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螟蛉 第七百八十八章 谁的儿子?
    对于小孙子的诘难,越老太爷一副我没听到的样子,照旧是一副笃悠悠的模样。他对已经明显露出了焦躁怒火的皇帝点了点头,继续不紧不慢地往下说。

    “我在千秋小时候就无意中发现,他背上被纹上了需要很特殊的情况才能发现的血狼纹身。太子在晋王府时,曾经清晨跑去浴场时撞见千秋,一番恶作剧后也凑巧发现过,后来被千秋骗得以为是眼花了。严诩则是从我这得知这回事,此番进入北燕后自然少不得假公济私,悄悄又访查那个纹身匠。”

    “因为前些年李建真铺的路不错,再加上北燕局势不稳,严诩竟然真的找到了这个纹身匠人。而这个匠人还承认,甄容肩头的青狼也是他的手笔。他曾经被人秘密带去一个地方,给两个孩子打过纹身,一个是肩膀上的青狼,一个是背上的血狼,而那个时候,正是传闻中萧乐乐这个皇后和小皇子一同病故之后。”

    “青狼纹样到底如何,暂时还不知道,可这个血狼图样并不平常,因为在很久以前,纹身匠自己还是少年郎的时候,曾经亲眼看到师父给一丁点大的萧敬先纹过相同的图样。当然我还没确证,萧敬先背上是否真有。”

    “虽说萧敬先此次回霸州的时候虚弱成那个样子,但这个人仍然非常警醒,任何动静都能发觉,我不想在没把握的情况下惊动他。而那个纹身匠说,这血狼纹身,代代都是萧家人的标志,但是,传男不传女,据说不止他师父,他太师父给萧家上两代男丁纹过这样的血狼。”

    “和甄容肩膀上那种显眼的青狼不同,这血狼纹身因为要特殊的原理才会显现出来,而且萧家男丁稀少,祖传的郡王爵位到萧乐乐和萧敬先姐弟这一代,已经基本上递减没了。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萧家人身上还有这样的纹身,就连萧敬先本人,说不定不知道也未必可知。”

    越千秋已经忍不住想翻白眼了:“爷爷你想说什么?说我是萧敬先的儿子吗?唔,算算年纪他也大概能有我这么个儿子,可你不觉得这简直很荒谬吗?当姐姐的诈死跑到北燕来,然后还带上嫡亲侄儿?这是想干什么?”

    “这是你自己猜的,我可没有确证此事。”越老太爷斜睨了一眼气呼呼的越千秋,随即呵呵一笑道,“毕竟,除了血狼纹身,其他的事情那个纹身匠一无所知,所以你的身世和甄容一样,很难断定到底是怎么样的。”

    皇帝刚刚也曾在那么一瞬间生出一个念头,心想越千秋会不会是萧敬先的儿子,所以这两个人才会一次又一次配合默契,甚至不顾生死营救彼此。可听到越老太爷的话,他立刻想到这次越千秋去探望萧敬先时,给人挖了个大坑的前事,一时脸色变得极其古怪。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即似笑非笑地说:“越相大概不知道吧,之前萧敬先不怎么配合医治,吃喝也都是敷衍了事,就差没绝食了,所以朕让他和太子一块去探望一下。结果萧敬先说了点很难听的话,千秋一怒之下把他骂得狗血淋头,还直接甩给他一个大消息。”

    他顿了一顿,意味深长地呵呵一笑:“千秋竟然对萧敬先信口开河,说是萧敬先留在金陵城的那个侧室裴宝儿有身孕了,让萧敬先安安生生寻死,别管自己的儿女。”

    “噗……咳咳咳咳咳!”

    越小四差点笑岔了气,随即又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等好容易摆脱那惊天动地的呛咳,他这才按着胸口说:“看来这小子还真是未卜先知啊……他怎么就算到自己有那么一个爹呢?他把萧敬先从土里刨出来,萧敬先因为他被擒而自投罗网,好一个父子之情……哎哟!”

    他敏捷地躲过越千秋随手砸过来的东西,同时还伸手一抄,等看清楚手里的玩意,他忍不住愤愤然地对越老太爷道:“老头子你也太宠孙子了,你瞅瞅,暗器都能用上银锞子,这简直是一等一的败家子啊!”

    越老太爷看着突然耍宝的幼子,又见越千秋正恼火地对着越小四挥舞拳头,他就哂然一笑道:“甄容原本被北燕皇帝编排成是萧敬先的儿子,结果却被你抢先认了义子,如今千秋名义上算是你的儿子,你却又要把他推给萧敬先,怎么,你和萧敬先交情好到了这地步?”

