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 向左向右
    流浪再沉思良久,心中计算着利害,许久后道:“也许我们可以和永恒联盟商量,放开一些条款。毕竟有不少条款是违反联盟宗旨的。比如医药品封锁,减少火盟留学人员,对火盟的人签证进行歧视性的调查之类。但是商贸方面,没办法,因为在联盟框架中,只能通过将来慢慢谈判和努力。”

    北月问:“如果永恒联盟不听建议呢?”

    流浪道:“我们虽然是附属机构,但是属于中立机构,有监督权利,如果永恒联盟违反宗旨,我们是可以阻止的。”

    崔铭笑:“看来这次的批判布冯的大会没办法进行了。”听得出流浪已经对修行者摸底,多数修行者对布冯还是支持的,所以流浪才敢怎么说。

    流浪没有回答崔铭这问题,而是道:“其他以后再说,祭坛必须处理,尽快处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刚才边听边想,我们三个人就足够了,因为我们三个人都有把握在大蛇的攻击中逃生。”

    崔铭点头:“我同意。”

    “转性了?”

    “我说了我自私,但是我也有底线,比如龙袭这种事,我作为人类肯定是要反抗的。现在大蛇有可能威胁人类的生存,我肯定也要反抗。对生死倒在其次。”

    流浪问:“那你为什么急着找李青,而不是去沙朗城呢?你知道龙袭是火教造成的。”

    “呵呵,真真假假的还不知道呢,你就坐实立场不好吧?”

    流浪品味许久,问:“你这句话似乎有别的信息?”

    “我北上支援北部高原,曾经和龙打过几次,在沧海关我和一条黑龙对峙。当时我的推测是,这条龙就是引诱我和风出现的诱饵,一旦我们出现,黑龙和我们纠缠,龙群就会出现将我们合围消灭。”崔铭道:“但是那条黑龙和我对峙很久,最少十分钟以上,然后掉头走了,它没有任何再攻击平民的意思。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有王八之气,能把黑龙震慑到逃命。那就肯定有其他原因。”

    崔铭道:“龙袭确认是火教人干的,猪妮在第一峰发现了女人的脚印,我又遇见了龙女,一切想起来,似乎是龙女操作的一切。但是有两个矛盾点,就是龙女根本没见过我,同时龙女的阴险不足以让她如此调度龙群。”

    流浪道:“我有解释,乌鸦当时和龙女合作,现在乌鸦考虑到大蛇入三大陆,后果太严重,才告知我们,让我们阻止。”

    崔铭道:“也就是说,你同意我所说的,中大陆死了十几万人,东大陆死了几千人,都是乌鸦幕后策划的。”

    “我同意。”流浪补充:“我相信你对龙女的判断,所以我同意。”

    崔铭道:“好了,现在问题又来了,乌鸦干嘛不让大蛇入三大陆?亡灵护符布置位置可是可以引导大蛇的。就乌鸦对十几万人的态度,他牺牲一两个火教国家的子民又能怎样?这些是推测,我们先不说。已经肯定乌鸦参与了龙袭事件,而他出现在我面前,是一副大义凌然,为了黎民百姓,可以牺牲自我的精神。如果平民真有这么重要,那十几万人怎么解释?”

    流浪沉思许久,问:“你怀疑乌鸦有诈?”

    “是。”崔铭道:“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我现在很犹豫,是不是要摧毁祭坛。不摧毁的话,如果乌鸦说的是真的,他可以漠视非火教人性命,因为火教人性命而阻止大蛇,这样的话,大蛇一旦去三大陆,我就是人类罪人。同样,如果乌鸦在晃点我,祭坛也许是留住大蛇的主要东西,那我把祭坛摧毁,我又是人类罪人。”所以崔铭不喜欢扛事情,做多错多。名垂千古,遗臭万年,只是一个决定。自己没有皇帝那本事,卖了岳飞还让秦桧背千年黑锅。这就是表面和本质,如果以为秦桧能弄死边疆大帅而最后终老,那只是看见了表面。本质是皇帝要弄死岳飞。如果有再深层的人就会分析为什么皇帝要弄死岳飞?是皇帝愚蠢,还是岳飞有问题?本人对守卫国土的将士都很尊重。

    流浪不吭声,钻出帐篷,迎着风雪而坐,现在只有三个人知道,是可以决定的。一旦事情进入轨道,大家知道的话,争论和说法就多了。目前崔铭虽然提出了一些理由,但是这些理由都是可以说的过去的。崔铭自己也无法判断到底乌鸦是真是假。计算时间,崔铭已经想了两天了,两天没想通,没办法得出结论的问题,依靠逻辑推断是没有可能得到答案的。毕竟对火教,对乌鸦,对龙女了解都太少了。

