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四百章 轮廓
    崔铭第二个办法,有选择的送上报纸,根据报纸新闻透露一些真真假假的消息,要蒙豹女,崔铭这级别不要太简单了。

    崔铭很惊讶问:“你不知道?这报纸写了,火盟内部可能出现了内讧,记者调查表明火盟内部存在两个不同声音。一个声音反对以暴制暴,希望能和暮光城、永恒联盟和平相处。一个声音是始终坚持非火教教徒为异教徒,异教徒都得死的原教旨教义。”

    然后针对这个话题进行聊天,崔铭得到了需要得到的消息。

    根据豹女所说,在火教中实权人物是两个,一个是非傀儡教皇,不仅是精神的象征,而且也是带领大家前进的标志人物,他主要负责修行者培训和修行者管理这一块。另外一个实权人物称呼为统领,统领主要负责处理政务,指导傀儡教皇做出各种决策,同时还控制火盟会长职务,严格来说,他有调动百万大军的能力。

    教皇很多事情很多建议都会听取统领的意见,但是两人理念似乎存在一定的不和,具体是什么,豹女不清楚,她不肯定有分歧,作为打手,她并不了解。但是豹女说,教皇有禁令,非他允许,统领不得调动修行者,包括半兽人修行者。

    半兽人有多少呢?豹女也不清楚,半兽人分成两种角色,一种是豹女,半人马这样的外围角色,偶尔会出现在公众视线,这也是为了参加竞技赛的临时变革,目前也就竞技赛出场的那几个人。

    半兽人修行者平时有自己的活动区域,豹女他们在被划分的生活区域,在这区域中和普通人接触学习。另外一种半兽人过的是集体生活,他们群居在一起,至于他们在哪个区域,崔铭没问,因为问的够多了,豹女快出现警惕情绪。在哪个区域已经不重要,因为龙女这位教皇可以调动他们,统领乌鸦调动不了。半兽人的控制权是掌握在龙女手上的,但是火盟的政策是掌握在乌鸦手上的。难怪乌鸦要寻找援军。

    不过主要问题还没有解决,豹女并不知道他们两人理念是什么,她只是一个士兵,一个战士,听从调遣的人。豹女说,外围的人,半人马等等一直都是受统领的领导和调度,实际上已经脱离了教皇的管制,但是即使发生崔铭假设教皇和统领的理念之争,她还是会坚定站在教皇一边。

    这就是没有正义和邪恶的区分,完全凭借自己的立场而站队的一种典型现象。半兽人都很忠诚,他们未成年时候发誓效忠的是教皇,就始终坚持效忠教皇。从言语中可以探听出一些,并不是每个外围成员都和豹女一样想的,豹女透露出对狮子狗更偏向统领,每当大家聊天,他总是说统领比较多一些,教皇几乎不提,其他几个人相反。

    可怜的豹女和崔铭睡在一个房间,夜晚聊天,被崔铭能套的都套出来了,还以为遇见知音,一两年没聊天的她,聊的很开心。

    崔铭只有两个问题没有结果,一个问题龙女和乌鸦理念是什么。第二个问题,还有多少半兽人修行者。这两个问题豹女自己也不清楚。第二个问题有一些头绪,最少还有七到八名半兽人修行者过着群居的生活。

    崔铭认为已经无法得到更多信息,道:“我想见教皇,不要见面,能做的到吗?”

    豹女很惊讶:“芸,我是私下和你说这些。我们明面只有一个教皇。即使永恒联盟和大家都知道明面教皇是傀儡,我们也得按照规矩玩。”

    崔铭道:“不是我想接触教皇,而是来之前,有个叫崔铭的修行者,让我带一封密件给教皇,并且要亲手交给教皇。他说,好运姐和叶伦可能会被监视,但是不会有人注意我这个普通人,让我想办法把信件交给教皇。同时还说,这密件对教皇之有好处,没有坏处,不过让我千万注意,密件不要被别人拿走,因为有人可能要谋害教皇。”

    豹女惊讶:“这不可能,原力联盟要谋害教皇?”

    “不清楚。”崔铭道:“有可能是原力联盟,据我所知,很多人认为龙袭还有大蛇是火教干的,有一些极端的修行者已经组成了秘密小组要进行报复。崔铭这人虽然不太关心这些大事,但是他有一颗仁慈的心……”

    和崔铭同床的是好运姐,实在是听不下去,狠狠的掐在崔铭的后背肉上。崔铭面不改色,声音毫不颤抖,继续道:“崔铭这人很有大局观,他应该是不想火教被某些人所掌控,这样很容易导致战争的发生。”

    豹女道:“你说崔铭有一颗仁慈的心?”

