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草莽年代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办他
    貂皮哥被打得在地上满地打滚,齐虎不比齐龙,是真正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下手也没个轻重,周围很快聚拢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我的天呐,那不是周大光嘛,怎么被人打了?”

    “我去……还真是,居然有人敢打他?”

    “这几个人说普通话,应该是外地来的,这下完蛋了,敢打周大光,等他缓过神儿来,还不得弄死他们?”

    吃瓜群众们瞠目结舌。

    这个周大光在宿县显然是个挺出名的人物,似乎也很不好招惹。

    不过想想也是,这个年代,在这样的五六线小县城里,便能开得起日产公爵,没点来头是不可能的。

    倒也有人小声说道:“要我说打得好,这个周大光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就得有人好好收拾他一顿。”

    “是啊,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几个外地人看模样也不是好招惹的,弄到最后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唉……要我看呐,没用。过江龙怎么搞得过地头蛇,最后八成还是得吃亏。”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李亚东瞥了一眼苏姑娘受伤的腿,情不自禁地蹙起眉头,道:“阿虎,走,先去医院。”

    虽然心里的火气还没消,但即便干死这个周大光,也肯定不及苏姑娘的伤势重要。

    “哦。”齐虎点头,踹了死狗一般的周大光一脚,厉声道:“给老子滚一边去,不让撞死你丫的。”

    撂下一句话后,直接爬上周大光的公爵,将车挪到一边的人行道上,然后将后面的桑塔纳开了出来,载着李亚东二人扬长而去。

    “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周大光目呲欲裂,这辈子都没丢过这么大的人,在一帮平时需要仰视他的穷人面前,被人如同死狗一般暴打。

    围观众人顿时一哄而散,显然对他是真正的惧怕。

    周大光目视着桑塔纳的车尾,脸上满是阴霾,眸子里充满戾气。

    直接冲进了旁边的幸福宾馆,抓起服务台上的红色座机。

    ……

    县人民医院。

    原本李亚东以为苏姑娘只是皮外伤,擦破了膝盖,可医生一检查后,才发现问题比想象的严重得多。

    左腿轻微骨裂,得打石膏板。

    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至少两个月内,别想再用这只脚走路。

    “妈的!”李亚东就恨受伤的不是自己。

    果然人不能太过得意忘形。

    也幸好车祸是在人行道上发生的,要是在马路上,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从此举上也不难看出,苏姑娘对他爱得有多么深沉,半个小时前那不假思索的举动,其中饱含太多深意。

    哪怕当时撞过来的不是一辆小轿车,而是一辆后八轮,苏姑娘的决定肯定也是一样的。

    那是真敢为他抛去性命不要的做法。

    “两个月不能走路?”苏姑娘眉头紧锁,望向医生问,“就没有快一点的治疗方法吗?”

    “姑娘,老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还算好的,只是轻微骨裂,要真是骨折什么的,还得做手术、打钢钉呢,半年都别想下床走路。”

    “可我……”

    “好了,学校那边我会想办法安排,帮你请假。”李亚东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

    “不行呀,我们研究的计算机课题已经到关键时期,前期所有的努力都是铺垫,真正能学到东西的就是接下来的测试阶段,要错过了我半年多的努力就白费了。”苏姑娘打死不依。

    “但你现在这样,也没办法上学呀?”李亚东一阵头大。

    这时,医生说道:“大学生?如果不想耽误学业的话,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也幸好只伤了一跳腿,配副拐杖就能下地,有条件的话也可以弄个轮椅,学校总归有同学和朋友,遇到楼梯的时候让他们帮个忙,搀扶一把就好了。”

    “是哦!”苏姑娘情不自禁地眼前一亮。

    这是死都要按时回美国上学的意思。

    李亚东也是没辙。

    “医生,不严重吧,要不要住院?”

    “住院就不必了,轻微骨裂,打上石膏板,让它自己慢慢愈合就好。不过切忌,石膏板没拆之前,这条腿不要再用力了,否则不仅不会恢复,还会越来越严重。”

    “哦,明白了医生,麻烦了。”

    苏姑娘在医务室里清洗被擦破的膝盖、上药,然后打石膏板。李亚东就一直在旁边安静的守护着。

    刚上好药,准备给小腿打石膏板的时候,齐虎轻轻推门走进。

    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李亚东就知道有事,跟苏姑娘打了声招呼后,踱步走了出去。

    “怎么了?”

    俩人站在廊道上,李亚东问。

    齐虎指了指窗台,说道:“楼下停车场上我们的车被堵了,阴魂不散的来了。”

    李亚东闻言走到窗户边、隔着玻璃向下一看。

    可不是?

