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 > 嘴强王者 第二百九十六章 地球杂牌军
    “隔死不远,再不叙旧就没机会了。”戈隆的嘴角微微一翘,堂堂金丹,站到这竞技场上来宛若戏子一般给人观看,这已然是让他很不爽了,若非是老祖亲自开口,他才不会理会和一个区区六级的文明战这种无聊事儿,现在居然还被对面的几个实丹给无视了……

    真是让戈隆觉得好笑。

    可只是这嘴边轻语的低喃声,还隔着数千米远,竟似是被对面的地球人给听到。

    艾俄洛斯的目光竟直接朝他脸上看了过来,手指朝戈隆这边遥遥一指,脸上露出一个轻蔑的表情,然后用大拇指在喉咙上微微一拉……

    悬空的立体投影无比清晰的捕捉到了这一幕。

    戈隆的笑容不见了,而这满场原本嗡嗡嗡的闹声也瞬间宁静了下来。

    刚才,那是挑衅吗?那个艾俄洛斯,那个实丹,在挑衅对面血魔族的八个金丹?!

    “呵呵,这个叫艾俄洛斯的,有点意思。”主位上,天贝督主的眼睛已经微微一亮,有意无意的朝血魔老祖那里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血魔老祖的眉头微微一皱。

    这些人是何等眼力?只一眼就看得出这个小小实丹的不同寻常。

    说实话,这个艾俄洛斯,在座这些大佬们并不陌生,无论是血魔老祖还是天贝督主,早在开战前就已经对他做过了详细的调查和打探。实丹中虽然接连无敌不败,但一直都只是对付实丹的程度,而且根据一些录制流传的战斗影像来看,他的实力最多最多也就只是追平普米修斯的程度。

    这样的人,对付一个弱点的普通金丹或许会有办法,但对付血魔族派出的那强大阵容却是连万分之一的胜率都没有,这也是血魔老祖敢和人赌血魔族全胜的原因。但此时此刻,闭关了两个月的艾俄洛斯显然已经和闭关前、和那些战斗录像中完全不同了。

    他的气血太强盛了,满满的四溢,就好像他体内的每一根血管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每一个细胞都蕴含着疯狂的生命力!若是单看肉身,这副拥有着旺盛生命力的身躯,给诸多大佬的感觉竟是完全不在一些普通的金丹之下!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实力评价,而并非是对其角斗场不败金身的实战评价,拥有这样的基础,再配以地球人那边缘世界的实战能力,此人的威胁,竟一下子从不值一提上升到了要让血魔老祖都为之侧目的程度。

    只是,也只是为之侧目而已,意外是有、惊讶是有,眉头为之一皱,但要说震撼,还远远不够。

    血魔老祖的神色已瞬间转变如常,甚至就连遭到挑衅的戈隆,在一愣之后都笑了起来。

    说白了,这种放空话狠话的家伙,血魔族见得太多了,满场的文明历史上,血魔族也遭遇过无数生死存亡的危机,也是一次次从生死存亡中挺过来,才有了今天的实力和地位,岂是随随便便六级文明跳出来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可以让他们动容的?

    他们现在反倒已经开始有些好奇了,地球这么嚣张,可不像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但他们除了这三兄弟之外,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呢?

    通道口那里静悄悄的,倒是大屏幕上先出现一个东张西望的家伙。

    穿着一身小丑的装束,那通红的、圆滚滚的大鼻子,还有那副东张西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才刚一投到屏幕上,瞬间就让这满竞技场的人为之出戏,仿佛自己走错了片场。

    可紧跟着,大屏幕上出现的字迹和人物名称介绍,才让人回过神来,原来这是地球的第五个参赛者。

    奈皮尔·墨。

    “哈哈哈!这家伙是地球派出来搞笑的吗?”

    “他们这是打算把对面的血魔族笑死,然后不战而胜?”

    先前被王重三兄弟气势所摄,现场一时间有那么几分钟的压抑氛围,可此时,在短暂的宁静之后,终于爆发出了哄堂大笑之声,整个气氛一下子就爆开了,口哨声不绝,各种肆意的嘲讽。

    许多人都觉得那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就回来了,对嘛,这才该是弱者所应接受的待遇。

    似乎是看到自己出现在了上面的大屏幕上引得满场爆笑,奈皮尔一脸憨憨的样子,相当职业的笑嘻嘻的挠着头,那宽大气鼓的裤子甩开小碎步,一路小跑向王重等人时,居然还在冲四周不停的鞠躬。

    “嗨!红鼻子,你应该去马戏团!”