    现在就是做决定,如果决定相信乌鸦,就要通过对讲机通知飞艇,准备进行摧毁祭坛的任务。这决定崔铭踢给了自己,不过还算这小子够意思,将客观和主观的想法都说的非常明白。但是决定太难下了。大蛇没离开北极,活动区域在冰谷附近,这点本让大家安心,没人去问为什么。只能逻辑思考,火教也不想大蛇进入三大陆。但是有了亡灵护符和祭坛,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

    崔铭出帐篷前点烟,出来,给流浪一根,道:“祭坛是早先布置好的,在召唤大蛇之前布置好的,这点可以肯定,否则大蛇不会给你这机会布置祭坛。也就是说,布置祭坛的人已经想到了,两个分支。第一个分支大蛇没有杀足够的修行者,龙女就拿走亡灵护符,引诱大蛇进入三大陆。第二个分支,祭坛作用就是让大蛇留在北极,不入三大陆,而乌鸦希望大蛇进入三大陆,所以要破坏祭坛。”

    流浪道:“如果给我时间,让我研究祭坛,我会告诉你答案。”

    “没有时间,大蛇就在附近,三公里也就那么一会的时间。”崔铭想了一会道:“不过可以声东击西,你需要多少时间?”

    “三个月。”

    “你去死。”卧槽,三个月,自己变成食物,变粪便,都干了。崔铭道:“是不是可以挖开祭坛,你详细记录符文,我们撤离分析?”

    流浪摇头:“崔铭,这是祭坛,不是魔法阵。祭坛有个特殊的地方,他的能量来源符咒,魔法阵能量来源原力石,符咒是引导力量的作用。祭坛的符咒是变化的,比如你看见是一,一个小时后就变成二了,你必须一直观察,找到祭坛的的规律,这样才能知道祭坛的作用。再说,我们时间不多,要很快下决定,一旦龙女诱走大蛇,我们研究祭坛也没有意义了。”

    崔铭道:“你老大,你说话,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不是小就是大。

    流浪寻思良久,问:“崔铭,如果你下注,你赌什么?”

    崔铭道:“我赌乌鸦是坏蛋,因为龙女我不担心,我怕乌鸦。”这个怕不是实力的怕,而是阴险的怕。龙女已经了解了一些,不具备和自己挖坑、防备陷阱的能力。实力强有屁用,除非有知尔那实力。乌鸦则不同,他实力现在也许很差,但是他能控制局势,具备挖坑和防备陷阱的能力。崔铭从实力上分析,宁可做龙女的敌人,也不愿意做乌鸦的敌人。这么来看,就必须不听乌鸦的,龙女得逞,还可挽救。乌鸦得逞,崔铭没有把握扳回来。

    这是标准高级赌徒心态,有一个棋逢对手的玩家,一只肥羊。选择谁作为自己最后对手呢?当然是肥羊。宁可自己损失也要先把棋逢对手的玩家弄出局,因为你没有把握打败棋逢对手的玩家,只能是亏老本弄死他先,先便宜了肥羊。然后再宰羊。也有可能肥羊不玩了谁知道呢。

    不好决定,这决定换谁谁都头疼。

    面上资料对龙女不利的,因为崔铭和龙女过招,发现龙女手段是比较狠毒的,而且比较激进,追求效率和速度。就目前看,乌鸦表现一般,死十几万人,可以认为乌鸦和龙女合作,为了强大火教。但崔铭不会选择乌鸦,理由就是前面说的,乌鸦难以打败,打败龙女还是有把握。但是这属于亡羊补牢,万一乌鸦是正确的,即使事后打败了龙女,也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那时候大家尊称自己为英雄,即使自己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出现在人间。

    最好情况就是乌鸦说的是实话,灭了祭坛,大蛇一直住在北极,直到寿命结束。龙女没了大蛇的帮助,只能选择妥协。乌鸦和联盟合作,灭了龙女,龙女老爹重新成为教皇。皆大欢喜。

    对,乌鸦早就说过自己的理想,但是对乌鸦这种人的话,崔铭是不会全信的。这种人最擅长挖坑,也许他当时说自己理想没有其他作用,只是挖个坑在那里。当有用时候,就可以拿出来。乌鸦属于老谋深算型的。崔铭属于心思慎密型,同时也属于多疑型,多疑的性格就让他无法确定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

    逻辑分析,细节思考,得失衡量,这本是一个决策者应该具备的东西,流浪在这几年已经从中立的猎人,越来越介入联盟的决策。也没错,联盟也许就需要流浪这样的狗头军师,最少在决定问题上,布冯是不如流浪的。流浪具备了一个决策者应该具备的素质,但是这次流浪卡住了,无法下结论。原因就是这个赌注太大了。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