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正文卷 第三三二章 小道士,这是给你的教训!
    “你先下去。”

    花楼侧头与玉玲珑说了一声。

    “是。”

    “坐吧,我与你算算咱俩的账。”

    墨镜下的花楼,看不出眼神,头微仰着,素发披肩,靠在沙发上,有些散漫,几分冷艳。

    她穿着一身大红色连衣裙,衬托的凹凸丰满,身材是极好的。

    “花楼姑娘便说说吧,江某其实也有些好奇。”

    江小白只能又倚身坐下,眸子静望,等着对方“算账”。

    他倒好奇,自己与她素不相识,这笔账从何算起。

    他心里也不是没想过,难道是如今外界来人与他的强势有了几分普遍的敌意?

    不过,这种想法有些过于理所当然了。

    当然,这女人奇怪,他也不能掉以轻心。

    “小道士,你能走到如今这一步,绝不是偶然。”

    花楼突然轻启檀口,慢悠悠地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说?”

    江小白眉角微动,有些诧异,不明其理。

    “就像这世间机缘背后,都有无数因果定数在背后推动,你知道的,或者…不知道的。”

    花楼身子一侧,斜趴在沙发背,单手倚着头,望着江小白说道。

    至于那墨镜下到底是一双怎样的眼睛,流露着什么的眼神,很想让人摘下她的眼镜去探究一瞧。

    江小白听言,眉头却眯了起来,这话道理他也明白,但这女人与他说这有什么用意,总不是挑些无端的话来废话。

    “花楼姑娘既然要找江某算账,就明说吧。”

    他眸子一定。

    “呵呵,你只要知道,我在里面扮演了一个角色,你能成道,有我一份功劳。”

    花楼嘴角弯起莫名笑意。

    而江小白闻言一愣,眉宇间刹那爆发出诸多流光。

    “你是什么人?”

    他终于认真审视起了对方,眸中凌厉,声音有些低沉。

    从对方的话语意思中来听,冥冥中,似乎有人在暗中操控。

    这种突然炸起的惊悚感,让江小白很不舒服,心中泛起细极思恐的不安。

    “小道士,怎么,听了这话胆子小了,前几天在龙虎山不是挺能耐吗?”

    花楼一声轻笑,有些戏谑调侃的意味。

    显然,龙虎山讲道当日,江小白强势驱赶外界强者的事她是知道的。

    “姑娘突然与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江小白眸间突然平静下来,直勾勾地看着花楼。

    “我啊,算起来,对你有恩,这个理由听起来如何。”

    “姑娘事情都没说明白,光听一面之词,江某自然不信。”

    江小白一字一词,铿锵而言。

    “我可不上你套话的当,不信,看了这再说。”

    花楼另一只手往虚空一捏。

    手上多出了一本书册。

    丢给了江小白。

    “这是什么?”

    江小白接过不厚的书册,眼神生疑。

    “瞧瞧。”

    花楼躺下的身子直起,弯身在沙发前的桌子上,倒了一杯红酒。

    纤纤素手摇了摇高脚杯,斜侧了江小白一眼,说着,轻轻小酌了一口。

    倒是姿态万千,就是一只墨镜碍了眼,被遮了风情。

    江小白当即打开书册。

    几个呼吸后,书页自翻,江小白神念一一扫过,上面的信息全部翻看完毕。

    他的眼神终于凝重,眸子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个奇怪的女人。

    “你怎么有这群人的信息?连九州之外都涉及到了。”

    这本书册上记载着一批疑似外界中人的名单信息,达数十人之众,还涉及到了九州之外。

    要知道,这些信息掌握着世俗渠道的八门都没掌握到,更何况西方世界。

    “层次不同,眼界不同,有什么奇怪,这是本宫送给你的见面礼,小道士,你要怎么感谢我。”

    一身大红衣裙的花楼摇晃着红酒杯,在灯光熠熠发光,声音慵懒高冷,又丝丝入耳。

    “你知道我要做些什么?”

    江小白感觉有种被看穿的不舒服感,这种情况以往都没有,有些艰难地去招架。

    他只能压住自己的情绪,不露出更多破绽。

    “有人犯了逆鳞,不立威又怎么行,那你这道家真人不就成了软柿子被人揉捏,前几日你做的不错,不然本宫也看不上你,帮你这忙。”

    花楼说出的言语很随便,有种施舍的意味。

    反正听了让人不舒服。

    细思下来,江小白从一开始就一直被对方的言语牵着鼻子走。

    说到底,是摸不清对方的举动和用意。

    江小白一时没接话,低眉捋了捋思绪,思考对方的用意和前后关系。

    说不定,孙狂的事引他来,也不是一场意外。

    “说说吧,姑娘想从江某这里得到什么?”

    他思考了一会,认真看着花楼,回道。

    “小道士,我想你高估自己了,你身上没有我想求的东西,不过你机缘资质都不错,看你日后的表现。”

    女人摇头随意,言语中的意味似乎还看不上江小白,很直接,还有些戏谑。

    江小白并不觉得受伤,只是觉得对方的意图更加蹊跷。

    “你们外界中人跨界而来,是为了寻求上古证道之战的线索,江某想姑娘也不例外。”

    江小白干脆直接挑明。

    “嗯?”

    这回,女子花楼终于觉得意外了。

    “你已经和那批人接触了?”

    她侧头,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同样望着她,不过不接话。

    保持了沉默。

    “还挺沉的住气。“

    花楼轻轻一笑。

    ”不过,小道士,你说说你现在能帮到我什么,无论修为,眼界,还是手段。就当本宫在你身上一笔投资吧。”

    她说的话,听起来还真让江小白有些语塞。无可辩驳。

    江小白眼神闪烁了片刻,知道从这女子口里得知不了自己想听到的意图,最后只能抱手。

    “那江某叨扰了,告辞!”

    说着,准备离开。

    “慢。”

    女人放下红酒杯,喊住了他。

    “咱俩的账还没清算。”

    说着,她身子靠了过来,直接把眉毛一跳的江小白逼入了沙发角。

    “小道士,你知不知道你胆子挺大。”

    女人身子半压在江小白身上,脸与脸只隔半尺距离,那锁骨之下,有春光微露。

    她的一只手勾住江小白的下巴。

    声音听着如幻如媚。

    江小白罕见地突然心跳砰砰起来。

    然后身上热了起来,脸也发烫。

    他脑子清醒着,身体却传出他一直未曾体会过的异样。

    黄庭金丹运转,他却发现有些晦涩。

    他竟然着了道。

    江小白心中一警,气机一开。

    “砰”

    沙发炸开,两道人影分开。

    “呵呵,小道士,这是给你的小小教训,你走吧。”

    女人花楼不见了,留下动听的轻笑声。

    江小白已经意识到了身体某处的尴尬之处,身子一个模糊,赶紧遁走。

    如今已经成为道家真人的江小白,这是第一次觉得一个女人莫名其妙又不好惹!( 深山中的修道者 /6_6374/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