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教练万岁 > 正文 第五四六章 叛逆的青春期
    克里斯-佩顿见到了李戴,也见到了豪尔斯-弗拉斯特。 .

    “这个孩子就是你所说的球王?”佩顿皱着眉头问。

    “准确的说是未来球王。”李戴笑着答道。

    “好吧,你说是就是吧。”佩顿露一脸的无奈,权当是李戴在开玩笑,随后他接着说道:“你是打算把他交给我训练么?”

    “是的,你要负责他的大部分训练,但更重要的是,你要做他的监护人。这孩子是阿根廷人,他还未成年,所以他在美国需要一个监护人。”李戴开口说道。

    “你是让我当他的监护人?”佩顿马上摆出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李戴点了点头:“而且你还要负责照顾他的日常生活!”

    “老板,你别开玩笑了,我的公寓很小,我自己居住已经很挤了,可住不开第二个人。”佩顿摇着头说。

    “你未来一年的房租,我全都包了。”李戴毫不犹豫的说道。

    “可是我并不会做饭,我平时全靠叫外卖……”佩顿接着说。

    “好吧,我再额外付给你一年的伙食费。”李戴无奈的说。

    “还有,我……”佩顿刚想要找理由,李戴却打断了佩顿。

    “我新买的那辆保时捷911,借给你开一年,这样总行了吧?”李戴开口说道。

    “成交!”佩顿显然是对李戴新买的跑车垂涎已久,听到李戴愿意将车借给他开一年,佩顿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老板,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训练中心这么多教练,其中有不少人都结了婚有了孩子,他们或许会比我更懂得照顾小孩,可你为什么选择了我?说实话,我这种单身汉,照顾自己都成问题,哪里懂得照顾孩子。”佩顿开口问道。

    “除了你之外,其他人会说西班牙语么?”李戴反问道,随后他接着说:“我倒是想照顾这个小球王,但我不是美国人,做别人的监护人要麻烦一些,最重要的是我不会说西班牙语,他说的话,我听不懂,我说的话,他大概也听不懂,难道要让我们靠手势比划交流么!”

    佩顿家族是洛杉矶著名的黑帮,而由于加利福尼亚靠近墨西哥,所以加州的很多黑帮都是和墨西哥人有牵连的,有的黑帮的成员甚至是以墨西哥人为主.

    佩顿家族很大一部分生意就是跟墨西哥毒贩来往,佩顿家族的黑帮里也有很多墨西哥裔美国人,或者是墨西哥非法移民,佩顿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自然而然的学会了说西班牙语。

    墨西哥和阿根廷一样,说的都是西班牙语,所以佩顿和足球天才豪尔斯之间的交流是畅通无阻的。而李戴却不懂西班牙语,基本上无法跟豪尔斯交流。豪尔斯今年只有十三岁,他从小在阿根廷长大,所以只能说一些简单的英文单字和句子,远远还做不到用英文交流的程度。

    ……

    交代完豪尔斯的事情之后,李戴又给律师打了个电话,让律师草拟好合同之后,带着合同来训练中心。

    未来二十年的3%的收入分成,对于李戴来说只能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买卖。

    以目前的市价看,足球运动中的球王,所有的收入加起来,一年差不多能赚一亿欧元。水平比球王稍微弱一个档次的,一年也能赚两千万到三千万欧元。

    如果按照一年五千万收入计算的话,3%就相当于是一百五十万欧元。考虑到在未来,这笔钱是白拿的,所以算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了。

    但毕竟豪尔斯只有十三岁,他最快也要在四五年后才有机会登上职业足球的舞台,而等他踢出名气来,估计又得三四年的时间,正常情况下,豪尔斯恐怕要在十年以后,才有可能开始赚大钱。

    这么算起来的话,豪尔斯能够给李戴赚钱的时间,也就只有十年,一年一百五十万欧元,十年一千五百万欧元,这是李戴的收益。而李戴所付出的,可能仅仅只是一张或两张运动员补丁,以及一套完整的训练计划。这显然是一笔很划算的投资。