    “这家伙是虚丹?实丹?”

    “居然连这样的家伙都派出来,就像个小丑一样,一点都没有高手该有的样子……”

    “哈哈,人家本来就是小丑。嗨,小丑先生,我认识一个杂技团的老板,等你们地球破产了,我可以给你介绍工作!”

    四周闹哄哄的一片,仿佛被这个‘走错’片场的小丑注入了几分欢乐,喜气洋洋。

    王重和木子却是会心一笑。

    当初还在圣城时,奈皮尔常常纠结于自我,墨家不希望一个小丑样的东西在圣城去丢家族的脸,强迫他去做那个他不喜欢的人,却压抑了奈皮尔本身的个性和天赋,以至于在圣城时就已经被王重、木子、格莱等人远远甩开差距。

    但王重和木子对他太了解了,在流浪者旅团的朝夕相处可绝不是空口白话,奈皮尔有着异乎寻常的天赋,甚至可以说不在王重之下!这一点,从当初他学习王重的魂力回路就看得出来。

    奈皮尔当时可是一点魂力回路基础都没有的,接受的是墨家的传统教学,因此对新理论学习得比较晚,甚至连本身实力和境界在诸多学习者中也是偏低的,但他却能比流浪旅团其他所有学习的人都强,甚至是比在他之前学习的格莱理解得还要更快、掌握得还要更好!要知道,当时的奈皮尔可还一直纠结于自我,还在被墨家的条条框框所束缚,难以真正放飞他的天赋,就已经能达到这样的地步……

    而再看看现在,哪怕面对地球的生死存亡、哪怕面对现场数以百万计的各大文明看客,面对那无数人的嘲讽,他却仍旧还能做到如此神色自若、仍旧还能保持他小丑该有的‘风度’……这是一种表演,也是一种真正的自我!

    当然更重要的是,奈皮尔是地球金丹第一人!

    王重跟奈皮尔招招手,奈皮尔跳着来到了王重等人的身边,可是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高效的动作,还有那夸张的表情。

    “王重,这些人够打的吗?”

    “应该凑合吧。”王者笑着说道。

    入戏太深,没得救了。

    “哈哈哈哈!这家伙是打算要笑死我,每个都是装逼达人啊!”

    “这地球的高手还真是别致啊!”

    “小丑,我支持你!一会儿我给你加油!”

    现场又是一阵爆笑,不管这家伙能不能打,至少他搞笑的功底不错,哪怕就是随随便便一个蹬腿发脾气的动作,都总是能让人看得捧腹大笑,仅只是出来了几十秒,居然就已经拥有了不少粉丝。

    可直到笑了好一阵之后,众人才发现地球那边的第六个人居然迟迟没有出来。

    等等,不是没有出来,而是出不来。

    “谁说不能?我也是地球人!我也要出去!”

    不少人开始注意到通道口那里响起了一阵脆生生的争吵声。

    “移民不能代表地球参战,这是文明战的规定。”守卫在通道口的卫兵正在耐心的解释。

    “什么移民,弗拉基米尔可是地道的地球人!”

    “但是你是……”

    “我是什么?弗拉基米尔就是我,我就是弗拉基米尔!哼哼哼哼,我告诉你们哦,不管什么理由,你们都休想要把我们两个分开!”

    那争吵声不绝,大屏幕的投影也终于将镜头对准了那边,吸引了满场的注意。

    只见那是一对奇怪的组合,一个是帅得近乎妖异般的男子,宛若妖族的那种顶级面首,一个则是嘟着嘴、气鼓鼓的小luoli,她死死的拽着那男子的手,在和通道口的卫兵较劲。

    弗拉基米尔只是淡淡的笑着,看向朱利安的眼神中非但没有半分责怪,而是冰冷的疼爱。

    他确实曾经死过,那是真正的死亡,连灵魂都近乎碎散,是冰之心唤醒了他,从他的肉身中抽取出前生的记忆,这些记忆承载的是他不可回避的使命和责任,但要说感情的话……所以这一世,他既是地球的弗拉基米尔,也是和朱利安彼此间唯一的亲人。

    争吵声终于变小了下来,在女孩的坚持下,那卫兵显得很是头疼,似乎正在请示上级的指示,如此僵持了约莫有两分钟,一个威严的声音自主看台那边响起。

    “可共享彼此灵魂与肉身的连接,可视为同一人,允许冰极星朱利安与弗拉基米尔出战。”

    这是天贝督主的声音。

    冰极星朱利安?可共享彼此灵魂与肉身的连接?

