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九百就十四章
    懒虫在与石虫的聊天中获悉了很多惊人的秘密。

    像是目叶城的女城主,她因爱生恨,与阿尔基食山的皓蛇仙人谱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扭曲感情故事。

    而地中海树也是别有用心,早已布局,并且赠送石虫几片树叶。而树叶已经化为灵兽,它们都很听话。石虫让它们做什么,它们就会做什么。哪怕是让它们去死。

    地中海树的树叶无数,树根也是。不管是树皮还是树叶或者树根,它们只要离开灵树即能化作灵兽。可这些灵兽你不能吃了它们,否则会拥有地中海发型,这也是一大麻烦。然而石虫并不在意,虫子嘛,要什么头发,简直滑稽。

    “石虫姐姐,听说你早年还修出一道分身,化为一人,业已投身于阿尔基食山,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利用她了。”懒虫笑道,她的态度好多了,语气也很和善,还不是因为石虫的底牌太多,利用价值比先前多多了的缘故。懒虫也很现实,所以她与石虫的塑料花般的姐妹之情还能维持下去。

    “你不要打她的主意。”石虫当即拒绝道,“我是有一道分身,她已经成了阿尔基食山的长老,并且在目叶城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可我们不能动她,否则我多年的计划都要付诸一炬。”

    原来,石虫还有其它的计划,可她不想告诉懒虫。

    一码归一码,石虫还是防备着懒虫的。

    “什么啊,姐姐,我们现在可是一个船上的虫了,你还想瞒着我不成。我知道的越多,我们的感情越好,事情也会进展的更顺利。难道不是这样吗。”懒虫笑道。

    “你也有事情瞒着我,大家心知肚明。”石虫道,“还是先杀掉无面之女,逃过此劫再说。”

    “姐姐说的是。”懒虫道,“茶克拉不能杀了,他必须活下去。至少在我们成功之前,他不能死。否则我们也会有麻烦的。”

    “何止是麻烦,是天大的祸害。”石虫道,“茶克拉不清楚他自己的身世,可我们现在知道了,既然知道,就该好好利用。地中海树送我的三枚树叶,一枚化为蝴蝶,一枚化为青绿兽,还有一枚变成了蚕,它们都去了该去的地方。而妹妹,你只需听我的吩咐就是。无面女不是问题,她的本体才是最大的问题。”

    石虫忌惮的是无面女的本体,也就是皓蛇仙人的情人之一。那大龄女青年,心狠手辣,不惜杀掉她与皓蛇仙人的儿子,可见她对皓蛇仙人以及千受公主的恨意有多深。

    其实,爱与恨之间的转化往往都是一瞬间的事。

    “一钱是我的了。”忽然间,无面女喝道,“你们都退下,否则来一个我杀一个。”她可不是说笑的,而是真的会那样做。

    “还有你。”无面女忽然望向帝狗王,“你不是收了懒虫的幼虫吗,将她交出来,帝狗家的小子。我知道你的一切,你最好不要与我为难。”

    威胁。

    无面女在威胁帝狗王。

    帝狗王的三十二块奶大肌闪烁着奇诡的光芒,刷刷刷,刷刷刷,数十万道光线迸洒而出,化为光雨,刺穿苍穹,而且贯穿了无面女祭出去的一张青色的纸张。“哈哈哈。”帝狗王大笑,“女人啊,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帝狗王吃下的肉,岂有吐出来的道理。你虽然强势,可我也不怕你,面子我已经给你了,可你不谦让,那我们只好撕比了。”

    狂妄!

    帝狗王竟然敢当着无面女说出大逆不道的话来,相当狂妄。

    嗯?帝狗由暗道,帝狗王那厮怎回事,他的态度突然就改变了,必有蹊跷。

    之前,帝狗王还对无面女低声下气,不敢与之大嚷大叫,现在一反之前的态度,对着无面女吼了起来。“哼,帝狗王多半是得到了什么人的授意,难道是族中的老东西们来了,并在暗中支持他。”帝狗由心道。

    在帝狗族,反对帝狗由的人也大有人在,他们都公开支持帝狗王,并且打压帝狗由。对此,帝狗由也是痛恨无比,等他真的掌权之后,将会肃清那些反对他的老东西们。毕竟谁都不喜欢有人和自己对着做。

