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碎星物语 > 第三十二卷 二七章 论英雄
    ?

    “哈哈哈哈~~~~”

    武苍霓放声大笑,怎么都想不到,这场司徒小书的个人历险,最后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峰回路转,跳出一个任何人都没想到的变局。

    司徒小书一副破罐破摔的样子,静静坐在一旁,感觉满腹闷气。

    武苍霓好不容易止住笑,难掩心中讶异,唏嘘道,“还好,她看上的不是我,不然我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前辈垂青……哦,不对,我跟她都是从百族大战走过来的,不算新一代,她自然不会看上我……万幸……万幸……”

    身为一代天骄,武苍霓胸中,自有不输任何人的骄傲,若是换了其它地方,怎么都不会自认属于要被淘汰的前浪,然而关于此事,她唯有庆幸,甘当被时代淘汰的旧人,否则,若被天菩萨选中,托付她的衣钵,自己岂不是糟糕?

    司徒小书斜瞥了武苍霓一眼,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推她出来当挡箭牌……

    ------------------------------------------------------------------------

    听见天菩萨的要求,司徒小书脸色大变,不及细想,脱口道:“虎踞武苍霓,麾下百万兵,上阵能打,文武双全,一方王才,可为前辈继任?”

    天菩萨笑道:“武苍霓单恋一个男人,如今暮气沉沉,如冢中枯骨,早已不入我的眼内。”

    司徒小书连忙道:“神妃龙仙儿,系出名门,密侦司权倾朝野,满邦多故吏;今据显赫之位,部下能事者极多,可为继任?”

    天菩萨摇头,“龙仙儿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却过于不惜生,又为小众而忘命:如何能接我的位置?”

    司徒小书侧头想想,“有一人名号太阳战龙,威镇九州:龙灵儿如初生旭日,可为继任?”

    天菩萨摇手,“龙灵儿虚名无实,无谋无断,不能当此重任。”

    司徒小书无奈道:“有一人慎谋能断,正道领袖--萧剑笏宫主,我觉得她够格继任了?”

    屋外天雷骤响,天菩萨脸色一下变白,摇头道:“姓萧的全靠祖业,非是继任人选。”

    司徒小书道:“那好歹……剑阁秋艳红,可为前辈的继任者?”

    天菩萨媚笑道:“秋艳红虽同为我邪道中人,但已投向魔族,乃魔族守户之犬,怎能继承这个位置!”

    司徒小书猛抹一把额上汗,“要不……燕姣然……”

    天菩萨面现愠色,“区区死尸,何足挂齿!”

    司徒小书无奈道:“舍此之外,晚辈实不知……要怎样的人,才够资格承您青眼,坐上那个位置。”

    天菩萨道:“能坐上那个位置的女人,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

    司徒小书死命摇头,“真没有别人了吗?”

    天菩萨以手指小书,而后指向自己,“今天能稳坐这位置的,惟有妳与我而已!当今之世的女子,以妳的前途最不可限量,未来成就更在燕无双之上,再没有第二人可以媲美。”

    司徒小书全然无语,就听见窗外雷声轰隆,霹雳炸响不绝,而自己除了无语,就只想斩下这条手臂,偿还所欠的人情……

    -----------------------------------------------------------------------

    与天菩萨的会晤,司徒小书一头雾水,作梦都想不到,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天菩萨也是疯子中的一个,还疯得特别厉害,居然想把欢喜院交给自己,让自己成为下一任……天菩萨?

    换了是别人,想拿这事来给自己添堵,自己肯定当面就一刀,绝不受要胁,可天菩萨……多次抢救、掩护自己,连手臂都断了,而她之所以衰老,出现散功之兆,也是受自己所累,实在没什么余地对她强硬。

    当然,大仁大义,大是大非之前,个人的恩情也只能不顾,但眼前的情况,尚未严峻到这种地步,天菩萨仅是诚意邀约,没有强逼,也没有挟恩惠以迫就范,让自己有思考余地,那……不到万不得已,自己也不想破脸,成一个薄情寡恩之人。

    ……无论如何,欢喜院自己是万万不能要的,否则一身兼欢喜院、封刀盟两家,成何体统?

    ……但有一点,却是萦绕在心头,久久没有散去的奇妙感受。

    在欢喜院之中,那间无比浓艳的闺房里,天菩萨把自己带到镜前,让自己好好细睹镜中人的模样。

    镜中,自己与天菩萨穿着相同的霓裳薄纱,披着相同的羽带,性感艳丽,略嫌苍白的脸蛋上抹了粉,唇上也涂了胭脂,嫣红欲滴,连带眼睛也水汪汪的,俨然就是一名绮丽无双的青楼艳妓,哪里有半点苦行刀主的朴素模样?