    说的很玄乎,一些不了解者或许听得云里雾里,可但凡是稍微见多识广一点的却都知道,这纯粹就是说的好听,什么灵魂肉身彼此共享,那不就是冰极星的冰尸傀吗?

    “一个小丑,一个傀儡?哈哈哈哈!!”

    “悲哀的地球,难道连一个正常的武者都找不出来了?”

    “看看人家地球这阵容,再看看血魔族那阵容,我的天,这简直是大炮打蚊子……”

    “我先前居然还想着地球好歹给血魔族一点压力,好让我看到血魔老祖出手,看来只能是我个人的奢望了。”

    似乎,终于找回了喷地球的那种顺畅感,四周的热议声完全已经肆无忌惮起来。

    可弗拉基米尔和朱利安却浑然是毫不在意,两人牵着手,甩开那卫兵,弗拉基米尔在后,朱利安则走在前面拉着弗拉基米尔的手,她脸上满满的全是胜利的愉悦,只要能和她的弗在一起,不管面对的是七级文明的血魔族又或是别的任何东西,她才不在意呢。

    王重的眼中并没有意外,到了这个层次,生命形式已经多样化,从某种角度上说,弗拉基米尔的地球元素已经消失了,但对于生命体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记忆和存在,只要这些还在,弗拉基米尔就还是弗拉基米尔。

    此时的冰王子身上带着一股让王重熟悉的气息,那是元素精灵的气息,纯净到极致的元素能量,这和强大与否无关,如果是用妮妮她们的话来说,这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灵魂,同时,还拥有着完美无瑕的气味……

    这似乎,是地球人的一种特质……而事实上,这正是老王所判定地球的五大优势中,第一个优势来源,那就是元素亲和!

    为什么?是因为地球的灵魂特殊吗?不全是。

    地球人拥有着几乎有别于整个星盟所有文明的元素亲和力,而且层次相当高,可以说在整个星盟独一档!

    这一点,老王在细细想过之后都有种骇然的感觉,他早就该发现地球这点异常的。

    看看星盟,哪怕是自己号称和元素精灵是一家的天贝族、又或是火魔族这等超级强族,他们所亲和的元素能力也只是单一的一系而已,要么冰、要么火,这是由灵魂传承所决定的,根本不是你后天可以养成。

    但地球呢?在当初老王还只是个小小地球铸魂期时,所接触的联邦和帝国,就已经出现过了多少亲和元素的天才?而且无论金木水火土,什么样的都有,甚至还有后天培养的,像老王就是这样。以前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当然,但只需要看看当初天赋如天贝族,都要选择和火魔族联姻合作才能获得火焰之力来提升他们的丹道,就该知道后天培养元素亲和这种事儿,在星盟正常人眼里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地球人!地球人之所以刚开始进入神域地界时无法在地界操控元素力量,只是受限于力量和肉身而已,让这一特性被掩藏了起来,而一旦地球人中冒出强者,这特性就会逐渐发挥,最终让地球区别于星盟的其他任何文明,达到让他们瞠目结舌、无法仰望的高度!

    地球,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

    六个地球人,加上一个朱利安,在竞技场上静静的站成了一排,似乎这就已经是整个地球所有的参战人选了。

    只有七个人?

    不止是那些原本就没把地球放在心上的看客,连看台上的天贝督主,又或是马东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他们是相信王重,甚至刚才也因看到奈皮尔、弗拉基米尔这些早已失去联系的曾经旧友而为之激动雀跃,但当冷静下来……七个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只能算作和弗拉基米尔同体的外人,等于六个,这就是王重所有的底牌?是他战胜血魔族的信心来源?

