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番外一:修罗场(肚兜)
    林海文迷迷糊糊地醒过来,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祁卉?”

    “祁卉?在不在?”

    叫了好几声,也没有人应。祁卉刚刚拍完一部新电影,照理说没什么事儿要办啊,怎么一大早就没影了?林海文起身,穿着拖鞋出了卧室,又喊了几句,照旧没有人搭理,直到他走进客厅。!!!

    这是什么?他看到了什么?

    血手印!!!

    一个血红的,巨大的,五指清晰的血手印,就这么按在他们的墙纸上,几道血迹还在往下淌。

    “祁卉,搞什么啊你在?这是什么啊?狗血啊?你不会拿了我的颜料吧。”

    肯定是恶作剧,林海文到处找,找了一大圈,哪里哪里都找过了,也没见到祁卉的人影,正当他准备拿手机打电话的时候,大门轰的一声儿被踹开了,实木大门正中间,一个脚印的空洞,似乎在诉说中它遭受的欺凌。

    “……”

    闯进来的,正是祁卉,还有楚薇薇。

    祁卉手中拿着鸡毛掸子,楚薇薇手里则是一把亚丝娜的手办剑,大约二十厘米。

    “噗,你们干什么呢?”

    “李妹妹你看,这渣滓竟然还笑得出来,”楚薇薇面色冷酷:“我与你说过了,这天下的男人就没有一个是靠得住,全是些大猪蹄子。你却对他情根深种,实在是执迷不悔。如今你且看,他脚踏两船还不知羞耻,你如何还要护着他?不如让我倚天剑一剑穿心,送他去死,再将那姓楚的贱婢一起杀掉,由得他们去地下做一对亡命鸳鸯吧。”

    林海文:……

    姓楚的贱婢,不就是你自己么?

    祁卉此时弦然欲涕:“灭绝姐姐,是妹妹不懂事。不过,我与这大猪蹄子相交数十年,不论如何都要问个清楚,不然就是杀了他也不足以平息我的愤怒。”

    “也好,放心,姐姐为你掠阵。”

    林海文此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不管怎么说,李妹妹,灭绝姐姐,这都足够提示他了,这些东西,祁卉跟楚薇薇明显是不知道的啊,那现在

    肚兜。

    肯定是肚兜!

    “你们听我说”

    “不,我已经听得够多了,这些年来你哄骗我还不够么?私下里却跟那姓楚的贱婢眉来眼去,不知羞耻。枉我对你一片真心,却哪里知道,都错付了。林海文”

    为啥不是陆展元。

    话说贱婢也是姓楚,不是姓何。

    看来是融合型的问题。

    林海文脑子里刷刷刷过了这些念头这也是因为鸡毛掸子的拂尘,还有手办倚天剑不是那么有威胁的缘故。

    “那你说吧。”

    “我说什么?你还要我说什么?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我说什么能够改变这一切,能够改变你的心?不可能了,我说什么都没用了。”

    “你又不说,也不让我说”

    “怎么?不耐烦了?对着姓楚的那个贱婢,你也是这么没有耐心么?那她爱的可真是卑微啊!不过,她本来就是个卑微的贱人。”

    “呃……”

    这样说你的灭绝姐姐,不太好吧。

    “林海文,我问你,你这一生,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爱过。”

    “好,那你可以去死了。”

    啊咧?

    “……其实没爱过”

    “我要把你五马分尸!!”

    李莫愁你的操作是这么骚的么?

    “好了,李妹妹,话也问了,我们快快将他杀了,再去杀了那贱婢。这公母俩坐拥亿万财富和偌大势力,都可收为己用。日后你加入我峨眉,我们姊妹俩一道匡扶汉室,灭他元蒙跶子,何愁不能建立一派壮阔基业。这天下,还有谁说女子不如那儿郎啊~”

    忘了,灭绝还是个民族英雄。

    “林郎,你且去了吧。”李妹妹一声娇喊,挥动鸡毛掸子来攻。灭绝左侧协助,手办剑直直刺来。

    “我不想去啊,”林海文夺门而出。

    连电梯也等不了了,从楼梯一路奔走,心里还在想,明天估计要上头条了两女来攻,林海文夺门而逃。

    后面祁卉和楚薇薇毫不放松,一路吆喝着追来。

    “别跑,孬种。”

    “林郎,不会很疼的,只是一会会儿,你就死的透透的了。”

    妈耶。

    这一路狂奔,奔到了小区泳池。而正对面也有一人狂奔而来。

    “爸?怎么了?”

    “你妈要拿针扎死我啊,说我是什么杨莲亭,是个奸佞,要杀了我重整日月神教。”林作栋大喊着跟林海文汇合一处。

    看来梁雪是融合了公司董事长的部分,要做一个奋发崛起的东方不败了。

    此时赶来的东方教主,同李妹妹、灭绝姐姐也汇合一处,步步紧逼而来,手中的鸡毛掸子、手办剑、缝衣针都寒光凛冽。

    “东方教主,幸会。”

    “灭绝掌门,赤练仙子,幸会。”

    串时间线了你们林海文心里在呐喊。

    “好了,不如我等合力将这两个男人先剁了,再叙其他。”灭绝最是凶威赫赫。

    林作栋虽然不知道为啥楚薇薇变成了这个样子,但他很冤枉啊:“为什么你也要杀我?”

    “天下男人,有杀错没放过。”

    “……这么狠。”

    随着那掸子,那剑,那针逼近过来,楚楚可怜的二父子浑身一抖,晕了过去。

    ……

    啊!!

    林海文惊叫一声,醒了过来。

    祁卉按亮了床头灯,睡眼迷蒙:“怎么了?做噩梦了?”

    “噩梦?”

    “怎么这么大一头冷汗?梦到什么了?赶紧去冲个澡,要感冒了。”祁卉吓了一跳,赶紧起身帮他拿睡衣。

    “梦到很恐怖的事情。”

    “多恐怖?”

    “很恐怖很恐怖,哎对了,我以前送你那个肚兜你还留着么?”

    “留着啊,不过很久没用了,收着呢。”

    “不用好,不用好啊,以后等我们有闺女了,就送给她。”( 恶人大明星 /2_235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