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超维机战 > 正文 1046 疯狂(4000)
    怎么一个个都认为是基拉补刀的呢?真是让我吐槽不能o(╯□╰)o

    ----

    仇恨。

    基拉自从在亚金杜维一战之后,就没有再如此恨过一个人。

    哪怕是在面对曾经因为仇恨而互相痛下杀手的阿斯兰时,基拉都尝试着用自身最大的能力去请求阿斯兰的原谅。

    毕竟,在那场战斗中阿斯兰虽然击毁了卡嘉莉的机体,但卡嘉莉却幸运地幸存了下来。

    但,在基拉的剑下,那名阿斯兰心爱的女子却没有那么幸运。

    历经数载,物是人非。

    基拉幸运地在奥布再度遇见了阿斯兰,亦做出了尝试。尽管结局不好,但始终有了开始。

    然而,

    就在此时,

    就在基拉跟随着奥布的舰队来到乐这个岛国,与东亚联邦汇合并第一时间赶到战场的时候,

    却不幸地亲眼目睹了正试图全速撤离出那架体型庞大,有着众多可怕武器的钢铁巨人的攻击范围的救世主高达和黑色扎古幻影被击中的一幕。

    随后,一场巨大的风暴从天而降,吹散了爆炸发生的浓烟和火焰,更吹飞了救世主高达和黑色扎古幻影的残骸。

    “阿斯兰!阿斯兰!回答我!阿斯兰的!回答我!!”

    基拉焦急地打开通讯,一遍又一遍地呼唤了昔日挚友的名字,但收到的却是无意义的杂音。

    无论是语音通讯,还是求救信号搜索,都没有任何反应。

    此时,一股凌厉的杀气穿透了那重重雨幕,笼罩在自由高达身上。

    基拉眉心一紧,瞳孔一缩。

    随即,一股比之更为强烈得杀意冲天而起。

    “杀了你!”

    这一刻,下定决心,不忍再杀害任何人的基拉毫不犹豫地,冰冷地说出了这句话。

    而在同时,自由高达所有武装全数对准那道在重重雨幕中缓步向着自由高达走来的钢铁巨人。

    “咔!”

    “滴滴……”

    随着瞄准器的弹起,一道道光标迅速将毁灭高达的双手双脚锁定。

    基拉的瞳孔中,那游走不定的光标停住了,更亮起了代表锁定的红光。

    基拉手指一动,五彩大炮瞬间齐射,气势煞是逼人。

    但是,

    在五彩大炮齐射的一瞬间,那张让包括阿斯兰在内的众多机师束手无策的光束盾再度张开,轻松地挡下了五彩大炮。

    “光束盾?”

    基拉眼神一变,转眼间便进入了古井无波的状态,也就是传说中的爆种!

    自由高达的动作一变,收起了除了光束步枪和盾牌之外的所有武装,全速向着毁灭高达靠近。

    暴雨中,花生大小的雨点不断地砸落在自由高达的身上,眨眼间便在自由高达的身上形成了一道水幕。

    加速!加速!

    基拉不断地将自由高达的速度提升,再提升,直到极限为止。

    如此疯狂地加速,让自由高达犹如锋利得箭头那般,刺破了空气,更刺破了那重重雨幕,笔直地向着毁灭高达冲去。

    “嗡!”

    如此直接,如此疯狂的做法,毫无疑问便会引来敌人的猛烈攻击。

    只见隐藏在毁灭高达所背负的那圆盘中的众多炮台纷纷炮口一转,便迅速地锁定了自由高达,同时更发射出数量达二十道之多的光束拦阻自由高达的靠近。

    左转右移,

    上升下降,

    自由高达在基拉的控制下,宛如大海精灵那般肆意灵活地在这场雨势越来越大,视距越来越低的暴雨中穿梭。

    无论毁灭高达所背负的那些光束炮不断如何地穿透雨幕,划破大地,都无法击中自由高达一分一毫。

    “给我打下来!给我打下来!”坐在毁灭高达驾驶舱的芙蕾已经无法从那扭曲到极致的脸孔看出昔日那家教优秀的大小姐所拥有的气质美貌,也无法看出在经历数载沙场后所形成的英气。

    有的,

    只是杀死所有站在她面前的生物,尤其是杀光所有调整者这个恐怖的念头。

    “看!看!快来看啊!爸爸!芙蕾很乖的!”

