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其他小说 > 薛皇后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 天大的仇恨
    凉锡,是个交通枢纽的地方,也是个四战之地,在凉锡,口音是和燕国非常近似于的,所以,无论是凉锡人还是燕国人,只要一张口,大家从他们的声音里,就能听出来究竟他们是哪里人。

    此刻,眼前人这样回报,薛落雁听到这里,扫视无名一眼,又是去看眼前的男子,这男子看上去倒是光明磊落的很,“你过来。”薛落雁命令。

    “是。”天仇迈步,到薛落雁身边。

    “你会什么?”薛落雁问,并且列举——“在我们帝京,要会很多东西才能给任用了,譬如,你会武功,这武功呢就要出类拔萃,你要是饱读圣贤书,就要将一切都融会贯通。”

    “落雁,他是个文治武功之人,是个奇才,您可以随便去考一考的。”其实,这一次,他也是有备而来。

    是的,是的,朝廷是比较缺乏人,但说起来,还没有到什么都朝着菜篮子里去丢那样严重,薛落雁的意思,这群人,自己需要一一的甄别,需要鉴定与揣摩,而不是他们说什么,她就人云亦云。

    看起来,气氛似乎略略紧张了,无名想要中和中和这气氛,但毕竟还是忍住了,至于薛落雁,吞咽了一口唾涎,起身来,围绕着这个男子转了一圈,这男子倒没有什么感觉骇异的,就那样四平八稳的站着,让薛落雁去看。

    薛落雁问了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问的犀利,问的尖锐,这些问题也是意义非凡,这些尖锐的问题,问过后,薛落雁其实也未必就相信别人能给出来标准答案。

    但眼前人呢,却将这特别及时候偶的问题给出了自己的见解与看法,薛落雁点点头,表示很满意。

    “暂且,我就安排你到御前去,做个侍郎如何呢?”侍郎?其实侍郎听起来没有什么太厉害的,但却能经常靠近帝王,意思是,可以让眼前人暂且到翰林院去。

    从侍郎一步一步爬起来,侍郎是翰林院里比较多的,要眼前人果真千人一面,没有什么能耐,做到侍郎已经算是人尽其才了,但在翰林院里,最能体现一个人究竟有没有能耐。

    有能耐的,从侍郎能一跃成为庶吉士,等做到庶吉士,想要辅弼朝廷也就指日可待了,但无论做什么,都是根据不同的政策来选拔的,薛落雁没有从眼前人的眸子里看出来鄙夷之色,反而,看到这人很是平静的接纳了。

    这种人,这种眼神,是薛落雁喜欢的,没有欣喜若狂,但好的是,也没有惊慌失措,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这种沉默里。

    “多些娘娘的扶掖与栽培。”此人立即给薛落雁行礼,薛落雁倒是没有感觉什么,轻轻一笑。

    “将来,你自己抓住机会,会一步一步起来的,但现如今,你因是她举荐过来的,我更不好将你放在显耀的位置了,不然朝廷里必定又是啧有烦言。”

    “这个,连我都清楚,好了,现如今呢,娘娘已经将你的事情给安排好了,真好啊。”

    “来啊。”薛落雁挥挥手,外面的侍卫走了进来,薛落雁简短的交代了两句,那侍卫带着眼前的人去了,上翰林院去了。

    “对了,他叫天仇吗?”薛落雁发现,世界上千奇百怪的名字可真多,最多的就在凉锡了,凉锡有丁显也就罢了,现如今,还来了一个尹天仇。

    “是啊。”

    “好苦大仇深的名字。”薛落雁道。

    “身体发肤授之父母,更不要说名字了,这也是父母送给我们的礼物呢。”薛落雁说。

    无名也是很久没有到帝京来过了,和薛落雁聊起来,帝京各种复杂的事情是层出不群的,薛落雁没有说一个字,好在,这个家伙也连打听的意思都没有,就那样,两人闲聊了很多。

    其实也仅仅是闲聊罢了,眼看着呢天色向晚,薛落雁留无名吃了饭,“你晚间可回去嘛?”

    “回去啊,我啊,家里的动物可多了,有鸽子,有小兔子,有小狗,我要不回去呢,他们就饿坏了,我还是回去的好,虽然我对落雁你,是如此的依依不舍。”无名一边说,一边拉住了薛落雁的手,薛落雁倒是一笑。

    “也没有什么好依依惜别的,你想要来帝京,来就好,再讲,从现在开始,他到帝京讨生活了,你来帝京更加是名正言顺了,吃了东西,我让人送你回去。”

    薛落雁道。

    “多谢娘娘的厚爱了。”无名握着薛落雁的手,他发现,薛落雁的手,是温暖的是干燥的,手掌心里,没有什么潮热的感觉。薛落雁这双手,握着你的手,会让你狂乱的心,逐渐的平复下来这也真个是奇怪了。

    薛落雁送走了无名,无名一步三回头,终于上了马车。

    “小姐,其实无名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之前我什么就没有看出来呢?”看到无名去了,碧玉凑近薛落雁说。