    别说看台上巍峨无比的血魔老祖了,就算只是竞技场中那八尊金丹,站在这六个年轻的地球人面前都已经宛若是无可逾越的高峰。不但气势、境界各方面都差上一大截,竟然还少人?

    “我去!”艾蜜莉尔腾的一下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虽说她知道自己与场下那些血魔族的金丹相去甚远,但多个人总要多一分力量,多一个选择,就算是去对将送死,那也是一种助力。

    旁边萝拉、米拉米、鬼心影也全都站了起来,马东却只是摇了摇头,即便到了现在,他仍旧相信王重,当然,他也只有这一个选择,名单的事儿不是他能决定的,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默默的支持和相信。

    他正要安抚一下众女的情绪,可还没等他开口,却听到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地球还有人?”

    只见一个赤脚的行者从通道口中走了出来,又是一个光头……

    而且和冥王那个光头不太一样,这光头看起来……有点弱啊!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女人,也是地球人的模样,但同样,给人的感觉还是弱小,居然只是两个虚丹?

    先是小丑、又是傀儡,可好歹人家也还是实丹境,现在居然连虚丹都来了,还一来就是两个。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现场那股正在酝酿的哄堂笑意,可还没等有人笑出声,一个接一个的人影从那个光头和女子身后出现了。

    那是几个实丹,气息不弱,而且带着一种几乎快要满溢出来的杀气,一看就是那种不要命的狠厉角色,盯向那四周看台的眼神中目露凶光,竟让许多准备发笑的人感觉背脊有些发凉,笑不出声来。

    可这才仅仅只是个开始。

    实丹、实丹、实丹……金丹!金丹!金丹!

    一个接一个的人影出现在那通道口中,每一个的身上都散发着强大的能量,且每一个的眼神都凶厉而又保持着对那两个虚丹的无上崇敬。

    足足有二十几个强大的实丹与九个恐怖的金丹!这是……地球的力量?!

    整个现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陷入绝对的死寂中。

    这几个金丹给人的感觉可绝不是那种刚刚晋升的凑数金丹,甚至每一个都有着几乎不亚于对面血魔族最强九人组的实力。

    别说现场的其他看客了,那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血魔族金丹强者们,此时竟似是感受到了威胁,与那对面通道中的金丹阵容遥遥相对,在中一瞬间确认过了眼神,有无数火光在彼此的视线中摩擦。

    血魔族固然是强大无比,但墨问却是统帅了几乎整个镜面世界最顶尖的金丹强者,那可是无尽岁月整个维度万族的积累,将之集合在一起时已足以和血魔族正面抗衡,这一点都不奇怪。

    “不对,他们不是地球人!”虽是震慑于这群强者的恐怖气势,但很快还是有人反应过来,看台上有血魔族的人在怒喊。那些金丹或实丹强者并非是地球人的外形,各有着鲜明的种族特性,显然来自于不同的族群。

    这是作弊!

    现场安安静静,没多少人留意到血魔族的反对声,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批自称地球移民的人身上。

    “那、那是迪摩斯!”

    “那是象人赫勒迪!”

    “凌空!凌空竟然还活着!”

    很快,已经有许多人将他们认了出来。在被判罚进入镜面世界之前,他们大多就都已经在地界扬名,而作为这种大事中的主角,知道他们名号、认识他们的人,在星盟可绝对不在少数。

    “我们都是移民至地球的地球公民。”迪摩斯站了出来,按照文明战的规则,他们虽然获得释放,但移民并不能参战,可是他们的存在就是威胁。

    所有强者的步伐都停留在了通道口那根红线处,可那异口同声的声音却异常的嘹亮,震慑全场:“天上天下,我佛独尊!愿与地球共存亡!”

    血魔族闭嘴了,人家根本就没参战,出现在通道口吓唬你一下而已,违什么规?

    而现场不少等着看地球毁灭的人此时则尽都沉默了下来,看台上的马东、王战峰等人则是有些情难自禁的站起身。

    他们接到过通过机械组递交过来的一批移民申请,但当时机械族并没有向他们过多的说明情况,只说是墨问的要求,后来似乎也忘了和马东等人解释,说到底,真正在机械族眼中有分量的,只是王重而已,地球的统治阶层?在机械族眼中还真就只是走个过场的存在。

    所以马东他们知道是有一批人将移民地球,但却不知,他们竟然全都是墨问的手下,还强大如斯,而且还在地球如此孤单的时候,选择和地球存亡与共!

