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 正文 853阿离病危(2)
    可是转念再想到阿离那张稚气未脱的英俊小脸,左沐又倏的一阵心疼。

    索性一咬牙,直接下决心道,“行吧,我陪你走一趟就是。行不行的,总要努力一把,没得理由连头都不露,就让阿离这么好的孩子这么遗憾的走了。”

    “不行,你现在不能去大渝,我坚决反对!”

    不料,左沐这边刚做完决定,话音刚落,小叶脸上刚要有一点喜色,就被后来赶到的一个声音给脆生生打断了,

    众人回头一看,就见魏昭然不知何时也听到信儿赶了过来,

    一听说左沐要去大渝,魏昭然自是想也不想的反对道,

    “现在大渝和西夏前方战事吃紧,关系又如此紧张,再加上还有萧若云那个疯女人,时时刻刻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你现在送上门去,不是自取灭亡嘛,

    她们如果抓到了你,你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又怎么回的来?”

    “公……公主,阿离可全指望你了,他向来心里敬你重你,拿你当亲姐姐般对待,”小叶来了半天,自是早打听清楚了魏昭然的身份,

    毕竟是自己昔日主子的夫人,见状,自是不敢和魏昭然明着打绊,

    但是让她就此放弃,她又与心不甘,思虑再三,只得掉过去再三恳求左沐道,“奴婢知道小叶这个要求提的确实过份了些,

    可是求公主您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您如果此刻不去,阿离可能就真的不行了呢。”

    “那也没必要非让阿沐亲去呀,你们可以去试着找下无极道长或者旁的神医也行啊?尤其是无极道长,医术都在阿沐之上,让他去,不是事半攻倍嘛。”

    虽然心里也明白阿离实在可怜,想想也心疼的厉害,但是现在让左沐去冒这个风险,魏昭然自是坚决不能同意滴。

    “实在不行,我让琛哥帮着,在月氏这边多找些大夫,让你带过去也行?”说完见小叶一脸的不情愿,想了想,魏昭然又补充道。

    “禀皇后娘娘,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呀,无极道长自从帮着公主接生小世子后,就又去四处云游去了,根本找不到丁点踪迹。”

    听到魏昭然这说词,小叶真的是急的想死的心都有了,红着眼睛解释道,

    “至于旁的医术不高的大夫,大渝那边连带着宫里送来的,没有一百,也有大几十人了,根本看不了这病,带去了也是白搭。

    奴婢但凡有一点办法,自是不能让公主去犯这个险呀,

    这就算不看在我们这么长时间的主仆情,但就看在王爷和我父亲之间的师兄弟情,我也万万不敢让公主冒这么大的风险啊。”

    “那既是找不到人,就想办法把阿离送出来呀,送不到月氏,哪怕是送到岭南或是洛城也行啊,送出来诊治不也一样吗?”见一条路走不通,魏昭然立即又抛出了新的建议。

    “阿离他日日咳血,已经受不得颠簸了,真的只有这一条路了,但凡有别的法子,奴婢也不敢这般强求啊。”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你们也要为阿沐想想,

    她家里还有刚出生不久的盼儿,再加上那大渝又魑魅魍魉,向来不是什么平和之地,

    她现在这个身份又这般敏感可怎么能去,别是还没救的了你们殿下,把她自己再陷入了危险之中……”

    “算了,昭然你别说了,”魏昭然还想再说,却被左沐毫不犹豫的打断了,

    只见她送给魏昭然一个安抚的眼神,转头对着小叶道,“小叶你不用急,我跟着你去一趟就是。”

    “阿沐……,你开什么玩笑,

    不行,司马铖现在不在这里,你的事我就得管,

    我说你不能去,你就是不能去。”见左沐竟真的准备去犯险,魏昭然自是眼一瞪,死死拦住了左沐的去路。

    她现在虽然和慕琛成了亲,又是月氏一国之母,平时看着性子磨的温婉娴静了不少。

    但是现在慕琛不在,再加上又关系到自己好朋友的生死安危,魏昭然心里一急,自是立即又露了原貌,变成了婚前那个说一不二,爱憎分明,雷厉风行的女侠风格。

    “昭然,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这些我心里都懂,我的担心也都明白,

    但是阿离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这么多年他跟在王爷身边,且不说他们的关系如何好,哪怕是之于我,她也就像亲弟弟一样,”

    因着魏昭然有孕在身,左沐自是不能硬闯,只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缓缓相劝道,

    “你想一下,如果是我病重了,让阿离前来,他会怎么办?

    我觉得哪怕就是让他拿命来换,那孩子自是也会眼都不眨一下的点头同意的,

    自与人相处,向来讲的是礼尚往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我的命是命,人家的命也是活生生的命呀,也是爹娘给的血肉之躯呀。

    没得咱们需要人家的时候,人家能来,而等到人家需要咱们的时候,咱们就怕了呀。

    做人不能这样的,这也不符合你一贯的行事风格不是吗?

    所以,此刻我自是不能不管他,就算不为了司马铖,我也要去尽力一试,

    全一全阿离之前为我受的那些苦,我们之间这么多年姐弟的情意。”

    魏昭然本就不是心狠无情之人,此时见左沐说的有情有义,自是乖乖的放了行。

    可是转念一想,左沐此去,无异是上刀山下火海,自是十分的不忍。

    只得拉着左沐,再三苦着脸商议道,“你说的都懂,可是,你这般去了,我怎么放的下心。”

    说完略一思索,遂一咬牙道,“不行,我这就去找小凯,让他以慕琛的名义,从天机阁多抽些出来跟着你,你这样冒冒然前去,我可是放不下心。”

    一见魏昭然说完就要去做,左沐吓得自是赶紧拉住人,“别别别昭然,这事你可万万不能惊动了小凯,

    且不说人家今天大婚,洞房花烛夜怎么好叫人家夫妻分离。

    另一点,咱们如果大张旗鼓的去了,大渝那边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带的人多了,动静一大,反倒更容易被人发现,引起怀疑。(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15_1573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