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大调酒师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修道院
    在阿拉丁大陆,修道院和教廷,就像驴跟马一样,虽然都属于教廷管辖,两者却也有着区别。

    教廷,作为正式神职人员活动的场所,只有各帝国的帝都才设有。

    而修道院,则遍布全国各地,是教廷专门用来培养教士和牧师的地方,在这里,所有人都要接受教廷的知识和思想。

    当然,有的修道院中也不乏会有小教堂,以备不时之需,迎接从帝都教廷远道而来的使者。

    简单的说,修道院就像是一所中学,帝都的教廷是大学,而各帝国帝都的教廷,则是不同名牌的高校。

    按照教廷的等级制度,从低到高,可依次划分为:修士、教士、牧师、光明骑士、大主教、教皇。

    修士,说白了也就是信徒,只不过,在一大批信徒当中,表现最为突出者,方可冠以修士之名。

    教士,又是教廷在一大批当中,抽选出的对于神学知识最优秀者,继而前往帝都的教廷进修,进修完成后,既可以留在帝都教廷任职,也可回到当地的修道院传播福音。

    但是,往往那些出类拔萃的教士,在见识到帝都的繁华后,绝大多数都会选择留在那里,能重返当地修道院执教的当真是少之又少。

    牧师,相当于前世的神父,但他们忽悠人的方法却不仅仅局限于语言,更多在于行动。

    他们经常以双手持着圣经的形象出现在大家视野中,利用号称神的力量为平民疗伤去疾,可从不轻易出手。

    如果一名牧师对患者见死不救,那么一定不是他没有怜悯心,只能说明患者开的价太低!

    对牧师而言,圣经就相当于魔法师的法杖一样,至关重要,并且,他们也是地方修道院中,最具话语权的存在,是修道院的负责人,就像是院长。

    一般来说,他们想推送哪个修士前往帝都进修,最后该修士成为教士的几率即为百分之百。

    所以,有很多刚加入修道院的信徒,都会巴结牧师,以表忠心,幻想着成为修士,从而有机会更上一层楼。

    最主要的是,一旦摆脱修士的身份,就可以获得品尝圣水的资格。

    光明骑士则是牧师巴结的对象,不像帝国军方的骑士,他们只遵守的大主教和教皇的命令,不会每天都挂着满嘴的教义,而是会用在常人看来匪夷所思的神力去解决问题,教你该如何做一个虔诚的信仰者。

    而只有贡献巨大的牧师,才有机会成为象征着荣耀的光明骑士。

    由此可见,大主教当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好比华夏古代的宰相,唯教皇马首是瞻,法力高深莫测,就连帝国军方的魔导师也自愧不如。

    他们很少活动在民间,只有在教堂举行某种仪式,亦或是为某位光明骑士进行洗礼,或者某地发生灾难时,才会现身。

    每个帝国的教廷,都有五名大主教,五大主教分别穿有不同色彩的祭服,以此彰显自己高贵的地位和身份。

    白衣主教,代表着纯洁、喜乐,是在各种仪式上最为常见的。

    红衣主教,表示热爱、询道,主要为光明骑士传输神力和洗礼,故此倍受骑士团的拥簇。

    绿衣主教,是生命、希望的象征,常年活跃在各种灾难降临的地区,给人们带来希望。

    紫衣主教,是刻苦、救赎的象征,挽救平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懂得的教义比绿衣主教更为深奥,实力也比绿衣主教要更为强大。

    至于黑衣主教,有人说,他们代表了死亡、末日和恐惧,就像魔兵国境内的黑魔法师一样,是邪恶的存在。

    又有人说,黑衣主教其实是教皇的贴身侍卫,只躲在暗处默默守护教皇的安危,是教皇的心腹,也是与教皇接触最多的存在。

    然而,不管是哪种说法,黑衣主教的身份确实都无比神秘,甚至比教皇更难见到,因为他们只活动在暗处。

    最后,位高权重的教皇,他们的权利实则大过于国王,实力更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号称帝国守护者,挥一挥手,便能轻易摧毁一座城池,跺一跺脚,就能让这个世界抖三抖。

    所以,这也就不难看出,魔兵国为何不敢贸然发动征伐。

    要知道,一个帝国的教廷势力都如此夸张,倘若四大帝国的教皇联合起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眼下,李阳望着眼前的修道院,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嘲讽。

    因为在诺大的修道院内,看上去竟十分冷清,并没有想象中修士们抱着圣经来来往往的景象。

    他越过那扇黑铁门,来到院内,却见院子中心有一座仿佛城堡的建筑,典型的哥特式,就跟酒馆的风格差不多,黄土青砖,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抽象的阴影。

    李阳站在阴影下方,想到了一句话,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

    他默默的走到小教堂门口,看到两旁伫立着几颗挺拔的雪松树,但与酒馆周边的那些不同,每颗雪松树上都没有任何积雪,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翠绿的针叶沐浴在阳光下,显得生机盎然。

    “好久没有呼吸到这么清新的空气了……”

    李阳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这估计是整个吉利镇鲜有能见到绿色的地方了,不免深深的吸了口气,使身体舒展开来。

    过了会儿,他恢复正色,走进了小教堂。

    小教堂并不小,相反,至少能抵得上十个酒馆大堂的面积,但却有些空旷,只摆了几排长椅,最中间则是一个讲台。

    说是教堂,其实就连前世某些名牌大学中的礼堂都不如。

    不过,令他有点没想到的是,不管长椅也好,讲台也罢,这里的摆设居然多数采用的都是木制品,虽然做工看上去有些粗糙,但至少要比那些冷冰冰的石桌石凳要强许多。

    用教廷的解释,在圣光长期的笼罩和教义的熏陶下,无论任何生物,都会受到纯洁的洗礼,免遭邪恶侵蚀。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您的名为圣,愿您的国降临,愿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忽然,李阳只听耳边隐约传来一阵祷告声。

    可是,他环顾四周,发现诺大的教堂内却也只有寥寥几名坐在长椅上,喃喃自语的信徒,而且还都是女的。

    看来这吉利镇的居民倒也不傻嘛,至少不全傻。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阿门!”

    伴随着前者的祷告声落下,只见台下的那几名女信徒皆站了起来,然后纷纷垂着头与其擦肩而过,走出了教堂。

    这时,李阳仔细看去,才发现讲台前还站着一个人,一个男人。

    在整个教堂内除了他以外,唯一的一个男人……( 大调酒师 /12_1271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