    马东的脑子是活泛的,他几乎瞬间就已经感觉到了这群人对于地球的意义所在,这可绝不仅仅只是一种威慑,更是让地球有了足以在事后和血魔族扯皮叫板的底气。

    地球,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孤独啊。

    “哈哈哈,这可是一帮无法无天的家伙。”卡洛斯族长的声音中,怎么听都充满了那种调侃和幸灾乐祸的感觉:“他们现在都是地球移民?血影老儿,你们血魔族就算今天胜出,可看来要想接收地球也没那么容易呢。”

    血魔老祖的脸色如常,没人能看出他的心思,到了他这样的境界,除非是真正有关自身或者族群的生死存亡的大事儿,否则已经很难再有其他事儿可以撼动他的表情了,他只是淡淡的说道:“从来就没有任何事是容易的,我血魔族从诞生那一天起就明白这个道理。”

    “哈哈,那就不知道了,我只感觉,你的赌注要输,这些地球人,越奇怪就意味着越多变数啊。”

    血魔老祖微笑着。

    这句话正是他内心的想法,那些地球人看起来是很弱没错,但却又都很奇怪,无论是他们的身份还是表现。而泱泱星盟、万千种族,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越奇怪的东西,就越难以掌控。地球的这份参战名单完全是出乎血魔族意料之外的,这意味着变数。

    难怪虫族和机械族敢下注,这种变数,说不定还真能破掉血魔族五连胜的欲望和金身。

    但那又怎么样?就算自己真输掉了这份赌注,也不过就是一件奇物加上几十亿金星而已,相比起这个,如此优秀的地球人血脉,若是能为血魔族所用,那才是真正巨大无比的收获,为此别说几十亿,就算几百亿,他也不会皱下眉头。何况,变数只是存在,又不是已经输了。

    “呵呵,小赌怡情,区区身外之物,不过是为了博大家一笑,输赢都不值一提。”他笑着说道:“还是让我们来好好欣赏地球人的精彩表演吧。”

    ……………………

    直到通道口中那些恐怖的镜面世界‘囚徒’以观众的身份坐到了地球席位这边来,而进入竞技场的参战者也都各自返回休息室时,现场的异样气氛才终于是又得到了些许的缓解,开始响起各种嗡嗡嗡的正常八卦声。

    而坐到地球人身边的这群金丹和实丹,将倒霉的天狼少年又撵向了更远的地方,这次天狼少年可是连屁都没放,看到他们过来时,直接就提前自己主动挪了,面对真正的金丹强者,还是如此一群凶神恶煞、一看就是杀人如麻的不要命狠角色,就算他再有身份也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迪摩斯等人先是向王战峰夫妇表示了敬意,躬身行礼。

    不管他们曾经如何的穷凶极恶,可身为墨问的追随者,又是因为地球的关系才得到特赦,这群人的心里是真正的心怀感激。这种感激未必能持续永久,但至少在现在这一刻,他们是真的将地球视为了自己的再生父母,愿与地球生死与共。

    被这样一群气息恐怖的金丹强者恭敬施礼,就算是王战峰等人也是有些措手不及,没法端起那地球人统治者的架子。马东将他们的位置安排在了王战峰夫妇以及几个元老会长者的左右,众人落座后对王战峰等人相当客气,但却不像马东他们那么拘束,甚至是根本都不在意就坐在他们旁边不远处那些伟大的存在们,无论是说话还是气势的释放都完全是肆无忌惮,甚至迪摩斯还频频往那隔绝着封禁的主位看去,强大的洞察力直接就视那封禁如无物,毫不示弱的冲血魔老祖对视,饱含挑衅之意!

