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赌命
    崔铭和流浪就在外面静静的坐着,站着,偶尔点上一根香烟,北月很懂事,知道自己水平还无法给这种事提供意见和建议,就拿购买的自热盒饭,在火炉上进行一些加工,让两人到帐篷内吃饭。外面吃饭,很快饭就会冷。帐篷内因为炉火原因,还是相当温暖的。

    三人默默的吃饭,突然流浪道:“猪妮在第一山发现女人踪迹,龙女有龙的血脉,所以可以肯定龙女一定参与了龙袭事件。”

    “恩。”崔铭道:“没有意义,我们分析过,龙女和乌鸦都参与了。现在明显看出他们双方有分歧,只是不知道分歧的真相是什么。”

    “龙女近期去过大蛇处。”流浪道。

    “是的。”崔铭回答。

    “这非常符合乌鸦所说的一切。”

    “是的。”崔铭补充:“但是他是乌鸦。”

    这完全是不讲道理,这是坏人,他不会干好事,这种先入为主的看法。流浪深深出口气,问:“赌哪边?”

    崔铭沉思良久:“要从个人利益来说,我建议你赌乌鸦是好人,即使事后证明乌鸦是坏人,我们把大蛇放到了三大陆,也是敌人太狡猾。要从团体利益来说,我建议你赌乌鸦是坏人,因为判断错误,大蛇去了三大陆,最少我们还有解决之道,找到龙女就可以。但是如果乌鸦是坏人,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解救大蛇攻城的局面。”

    流浪道:“但从概率来说,乌鸦是好人机率要大一些。”

    “是的。”

    “如果判断乌鸦是坏人做出决定,结果是错的,我们即使找到龙女,引走大蛇,也会造成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人的死亡。”

    崔铭回答:“总比三大陆变成蛇窝要强一些。之前我考虑过杀龙女,要杀龙女,必先杀乌鸦,但是现在他们起内讧了。”

    “就道理看,乌鸦实力和势力不是龙女可以比的,龙女要做坏事,乌鸦才能求助我们。”

    “就因为他们实力和势力区别太大,乌鸦要做坏事,只能求助我们。”

    流浪抓狂问:“难道就没有办法验证真假吗?”

    “有,找到龙女,杀了她,无论是真是假,都不重要。”没有布置魔法阵,大蛇不会被亡灵护符吸引。崔铭补充:“再杀了乌鸦,一了百了。”还要担心龙女死后,火教势力归属乌鸦指挥,有可能破坏祭坛。

    流浪道:“龙女十四岁囚禁了父亲。”

    崔铭道:“但是她没有杀死父亲。”

    流浪道:“龙女指挥了龙袭。”

    崔铭道:“幕后策划者肯定是乌鸦。”

    流浪说一条,崔铭就回一条,目前推断出来的事实无法说明谁忠谁奸。

    苦恼数小时后,崔铭道:“算了流浪,就让大家来决定吧。我们去弄个小组,寻找可靠的人选,进可以破坏祭坛,退可以刺杀龙女和乌鸦。由大家来决定,到底应该怎么选。”崔铭这次不是推卸责任,他也不懂怎么选。

    流浪道:“崔铭,这不能算,在没有确定……不说确定,在没有把握之前,绝对不能做决定。我不怕名声烂,罪人就罪人。但是你我都有底线,担负得起这么多条人命吗?就算你崔铭再自私,你也应该想到,自己朋友会上战场和大蛇死战到底。”

    崔铭同意,如果大蛇真入三大陆,崔铭倒是不吝啬自己这条小命,修行者的特权是普通人给的,有时候有些事必须去做。这局面绝对不是崔铭甚至是绝大多数人想看见的。而且你不知道大蛇盘踞三大陆后果是什么,神级高手只能将其封印,一百年,两百年后,它再苏醒呢?

    崔铭道:“流浪,你不是说你有个魔法阵吗?”

    流浪回答道:“没错,十个高手和我布置二十天就可以,但是要定点布置,如果大蛇动了,我们怎么能寻找到合适的地点布置呢?而且需要二十天,要预判大蛇的方向,位置,目的地,在中途布置,你有把握?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有这样的精力,不如去找龙女。”

    风开始加大,风雪出现,不是鹅毛大雪,而是散碎如同小米一样的雪点,崔铭和流浪已经在帐篷外站或者坐了三个小时,两人交换了无数意见,但是始终无法决定是否应该相信乌鸦的话。

    如果没有崔铭和流浪,那就简单了,多数情况下是不会去怀疑乌鸦的。但是崔铭是聪明人,聪明人多疑。这是缺点还是优点?不知道,看结果。在失去了逻辑推理可能情况下,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流浪在两人沉默十分钟后,有些凶狠道:“实在没办法,只能用最后一招。”

    “什么?”