    芙蕾那瞪到极大,犹如怪物眼球般得双眼,死死盯着在毁灭高达的攻击下,四处逃窜,却无法靠近自己的自由高达。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啊!爸爸!”

    芙蕾一下,一下,又一下地按动着扳机。

    光束暴雨突然一停,还没有等基拉松口气,毁灭高达那威力巨大的胸炮便接踵而来。

    “轰!”

    厚重而让人越发看不清远方景物的雨幕刹那间便被炽热,烧融一切的复列位相光束炮穿透,锐不可挡地击向自由高达。

    “轰隆隆!”

    强大的光束炮在接触到地面得一瞬间,一颗刺眼的巨大光球当即腾空而起,驱散了这片被暴雨笼罩的区域的黑暗。

    光芒消逝,被光束炮破开的大地散发着强烈的高温的同时,更将那从天而降的雨滴加热蒸发,迅速形成了一阵阵弥漫在周边的热蒸汽。

    “哈哈哈哈哈哈!死吧!死吧!全死了!”全心全意只知道复仇,杀戮的芙蕾哈哈大笑着。她得声音已经失却了轻柔清脆,被那充斥着恨意的沙哑难听的声音所替代。

    可,就在芙蕾认为自由高达已经殒身在毁灭高达的光束炮之下,并准备离开,向着她所感应到的另外一处猎场的时候,攻击再一次降临了。

    这一次,毁灭高达面临的并不是远程攻击,而是双持光束剑的自由高达所发动的近身攻击。

    “还没死吗?”芙蕾狠狠一骂。

    毁灭高达的右手随之抬起,指向自由高达所在位置。

    “嗡!”

    五道光束爆发,凌厉地朝着自由高达扫去,阻止了它试图冲向驾驶舱的冲锋。

    但,这只是暂时。

    自由高达,不,应该说是基拉,他知道只要拉开一段距离,凭借着毁灭高达所拥有的武装,自由高达或者就只有撤退,或者被击落的选择。

    为此,基拉做出了近距离格斗战的决定。比机动性,自由高达自然胜出一筹。

    但,对于自由高达的这个举动,芙蕾很快就做出了应变。

    “哒哒哒……”

    隐藏在毁灭高达头部两侧的四门“豪猪阵”75mm自动近防炮爆发出长短不一的火光,将那一颗颗尖啸的炮弹射向正在试图再度靠过来的自由高达。

    密集而凌厉的近防炮让基拉顿时压力大增。

    无论是那右腕上装备的五门光束炮,还是头部那四门近防炮,两者联手之下,几乎没留下哪怕一丝缝隙让基拉得逞。

    面对如此的境地,基拉的眼神依然平静,在自由高达高速回避的同时,基拉更是伺机寻找所有有可能突防的机会。

    突然间,基拉看到了毁灭高达那被断掉的左腕。从至今为止所观察到数据来看,这左腕极有可能是突破点。

    基拉眼神一凝,决定当即做好。

    紧接着,一直在毁灭高达前面盘旋不休,伺机突防的自由高达突然动作一变,快速地变换方向,背朝着毁灭高达的右侧直接加速,似乎是想凭借速度的优势,摆脱毁灭高达的追击。

    “想逃!休想!”

    在刚才的齐射当中,被芙蕾留下并没有射击的颜面口炮“怒火Mk2”200mm能量炮立刻激发,猛地朝着自由高达的背部击去。

    但是,这正中了基拉的下怀。

    只见自由高达的身体突然一沉,在险之又险地与那道威力强劲的光束炮插身而过的同时,更借着光束炮发射带来的短暂掩护,全力加速地绕到了毁灭高达的背后。

    “背后?没用!”基拉的算盘并没有隐瞒芙蕾多久,便被其看穿了。

    毁灭高达背包上的光束炮连连射击,同时那一直都没有怎么动过的导弹也被芙蕾全数朝着毁灭高达的背后那片空地发射而出。

    毫无疑问,

    芙蕾的这些举动给基拉带来了很大得麻烦,但终究也只是麻烦而已。

    从一开始,基拉就没有打算从背后发动攻击,他的目标--便是在之前的战斗中,毁灭高达失却的左腕。

    这,

    也是毁灭高达唯一一处致命的弱点。

    自由高达的推进器轰鸣着。

    哪怕是那密集地扫来扫去,不断地在地面留下伤疤得光束炮,还是那一枚枚,毫无目标,却又不断地在自由高达身旁炸开的导弹,都无法影响到它的运动。

    全力爆发的推进器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将自由高达送出了那片沦为地狱的火力覆盖带,有惊无险地冲到了毁灭高达的左侧。

    “唰!”

