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三章 女妖之门 第一百四十三节 过场2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在家里围着电视机,和在电影院里对着大银幕,哪怕看的是完全相同的电影,人的感受也是完全不同的。后者比前者更容易入戏,更容易沉浸在虚构的情节里不能自拔。或者可以换一种说法:在电影院里,你会发现时间流逝的速度远比在电视机前面快得多。

    当然这里有很多的解释,比方说大银幕视觉效果更好,音响效果更出色等等,但是归根结底,这种现象确实是存在的,而且基本上被人们所公认。

    事实上,音乐的感觉也是相同的。

    其实音乐会演奏的东西谈不上新鲜——演奏的乐曲中,至少有很大的一部分,陆五和琥珀都是听过的。有的通过手机,有的通过电脑。有些是手机或者电脑上通用的MP3压缩的音乐,当然也有一些是高音质的CD级音乐。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手机,什么样的电脑音箱,真的和现场音乐会比起来,那就完全是两回事了。

    也就是这种情况下,才能真正的感觉到音乐的本质。那种仿佛是流淌的小河一般,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旋律。其实单独拿出其中一小段或者一小节出来,和电脑里的高音质音乐比上一比,也许类似于陆五这种音乐比较白痴的人还很难察觉出距离来。但是就整个乐曲来说,哪怕是白痴都能辨认出其中的不同。

    难以形容的,宛如一只轻柔的手在你的思维,你的灵魂之中抚摸按摩着。让五脏六腑每一个毛孔都感觉慰帖的感觉。

    虽然陆五向来觉得自己缺乏音乐天赋——当然这是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按照更普遍一点的流行说法,他就是个音乐白痴——但是在这种环境下,他也能很容易的感觉到音乐的美妙。

    而琥珀更是沉醉其中。她在不知不觉中靠在了陆五身上,而陆五又很意外的发现了琥珀的体重突然消失。

    作为精神体,琥珀可以将自身虚化。虚化的直观效果就是身体失去了质量,不再有实体,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光学投影一样处于半透明状态。如果刻意为之,琥珀甚至可以让自己真正的透明,也就是通常光学概念上的“隐形”。事实上,现在的陆五已经知道,那种半透明形态才是琥珀真正的,也就是最自然情况下的形态,无论是实体化还是彻底隐形都需要消耗额外的注意力。

    不过,通常来说,身体状态的变化是受到琥珀控制的。就像普通人类的身体动作都是受到人本身的意识控制一样。

    但是这一次,琥珀显然是无意之中这么做了。沉浸在音乐中的琥珀忽略了周围的情况,差一点,只差一点,她就要彻底让自己虚化了。如果发生这一切的话,她身上的衣物等东西估计就会脱离身体——身边的其他观众,不管怎么沉浸在音乐的海洋里,都不可能忽略这种事情的。

    到时候估计马上就会引发一场“大戏院女鬼事件”。

    幸好两个人的手在听音乐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握在了一起。所以陆五及时察觉之后,用力压紧了手指,及时提醒了琥珀。

    要特别说明的是,琥珀虽然个子相当高,而且身材出色,但是手指却很纤细。同样手对手的比较,陆五的五指和手掌远比琥珀结实的多。当然只是“看起来”的结实。如果双方较量一下,不管是哪种比试,输的都是陆五。

    陆五之前就知道琥珀在音乐的感受能力方面更胜一筹,但是现在才知道其实这一筹的差别这么大。他虽然也觉得演奏好听,觉得听起来很舒服,但是却绝对没有如琥珀这样忘形。

    说起来,虽然说瓦歌世界里音乐土壤似乎很贫乏,然而这并不影响他们对于音乐的欣赏。

    陆五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似乎有其他什么穿越者从地球去了瓦歌。否则的话,他也不会遇到那么多地球的音乐了——还有一个学者专门为了研究这种音乐的振奋效果而专程来前线考察。虽然最后证明对方并不是单纯的学者,但是能够将其作为借口,这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不知道那位不知名的穿越者的命运如何。陆五心中暗自嘀咕。可惜的是,自己虽然爬到了一个高度,但是要说能够帮助那位落难(也说不准到底是不是落难,也可能人家乐不思蜀呢)的同胞,却没有这个能力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陆五去了一下厕所。

    “搭档,”今天一整天都没说半句话的高手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怎么?”陆五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了安全方面的问题。基本上,高手提醒他都是这个方面的事情。

    “辉月术士们……嗯,有点棘手。”高手说了一句相当莫名其妙的话。

    “你是说……地球这边不安全了吗?因为冥月术士?”陆五问道。

    “就是这个意思。”

    这原本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毕竟这边已经有冥月术士的行踪了呗。原本的计划里,地球这边可是没有半点危险,可以很安全的放开手搞的(当然了,陆五已经知道冥月术士这边也已经死的差不多,剩下根本没有力量来阻止琥珀。事实上,对方主力已经全军覆没,剩下两个人中还有一个胸怀异志的朱华)。但是现在这边被发现了……也许会有更多的冥月术士出现。