    自己等人的那辆黑色桑塔纳旁边,前后左右被堵得严严实实,一共四台车,三辆黄色面包车,一辆日产公爵。

    三辆面包车的推拉门此刻都是打开的,里面坐满了吊儿郎当的不良青年。

    毫无疑问,那个周大光找上门来了,大概是不清楚李亚东他们在医院的那个角落,便想了个好点子堵住了他们的车,不怕他们不下来。

    “东哥,需要我先下去把他们解决了吗?”

    即便对方至少有二十加人,但齐虎依然不惧。

    “不用。”李亚东摆手道:“小鬼难缠,你现在解决一拨,下一拨说不定很快又来了,我找人收拾他。”

    齐虎会意,将手中的大哥大递了过来。

    李亚东掏出随身携带的小电话本,翻了好一阵儿,才找到县长高长云的电话,摁下号码打了过去。

    “您好,县长办公室……”

    “叫高长云接电话。”

    “……您是?高县长现在正在开会,要不您留下联系方式,等开完会后,我让他立马打给您。”

    “让高长云现在就接电话,我是李亚东,晚了搞出去什么乱子来,我可不负责。”

    “……”

    李亚东这话看似带有威胁意味,实则不然,这个周大光以他推测,应该就是那种县城大哥大的角色,这种人基本政商通吃,而且手下养有马仔,平时鱼肉乡里、无恶不作,老百姓望而生畏。

    说白了,就是一县之毒瘤。

    但有一个现象,像这种人几乎每个县城都有,而且如同野草一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倒下一个,立马就有人接班。

    哪怕三十年后的中国各大小县城,依旧如此。

    他倒也管不了太多,但如果县政府不搞定此人,那他就自己动手将这个周大光铲除。

    他竟然敢骂自己的老娘和苏姑娘,李亚东岂会让他好过?

    再一个,若是将他铲除,至少也能还宿县老百姓一个短暂的良好治安。

    而对于李亚东来说,想要铲掉周大光这种混混头目,实在太简单了。

    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联系附近驻军部队。

    相信那些兵哥哥对于这种事情,应该也是非常感兴趣的。

    别忘了,他在中央军委,还是有些关系的,而且也得到过他们的承诺。

    当然,这一步肯定要放在最后,得先看看县政府的态度。

    “喂?李先生?”

    没过多久,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我。”李亚东说着,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以及现在被人堵住的情况,如实的讲述一遍。

    “岂有此理!”那边传来“啪”的一声,应该是高长云在拍桌子,“李先生,你确定是周大光?”

    “听路边的老百姓说的。”

    “哦,行,李先生。您请稍等片刻,我马上让他舅舅过去收拾他,让他亲自给您赔礼道歉。”

    果然是个关系户无疑。

    “舅舅?”李亚东冷笑道:“我说高县长,你最好亲自过来处理一下,舅侄俩演的戏,我实在不想看。此人不仅开车撞伤我女朋友,害她腿骨骨裂,还辱骂我母亲。我就跟你讲句实话,我要动他,我不管他舅舅是谁,如果连你都搞不定的话,那也没关系,我就让附近驻军部队出马,直接剿了他。以他分分钟便能召集二三十名马仔来堵我的事情看,想必财富来得也不是很正当。”

    “部队?”高长云倒吸一口凉气。

    但你猜这么着?

    他对李亚东的话还不疑有他。

    以他这个层面的人物,指不定还真有这份手段。

    连声道:“好好好,我马上过来。李先生还请稍安勿躁,等我……”

    县委大楼。

    高长云挂掉电话后,眉头紧锁,一言不发的离开办公室,回到刚过来时的那间会议室。

    “好了,高县长已经回来,那我们的会议继续。关于……”

    “慢着!”高长云挥手打断了发言之人,莫无表情道:“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明天继续。老吴,你跟我过来一下。”

    两分钟后,县长办公室。

    “什么?!”

    副县长吴景泰听完高长云的一番话后,瞪着眼珠子问,“李亚东?就是那个东方红集团老总,在我们县投资了一个大市场、当初还给全县兑换了外汇的那个?”

    “对!”

    听到高长云肯定的答复后,吴景泰一瞬间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哎呀,这个该死的大光啊!怎么会招惹到他!”

    “老吴,关于你侄子的问题,我已经不止一次提醒过你了吧,他虽然算不上大奸大恶,但在社会上拉帮结派、仗势欺人的事情,也不止发生过一次两次了,以前捅出点什么篓子,他用钱解决,人家老百姓也不告他,我就不追究了。但这次,你觉得他还能怎么解决?我可告诉你,人家话已经挑明,就要办他,如果我们不办,他就亲自出手,让部队出兵,到那时……”

    “天呐!”蓦然听到“部队”两个字,吴景泰只感觉眼前发黑。

    这下,算是真的完犊子了。

    无弹窗()( 草莽年代 /11_1148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