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万历1592 > 第二卷 帝国荣耀 一千零三十八 我错在哪里了?
    努尔哈赤大哭着给何和礼还有扈尔汉举办了葬礼。

    并且在葬礼结束之后,努尔哈赤三番两次的前往何和礼的墓葬旁边怀念祭奠何和礼,有些时候还会和他那可怜的女儿一起在何和礼的墓碑前哭泣。

    失去何和礼对努尔哈赤来说不仅是情感上的重大打击,在整体战略上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失去了何和礼以后,努尔哈赤经常感觉自己有些六神无主,以往可以找何和礼商量的事情,现在,他都不知道应该找谁去商量。

    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

    就好比此次的战后处置,努尔哈赤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本能的想要找何和礼问计,结果何和礼已经死了,没有人给他提意见做决断了,努尔哈赤非常悲伤,也非常迷茫。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何和礼对他的重要性的确是无可取代的。

    然而何和礼是回不来的。

    努尔哈赤心里痛恨杀死何和礼的秦军,也曾想过要给何和礼报仇,想要找秦军的麻烦,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比起何和礼,现在还活着的人更重要。

    他的理智这样告诉他。

    他痛恨秦军的主将,但是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报复。

    心中的痛恨和不甘折磨的他几乎要发疯。

    他很急切的期待着褚英的归来,他期待着褚英归来能给他带来一些好的消息,可以至少缓和一点他的痛苦。

    尽管他知道这样做是没什么实际意义的。

    而就在他的期待中,褚英回来了,带着一连串的马车回来了,努尔哈赤大喜过望之下亲自去迎接褚英,时隔数年,两父子在赫图阿拉城下激动的相见了。

    褚英还把马氏介绍给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高兴的嘴都合不拢,拉着褚英和马氏一起到城中喝酒吃饭,一家小子和女孩子围绕着褚英和马氏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褚英和努尔哈赤说话,马氏给努尔哈赤的儿子和女儿们发放他们从京师带来的礼品。

    褚英和马氏的归来是这段时间里情绪普遍低迷的建州部落里难得的喜事,大家都想着趁这个机会把不该有的情绪全部扔掉,然后重整心态。

    努尔哈赤的战败给建州女真带来的打击的确非常大,以至于建州女真内部充满了颓丧的氛围。

    但是眼下,很显然,他们似乎已经从这种氛围之中挣脱出来了。

    然后努尔哈赤和褚英聊了一些家常,见面之后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留下一桌子老幼妇孺在聊天,努尔哈赤把褚英带到了何和礼和扈尔汉的墓前。

    然后,两人自然而然的就把话题引到了之前的战争上。

    毕竟这才是褚英回来的原因,如果没有这件事情,褚英可没有多少心思回来看看,这种方式的回家看看需要的时间可不少,褚英沉迷于战功,没什么时间考虑回家。

    家里的确一点也不好玩。

    所以直接切入正题。

    “阿玛,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明明是可以避免的不是吗?您主动进攻大秦的军队,这让我们非常被动,大秦皇帝陛下非常生气,真的非常生气。”

    褚英急切的表达萧如薰非常生气的事实。

    而努尔哈赤更加生气。

    他没想到褚英回来提起这件事情的第一句话不是为他说话,而是说萧如薰很生气。

    “他萧如薰生气,我就不生气吗?何和礼死了,扈尔汉死了,安费扬古和费英东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了床,我们损失了一万多名战士,一万多人啊!”

    看着努尔哈赤愤怒的样子,褚英也稍微有些惊讶。

    一万多人。

    秦军的估计是杀敌七千到八千,现在看来,这个估计相当的业余,或者说太保守了。

    “怎么会那么多?我们怎么会损失那么大?”

    到底是自己的族人,褚英还是担心的。

    “我们在正面被秦军的军阵拖住了,然后他们的伏兵突然出现,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何和礼死了,扈尔汉死了,全军大乱,失去了指挥,何和礼用命保护我,让我逃了出来,我……”

    一提到何和礼死掉的事情,努尔哈赤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差点没在儿子面前流下眼泪。

    褚英的情绪也是蛮复杂的。

    “到底为什么要出击秦军呢?阿玛难道真的打算和大秦开战?大秦明明是来调停的,阿玛为什么反而要进攻大秦的军队?这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

    “调停?”

    努尔哈赤瞪大了眼睛:“他们是来调停的吗?他们要是来调停的话,为什么在我被九部联军压着打的时候不出现?我这边刚刚打败了九部联军,他们就拦在浑河南岸,让我眼睁睁看着九部联军那些混蛋逃走,最后还杀了我们一万多勇士!”

    努尔哈赤满腔的愤怒爆发出来。

    褚英却不这样认为。

    “阿玛,开战的消息传到大秦那边,大秦也是需要时间准备调集军队的,前后不过几天,大秦军队就赶到了,要做的当然就是调停,我相信不管是谁占上风,大秦一定都会叫停这场战事!这本不该发生!”

    “是海西那帮混蛋先抢了我们的寨子!是叶赫先抢了我们的寨子!不是我先!”

    努尔哈赤朝着褚英怒吼。

    褚英皱了皱眉头。

    父亲越发的暴躁了,和之前相比,他觉得父亲变得衰老了不少,可能是这一战给他的打击太大了,他需要时间缓和自己的情绪也说不定。

    但是去京师向萧如薰认错这件事情是不能拖下去的,这是无论如何都要做到的,否则萧如薰一旦生气,来的就不是他褚英,而是军队了。

    三万打两万被打成这样,要是萧如薰把手下最强大的青龙营派来,怕是能直接扫灭整个女真三部也说不定。

    那将是灾难。

    褚英还是清楚这一点的,他很在意自己的族人,并非是忘本的人。

    所以他急切的希望大秦和建州之间把事情说说清楚。

    “阿玛,我和义父说过了,义父虽然生气,但是还是愿意给我们机会的,我们一起去京师,去向义父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该道歉道歉,该赔偿赔偿,我们的损失已经很大了,不应该更大了,阿玛,你说呢?”

    褚英殷切的希望自己的努力可以被努尔哈赤理解。

    可是当他看到努尔哈赤诧异的眼神的时候,他意识到了这件事情似乎并不那么好解决。

    果不其然,努尔哈赤暴怒了。

    “我去京师给他萧如薰道歉?!死掉的是我的族人!那一万多都是我的族人!我的勇士!我错在哪里了?我要打败自己的敌人错在哪里了?我要打败那些主动进攻我的奸贼错在哪里了?我为什么要道歉?!”( 万历1592 /5_564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