    越小四顿时脸色黑了:“谁和那个疯子交情好!要是我从前知道他那么疯,有多远躲他多远……我开个玩笑老头子你还真得意上了,看我揭穿你这瞎话!千秋这小子被你绕晕了,我可还记着呢,我问你,丁安呢?之前康乐在关键时刻赶到的时候,可是说她和丁安见了面!”

    此话一出,不但皇帝面色立刻一黑,就连越千秋也醒悟到,自己竟然被越老太爷给带偏了思路,完全忘记自己最初只是问丁安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这一次,还没等他恼羞成怒地追问到底,越老太爷就主动揭开了谜底。

    “皇上想必还没有听说,康乐也在护送北燕皇帝灵柩回南京的人当中,那些侍卫尚且已经殉死,康乐自然不会独活。而丁安……她双腿齐断,苟延残喘多年,如今终于回到了当初她主子嘱咐她最后去的地方,完成了最后的任务……所以她也已经死了,含笑而去,很安详。”

    “你说什么?”皇帝倏然神情转厉,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怒火,“你是在告诉朕,知道当年旧事的人当中,就只剩下你和建真了?”

    “当然不是,除了小影之外,还有某些无足轻重的大人物和小人物。”

    说这话时,越老太爷的表情依旧镇定,仿佛自己此时说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那个纹身匠我已经带了回来,此外,安妃还活着。李建真把她安置在一座尼庵。另外,当初给那个宫人接生的稳婆也依旧还健在。虽说他们算不上什么最关键的证人,但皇上可以亲自问,不论安妃也好,纹身匠和稳婆也罢,他们互不相识,是否串供,那些干久了审讯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证人之中还有一个当年的妃嫔,如果说之前皇帝只信了三分,那么此时他终于是信了七分。尽管此时应该立刻让越千秋脱衣服,然后设法验看他背上的所谓血狼印记,但他本能地相信越老太爷在这种事上不曾撒谎,而且既然小胖子看见过,他只要回头一问便知端倪。

    然而,他却仍旧忍不住问道:“那朕问你,萧乐乐为什么要带着两个孩子离开本来应该安安稳稳的北燕,跑到这毕竟是敌国的大吴来?她如果是为了把其中一个送进宫,瞒天过海,觊觎我大吴帝位,一个就够了,为什么要两个?”

    “虽说这只是我的推测,但我这会儿说出来,皇上可以和小四千秋一块参详参详。肩膀上有个那么醒目的青狼,萧乐乐一定也知道,丁安把甄容送过来后,李建真一定会心生疑窦。”

    “毕竟,李建真被她说动有了一番做事心思之后,游说皇上建了玄龙司,可她并不是盯着文武百官那些阴私,却有对付北燕的心思。她对萧乐乐的身份也很好奇。所以呢,皇上和萧乐乐的事情,李建真是知道的。至于萧乐乐的身份,她顺藤摸瓜查到北燕,最后也知道了。”

    越老太爷停顿了一下,给众人,又或者说皇帝一个接受事实的机会,这才继续说道:“所以,我倒是觉得,甄容送过来只是个幌子,她既然有意让小影知道她来了金陵,又把千秋用那种方式送到了我眼皮子底下,也许就是为了让我和李建真疑心千秋才是真正要送过来的。”

    这是一个相对合情合理的解释,然而,越千秋却本能地觉着,越老太爷还没把话说完。

    而另一头的越小四正在那若有所思地打量正在冥思苦想的越千秋,可让他意想不到是,老父亲竟突然转头看向了自己。

    “小四,你在北燕呆了很多年,那你知不知道,萧乐乐和萧敬先姐弟俩的父亲,乃至于祖父,曾祖,高祖是个什么状况?”

    越小四只觉得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如果问话的不是父亲,他简直想直接骂回去我在北燕又不是那些登记户籍的小吏,我怎么知道萧家上溯几代人是什么情况!可他想想老头子问话必有用意,只能绞尽脑汁地回忆,好一会儿才给出了一个不那么确定的回答。

    “萧家姐弟的父亲好像死得挺早,人挺正派,没有三妻四妾。至于再上头的祖父,听说也是个挺默默无闻的人,好像在萧敬先他老爹成婚之前就死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了个顿,倒吸一口凉气道:“老爹你的意思是萧家人都早死?”