    “豹女,豹女还在临时总部,回去将所有大刑上一遍。她也许不知道真实情况,但是她所说的点点滴滴都是线索,我们可以依据此推断出乌鸦到底是那一派的。”

    “哦?”说到豹女,崔铭想起来了,道:“半兽人是受乌鸦指挥的。”

    “为什么?”

    “豹女是半兽人的首领,不算首领,就是……领队,参加联盟竞技赛的领队,负责和外界通讯。乌鸦被我擒拿那一次,乌鸦是和豹女一条线,直属领导。”

    流浪反驳:“乌鸦和龙女原本是一伙的,虽然目的有可能不同,但是合作上没问题。”

    “有问题,这件事我一直感觉存在很大矛盾。”崔铭道:“说几个事实,第一件事,老鼠刺杀你,当时半兽人并没有曝光。第二件事,半兽人的力量远远无法和联盟对抗。第三件事,均衡教天书通知教徒,火教存在破坏平衡的东西。矛盾出来了,如果第二条成立,第一条就不成立,第三条也不成立。”

    流浪寻思一会道:“也就是说,第二条是成立的,第一条和第三条才成立。”

    “乌鸦透露了一个信息,哈特博士第一次是成功培育出龙人,培育出龙人后,哈特博士才去曙光帝国,最后爆炸失踪去了火教,带去了黑科技。”崔铭道:“也许我们都错了,哈特博士在曙光帝国不是研究半兽人合成的可能性,而是在已经成功的基础上,加快步伐。悲观点猜测,火教的半兽人修行者数量恐怕不会少。曙光帝国和暮光城认为的黑科技,只是在哈特博士研究的基础上推测出来的。他们并不知道哈特博士早就研究成功,现在只是暗中改进罢了。”

    流浪恍然大悟,拍掌同意:“所以有了这次北极袭击,原本他们想一锤定音,用大蛇扑杀大部分修行者,然后火教半兽人全部出来。不过出了意外,联盟硬实力,英雄级的人物竟然全部存活。然后呢……现在显然火教还不是联盟对手,用大蛇入侵消耗修行者?”

    “我想起了乌鸦和我说的一句话,他说,他有几个亲信手下,但是都是普通修行者,实力完全和龙女无法抗衡。这句话我不信。”崔铭道:“我们再想想,龙女和乌鸦如果已经翻脸,乌鸦没办法来见我,对吧?如果龙女还信任乌鸦,那么乌鸦凭借他的智慧,要破解大蛇入侵的危机,完全可以让几个半兽人修行者破坏了祭坛。”

    流浪反问:“乌鸦骗我们的目的是?”

    崔铭道:“也许事情是反过来的,龙女是支持求同存异,继承父亲心愿的人,当然,也不是好人,没有她,不会有十多万人丧生。但是龙女还是有底线的,不愿意让三大陆遭受大蛇的攻击。所以她在召唤大蛇前,预先布置了祭坛?或者其他东西,阻止了大蛇外侵,具体不清楚。龙女也许不傻,开始约束自己管制的半兽人。乌鸦和龙女会面后,发现阴谋被龙女识破,原本能调遣的半兽人手下现在也没有办法调遣。这时候乌鸦想到了我,就来拜会我。龙女并不担心没了双手的乌鸦会破坏祭坛,所以乌鸦来了。”

    “几成?”

    “怎么也得有……六成吧。”崔铭不太肯定:“我想这是比较符合逻辑的,龙女和乌鸦我都接触过,我不认为乌鸦没办法破坏祭坛。”

    “对啊,你说的,乌鸦能骗过龙女,他也能让半兽人修行者破坏祭坛。”

    崔铭道:“我假设了,假设龙女察觉到乌鸦要引诱大蛇入三大陆这个前提。从和乌鸦对话来看,乌鸦确实想除掉龙女。亡灵护符……也许这东西原本是掌握在乌鸦手上,但是被龙女缴了。要让大蛇入三大陆,不仅要破坏龙女布置的祭坛,而且还要杀死龙女,拿走亡灵护符。”

    流浪想了一会,摇头:“你的猜想超过了推测,你在强行把乌鸦染黑。就因为他是男人,龙女是女人?”

    “卧槽,流浪你太没品了。”崔铭道:“我只是觉得,让我选对手,我宁可选龙女,不会选乌鸦。”

    流浪看崔铭许久:“崔铭,你愿意为你这个猜想赌一把吗?”

    “怎么赌?”

    “你既然认为龙女是白的,乌鸦是黑的,那么就去找龙女,如果你死了,那就代表乌鸦是白的,龙女是黑的。如果你和龙女合作,那代表龙女是白的,乌鸦是黑的。”(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