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镇墓兽 > 第一卷:北洋龙 第二十二章 从北平到上海
    天明时分,薛仁贵庙里的篝火早就熄了,欧阳安娜却发现秦北洋不见了。

    小镇墓兽九色也不见了,这对主仆如同幻影蒸发无踪。

    齐远山、叶克难、李隆盛、小郡王这才惊醒。也许是在东陵的历险太过刺激,以至于困顿不堪,一觉安睡到天亮。他们冲出古庙,在残破的长城上下,险峻的山岭之巅寻觅秦北洋,却连半根毛都没找着。名侦探叶克难仔细勘察古庙,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结论是并未有外人入侵,也没有发生过搏斗。

    “秦北洋是自己走的。”

    缩在角落里的小木淡淡地说。

    安娜揪着这盗墓贼的衣领,就差抽他两耳刮子:“天杀的!怎不叫醒我们?”

    “打人不打脸呢……”小木抖抖豁豁地回答,“秦北洋贴着我的耳边说,若我发出任何声音,他便会杀了我。”

    “秦北洋有没有说他要去哪里?”

    “没有呢。”

    小木那副窝囊样子,谁不晓得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吓破了胆?欧阳安娜觉得前者可能性更高。

    “算了,安娜,你问不出什么劳什子的。”小郡王劝阻了她,也是给小木解围了,“我想,秦北洋做任何决定,都不会无缘无故。”

    “这个我比你更了解他!”安娜忿忿地看着古庙外的长城,“可他为何不告诉我一声就走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叶克难敏锐地观察到一边的齐远山,面色已变得相当难堪。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懂秦北洋了!”齐远山出人意料地说话了,顿时让自家媳妇闭嘴,“他就是这样的人,一意孤行,不计后果,直到头破血流……”

    李隆盛也点头道:“我猜秦北洋是跟九色一起去寻找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吧?”

    欧阳安娜自言自语:“嗯,秦北洋绝对不会放过阿海的,哪怕追到天涯海角,追到世界末日,他都要杀了那个家伙。”

    叶克难叹息道:“安娜,这便是秦北洋的命。你由他去吧。吉人自有天相。”

    三天后。

    齐远山、欧阳安娜、叶克难、李隆盛、小郡王,加上盗墓贼小木,一行六人,沿着长城入古北口,终于回到了北平城里。虎口脱险的齐远山,才听说常凯申已率领国民政府的大员们返回南京。

    众人在卢沟桥上告别,小郡王与叶克难留在北平。李隆盛前往天津,准备坐船回英国剑桥。齐远山与安娜坐火车南下,数日后经过郑州,转道洛阳,来到盗墓村。

    欧阳安娜遵守了诺言,将小木送还到海女和两个孩子手中。海女抱着小木痛哭一番,又是千恩万谢一番。齐远山心里寻思,还好没让叶探长一起过来,否则准会把盗墓村一锅端了。

    告别盗墓村与小木,安娜在洛阳坐上火车。她无比想念着女儿九色,母女分别的三个多月间,她无数次在梦中见到这丫头。

    两个昼夜后,他们便渡过长江,来到中华民国的新首都。

    穿过南京的林荫大道,出东边的朝阳门,正在施工改建为中山门——为中山先生奉安大典的灵柩通过而准备的,紫金山上正在加紧建造中山陵。

    郁郁葱葱的紫金山下,常公馆被一支军队严密保护。齐远山与欧阳安娜进入公馆,终于见到女儿九色。八岁的小姑娘又长高了,扑到爸爸妈妈怀中。安娜在她脸上亲了又亲,眼泪水便哗啦啦掉下来了。那只千年黑猫也趴在九色肩上,寸步不离。常夫人新婚一年多,尚未有喜,分外喜欢九色,把她当作自己女儿来养。常公馆里的小姑娘九色,举手投足竟有中华民国公主的气派。

    寒暄过后,齐远山便向常凯申报告在清东陵的大事儿——孙殿英掘开慈禧太后与乾隆皇帝的陵墓,将富可敌国的财宝洗劫一空。

    原本以为这番告状,便会让常凯申拍案而起,下令各路大军剿灭孙大麻子,追缴失窃文物,没想到常凯申抱着茶杯说:“远山,此事我也有所耳闻,北平和天津的报纸上都说了,溥仪也派人去了东陵调查。在调查报告出来之前,我们不能妄自推断啊。”

