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小逃妻 > 正文 第866章 死水微澜
    至于时易寒,他显然是被时天赐的话给彻底的激怒了,嘴角一扬,划出一个鬼魅的弧度,他也无声的笑起来,没有声音却笑得放肆,让人看了就心生寒意。

    景琳意识到时易寒可能真的被刺激到了,她停止了笑,不自居的一把将身旁的时天赐拉到自己的身后。

    “时易寒,你别激动,天赐她他还小不懂事,都是胡乱说的。”

    景琳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急促起来,用了极大的意志才让自己出口的声音和拉着时天赐的手不至于颤抖。

    “我知道你们现在都讨厌我想离开我,但是,我偏不让你们如意。”

    时易寒脸上的笑容敛了两分,可是却看起来更加的令人生惧,尤其是在她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直接就伸出手粗暴的拉住了景琳。

    “啊!时易寒,你要干嘛?”

    景琳被试一哈突然起来的动作吓得惊呼一声,她不知道时易寒到底要做些什么,但是一种强烈的不祥的预感在她心中升起。

    “我要把你们留在我身边啊。”

    时易寒平静的开口,声音不大甚至有些温柔,听起来竟然像是在说情话一般,可是如果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你就会觉得害怕,甚至惶恐。

    “你放开我!”

    “哇——”

    景琳挣扎着想要挣脱时易寒的束缚,与此同时受到惊吓的时天赐大声的哭泣。

    可是时易寒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一样,景琳越是挣扎他手上的力道越是加重,景琳感觉自己的腕间被握得火辣辣的疼,疼得她的眼泪都流出来。

    可是她依旧在挣扎着,人已经被时易寒给拖到了门口,景琳用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门不愿意出去,而时易寒仍然执着的用力。

    僵持不下之际,景琳的目光突然瞥到时易寒的手,原本修长优雅的一双手上布满了伤痕,那是上次留下的。

    想起那一晚,再看看现在的时易寒,景琳突然感到绝望,这次不是失望而是绝望,事情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她的控制范围。

    于是无力感让景琳突然之间停止了挣扎,她就这样任由试一哈拉着她往前走。

    他的手握得她生疼,从门前出去的时候她的另一只手撞到了门上,可是这些景琳似乎都已经感受不到了,就连心情都是平静的。

    有一个成语叫死水微澜,想来也就是如此吧。

    时易寒将景琳拉到了两人的卧室里,时天赐一直在身后跟着哇哇的哭,被时易寒一把重重的甩在床上。

    景琳感觉自己脑袋晕眩,可是第一件事却是先坐起来将时天赐抱在怀里。

    “记住,你们是我的妻子和儿子,你们都是我的。”

    时易寒站在床前,目光死死的盯着景琳,刚刚一直用力的缘故,他说话的时候有些微微的喘息。

    “时易寒,你想做什么?”

    景琳像是突然之间意识到什么,目光看向门的那边,脸上是不

    可置信的表情。

    “好好冷静一下吧。”

    时易寒只淡淡的留下一句话,就迈开大步子朝门的方向走去,甚至都没有回头,时易寒直接就关上了门。

    而景琳踉跄着跑到门边的时候就只听见外面在锁门的声音,她迅速的扭动门把手发现根本扭不动,于是她终于知道时易寒想做什么了!

    他要把她和天赐都锁在这个房间里,为了怕他们离开。

    “时易寒,你不能这样,你开门!”

    景琳用手捶打着门,提高音量大声喊。

    她知道时易寒现在肯定就在门外,她希望能够呼唤回他的理智。

    可是很显然,景琳的希望落空了,因为她没有得到时易寒的回答,却等到了一串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她知道,他走了,就那么头也不回。

    景琳无力的靠着门蹲到了地上,空洞的目光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看什么,大颗大颗的眼泪无声的从她的脸颊滑下。

    她万万没有想到,时易寒会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忽然很是后悔那个时候没有带着天赐跑得更远一些。

    “妈妈——”

    还站在床边的时天赐,迈着小步子朝景琳的方向走过来,小小的手轻轻的擦拭着景琳脸上的眼泪,还有些哽咽的声音叫着景琳,他不是大哭,却在这里试图安慰他的妈妈,将妈妈脸上的眼泪擦干。

    “宝宝!”

    看到时天赐的做法景琳一瞬间泪如雨下哭得更加厉害,一把就把时天赐揽进了自己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本来应该是无忧无虑被宠爱的年纪,却因为他们这些大人的错误让他那么小就经历这些,景琳内心自责不已。

    听到景琳哭,时天赐也也跟着大哭起来,母子二人就这样抱在一起,大声的哭着,似乎是要将这段时间以来所有压抑着的情绪都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

    最后,时天赐还是累了,渐渐的没有了声音。

    景琳忍着全身的酸疼小心翼翼的将时天赐抱到床上,然后哄着他睡下。

    似乎小孩子的世界总是那么简单的,伤心的时候就嚎啕大哭,开心的时候就哈哈大笑。

    ,他们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再加上确实累极了的缘故,时天赐很快的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景琳,虽然感觉身心已经疲惫到了极致,却一点睡意都没有,甚至感觉意识格外的清晰。她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了,只要有机会她一定要带着时天赐走得远远的,她一定不能再让他受到伤害。

    可是,时易寒又该怎么呢?他一个人应该怎么办?

    景琳问自己,却没有答案。

    她也不知道,一墙之隔的门外时易寒就站在那里,表情狰狞且痛苦。

    其实他并没有离开,走了几步之后就回来了,所以那些伤心的哭泣他都听到了,每一滴泪都像是硫酸落到了他的心里,让他觉得疼到快要不能呼吸。

    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想要发脾气,房间里渐渐安静了下来,他感觉自己心里空空的,最终还是离开了别墅去了公司。

    (本章完)( 豪门小逃妻 /11_1123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