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其他小说 > 孤独为王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就是黄刚啊
    仲风云看着黄段生这无比恐惧的样子不仅冷然一笑,“一个仗着父亲家世挥霍无度的二世祖,果然废物的可以,留着你只会祸害更多的人,我就替你爸好好教训教训你!”

    “不...不,你不能伤害我,我可是永恒商会的大少爷...啊!...”

    黄段生依旧不断地念叨着,紧接着一声惨叫,他的胳膊弯曲成了一个怪异的形状,瞬间黄段生脸色煞白,屎尿横流。

    他一个从小就生活在被人阿谀奉承的环境里,什么时候受过这等罪,此刻他心里只想着他的父亲能够赶紧来救他,来替自己报仇。

    周围的平民看着黄段生胳膊被废一个个都大快人心,没有一个露出怜悯的神色,可见,黄段生在他们心中是何等的地位。

    “庄主留手啊!”

    远处再度传来一声,一队人马急匆匆的赶来,为首的是一位体型肥胖,却一身昂贵衣饰的中年男子,与黄段生倒是有几分相像。

    黄段生听见这声音,双眼瞬间明亮起来,连忙悲呼:“父亲,救我啊父亲!”

    仲风云看着来人饶有兴致的拎着黄段生等待着,这肥胖的中年男子似乎就是黄段生口中的父亲也就是永恒商会的会长,黄刚。

    “庄主大人,小子不懂事惹到您的子女,黄刚在这里跟您赔罪了,虽然小子不懂事,可他毕竟是我唯一的 子嗣,恳请庄主大人网开一面,放开小子吧!”

    黄刚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和仲风云行礼说道。

    “你就是黄刚啊!”

    仲风云眼眸一闪,倒是很随意的将黄段生扔给了黄刚,黄段生发觉自己回到了父亲的身旁,不由得嚎哭起来,一脸戾气的指着仲风云等人哭诉道:“父亲,你要给我报仇啊,就是他们,欺辱我,还折断了我的胳膊,你要给我杀了他们报仇啊!”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黄段生呆滞的捂着脸,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是他第一次挨打,之前无论自己做错什么,父亲都会顺着他帮自己摆平,这一次,竟然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父亲...你,你为什么打我?”

    “啪!啪!啪!”

    黄刚阴沉着脸狠狠的连抽了黄段生三个打耳光,用的力道直接抽的黄段生嘴角鲜血直流。

    “你个逆子,平日里惯着你,没想到你竟然惹出这等麻烦来,还不知悔改,为什么打你?我今天打死你都不足惜!”黄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仲风云云淡风轻的看着这一幕,轻轻的开口说道:“你怎么管教你这废物儿子那是你的事,但是你儿子侮辱我的闺女,而且又找了两个人打伤我儿子,这事我要是不追究,我灵兽山庄的脸面何在?嗯?”

    仲风云话音一落,周围那一队骑着灵兽的军队齐声的向天猛呵了一声,无比整齐利落,气势滔天。

    “我代表我这逆子给庄主二女赔礼道歉,今日必将附上礼物赠与庄主,我再次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黄刚态度倒是无比真诚,对仲芊儿仲萱儿儿女全部深鞠躬道歉,也不知道这么精明个父亲怎么就生出来一个脑残儿子。

    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仲风云倒也不再计较,挥了挥手示意带着黄段生赶紧滚蛋,黄刚这才如释重负带着还在懵逼中的黄段生灰溜溜的离开了此地。

    “爹爹!”

    见永恒商会的人走后,萱芊儿女这才蹦跳着扑进了仲风云怀里撒娇,周围围观的人倒也识相,纷纷散去。

    “晚辈觅宝楼钟离信,见过庄主前辈。”

    人群散去,钟离信毕恭毕敬与仲风云行了个礼,虽然钟离信也是势神境的强者,但是势神境与神游境那可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自然以晚辈相称。

    “觅宝楼的人?你是为了我侄儿来的?”仲风云倒是无比惊讶,刚刚他就好奇这个先天境界的是何方势力袒护严燚,没有想到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觅宝楼。

    “这小子是我觅宝楼的朋友,自然会暗中略带保护着他一番,平日没什么,不知今日抽什么风竟然和先天境界的人比划。”钟离信说完还瞪了一眼严燚。

    听完钟离信的话,仲风云对严燚更加感受到惊奇和满意,原本听他二女对严燚赞不绝口便对严燚抱有很大的好奇和想象了,要知道,仲霸业可是山河城的天之骄子,从小到大没见过他如此的佩服夸赞过某个人,严燚还是第一个。

