命重要性的信仰。

    ……

    原址上缺乏食物来源,三人携带了大米,调味料,熏肉,帐篷之类的东西。燃料没问题,到处都可以找到东西来烧,天气越来越冷,崔铭不愿意离开仓库顶部,这样就无法离开火堆。食物只能是抓鱼了,鱼竿也带了,崔铭在隐居生活中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钓鱼,

    在码头一扔鱼竿,旁边生火,等待晚餐上钩。崔铭不担心水中突袭,因为有命牌,水中突袭速度是快不起来的。

    到了第八天,天王湖管理人氏发现原址有人,上岛,本要逮捕崔铭他们,风出示了自己的证件,然后就没事了,不仅没事,还运来了一船的物资。从水到移动电话,应有尽有。后来崔铭才知道,自己遇见了叶家的人,叶家作为一个家族,也有很多普通人。这些普通人遇见修行者,无论好坏都会使用家族公关费,就是提供给修行者一些物资上的便利。目的就是让他们欠叶家的人情。谁都知道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

    第十天,天寒地冻,虽然没下雪,但是这种阴冷的湿冻,冻的人抓狂,脚是麻的,没有知觉的。身体部位一旦露在外面,如同利刃一般被切割,感觉天地要把所有的寒气灌入你的身体一般。崔铭只有坐在火堆边才不会哆嗦,还好,有物资了,有睡袋了,毛毯,棉被都有了。连木炭都有了,崔铭就在自己身边生四堆火,自己裹了毯子坐在中间。

    “你别没被人杀死,先被冻死。”风在一边道。

    崔铭在四火堆中间舒展筋骨:“哥暖和着呢。”

    这一切也被一直在观察的阿劫看在眼中,阿劫和甲方见面,阿劫因为崔铭表现,对之前判断动摇:“崔铭可能还没有扎根真原力。”

    “哼,如果没有,为什么他一直没有进入冥想状态?欲盖拟彰。”甲方道:“好消息,崔铭的杀手锏就是他的策牌和命牌了,只要看穿了他的底牌,他就死了一半。你准备的怎么样?”

    “没问题,明天动手。”

    甲方道:“晚上时间动手。”

    “晚上?”阿劫反问:“你不是说他有原力吗?”

    甲方道:“也有很小可能没有,不管怎么说,晚上的机会要大一些。”

    ……

    “白天不用这么紧张,晚上他们才会出动。”又一天过去了,中午崔铭让风和师妹放松。崔铭道:“这是一场赌局,双方尽可能的在增加自己的筹码。即使阿劫不相信我失去原力,但是在环境上还是会安排黑夜动手。他不会放弃增加一点胜算的机会。师妹,你是不是每天坚持晚上十点左右上厕所?”

    师妹点头:“是。”

    “现在情况是这样的,风是没有规律的,而你是有规律的。他们会认为我更依靠风,而在潜意识中忽略了你。所以你的规律就是他们攻击的弱点。但是……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阿劫目标是杀死你,慢慢消灭我们。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死亡,我和风有可能撤离或者求援,他并没有达到目标,如果他是聪明人,不会这么干。但是我不保证他是聪明人。第二个可能,阿劫会骚扰你,攻击你,引风去救援。最简单的就是你害怕的东西,比如老鼠……一窝的老鼠在你洗手间内等着你,你上洗手间,顺便洗澡时候,老鼠全部窜进来,然后你尖叫,发狂的跳动,这时候风会不顾一切,包括扔下我去救援你。而我作为一个普通人,速度跟不上,然后我就死了。”

    风道:“你都猜透了,那就干啊。”

    崔铭叹气:“如果他选第二个计划,说明他是聪明人。我得赌一次生死才行。没那么悲观,我还有命牌,实在不行我就跑。”

    “需要就说话,我和师妹无法领会你这种人的意图的。”风站立,看远方夕阳:“太阳落山了,你又要挨冻了,活该。”

    崔铭看师妹:“你的意见?”毕竟这个师妹的生命安全有关。

    师妹道:“这本是我们的事,你愿意为我们冒险,我和师兄都感激不尽。”

    我喜欢诚实又实在的人。

    ……

    入夜,风开始大了起来,四个火炉的火苗被风的吹的乱晃,但是给躺在火炉中央的崔铭带来了无尽的温暖。风和师妹在火炉外,物资就在旁边,偶尔加点木炭和煤块就可以了。十点左右,风的师妹去百米外的洗手间,准备开始轮值休息。风掏家伙就在仓库顶上尿尿:“你天天泡在木炭煤块中央,毒不死你吗?”

    “小木炭有大科技,你以为这还是十年前的人工烧制的木炭?至于煤块,我倒是听过很让人难过的故事。话说一个用煤球作为燃料的小吃店,夫妻店,丈夫因为长期闻煤气得了鼻窦炎,做手术。一次,两次,三次……即使如此,他们也没有放弃小吃店,赚的钱还可以,比普通白领高多了,也累多了……”

    故事说到一半,一声尖叫从百米外传来,还伴随了师妹失控的叫骂声,风硬忍着不去看崔铭,一个跳跃走人。

    崔铭站起来看向洗手间方向,转头看侧面,一个黑影跃上了仓库顶部,全身黑色忍者打扮,手拿一口忍刀,冲向崔铭。崔铭表情表现出惊讶之色,紧张快速的变魔术一般拿出一把手枪,连续扣动扳机,那忍者中枪,再冲几步,倒地身亡,距离火堆只有五米距离。

    在水中观察的阿劫当场抓狂,自己怎么忘了还有热火器,应该去搞一把狙击枪来。这可以证明崔铭没有原力吗?不知道,阿劫现在偏向这个可能,而且把肠子都悔青了,风那边是丝毫不犹豫的进入了临时洗手间,淋浴室。再看崔铭的表现,完全没有发现破绽。如果是自己出手,崔铭已经死了。自己为什么要听甲方的建议,派遣出一名忍者去刺杀试探呢?