    “自然是了,不过现如今也好,我看,那天仇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人,刚刚我的问题实在是刁钻了点儿,但这天仇呢,却能对答如流,但愿这天仇不是纸上谈兵之人,那就最好也没有了。”薛落雁欢喜道。

    “小姐,不会的,这个天仇,虽然呢,也不算是什么一表人才,但说起来,这人看上去的确是与众不同的很,说他生意人,奴婢倒是不怎么相信的,倒好像是见过大世面一般。”她说。

    听到这里,薛落雁的心一怔,“碧玉,你也不相信,他是生意人?”薛落雁一边往前走,一边纳罕的问,说真的,不要说碧玉了, 当尹天仇介绍自己是生意人的时候,有那么一刹那之间,薛落雁就产生了兴趣与怀疑。

    不要忘记了,长公主刘灵毓的夫君,沈沐阳就是地地道道的生意人,尽管,沈沐阳做生意已经算是出神入化了,但那种生意人的感觉,不需要任何人去介绍,也能轻而易举的就暴露出来。

    倒是这个尹天仇。

    “但愿,这尹天仇的到来,是能代替晏远山的,我的心也就稳定了下来。”薛落雁回到了屋子,此刻,天气已经转凉了,“夏天刚刚来,我总是盼望着,这夏天早早的过去热乎乎的……”

    “但现如今,今年的夏天过去了,我又是感觉惆怅。”

    “娘娘什么时间也成了矛盾体啊?”碧玉嗤笑一声,握住了薛落雁的手,外面有风吹进来,屋子里烛影摇红,碧玉唯恐这冷风吹到了薛落雁,立即将窗户关闭了。

    “娘娘,您要是感觉冷呢,奴婢给您弄个汤婆子过来?”碧玉体贴的笑着,就要去行动。

    “好丫头,这才九月天不到呢,还要汤婆子呢。”

    “小姐,胡天八月即飞雪,我们这里还暖暖和和的呢,只怕燕国那边已经起来了呢,倒是提前准备的好。”

    “好,倒是未雨绸缪了。”薛落雁点点头。

    “临渴掘井,总是不好的。”碧玉笑着说,薛落雁点点头,碧玉往前走,忙碌去了,薛落雁看着碧玉忙前忙后的,这一刻,倒是感觉,人活着,毕竟还是很好的,在这算计重重的深宫内院里,能有这么一个时刻都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儿,对薛落雁来说,也是一种福报。

    至于云缡,生活就惨兮兮了。

    那厌胜的事情发生了后,帝京人心惶惶,因为焚烧了那马道婆,凤仪宫门前是没有人去了,至于云缡,迁居到这里后,心事比之前还要多了。

    现在冷起来了,云缡旁边伺候的丫头,将之前他们带过来的包袱打开,看了看 将厚重的衣裳给了云缡,云缡却还在发呆呢,那丫头无奈,将披风披在了云缡的肩膀上,云缡才从微怔的情绪中恢复了常态。

    伸手轻轻摸一摸那厚重的披风,这披风还是狐裘呢,想要做这样的披风,需要杀死九只的狐狸,说起来,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但当初呢,刘澈就让内务府置办了过来,大概,这披风是他们身上最为值钱的东西了,两人看到这里,都感觉这厚重的披风和这个环境是格格不入的。

    这里,看起来一切都蒙尘了一般,尽管,这两个丫头,一个是跟随了云缡三年多的,还有一个,是薛落雁安排过来的,可以说,这都是两个特别勤劳的丫头。

    但这两丫头,将这里整顿了许久许久,却也未必就能只整顿出来个所以然,此刻,勉勉强强的算是收拾出来了个能居住的地方,屋子外,只要一吹风,那门就吱呀吱呀的响动 。

    屋子里,蜡烛又是有限的,却好像这不是夏天,而是在酝酿漫长的冬季一般。

    “娘娘,休息吧,这里也倒还安静的很。”侍女上前来,苦中作乐的一笑,握住了娘娘的手。

    “日久见人心,我总以为,这一次我来这里,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着我来的,但你的行动,却让我如此感动。”云缡想不到,这伺候了自己三年的丫头,自己之前有气就对这个丫头撒。

    完全没有顾虑到这丫头的感受与心情,但到头来,对自己好的,亦或者说,自己亲近的丫头,那丫头是没有理睬自己的,倒是眼前这丫头,对自己很好很好。

    “娘娘说的这又是什么话,现如今, 娘娘也想一想自己的将来,之前,你你们去找这马道婆的时间,奴婢就说此事欠妥,但是娘娘总是不停奴婢的金口玉言,此刻,到了这里,却有足够多的世间人岸娘娘反省自己。

    “不过娘娘也放心就好,所谓母凭子贵,您的孩子呢,是当朝天子的第一位帝姬,不看僧面看佛面,娘娘的苦日子会很快就到头的。”这侍女乐观的笑着。

    云缡摸一摸自己的手臂,那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冷飕飕的,竟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云缡自然是知道了,这些话,是他们在安慰自己,但即便是在安慰他,他的心情依旧很好,她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坎儿,人需要往前走。

    人不能做情绪的奴隶。( 薛皇后 /11_1147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