    “嗡!”

    两道光束在自由高达绕到毁灭高达左侧的同时齐齐亮起。

    基拉一推拉杆,自由高达猛踏地面,在推进器的帮助下,高高跳起,手持光束剑朝着毁灭高达的驾驶舱刺去。

    “去死吧!”

    一直都面无表情地基拉终于有了变化,他得声音同样充满仇恨。

    灼热的光束剑破开了雨幕,穿过了毁灭高达的左腋下,笔直地刺中了毁灭高达的……驾驶舱。

    然而,

    基拉却震惊了!

    原本能够将数层高强度钢板融穿的光束剑竟然莫名其妙地在刺中驾驶舱得一瞬间“消融”了。

    只剩下自由高达手中握紧的剑柄,和那短得可怜的剑身。

    “捉到你了!”

    一声得意而又充满杀意得声音突然在基拉脑海中响起。

    同时,

    毁灭高达的左臂快速收紧,企图将穿过腋下的自由高达夹紧,进而摧毁。

    顷刻间,事态竟变得如此紧急。

    但,自由高达没有逃,也没有放弃抵抗,而是快速地将腰间两侧的旗鱼磁轨炮展开。

    “滋啦!”

    一发,

    两发,

    三发,

    一发发炮弹在旗鱼磁轨炮得加速下,接二连三地以近乎零距离的距离向着毁灭高达发起射击。

    “轰!”

    “轰!”

    “轰!”

    哪怕是毁灭高达所装备的VPS装甲性能优秀,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这几乎零距离的攻击完全抵消。

    更何况,自由高达此时此刻所瞄准的位置正是驾驶舱。那一连串的攻击所发生的震荡让坐在驾驶舱里面的芙蕾顿时感觉就像坐在穿行在风暴当中的小渔船那般颠簸。

    “怪物!去死吧!!”

    毁灭高达那右腕突然抬起,对着自由高达,更对着自己的左臂,转眼间便射出一道道光束,从右至左地散出了一阵阵致命光束。

    “轰!”

    第一道光束率先击中了毁灭高达自身的左臂。

    “轰!”

    第二道光束击中了自由高达的右翼,轻而易举地将右翼削掉了。

    “轰!”

    第三道光束擦着自由高达的头部而去,打掉了自由高达的头部。

    第四道……

    就在第四道击中自由高达得时候,裂痕出现了。

    对,

    是裂痕。

    可曾记得,在之前的战斗中,艾琳所驾驶的扎古幻影曾经击中过毁灭高达的驾驶舱附近的位置。

    而眼下,自由高达方才所攻击得位置正是同一个地方。

    在这即将决定胜负得时刻当中,基拉既然将自由高达的光束剑抛弃,悍然地操纵着自由高达以掌为剑沿着那一处被轮番打击而出现裂痕的位置击去。

    “吱呀!”

    转眼间,自由高达的手掌沿着裂痕,穿透了毁灭高达的驾驶舱,但也将自身同时摧毁了。

    因此,第四道光束炮在失去了驾驶舱的控制下挣扎一番后,终究未能射出。

    “咳咳咳……”

    芙蕾咳出了几口鲜血,忍着内脏破碎的痛苦,在那血红的视线中看着那在刺入驾驶舱的同时,也被破坏得七零八落的钢铁手掌缓缓地退出。

    随着手掌的退出,芙蕾通过那破口看到了自由高达那破烂的头部。

    “咳咳……”

    大口大口的鲜血难以抑制地从芙蕾的口中涌出,染红了她的机师服。

    “死……终于要死了吗?咳咳……爸爸……”

    芙蕾的瞳孔开始溃散,但驾驶舱背后的那道红色幽光依旧殷红。

    “咳咳……”

    突然间,芙蕾的眼神重新变得凌厉。

    “就算是死!我也要把你的灵魂带到地狱!!”

    在这一瞬间,芙蕾仿佛化身成幽魂女妖那般,发出了死亡哀嚎。

    冥冥中,幽冥处似乎真的响起了一声哀嚎,像是和与芙蕾的哀嚎相呼应。

    “来吧!你的灵魂我收下了!哈哈哈哈哈哈!”

    尖笑中,芙蕾歪倒在驾驶座上,失去了所有生命。

    而坐在自由高达当中的基拉,居然在看到了一阵幽光后,便坠入了深渊。( 超维机战 /4_44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