    现在自己动手?当然有一定成功可能,但是这破坏了忍者的信条,计划性的信条。当一种刺杀手段失败后,临时改变计划,这意味着风险要大的多,回报要小的多。从现场来看,风很快会明白是调虎离山,会快速回到崔铭身边。

    果不其然,枪声一响,风就离开了临时洗手间,奔赴崔铭这里。大约十来秒,师妹也出现,朝崔铭而去,三人看着忍者尸体正在议论。阿劫入水,冥想和甲方交谈。

    甲方面对阿劫的质问,悠悠道:“你真去,难道就不会死吗?”

    “未必。”

    “是,未必会死。”甲方点头,从钢丝上下来:“最安全手段还是我们之前谈论的,影杀阵的印记,你确定只要标识在崔铭身上,他必死无疑?”

    “是的,即使瞬移离开这个区域。”

    “标记是怎么样的?”

    阿劫犹豫片刻,还是说实话:“影子,可以操纵指挥的一道影子,速度不快,相当人走路的速度。”

    “可以和别的影子混在一起?”

    “是的,但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在仓库的顶部,四面开阔,没有机会隐藏接近。”

    “恩,凭空多出一个影子来,很容易被崔铭怀疑。但是崔铭也是人,他的眼睛长在前面。”

    “风能察觉破影子印记。”

    “计划就是这样,影子先隐藏在附近,然后调开风,接着把影子移动到崔铭身体上。”

    “恩。”阿劫道:“这几天,风和崔铭是形影不离,就连大号,也是拿个塑料袋在附近解决,最远一次不过十五米。”

    “最少要多远?”

    “两百米,四百米最好。风的速度并不快。”

    “崔铭的计划是用破绽吸引人,那我们就学他一学。”

    ……

    崔铭他们在原址的南部,原址的办公楼五层高,上面还有一座钟楼,钟早就不走了,是原址的最高建筑物。

    这天天气晴朗,崔铭很快发现钟楼上有人,是反光,镜子的反光照射过崔铭的眼睛。崔铭拿望远镜看向钟楼,距离大约七百米。风在一边问:“怎么?”

    崔铭回答:“妈蛋,作为一个修行者,竟然不想着用原力杀敌,竟然想用热火器。”崔铭把望远镜给风,上面有个忍者,还有一口狙击枪,正在调试瞄准。卧槽了个去,太嚣张了吧?

    更嚣张是竟然开枪了,没打中,第二发子弹被风护体原力挡下来,第三发……

    师妹道:“我去。”

    “停,你不能去。”崔铭道:“阿劫不会这么无聊,我们可以回忆下,这几天下来风几乎没有离开我身边,而师妹你因为各种原因多次远离,并且持续时间长。这明显就是调虎离山之计,按照我们的部署,肯定是师妹你去。这次我肯定会出事。所以这次风你去。”

    风问:“那不是中计了吗?”

    崔铭道:“从目前信息可以推测出一些信息,阿劫不想和你正面作战,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守在我身边一天,他就不会靠近。他在尝试的把你调离。别跑……卧槽,等老子说完。”

    风一个踉跄,把身体从外面缩回来:“老子没兴趣听你分析。”

    “你妹啊,我需要时间准备。”

    “多久?”

    “运气好的话一秒,运气不好的话估计得几个礼拜。”

    ……

    阿劫密切观察三人,发现师妹本来想去,但是被崔铭拦住。风要出去,也被崔铭拦住,三个人就坐下来泡茶喝咖啡抽雪茄。而那位忍者就始终在骚扰他们,一枪加一枪的发射子弹。大约十分钟后,终于忍不住的风哇哇大叫一声,根本不听劝就冲向了钟楼。

    机会!阿劫双手结印,按在地上,立刻控制附近的影子印记朝崔铭而去。现在就看自己的手下能拖住多长时间了,风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到达了钟楼,直接跳跃而起,撞破玻璃,却发现没有人,只有一口枪扔在那里。低头一看,只见一个忍者正在索降而下,风刀挥,绳子断,那忍者被摔半死,但是还活着。

    风用刀一指道:“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那忍者连连点头,口吐血脉都渗出了蒙面巾,背部用力努力朝门口移动。

    与此同时,一面手里剑模样的影子上了仓库,扑向崔铭……

    阿劫甚至已经露头出来看了,崔铭几乎同时发现了他,就在自己四百米外,师妹下意识的保护在崔铭的面前。但是杀招不在这里,在影子上,影子抓住了崔铭。阿劫本体化无,在崔铭身边出现了四个影子忍者。

    崔铭知道危险,二话不说命牌启动,飞出数百米外。但是落地定眼一看,那四道影子如影随形一般跟随自己,他们双手一起结印,然后四支右手按在崔铭的身体上。

    奥义禁术之影杀阵。(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