    “哈哈哈,不愧是帝狗族的俊杰。”沙漠公子道,“帝狗王真有出息,要比帝狗由有出息多了,看看人家,再看看帝狗由,什么都不敢做,他真的是帝狗族的代表吗。”

    “肯定不是。”冷陌公子笑道,“我看啊,帝狗王才是他们一族的希望,将来会强势镇住帝狗由,成为族长。哈哈哈,帝狗由只是虚张声势的废物,不足为虑。”

    “两位公子。”基棺真人笑道,“不可打击帝狗由,他可是号称帝狗一之外的最强年轻人,你们不可目中无人,否则帝狗一真要发起火来,我们都很难看的,下不了台。”

    “领袖,不用担心。我们又没说帝狗一的坏话,只是看不起帝狗由而已。”

    “况且我可是听说,帝狗一气度不凡,不会与我们这样的小人物计较的,就算他想出气,也是去找领袖啊,你的责任很重,切勿推脱才是。”

    “基棺真人,去吧,收走一钱,那可是好东西,是钱道人留下的至宝。无数人都想拥有它。贫道相信你背后的大人物也想得到它。”

    “真人不做些什么,真的好吗。不怕有心人将你现在做的都宣扬出去吗,到时候,你不会做事的消息传遍阿尔基食山以及附近的城池,那你的名声可就臭了,还会有人找你吗,不,有人会找你的,只是要清算你而已。”

    “帝狗王有资格狂,可基棺真人,你真的有资格吗,你要是死了,谁会为你收尸啊。哈哈哈哈。”

    很多与基棺真人有仇的人纷纷嘲笑道,他们都想看到真人的不幸下场。

    哼。基棺真人冷笑不已,五指戟张,嗤嗤嗤嗤嗤,五道乌光攒射,倏然化为五口棺材,向五位叫嚣的最厉害的人飞去,“你们还是担心自己吧,我现在就灭了你们。”

    忍耐许久,基棺真人不愿再忍气吞声,当即施展杀手锏,除去几个人。

    “诸位,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基棺真人的丑陋面目。”

    “真人,你这可不是以德服人。”

    “哈哈哈,怕你不成,基棺真人,你有棺材,可装不住贫道。”

    “还真当我们兄弟怕你吗。真人,你想统领我们,可拿不出真本事,只能做梦了。”

    “不过是五口棺材而已,我们一人对付一个。”

    腾!腾!腾腾腾!

    五道人影冲天飚射,各展凶威,抓向飞射而至的棺材。其中,为首的道人一脸(消声)邪,拂尘扫出,啪的一声,落在黑色的棺材上。登时,棺材炸开,碎屑飞舞。“真人,贫道风六指。”

    “风六指,是你!”基棺真人怒道,“当年,你夺我基友,杀我师兄,害我名声扫地,不得不逃到阿尔基食山。你还敢来见我,杀,我今天要杀了你。”

    原来,风六指与基棺真人很早之前就是仇人。可俩人都隐姓埋名,来到了阿尔基食山。

    “道长好厉害,我们也不敢落后。”一络腮汉子笑道,他一指按出,刺在棺材板上,当的一声,棺材板竟被贯穿了,此人叫做貂吴青,也是个人物,看似毫无心机,其实是个心思缜密的基老。

    而貂吴青与风六指正是五人之中的首领,他们都不喜欢基棺真人。

    其余三人虽然落了下风,可最终还是毁掉了棺材。“基棺真人,你想杀我们,而我们同样想除去你。你得罪的人太多了,很难善终。”

    “目叶城就是真人的棺材。”

    “你的棺材不知收了多少俊美的鲜肉,哈哈哈,你想不到吧,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棺材收了。”

    “基棺真人,我们奉命而来,其中有项指示就是杀你。你多行不义,得罪的人太多了。风六指与貂吴青与我们目的相同,所以你在劫难逃。”

    另外三人冷笑道,他们目绽杀气,已将基棺真人给围起来。

    而风六指、貂吴青则是站在最前面,他们的修为在五人之中最厉害,故而成了首领。

    虽然五人只是暂时合作,可联起手来,基棺真人也很忌惮。

    “貂吴青,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非要蹚浑水。”基棺真人哼道,“你真敢得罪我背后的人吗。”

    “我已经用行动说明一切了,真人何必多说,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你的名声太差,还不知收敛,想要你命的人太多了。”貂吴青冷笑道,“所以真人不必拉拢我,我们不会gao基的。”

    “貂吴青,你也看到了,此人心术不正,到了现在,还想离间我们。”风六指道,“这等小人,留着他作甚。”

    呼!

