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有龙有田有点闲 > 正文 133章 双姬轮舞的宣告
    走出领主府的克洛耶,脸上带着仿佛六月樱花般的微微粉红。以奉献忠诚的剑士而言,和主君独处的时间是堪称无价的宝物,而在其中首度确认自己心意的事实,更让克洛耶感到阵阵甜蜜的波动。

    这份恋情,不需要回应,甚至连说出来都不必。

    单方面地憧憬着那人也妨,只跟在他身边,为他挥剑就好。

    既缺乏淑女的修养,也和美貌优雅等无缘,出身也只能用寒碜形容。哪怕稍稍会挥剑,但那也只是赳赳武夫的粗鲁行径,克洛耶完全不觉得这样的自己能配得上李察。能配得上主君的,大概只有像司登公女那样既聪慧又美丽的伯爵千金。

    这样的想法让克洛耶心情没来由地感到寂寥,随即却摇摇头挥去心中的杂念。

    我是主公的剑,剑是不该有多余想法的。

    克洛耶告诉着自己,但目光却不自觉瞟向领主府前新搭的机棚处。

    因李察时常驾驶飞隼降落草坪的缘故,因而在草坪一角搭设了简易机棚用来停泊飞隼,并特别设置警备看守。飞隼存在是夏尔菲家的最高机密,被允许靠近飞隼的默认只有肖恩、阿德蕾等元老家臣,另外还有克洛耶和艾瑟儿等与李察搭档过的从者。

    警备兵朝走近的剑姬紧张敬礼,而眼中流露出憧憬和仰慕。

    对自己在领民士兵中具备何等旺盛的人气这点,克洛耶并未有所自觉,微微点头便走近机棚。机棚里停着那架曾与李察共乘的双翼飞隼。经过诸般测试而已然调整成熟的飞隼,其涂装也换上了低可视度的浅灰色,外观上似乎也有所变化。

    克洛耶以指尖触碰着飞隼,回想着初次搭乘翱翔天穹时,紧张得手足无措的光景。那时候李察恐怕是多少有捉弄的意味吧,到现在克洛耶才察觉到这点,不过却反而觉得心里痒痒的。

    什么时候能再和主君翱翔天际就好了。

    这样想着的克洛耶,绕过飞隼机尾,却冷不防瞥到另一侧的人影。

    “什么人!?”

    那人穿着用结实粗布缝制的作业服,手里拿着钣金工具,然而身形却出乎意外地娇小。感到陌生的克洛耶朝其投以警惕视线,被叫住的那人抬头望来,而看清其脸庞的瞬间克洛耶猛烈动摇了。

    “司登公女阁下?您在干什么?”

    在那里的正是伯爵千金。此刻那脸颊上沾着油污,刘海亦被汗水沾湿,然而这些却丝毫无损贤才淑丽的魅力,倒不如说反而为那精致娃娃般的美貌增添了近乎耀眼的生机。

    就连同性的克洛耶,都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伯爵千金与众不同。

    在机棚遇上艾瑟儿是克洛耶预料外的邂逅,当然对艾瑟儿来说也同样如此。前次空港时李察将两公女介绍给彼此,当时气氛恐怕称不上融洽。自那以后在某种微妙情絮的影响下,两人都下意识地避开彼此的领域,却没想到会在如此意外的情形下短兵相接。

    没错,就是短兵相接。

    注目着眼前的瓦林兹剑姬,艾瑟儿就像踩到尾巴的猫般迅速武装起来,无论举止或言语都展现出淑女的优雅。

    “学长拜托我维护飞隼,现在正对操控线进行调整。”

    艾瑟儿的话并非假话,然而也和真实有些差距。对飞隼进行例行维护并非何等精细的作业,李察本意是塔堡里擅长机械的技师来做。但他人随便碰触飞隼一事却让伯爵千金格外介意,在知晓此事后便用执行官的权限将其强行揽到自己身上。

    飞隼是李察迄今为止最高水准的造物,夏尔菲家中有资格接触此领域的不超过四人。艾瑟儿为李察托付的信赖而欣喜不已,同时也很清楚地知道,眼前的司顿公女正是拥有和她相同权限的一人。

    就像好不容找块晒太阳的绝佳地盘,却不得不接受同类的骚扰,艾瑟儿仿佛小野猫般的眯起眼睛,下意识摆出警戒的态势。

    “有什么事吗?”