    崔铭回答:“不知道,是流浪在我出发前,让我见崔铭,流浪就是这么介绍的崔铭。”

    流浪,那可能是真有要事,豹女想了一会道:“我给你个电话号码,你到了首都以后就拨打电话,说明你的目的,可能会见你,可能不会,我不能打包票。”

    崔铭忙道:“这不好吧,这应该是机密。”卧槽,哥的脸没流浪白啊。

    “这不是机密,是我们联系教皇的一个方式。接电话的人也只是教皇身边的传话者。这机密没有必要太保密,就算知道,你只能电话骚扰传话者,最多你把传话者绑架,对教皇几乎没有损失。”崔铭则认为,这就是机密,是外围半兽人修行者直接联系教皇的唯一办法。知道这机密确实威胁不到教皇,但是可以捕杀外围修行者。

    崔铭记下了电话号码,再聊了几句,用手指捅好运姐,好运姐配合怒道:“你们睡不睡?老娘被你们吵醒几次。”

    豹女不喜欢好运姐,道:“芸,过来和我一起睡。”

    卧槽!这要求是男人都不会拒绝,但是自己现在是女人,崔铭一吐舌头,张口说了几句无声的话,然后不说话,睡觉。

    这一夜很安静,虽然好运姐有心要逗逗崔铭,但是不敢乱来,怕坏了崔铭的大事。好运姐对崔铭很有信心,去见龙女,即使有什么变故,崔铭也能很快发现,然后命牌一开,逃之夭夭。不过昨晚说到了还有最少七八位半兽人修行者群居,这样就不好说了,崔铭这命牌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且在火教国,会被包围追赶,恐怕没有太多机会恢复命牌。最要命是崔铭这原力当量,实在低的可怕。

    崔铭没有告诉好运姐,恐怕不是这样的,流浪说的赌命就是赌命,很难作弊。自己要见龙女,恐怕这过程不会很愉快。加之龙女和自己交过手,知道自己本事……呵呵,鬼知道。不过目前形势还不错,就崔铭自己判断,乌鸦是坏人的可能性已经提升到了七成。但是也有疑虑,龙女控制了全部的半兽人修行者,掌握欲望很强,乌鸦以他的聪明才能,怎么没有培植自己的半兽人亲信呢?乌鸦应该想到,自己和龙女理念不和,当火教得到尊重时候,就是两人翻脸的时候。

    崔铭心中有些忐忑不安,这一点让他挺在意的。总感觉有不对,被自己忽略的地方,所以这一夜,崔铭没有睡好。与其说向左向右是流浪做决定,不如说是自己做决定。崔铭尝试着将压力先舒缓,然后以隐居时候学习到的态度,将自己置身其外,慢慢的分析,不代入任何主观情绪。

    有矛盾的地方肯定是有问题,一定有哪条细节不对导致了推断出现矛盾。不要忽视细节,细节的矛盾可能是因为主要矛盾而产生的。简单来说,一个说谎的人为了圆谎,他会编造出另外一个谎言,当你深入追击时候,他的谎言越编越多,就越容易被识破。

    第二天上午,崔铭和叶伦,好运姐告辞,很认真告诉他们:“我一定能活着回来。”

    好运姐和叶伦点头,心中为崔铭祈祷,他们没听出崔铭话中的意思,崔铭说一定能活着回来是肯定的语气,而不是期盼的语气。崔铭心中已经十拿九稳,现在为了证明自己心中的推测是对是错,就走这么一趟,毕竟事关重大,不能由自己主观推断来决定。如果自己是正确的,那么自己肯定会活着,如果自己推断是错误的,自己的死将给流浪带去正确的信息。

    不过崔铭很不喜欢自己这个推断,因为这个推断的后果很不好,很糟糕。但是崔铭更不希望自己是错的,因为那样自己就死定了。不管怎么样,命运还是把握在自己手上,自己推断错误,脑子将和自己一起陪葬,以惩罚它做出的错误判断。

    崔铭借口回联盟总部,先离开了谈判点,特使让人开车送到边境,崔铭再转道,前往沙朗城的首都,距离圣山一百公里左右。崔铭挂上一辆农贸车,用命牌查看是否被跟踪,小心翼翼的一路到达了沙朗城首都。与此同时,小镇的谈判结束,好运姐提出要求,在半人马的带领下,前往沙朗城首都旅游三天。这属于公开进入火教国,火教反而要保证好运姐的人生安全。也可以无耻点,将好运姐杀害了,但是后果就很严重了,等同是宣战。(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