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 正文 第234章 亚索叒亏了【求月票(’-’*)】
    看着加藤断将最后一根薯条撕开,蘸酱,吃了下去,亚索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暗部。

    街上闲逛了一会,便来到了炉石酒馆,这里依旧是那副熙熙攘攘的模样。

    “哈哈,你看看我这张‘不能卍解的斩魄刀’怎么样?这可是S级的限定卡牌,是我用一个云忍的脑袋换来的……”

    “收裁决咯,收裁决了哦,现金支付,童叟无欺咯……”

    “小芳,你看,我现在有红钻贵族了,你能答应和我线下见面吗……”

    “……”

    声音很嘈杂,涡之国救援任务的奖励已经发放到位,小伙子们多少都有一些亢奋,到处都是诸如此类的对话。

    亚索一出现,喝酒的,打牌的,上网的忍者们,都纷纷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小老板大气!”

    “千年铁公鸡拔毛了!”

    “哈哈,亚索老板,这次你终于亏了!”

    ……

    亚索朝着大家一一招手:“是啊,我亏了,你们赚了!”

    看着得意洋洋的玩家们,亚索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悲伤逆流成河。。。

    看来……是时候,开放传奇的元神系统了……

    亚索在心中默默打定了主意。

    说到铁公鸡拔毛,亚索挥手叫来卡多,木叶晚间新闻是直播,这货现在还是呆在炉石酒馆帮闲。

    “卡多啊,你最近脱发有点严重啊,秃子可是会影响我们酒馆和木叶电视台的形象的,这样可不行……

    来,老板送你一顶假发,以后记得每天要戴着。”

    亚索将一顶用红色头发编制而成的假发套,戴在一脸懵逼的卡多脑袋上。

    说实话,塔姆虽然没有手,但是那双蛤爪真的很灵巧,做出来的假发足以以假乱真。

    卡多脱发可不是亚索乱说,可能是一直以来,作为童工被压榨得太厉害了,也可能是本身基因就是如此,不到十六岁的卡多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脱发。

    简单来说,现在卡多的发型是和未来在波之国做海贼王时候的发型是一模一样的。

    中间秃瓢,两边两搓杂毛,是相当有名的发型,名字很大气,叫做“地中海”。

    带上了塔姆制作的假发,卡多的地中海就填平了,成了中间红彤彤,两侧灰蒙蒙的酷炫潮头。

    如果绳树看见了一定会双眼放光,来上一段freestyle的。

    亚索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拿出手机,“咔嚓,咔嚓”一顿猛拍。

    接着点开QQ列表,将卡多的辣眼靓照给好友“血色小番茄”发了过去。

    “告诉你老爸不要悲伤,他的头发不是真的离开了他,而是以另一种形式,陪伴着需要它的人。”

    现在是小玖辛奈的午睡时间,肯定不会在线,亚索给她留了一条言后便关上了手机。

    辛辛苦苦上了一个上午的班,亚索觉得有些劳累了,打个中觉应该是个不错的抉择。

    劳逸结合么,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睡午觉,这也是守护木叶啊!

    ……

    “老板,再整点‘泻停封’,越多越好!”

    就在亚索打算趴在吧台上咸鱼一会的时候,一个粗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战神’大佬来了,大家欢迎!”

    亚索一看来人,猛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全酒馆的人也都跟着起身鼓掌,眼神中满是敬佩和羡慕。

    来人正是猛男角都,他凭借着五行遁术、地怨虞秘术和大杀器翻天瓜,在漩涡救援任务中,无情舔嫂,大杀四方,获得了最多的击杀。

    当然更重要的是,塔姆制作假发套的原材料,有一半都是角都提供的……

    尽管玩家“硕大的根”提出了强烈抗议,但是最终经过木叶论坛的投票,“五行缺爱”还是夺得了全场最佳,并获得了“战神”的封号。

    突如其来的掌声让老男人角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腼腆的他,抓起一把“泻停封”,难得的连找零都没有要,便拉上东张西望的鬼斩,匆匆离开了。

    “角桑,今天不玩几把炉石,打一会传奇吗?说不定还能碰到那个有钱的刺客呢!”

    “不了,还有十六只人参娃娃需要服用,我得继续努力,争取早日体悟出真·仙法。”

    “人啊……遇到了值得守护的东西,就会变得干劲满满起来了……”

    “你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可啥都没说,更没有在每一次难得的晴夜,看见某人和老板娘一起数星星……”

    “住嘴……”

    在木叶通往雨之国的道路上,两个忍者不断飞奔着,其中一个高大男子,紧紧抱牢着怀中的药囊,翠绿的眼眸中闪现出一丝不为人觉的温柔光芒……

    ————————————————

    雨之国,长筱城,一个蓝发的少妇正带着一个同样蓝发的小女孩,正在街面上挑选布料。

    洋子按照记忆中那个男人的尺寸,将黑色的棉布比了比长度,对摊主说道:“请给我裁八尺这种面料,谢谢。”

    “这位太太,你是打算给先生做衣服和裤子么,我可是很有名的裁缝,需要定制吗?”

    摊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她熟练的裁剪开布料,包装起来,同时热情地向洋子问道。

    “不是的呢!”

    洋子掩嘴轻笑,虽然原本是想说,他不是自己的丈夫,开口后却鬼使神差的变成了:

    “这些布料可不是用来做衣服和裤子的,我打算给他做一件新斗篷,他原本的斗篷实在太破旧了……大姐,能不能指点我一下呢,说实话,对于女工,我可不是很在行呢……”

    ……

    就在蓝发少妇和热情的摊主大妈你一言我一语之时,从街角边,忽然探出了一个小脑袋,机警的四下探视着。

    这个少年满身污垢,脸上尽是菜色,双眼都微微有些凹陷。

    唯独那一头标准的橘色锅盖,却被打理得油光水滑,依然富有光泽。

    忽然,他看到了正在包装布料的蓝发少妇,以及少妇牵着的小女孩。

    确切的说,是小女孩手中拿着的棒棒糖。

    “滋溜”地舔了舔干瘪的嘴唇,橘发少年的眼睛渐渐发亮。

    “如果我不能抢到这个小女孩的棒棒糖,那我就要想办法偷到那个大姐姐的棉布,这就是青春啊!”

    …………

    …………(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12_1296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