    外头越千秋正在嘀咕越老太爷刚刚那问题简直是查户口本,可听越小四说着说着他就觉得不对,等越小四突然反问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忍不住生出了一个念头。

    萧敬先那样使劲折腾,不会是想着家里人一代代都早死,所以干脆乱来一气吧?

    “从萧家姐弟上溯五代人,无论男女,全都没有活过四十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越老太爷笑了一声,却谈不上高兴,反而有些说不出的感慨,“小影陪着萧乐乐去看过的那些名医,虽说大多数都只着眼于解决她是否能生育的问题,却也有两个眼明的。”

    “萧乐乐虽说自幼骑马练武,但身体没有看起来那样健康。这是小影事后从大夫嘴里问出来的。正因为身体有些先天不足,所以她受孕比一般女子要困难。而且最重要的是……唔,好像在千秋一个孩子面前说这个不大妥当。”

    越千秋顿时翻了个大白眼:“爷爷,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

    见越千秋一副我已经长大了的表情,越老太爷这才嘿然一笑:“那我可就说了。当初萧乐乐看的大夫里头,有一个常常给金陵王公贵戚家的女眷看病。他说,萧乐乐流露出的那种态度,似乎不喜房事,和那些变着法子想固宠的内宅妇人截然不同。”

    “他虽然话说得隐晦,但可想而知,既然连夫妻敦伦都不热衷,甚至敷衍了事,夫妻关系很容易不谐。虽说北燕皇帝如今看来不是那等喜新厌旧的人,对元配发妻一直都惦记着,可要一个孩子就不那么容易了。而且,萧卿卿曾经说过她昔日被一个尚宫算计的往事,可想而知,如安妃那样阴夺宫人子的事,萧乐乐是不会做的。”

    “她如果想要一个儿子,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可以多出一堆儿子来。可她连大公主养了一阵子都觉得不耐烦,更何况是别人的儿子。所以这两个孩子,可能未必是她的,但却必定与她有很大的关联。而千秋能让她舍命都要先救出来,和她的关联想必更深。”

    听到这里,越小四终于忍不住嘀咕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说千秋是萧敬先的儿子,是萧乐乐的嫡亲侄儿?萧敬先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一直都在孜孜不倦地寻找着那个所谓的外甥,没想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是外甥是儿子,怪不得人家都说外甥肖舅……死小子我警告你,你有钱也别乱丢东西!”

    接住越千秋飞掷而来的又一块银锞子,越小四忍不住再次对名义上的养子吹胡子瞪眼。

    越老太爷却呵呵一笑道:“具体内情,只能猜,却是难以断定真相。当然,千秋身上流着萧家血缘的可能性很大,否则他的背上不会多那么一块血狼印记。”

    瞧见越千秋一张脸黑得如同锅底,老爷子就轻描淡写地说:“千秋,你和萧敬先也相处过挺长一段日子,不管是把他当舅舅,还是把他当父亲,都比旁人来得容易才对。”

    “说得简单!我这次被他坑得还不够惨?”越千秋恨得咬牙切齿,随即斩钉截铁地指着越小四说,“总而言之,猜测就是猜测,只要没有实质性的人证物证,休想我认这件事!我宁可叫这家伙老爹,也绝对不想和萧敬先再扯上什么关系!”

    “喂喂,你小子没大没小!再说了,你以为我很想要你这个儿子吗?”越小四不无恼火,可在越千秋那挑衅的眼神中,想到自己早已经被彻底拉拢过去的妻子和女儿,他最终还是不大甘心地收回了前言,“萧敬先那疯子确实难以捉摸,你不乐意认就不认吧,顶多我吃亏……”

    尽管今天知道了一堆糟心事,可此时此刻,皇帝还是忍不住哑然失笑。哪怕越老太爷的言下之意是,萧乐乐曾经打算盘把一个并非是他血脉的儿子送进宫来,已经受过太多冲击的他竟觉得已经没多大怒火了。

    反正自从发现自己被算计,还被妹妹和心腹大臣发现自己和萧乐乐私会,他已经是气都气饱了!这一辈子,哪怕被母亲挟制,被大臣压制,他都没像之前那样羞恼过!

    他微微眯起眼睛,手指轻轻敲了敲扶手。

    “金陵那边很快就会有消息过来。如果裴宝儿有身孕,那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如果没有……”他瞅了一眼面色铁青的越千秋,温和地说,“朕想好好查问一下,萧敬先是否有所谓的血狼纹身。至于谁去……千秋,你闯出来的祸,是不是应该你自己收场?”( 公子千秋 /4_458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