    但是事实上并没有这么直接,否则的话,辉月术士们也不会将如此重要的实验继续放在地球上了。要知道,他们也是非常在意这次实验,而且极不希望实验受打搅的。此外琥珀是一个第一律术士,所以她完全有能力去另外的,冥月术士不知道的世界继续这个试验。之前选择地球完全是因为这边更加方便,条件更有利而已。

    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因为第一,冥月术士们来往两个世界的“渡轮”现在失落了。琥珀将那些挑衅的冥月术士们全灭,甚至灭掉了那个持有时空宝石的小头目。虽然最后因为一些偶然的原因导致没能将宝石弄到手,但冥月术士们同样也失落了宝石。没有这个重要的交通工具,冥月术士别说继续把援军运送到地球上来,哪怕弄明白地球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都需要半天。

    当然了,陆五和高手这边知道那块时空宝石先是落在汤玛士的手上,并最终被高手保管起来(事实上,就藏在钢铁厂那边)。

    第二个原因就是两边的时间流速发生了改变。

    虽然原因不明,但是这对于琥珀这边的实验进展是非常有利的。这意味着冥月术士们需要更多的反应时间,也许等到他们真的搞清楚一切并且成功的将援兵送到这边来的话,琥珀这边估计也差不多了。

    “可是这个说法……”

    “搭档,你忽略了啊。辉月术士们做出这种判断,他们的基本立场是‘实验’。而不是‘地球的安全’。也就是说,只要实验完成了,那么地球的存亡和他们没半毛钱的关系。哦,也许因为你的缘故,可以将少量地球人送到那边去继续生活。”

    “地球的安全……”陆五有些愕然。

    现在的他已经对术士们的力量有了一个较为深入的体会。如果两个世界的人类正面接触,来一场真正的较量的话,地球这边完败——先别说那名为“魔力”的强大超自然力量,人家的科技,现有的装备水平就直接比地球高了一个档次,科技发展的潜力则更为夸张。

    按照高手的说法,双方的终极武器上,差着整整两个档次呢。终极毁灭性武器,最强大的就是时空分解,其次是物质湮灭,最次才是辐射污染。

    但是,跨越世界界壁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其难度好比欧洲人当初发现新大陆一样。欧洲人在科技方面拥有压倒性优势,却也只能运送几百名士兵到美洲这边来。只要当初美洲土著稍微组织性强一点,能打一点,或者没有天花病毒协助等等,估计征服美洲什么的也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陆五以前觉得只要偷偷过来几千个术士,用魔力悄然影响地球上那几千几万个真正的统治者,就能一夜之间控制整个地球——甚至能让底层老百姓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但是现在他知道了,哪怕过来几千个术士不是不可能的,这也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虽然那块时空宝石要比琥珀制造的水晶徽章强大很多(这是高手的评价,肯定不会错),但是基本上送一个人来回,至少要花费上大半天的时间来恢复。而且这种恢复并不是半天就一定能恢复的那一种——就像人跑一千米,休息半个小时再跑一千米,普通人也许能坚持两轮三轮,但基本上不可能坚持七八轮。也就是说,哪怕冥月术士送一千人过来,折合时间也要在三年以上。

    三年时间,只需有陆五进行一定程度的预警的话,无需其他特别的帮助,应该就能阻挡住冥月术士们了。毕竟只要不是在暗中行动,那么术士们的力量也终究有限的。几十、几百个术士,完全不可能和国家机器抗衡。说到底,术士也是人,也是可以被杀死的。皮肉能抵挡子弹的术士确实有,但那只是少数中的少数,而且抵挡能力也有限。

    陆五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

    “不,搭档,你太低估术士们的力量了。”高手轻轻叹了口气。“或者说,你对于以太之海的跨世界战争了解的太少了……好吧,暂时不说这个,我问你一个问题。”高手用严肃的口吻说道。“你真的希望和琥珀两个人在一起吗?”

    这句话直接揭开了陆五心头潜藏的那一个伤口。

    从很久以前,陆五就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当然这所指不是眼下这种暂时的在一起,而是那种长长久久的一起。

    他现在所知道的每一个真相都在悄然告诉他,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琥珀不可能放弃自己第一律术士的身份——就算她想,辉月术士们也不可能同意的。这是靠着个人根本无法对抗的力量和责任。她的使命就是去探索以太之海,这是她所归属的世界给她的天赋责任。陆五说不出那种“请为了我,放弃一切”这样自私的话来。归根结底,陆五只是她生命中的短暂过客。

    哪怕陆五是特别的,终究也是只是过客而已。

    “有……在一起的办法吗?”(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5_570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