    而此时,竟然有知道严燚乃是觅宝楼的朋友,觅宝楼竟然会派人暗中保护着严燚,可见这朋友关系肯定不一般啊。

    “喂...流....流...严燚,你没事吧?”仲风云和钟离信说话间,何清婉俞莲步轻移走到严燚面前无比温柔的问道。

    “额?何大小姐你没事吧?怎么感觉你怎么怪怪的?”严燚莫名其妙的看着何清婉俞。

    “我没事啊,主要你有没有事,是不是傻呀,竟然和先天境界的人赌气切磋。”何清婉俞闻言不禁银牙紧咬,但还是一脸柔和的说道。

    “他当然没事啦,严哥哥那么厉害,一个区区废物先天境界怎么伤的了他!哦?这位漂亮的小姐姐,你是谁呀~”

    严燚刚要开口回答,就感到身边香风扑鼻,紧接着胳膊处传来一抹柔软,仲芊儿清冷而又俏皮的声音响起,这妮子不知何时竟然跑到这来了。

    何清婉俞看见这一幕,眸子不禁一闪,面色却丝毫没变,无比恬静的微微欠身的道:“妹妹好,我叫何清婉俞,来自城主府,不知妹妹芳名啊?竟然生的如此性感妖媚,当真是让我羡慕呀~”

    “哦~城主府的呀,我叫仲芊儿,姐姐也不差啊~可能就是胸胸有点小哦~不过正好呀,看起来美极了~”仲芊儿眯着眼微笑着,两颗小虎牙俏皮的露了出来。

    何清婉俞闻言脸色不禁一变,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胸部,美眸瞄了瞄仲芊儿的,发现并没有差多少么,只不过是她露的多而已呀。

    “咳咳...我说你俩干嘛啊....我还在这呢...你们这话题...”

    严燚有些无语,实在搞不懂这两个女人怎么如此的奇怪,唠着唠着怎么就比起胸来了。

    “芊儿妹妹真是幽默,好了,既然严燚你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城主府了,对了,记得晚些来找我哦,那个秘密才说了一半哦~”何清婉俞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便带着手下的金兵离开了此地。

    这句话倒是让严燚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秘密,什么晚上找她?她在说什么?

    “哼,严哥哥,原来你竟然是这种人!”仲芊儿闻言更是嘟着嘴气嘟嘟的说道,看着何清婉俞的背影不由得气的跺了跺脚。

    “我...我怎么了?我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严燚哭笑不得的说道,实在搞不懂仲芊儿这是怎么了。

    “真的嘛?哼,那就是你那个老女人在那胡说八道!哼!”

    严燚听完不禁一个趔趄,老女人?何清婉俞也就是十岁刚刚出头啊,只不过长得成熟了一些而已,在仲芊儿嘴里竟然变成了个老女人!

    远处的仲萱儿看着这一幕更是捂嘴轻笑,美眸却闪过丝丝的落寞。

    黄段生的事必,酒馆小二敲锣打鼓的重新将小店开张,邀请了严燚一行人再一次的入座,好酒好菜全部上了上来。

    仲风云正襟危坐在饭桌正中间,左手边是钟离信,然后便是几个小辈。

    “什么?严侄儿竟然是香烟的提供者?”

    仲风云听闻这个消息好悬没惊的下巴掉在桌子上,他这一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拍回去几盒香烟,甚至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谁知道,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得到了数十盒。

    “前辈不必惊讶,我向明叔初次知道后,表情比您还要惊讶,甚至一晚上都没睡好觉,做梦都念叨~”钟离信难得一次开了个玩笑。

    “可以啊贤侄!比我家霸业可真是强多了,有脑子有气运还有胆量!真乃是天选之神子啊!”仲风云丝毫没有吝啬夸赞的词汇,表扬的严燚都有些脸皮子发红。

    仲霸业无奈的说道:“我说老爹啊...你不用埋汰你儿子夸严老弟吧...弄得好像我啥也不是一样...”

    “哈哈哈哈!”

    仲风云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豪爽的打笑,不时的与严燚等人喝着酒,没有丝毫神游之上强者的架子,豪爽的性格果然继承上古蛮族的血统。

    这一次几个人没有丝毫外事干涉,无比尽兴的喝酒聊天,一晃就喝到了晚上,纵使仲风云等人实力再高,喝了这么久严燚的酒都不免大脑晕眩,醉意狂涌。

    唯一还算清醒的钟离信连忙唤人驾着骏车将灵兽山庄的众人送去觅宝楼的休息酒店去休息。

    严燚此时也同样醉的不醒人事,只感觉身体两侧不断地有一团团柔软细腻的东西摩擦着自己,伴随着悦耳的声音,似乎是芊儿和萱儿。

    酒醉十分,严燚似乎搂着二女说了什么,引得众人轰堂大笑,然后。

    然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孤独为王 /13_1321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