    这是……另一个自己,不曾看过的自己,从没有想过,自己有可能是这样的,可以是这样的……

    这样的自己,与身旁的天菩萨,仿佛两朵妖艳的鲜花并蒂绽放,在相同服装、化妆的衬托下,就连容颜都有些相似,自己就像化身成为另一个更年轻的天菩萨……这种“误入歧途”的感觉……确实很特别……

    哪怕是已经回来多日,心头仍是难宁难定,想想都觉得胸中一团乱麻,拆解不开……

    司徒小书的烦恼情绪,武苍霓全都看在眼里,大概也心中有数,暗暗感叹,这丫头虽然也经过不少磨难,却没有失去那份纯真与善意,真是可喜可贺。

    天菩萨或许是真的发了疯,真心想要传位;又或者只是看中了司徒小书的未来性,将来有很大概率成为始界第一人,才想在她身上下注,可不管怎么说,小书都不会轻易动摇。

    ……其实天菩萨的控诉中,不乏避重就轻的地方。欢喜院被视为九外道之一,自然有其邪门的地方,明下的青楼妓馆中,或许真没有不愿意的女子,但是投在天女菩萨裙下的男子,可就未必了。

    ……欢喜院的核心功法,最是擅长迷神乱性,挑动情欲,遇上院中女子,如非有相克法门,或是修为心性都足,不然十有八九会着道,欲乱情迷之下,阴阳和合,遭到采补,损失修为、前程都是小节,送了性命的也不是一个两个……

    有如此行径,欢喜院才被视为邪魔外道,为天下所厌弃,只是当初天菩萨修为堪称横压当世,加上司徒无视和燕无双,乃至月光神尼和萧剑笏,都不愿与她为难,剩余人等,自然只能忍让。

    眼前情势复杂,武苍霓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道,“真是为难妳了,不过,妳不会真有兴趣想接吧?”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接下怎么荒唐的事情……”司徒小书一脸苦恼,“但是她……前辈救了我一命,我确实欠了很大恩情……救命之恩不报,不是司徒家的作风,可、可这样事情……怎么都不可能答应啊!”

    “说起来,真想看看小书妳女装的样子呢。”武苍霓打趣道,“一定很漂亮吧,妳有没有把衣服带回来?下次不如穿出来扫墓,老温他回来要是看到,一定也会惊呆了的。”

    “武帅妳……”

    司徒小书话说一半,满脸羞涩,全然忘了早先的苦恼,变成一个扭捏的女孩,出声抗议。

    武苍霓哈哈一笑,突然感觉整个身体一僵,心中泛起强烈的危机感,毫无由来,却打从心底生出危机感。

    ……有危险?但是在哪里?

    ……神皇和佛皇皆去,始界之中又有什么能够威胁我的?

    ……那些大人物,又有动作了?始界危险了?

    同样生出危机感的,不只是武苍霓,还有司徒小书,她立刻稳住身子,顾不上其他,立刻开始思索预感的由来。

    这么强烈的感应,如果不是危机很近,同时极度危险,就是后果很大,会危及始界,触发了人道之主的特殊感应,而以自己如今修为,配合人道异能,始界之内除非爷爷和燕无双,其余,有谁能引发自己这么强烈的预感?莫非,真是那些觊觎始界的大人物,又有了新的谋划?

    合理的推测,却因为忽略了关键情报,全然走偏,司徒小书尚在思索,突然见到对面的武苍霓也是一滞,脸有异色,立刻反应过来,运劲护身,足下发力,就要抽身疾退,同时出声示警。

    “小心……”

    话音未落,两人先前的立足之处,已经哄然炸开,一道赤红色的血电,破土而出,瞬息分成数股,分袭两人。

    武苍霓方才感应,来不及躲避,右手一挥,击碎两道,却被剩余三道,擦肉而过;司徒小书虽然早一瞬作出反应,却也为时晚矣,七道血电连成一串,司徒小书没来得及勾连空间法则,只是发力疾退,一瞬就追上。

    前五道血电撞上护身气劲,瞬息归无,看似没有半点波澜,却让司徒小书浑身一僵,真气运行出现刹那滞碍,剩余两道血雷,径直穿过气罩,正中胸口。

    赤色雷电接触到血肉,瞬息融入,看似没有杀伤,却是将其中蕴藏的血毒,注入目标体内。

    血毒入体,瞬息化血,蔓延全身,其中更暗藏无上魔意,沾染神魂,还试图入侵内世界,武苍霓顿时瘫软在地,司徒小书也全身无力,摔落下来。

    眼见两人都遭了暗算,潜伏多时的凶手现身出来,站在一片狼藉中,看向司徒小书,赫然是一道蝠翼倩影,正是在冥府搅动风雨,释放太初饿鬼的褒丽妲!( 碎星物语 /2_239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