    ……

    老弗拉斯特离开了美国,返回了阿根廷,豪尔斯也很快的就适应了美国的生活。

    现在的豪尔斯,每天除了训练之外,还要去上英语的课程,豪尔斯毕竟要在美国训练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他必须要学会说英语。

    转眼间,豪尔斯便在美国渡过了两周的时间。

    训练场上,豪尔斯一直在练习跳高,这种练习有助于他身高的生长。

    不远处,李戴望着豪尔斯,却皱起了眉头,他能够看出来,今天的豪尔斯,无论是在体能还是在训练专注度上,表现的都不是很好,和前几天有了很大的差别。

    “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李戴挥手叫来自己手下的一名教练,开口问道:“最近几天,豪尔斯的训练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么?”

    这名教练扭头看了看豪尔斯,他好像并没有发现豪尔斯有什么异样之处,于是他开口答道:“最近这两天,他都是这个情况。老板,有什么不对劲么?”

    “是有不对劲的地方,去帮我把佩顿教练找来吧。”李戴开口吩咐道。

    几分钟后,克里斯-佩顿来到了这里。

    “老板,你找我?”佩顿开口问道。

    “豪尔斯训练好像有些不在状态,他不够专注,完全是心不在焉的完成训练项目而已,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比如想家了?或者想念亲人了?又或者适应不了美国的生活习惯?”李戴开口问道。

    “没有啊?豪尔斯没有表现出想家,显然美国的生活要比阿根廷好的多,而且他最近几天很开心啊。”佩顿毫不犹豫的答道。

    “很开心?”李戴的表情愈加疑惑。

    “是啊,他交到了个新朋友。”佩顿开口答道。

    “以他的英语水平,这可是挺不容易的事情。”李戴随口说道。

    “他的新朋友是墨西哥人,他们说的是西班牙语。”佩顿接着说道:“准确的说是墨西哥裔移民,你不要担心,我认识那一家人,他们不是那种偷渡来的非法移民,他们都是合法移民,他们也没有参与黑帮,那家人有工作,那家的男主人是个职业的园丁,专门帮助有钱人修剪花园内的植物,说不定你也光顾过他呢!”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李戴接着问道。

    “那家的孩子叫桑迪亚哥,应该和豪尔斯差不多大,或者要比豪尔斯大一些,他也很喜欢踢足球。”佩顿仿佛是担心李戴会错意,于是接着补充道:“我说的是英式足球。”

    “我明白,然后呢?”李戴继续问。

    “豪尔斯每天都会去找桑迪亚哥踢球,据说还有其他的几个小伙伴,有墨西哥人、哥伦比亚人,但是美国人并不多……你知道的,我们美国人是不太关注这项运动的。不过豪尔斯却很开心,我能够看出来,他真的很喜欢踢球,我想每天晚上,去和小伙伴们一起踢球,应该是他一天里最快乐的时候吧!”佩顿开口说道。

    “你是说他每天都去踢球?一般情况下,要去多久?”李戴马上问。

    佩顿想了想,开口答道:“这个很难说,一般都会在两个小时以上吧,多的时候甚至要三四个小时才会回来。不过你放心,我居住的社区,治安还是很不错的,而且那些帮派分子也不敢来找我的麻烦!”

    “看来我找到原因了。”李戴长出一口气,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放学后偷偷跑去网吧玩游戏的经历。而在那一段时间,他满脑子里都是玩游戏,上课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学习成绩也出现了下降。

    现在的豪尔斯就是这种情况,只不过玩游戏变成了踢球,而这也影响到了豪尔斯白天的训练。

    李戴用一种责怪的语气说道:“克里斯,你应该能够察觉到,他每天晚上去踢两三个小时的球,这消耗了豪尔斯太多的体能,这也影响到了他白天的训练,他很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我想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在想,晚上的球该怎么踢!”

    “我有告诉过他,每天晚上都出去踢球会影响到他白天的训练,他应该适可而止。”佩顿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说:“但是他显然没有放在心上。”

    “十三岁正好是贪玩的年纪,他不可能控制的了自己,你是他的监护人,你应该要求他晚上早点回家,然后早点上床睡觉。”李戴开口说。

    “为什么?”佩顿反而是一脸的不解,他接着说道:“我都已经给他说清楚了,他也应该知道后果,但接下来该怎么选择,该怎么做决定,那是他的事情,我虽然是他在美国的监护人,但遇到事情的事情,我不应该去替他进行选择,至于后果嘛,人应该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不是么?”