    王级金丹?什么鬼?能当饭吃?给你脸就看地球的面子上稍微尊重一下你,可要是惹到头上,照样喊打喊杀!要是没这股子牛脾气,以他们的金丹身份,当初无论犯下什么大错,只要随便向一个高等文明低头称臣,也就不至于会被送到镜面世界中去九死一生了。

    两边的参战人选都已经露过了面,名单已然定下,无可更改,战斗马上就要开始,毕竟一场巅峰对决的文明战很可能直接就要持续两三天甚至比更长的时间,人们的票价足可以在这里看上好几天,所以但凡这种文明战,一切繁文缛节都是能减则减。当然,人们是不会认为地球有这样实力的。

    说起来,这份地球的名单还真是让人意外不断,如果算上朱利安的话,地球还真是刚刚九个人。

    只是,只九个人的水分也未免太大了一些,组合也太奇怪了些。

    和尚、光头、女人、luoli、小丑、傀儡……而且良莠不齐,实丹虚丹都有,相比起对面血魔族那清一色的成名金丹,这是一种怎么样奇怪的组合?让人觉得好笑,又觉得似乎有些有趣。

    面对九个金丹的碾压,今天的文明战或许也将创下星盟文明战最快结束的记录。

    竞技场上嗡嗡声四起,场下则只有作为裁判的扎格西蒙督导在静静的等候着,很快,有两份名单交到了他手上,那是双方第一战的出战人选。

    战斗要开始了!

    现场微微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注视着扎格西蒙督导。

    “第一战,血魔族,戈隆!”扎格西蒙督导念出了第一个名字:“对阵者,地球,艾俄洛斯!”

    文明战和曾经地球联邦学院里常玩的战队单挑对阵规则很像,只是人数不同,且没有团战项目而已。九场单挑,先胜五场者胜出,而这第一场便是盲战,双方同时各自递交一个参战者名单,然后根据第一场的胜负来决定下一场谁先派人上台。

    所以,谁赢了第一场谁就占据了主动,血魔族这边派出戈隆倒是在不少人的猜测之内。毕竟眼下血魔族在场的八个金丹中,戈隆的实力足以排进前三,而且基础肉身强悍,属于是无论对阵任何战斗类型都最稳的那种角色。

    反观地球这边,别看足足有九个人,但能让大家真正认可其金丹战力的,其实只有王重和木子而已,第一场属于整个文明战的重中之重,必抢之局,许多人都认为地球不是王重出战就是木子出战,可哪想到,居然是那个叫艾俄洛斯的家伙?虽说那家伙在地界竞技场有着不败的战绩,可毕竟对阵的都只是实丹而已,没有和金丹战斗的先例和经验啊。

    这样的一个家伙,真够资格站到戈隆这样强大金丹的面前?

    人们在质疑的不是胜负,而是资格。

    通道口中的休息室是全透明的,参战者可以坐在这里清晰的看到外面战斗的情况,良好的封闭将外面喧嚣的声音与这里完全隔绝,也没有任何守卫或是外人的打扰,有的只有九个地球人,哦,不,是八个地球人,加上一个目前连移民都还算不上的小luoli。

    “你就是王重?这个文明战的出战名单你来安排?”朱利安一脸不爽的围着王重转圈圈,对这个所谓地球的领袖,她其实并没有好感,因为她看到过弗拉基米尔的所有记忆,如同经历过了弗拉基米尔的人生。当chf上那意气风发的冰王子被王重打击得彻底消沉时,朱利安就对王重很不爽了,她可不是弗拉基米尔,能从那样的逆境中重新崛起并且心怀感激,对于女人这种心眼儿比针眼儿还小的生物来说,打击过她的心上人,这种仇是要记一辈子的。

    “长得真丑。”朱利安仔细打量之后表现出一脸的嫌弃。

    “布谷布谷!真丑真丑!”

    “我先说好啊,待会儿不管你们规矩是怎么样的,反正我要和弗在一起!他要上台,我也要上!”

    “一起上!一起上!”

    冰鸟在旁边乱飞乱叫、拼命助威。

    王重有点哭笑不得,文明战的规矩可不是他定的,可还不等他开口,旁边弗拉基米尔已经笑着摸了摸朱利安的头:“别担心,几分钟而已。”

    “可是……”朱利安不似刚才那么凶巴巴了,面对弗拉基米尔,她实在是凶不起来,脸上有的只是满满的担心。

    来之前她或许还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可现在,看看先前竞技场上那些恐怖的金丹强者……那可不是冰极星上的普通金丹,而是号称七级文明中的顶尖金丹强者,她怕弗拉基米尔如果真上去,就再也下不来了。当然,她知道自己是无法阻止弗拉基米尔的,但至少,无论生死,她都想呆在弗拉基米尔身边。