    “常先生,远山所述全属我亲眼所见,并有多位保护文物之名士可以作证,包括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此番兹事体大,影响恶劣,国宝之难即位国难,常……”

    “不必多言啦,远山,你的忠心耿耿,常某人绝不怀疑。但是东陵之事,就由北平地方法院,按照国法来处理吧。对于孙殿英,毕竟他手握重兵,不可轻举妄动,免得他狗急跳墙,投靠了关外。”常凯申又笑道,“大丈夫处世,需要顾全大局!你辛苦啦,我会对你另有重用。对啦,我的干女儿九色,你和安娜小姐可要好好照顾,我会时时关心这小姑娘的。”

    齐远山何等聪明,早已听出常凯申的话外之音,便草草结束了这次告状。

    当他跟安娜带着女儿,一起向常夫人告别时,才发现常夫人胸口的珠子,由两块半圆形的珠宝合成,熠熠发光,炫目逼人,绝非人间可有之物。

    出了常公馆,欧阳安娜抱着九色提醒一句:“常夫人身上佩戴的珠宝,好像小木描述的慈禧太后嘴巴里的夜明珠啊?”

    “哎……孙大麻子的动作快啊,早我们一步来南京,向常夫人进贡了东陵盗宝的赃物,这一颗夜明珠不但可保他性命无忧,还能保住他的军队不被裁撤,通过盗墓所要达成的目标全部实现了!原来我这条命,还有中华民国的法律和尊严,远远不及女人身上的首饰呢。”

    欧阳安娜回头遥望常公馆门口飘扬的青天白日旗说:“这样的中华民国,不如趁早亡了吧!”

    齐远山就差蒙住妻子的嘴巴:“安娜,休得胡言乱语!”

    欧阳安娜不再言语,便带着孩子与蛇猫,到南京火车站上车前往上海。

    这天深夜,上海到了。

    一辆汽车来到北站,接着齐先生、“齐太太”以及九色小姐回到法租界的豪宅。

    回到上海的第一夜,刚刚把女儿安顿睡着,欧阳安娜便向齐远山提出了离婚。

    齐远山无从拒绝。欧阳安娜才是达摩山伯爵基金的主人,也是常凯申的救命恩人。他虽是国民革命军的青年将军,在北伐战争中屡立奇功,在常凯申眼前不过是个小喽啰罢了。

    至于离婚的理由,安娜一个字都没有说,齐远山也一个字都没有问。其实,他俩都心知肚明——不都是因为秦北洋吗?

    磨蹭了三天,齐远山同意离婚。

    但他有两个条件——第一,离婚消息不能对外公布,更不能让常凯申知道,以免影响他的仕途;第二,齐远山仍然可以经常见到九色,哪怕再也不能让九色叫他爸爸。

    欧阳安娜答应了条件。她也不想让离婚影响女儿的成长。但她悄悄地去更改了女儿的户籍,将姓名由“齐九色”改为“秦九色”,这才是“完璧归秦”。

    离婚后的齐远山,在虹口横滨桥置办了新家。他在南京还有一间公馆,方便参加中央军事委员会。每次常凯申夫妇想念小九色,齐远山就会护送她去南京甚至庐山或莫干山的度夏别墅。

    一年后的深秋,纽约华尔街“黑色星期四”,大萧条如同上帝的惩罚降临美国,紧接着蔓延到世界上各个角落。英国完了,法国完了,德国完了,日本也完了……

    欧阳安娜却到美国“抄底”,购买了纽约与加州的许多物业。达摩山伯爵基金的资产遍布海内外,她在上海、南京、宁波等地均有投资,甚至购买了湖北大冶的铜矿,江西大余的钨矿。短短两三年内,安娜已成为上海滩的头号女富豪。

    除了经商和养育女儿,安娜还在圣约翰大学攻读法律,考出了律师执照,常常帮助穷人与妇女打官司,尤其善打经济纠纷与离婚官司。

    欧阳安娜想在女儿身上,弥补自己不能从北大毕业,不能成为女外交官的遗憾。九色在学校的成绩优异,各门功课都是名列前茅,让外国老师也啧啧称赞。

    旧时女子,无才便是德。因为女孩若多读书,便会有心思凡,思凡就可能坏了贞洁。可是思凡又有什么错?安娜问自己。

    时光一晃,距离欧阳安娜与秦北洋分别,已过去了三年零六个月。

    中国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镇墓兽 /6_607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