    李戴顿时有些无语,同时他也意识到,中美在孩子教育方面所存在的差异。

    和“中式教育”相比,“美式教育”更像是一种放养模式,美国的家长不会给孩子太多的干涉,他们更希望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让孩子可以独立的去思考问题,对事物做出判断。而国内的家长则给予了孩子更多的“条条框框”,比如不许贪玩,不准看电视,不准玩游戏,不许吃零食,不许早恋,假期要上各种辅导班等等。

    也正是因为这种教育观念的不同,李戴认为佩顿应该明确的阻止豪尔斯把时间花费在踢球上,而佩顿则觉得,自己已经跟豪尔斯说清楚了,尽到了应尽的责任。

    如果是在美国长大的孩子,从小接受美国的教育,他们或许已经懂得去思考和判断,知道不应该在在踢球上浪费太多的精力,而是要将主要的精力放在白天的训练当中。

    但是豪尔斯却在阿根廷长大,他显然没有接受过美国的教育文化,也不具备美国孩子那种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

    阿根廷的教育虽然普及率很高,可教育的质量却不高。阿根廷由发达国家退化为发展中国家,整个国家的方方面面都充斥着“破窗效应”,基本上是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局面。在教育上更是如此,虽然有南美最高的入学率,但是教育的质量却非常的堪忧,那些收费昂贵的私立学校还好一些,公立学校基本上就是一种放羊的状态。

    所以跟美国的同龄人相比,豪尔斯除了踢球更好一些以外,其他的方方面面都是要差许多的。将豪尔斯放在美国这种相对自由的环境里,豪尔斯很难管得住自己。

    这就好比有些人在上高中的时候,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而到了大学里却经常挂科,除了个人努力不足之外,不懂得自学也是其中的一个方面。高中时代的学习,接受的是老师填鸭式的教育,而大学的学习,很多时候都需要自学。一个习惯了别人喂饭到嘴边的人,就算是给他一个勺子,他也未必会懂得用。

    “看起来,我应该亲自跟豪尔斯谈一谈。”李戴想到这里,亲自将豪尔斯叫到身边,当然他也没有让佩顿离开,毕竟李戴不会西班牙语,而豪尔斯也没学会几句英语,所以还需要佩顿这个翻译。

    ……

    “豪尔斯,我知道你每天晚上都会去找你的小伙伴踢球,但我认为,这会影响到你白天训练时候的状态。”李戴用一种很严肃的语气说。

    佩顿将这番话翻译给豪尔斯,豪尔斯顿时低下了头,像个犯错的孩子,开口道歉道:“对不起,教练。”

    豪尔斯年纪虽然不大,但也知道谁才是这座训练中心的“老大”。

    “豪尔斯,你不能每天晚上都去踢球,你必须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白天的训练当中。”李戴接着说道。

    佩顿翻译之后,豪尔斯却没有回答。

    李戴接着劝道:“我不是要阻止你去踢球,我是希望你可以有个节制,比如一周踢一次。你要明白,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训练,任何事情都不能影响到你现在的训练。”

    听了佩顿的翻译,豪尔斯依旧沉默不语,但是他的双拳却紧紧的攥了起来。

    李戴观察到了这一点,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是不是说的太重一些了。于是李戴接着说道:“豪尔斯,你要明白,你今天努力训练,是为了你未来可以更好的踢球。如果你今天没有认真训练的话,那你就无法长高,也无法成为职业球员了。”

    佩顿又一次进行了翻译,而豪尔斯依旧没有答话,但是从豪尔斯的眼神中,李戴却看出了一种不甘情绪,,那是对李戴训斥的不甘。

    李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并没有说服豪尔斯。他的“中式教育”理念,在豪尔斯身上显然是行不通的。

    “十三四岁啊,青春期,也正是叛逆期,对付这个年纪的孩子,可真是麻烦啊!”李戴心中产生了一种无力感。( 教练万岁 /5_5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