    “没有事,我只是巡逻到这里。”被瞪视的克洛耶露出微微畏缩神情,看着艾瑟儿摆弄设备的模样,下意识地问出来。“请问,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艾瑟儿当即断言道。“这是学长交给我的事情,并不打算借别人的手。”

    再说,整备飞隼也不是外行人想做就能做的事情。

    艾瑟儿以视线如此告之着克洛耶,而被瞪视的女剑士则露出刺痛般的神情,视线慌乱地飘向左右,随即发出放弃般的叹息。克洛耶就像告辞般朝艾瑟儿微微点头,然后转身朝机棚外走去。

    注目着女剑士寂寥般的身影,艾瑟儿心中突然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烦躁。

    这并非她喜欢的情形,而眼前有如隔着布帘互相扔苹果般的把戏也让她厌烦。

    “喂。”察觉到时,艾瑟儿已出言叫住了克洛耶。

    “你对学长,对李察大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正朝门口迈步的克洛耶身姿瞬间僵住,徐徐转头看向伯爵千金。目光对视的时刻,女剑士的脸色格外僵硬,但艾瑟儿也不敢肯定自己是否与她一样。这样提问果然太过突兀了吗?就在艾瑟儿如此怀疑着时,那边克洛耶却像觉悟到什么般的扬起了头。

    “我是主公的剑,是主公的獠牙,主公的臂膀,主公的矛尖。不论主公身在何处,不论主公意欲何为,我都会跟在主公的身边。”克洛耶的声音仿佛敲落玉盘的水晶般清晰,直直指向伯爵千金。“唯独这位置,绝对不会让给他人。”

    “是吗……“感受到女剑士话语中的锐利意志,艾瑟儿反而觉得痛快,并且也毫不畏惧地扬起眉头。“学长是了不起的人,是迟早会为盖提娅天穹带来变革的大贤者。我会跟随学长,学习他教授的一切。我会成为学长的台阶,成为学长的翅膀,帮助他攀上盖缇娅的顶点。”

    注目着眼前清秀的女剑士,艾瑟儿宛如发布宣战布告般的如此宣言着。

    “这位置,也是绝对不会让给他人的。”

    ……………………

    贯注刚猛意志的言辞在机棚的狭小空间里激烈交锋,假如能以质量和温度来形容的话,以简易材料搭设的临时机棚恐怕瞬间就会被炸得四分五裂吧?但当事双方都克制住了情绪,故而感受到那股无声雷光的,只有“偶然”经过的侍女长。

    开始了,开始了。

    潜伏在视线无法触及的阴影里,玛丽娅嘴角抑不住地向上翘起。

    输给琉贝克家暗卫,不得不戴上面具在夏尔菲家扮演着无聊的职务。本来期待着能从那位小少爷身上找到些乐子,没想到对方居然长成了比想象中还要无趣的人物。既无花边绯闻也无桃色艳遇,别说欺男霸女了就连身边侍女都不曾调戏,玛丽娅从未见过比李察还要无聊的诸侯公子。

    但换个角度看来,这样的家伙说不定反而是最好的素材。

    眼前这幕则是她期盼已久的好戏。克洛耶也好艾瑟儿也好,她对两位公女谁成为夏尔菲家新娘并无喜好,但由此生出诸般风波却让她满心欢喜。藉由先前的宣战布告,这段三角关系已彻底活性化,玛丽娅热烈期盼自家主君被卷进恋爱风暴而进退失据的模样。

    或者等到他真要被淹死时,再伸手搭救也无妨。玛娅丽想着。( 有龙有田有点闲 /14_1480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