    风六指的拂尘一扫,哧哧哧,哧哧哧,数千道银光迸甩,犹如蚕丝,铺天盖地,要将基棺真人给卷起来。

    其实,风六指并不担心貂吴青会反水。

    “道友,你安心吧,我怎会投靠基棺真人。”貂吴青笑道,“他是小人,我是君子,君子怎会与小人同行。”

    铿锵!

    貂吴青大手一挥,一口神兵飞起,即是他的佩剑,无情剑。

    原来,貂吴青是剑道中人,修炼的是无情剑术。他的剑也已无情为名。

    无情剑出鞘,当即斩向基棺真人,剑气如海,澎湃而至,荡卷十方,将天空都给轰塌了。

    “哈哈哈,有风六指与貂吴青出手,我们只需静观其变就是了。”

    “我等技不如人,只好观战。”

    “如果风六指与貂吴青有需要,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会出手,还请两位不要客气。”

    另外三人笑道,他们见识了风六指、貂吴青的强势,也有忌惮之意,隐而不发。基棺真人想要成为众人的领袖,这三人何尝不想,可风六指与貂吴青的实力还在他们之上,不管怎么排都轮不到他们。

    刷刷。九克拉望向天空,“目叶城也是那么糟糕的地方,地池究竟有没有乐土。”他很怀疑。“原来他就是风六指,我从阁子丹那里听过他,貌似他们也是基友,只是我该帮谁,而又该杀谁。”九克拉的立场有些不定,因为他怀疑一切都是因为阁子丹造成的,而他也成了局中人。

    “可恶。”基棺真人吼道,“风六指,当年不杀你,是我的一大过失。”

    嗡!

    一团黑色的死气迸滚而出,接着,一口棺材从真人的生命之海里飞了出来,刚开始时,那棺材像是木盒,很小巧,很快就变成了巨棺,长数百丈,宽五十丈,高三十丈。死气正是从棺材里飘出去的。在场诸人谁也不知道棺材里装了什么。

    蓬!蓬!蓬!蓬!

    一团团银光都被死气给撞散了,看的风六指也是陡然一惊。

    当!

    巨棺只是一震,已将貂吴青的无情剑给撞飞了,刷,利剑倒飞而回,落入貂吴青手里。“好厉害的棺材,这就是他的本命之器吗,风六指,你与他是旧识,可知道这口棺材的来历。”

    “别说是我,就是基棺真人自己都不知道棺材的来历。”风六指冷笑道,“他也只是机缘巧合才得到了棺材,并将其炼成了本命之器。可他也难完全控制棺材。”

    “哦。”貂吴青笑道,“风六指,你貌似也抢过棺材,只是没有得手,还损失了自己的基友,是与不是。”

    貂吴青何等聪明,只是通过只言片语就已明白风六指与基棺真人的过去。

    “不错。”风六指道,“是他策反了我的基友,重创我的师兄,可当他得到棺材之后,又将我的基友给杀了。”

    “小人就是如此。”貂吴青道,“难怪他来到阿尔基食山还是那么差劲。”

    余下三人盯着基棺真人的棺材,目光中有贪婪之意,同样也有畏惧之色,他们想抢夺巨棺,可又担心死在棺材之下。

    “想不到我们的领袖这么不受待见。”冷陌公子道,“沙漠公子,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你想帮他,尽管去,本公子不会拦你的。”沙漠公子道,“只是我看不惯他,绝不会帮他的。”

    沙漠公子已经摆明态度,与基棺真人划清了界线。

    而冷陌公子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让他去帮基棺真人,想都不用想。

    锵!

    貂吴青手里的剑迸起一声长吟,登时,剑芒飚射,犁开苍穹,斩出一条大道来。“真人,交出你的巨棺,我还能饶你不死。”

    “貂兄。”风六指惊道,“你这是何意!”

    “没什么意思。”貂吴青道,“风六指,你听不懂人话吗。”

    “你!”风六指怒道,“为了一口棺材,你不惜与我为敌吗,哈哈哈,貂吴青,你手里的剑虽好,可还斩不了我。”

    “你尽管来试。”貂吴青冷漠道,“我可不介意的。”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10_1056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