    “我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弗拉基米尔的声音很温柔,完全不像那个曾经冷酷无比的冰王子,让王重等人都是有些感慨,但也为他高兴。人一辈子,能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很不容易,准确的说,能活着站在这里已经很神奇了。

    “布谷布谷!相信他!相信他!”冰鸟又在复述了,这辈子第一次离开冰极星,这里温暖的环境让它不是很适应,反正总感觉内心躁动,话也比平时更多,它冲着朱利安大喊,当然,它显然也是想安慰主人,可迎来的却是朱利安要杀人的眼神。

    “闭嘴,你这聒噪的臭鸟!你是复读机吗?!再叫,我就把你融了去浇花!”

    众人都笑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你们地球人是挺奇怪的,明明只是一群实丹,面对金丹对手,可你们居然那么有信心……这莫名其妙的信心到底哪来的?”朱利安嘟着嘴,这其实才是她最好奇也最想问的。

    “听说弗拉基米尔战胜了你们那里的金丹冰傀?”王重笑着问了一句。

    “呵呵,这可不是我吹,我们西雅家族的……”说到这里,朱利安突然停住,因为她意识到了一个自己一直都没有深思过问题、但却又无比奇怪的问题。

    西雅家族的冰尸傀炼制术是很强大,但真的强大到实丹就能胜金丹吗?而且,弗拉基米尔早就已经觉醒了记忆,从本质上来说早就已经不再只是一具冰尸傀了,他的强大,怎能归功到西雅家族的秘法中呢?

    实丹战胜金丹,这是放眼整个星盟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儿,虽然不乏有这里的例子,但那几乎都是天门的一批妖孽才能做到,可现在……

    她有些诧异的看向四周,却见无论是弗拉基米尔还是刚认识的王重等人,甚至包括那个一看就很弱的、仅仅只是虚丹的和尚,都是一脸笑意的看过来,就好像他们全都明白这是为什么,就只有自己这一个傻瓜而已。

    “这是为什么呢?”她忍不住问。

    “因为我们是地球人。”弗拉基米尔笑着回答道:“只要是靠自己迈入了实丹门坎的地球人,我相信都明白这是为什么。”

    “你这说了等于没说……”朱利安嘟着嘴,这也就是弗拉基米尔了,换成别人这样说,她会喷人的。

    “看看外面的这场战斗吧。”王重的眼里有着满满的期待,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发现了地球的秘密的人:“艾俄洛斯会告诉你,地球的实丹和别的实丹到底有什么不同。”

    艾俄洛斯?那个比我家‘弗’还要更壮的肌肉男?

    朱利安将信将疑的看向窗外,好像这满屋子的地球人里,除了她强壮的弗,也就只有那个肌肉男看起来比较符合她的审美了,其他的,不是大叔就是小鲜肉,要么太老、要么太嫩。

    通道口的大门此时还紧闭着,几个卫兵守候在艾俄洛斯的身旁,和角斗场的规则不太一样的是,这里没有频繁的人过来检查你的身体情况,也没有人来告诫你什么规则,或是检查你有没有携带什么违禁品。文明战没有规则,也不存在任何限制或违禁品的说法,你如果有能力弄到那种逆天的天界宝物,‘pia’的一声扔出去就砸死一个金丹,那也是你的本事。

    通道内安安静静,吸音门的效果相当好,但无论是艾俄洛斯还是那几个卫兵显然都知道此时的外面正经历着一种怎么样的喧嚣。

    换作任何一个人站在这决定整个文明命运舞台的地方,或许都会觉得紧张,可艾俄洛斯的脸上却是极致的平静,甚至是直接闭着眼睛养神等候。

    陪同在他身侧的几个卫兵都有些同情的暗暗摇了摇头。

    实丹对金丹,而且还是戈隆那种金丹中的顶尖强者,这家伙是如何做到完全不紧张,还能闭目养神的?不会是吓傻了吧?不应该啊……

    “兄弟,准备出……”那个卫兵好意提醒艾俄洛斯,想要拍拍他的肩膀,可话音未落、他的手也还没有落到艾俄洛斯的肩上时,却感觉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住了

    (伙伴们,周末愉快!)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 斗战狂潮 /1_101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