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七十章 法号空愚!
    对于胖子这样的攻击,秦长风可以轻易侧身避开的同时,伸脚或者用手顺手一带,就能让这小胖子摔个狗啃泥,但他却偏偏选择了最难的应对方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抬起拳头就朝着胖子肥硕的拳头对轰过去。

    “好!”胖子看到这一幕登时兴奋的大叫,自从离开别院后,他打架就开始变得败多胜少,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身体壮力气大,所以没人会跟他硬拼,要么就是耍猴一样绕着他转,要么就是左晃右跳把他累的精疲力尽之后再慢慢收拾,哪里有人这么爽快的和他拳对拳的对轰过?

    “我要不要收回几分力气,别把小傻子给打坏了才好。”胖子长得凶悍,心地却不坏,还知道顾及秦长风,然后还没等他把想法付诸实施,秦长风的拳头就已经与他的拳头对碰在了一起。

    两个拳头一大一小,看起来像是鸡蛋碰石头,然而结果却是鸡蛋把石头给撞飞了,胖子哎呦惨叫一声,整个人就向后跌退了十几步才噗通一声仰面摔倒,犹自抱着右手甩个不停。

    “小傻子,你竟然这么厉害,怎么练出来的?”胖子缓过劲来后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惊奇的看向秦长风。

    秦长风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了废弃禅院里面,因为里面传出了脚步声,他苦等了两年的人终于现身了……

    “你睡觉的时候人家在练功,你漫山找野果的时候人家也在练功,你偷懒晒太阳的时候人家还是在练功,你说你凭什么打得过他?还说人家是小傻子,老衲看你才是傻胖子。”

    随着脚步声,一个声音清越的老僧从里面走出来,一番话说得小胖子满脸羞愧。

    秦长风明知道这黄脸老僧九成以上的可能就是渡厄,但却只是看了一眼就低下头,从怀里掏出刻刀,对着三座木像划动起来。

    这三座木像,他并不是一个一个的雕刻,而是同时雕刻三个,每完成一道工序就换另一个木像,所以到了现在,三个木像都没有真正完成,但却都只剩最后几刀就能大功告成。

    渡厄的出现让秦长风暗暗松了口气,实际上他本打算如果今天完成木像后还没能引他出来的话,那就只能放弃,另寻它路了。

    只不过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要沉得住气,更不能主动去亲近,否则这两年的苦心可就全都要白费,如渡厄这种前辈高人,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你越是表现得平淡,他才会越是认为自己独具慧眼。

    很显然,秦长风这两年的所作所为,全都落入了渡厄三僧的眼中,而刚刚一拳轰退小胖子的战绩,才终于将他们的兴趣完全给勾动了起来,毕竟一个只有7岁,开起来还有些呆傻的小孩硬碰硬的秒杀了一个十一二岁的胖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能用常理来解释了。

    秦长风可以对老僧的出现视若无睹,小胖子却不敢,他虽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老僧是什么辈分,但比他高是肯定的,所以连忙双手合十行礼,但渡厄却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目不转睛的看向秦长风刻刀下的木像,满目惊奇。

    能让渡厄这个老僧都惊奇的自然不是寻常事情,因为好巧不巧的,2级基础雕刻5%的异变概率触发了,一座木像发生了异变。

    “提示:你雕刻的僧人木像发生异变,该木像将能吸收周围游离的精神力量加注到自身,使其显得与众不同。”

    老实说,虽然发生了异变,但这异变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在战斗方面压根就没有任何作用,如果在其它地方,秦长风肯定二话不说就直接扔了,但这里是少林寺,是一个信佛拜神的地方。

    吸收和尚们的精神力量后,这座原本普通的木像立刻就散发出佛性来,仿佛变成了一位坐化的得道高僧一样,虽然依然是一动不动,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和尚们对这种事都是极为敏感且奉信的,察觉到木像的变化后,渡厄苍老的面容上立刻就生出了有一丝夹杂着敬畏的惊喜之意。

    “老衲曾听闻,有人生有宿慧,生而与众不同,若佛陀转世,以前不大信,但今天……却不得不信了,否则这僧像之事无从解释。”

    又一阵脚步声从禅院中传出,说话的不是黄脸老僧渡厄,而是一个黑脸老僧,他身旁还有一个白脸老僧,这两人自然就是渡厄的师弟,渡难和渡劫。

    渡难看了眼异变的木像,又看向秦长风感叹道:“每天丑时起床,下山担水四桶;卯时早课,辰时在此站桩,直到午时就餐;未时又来此地苦练拳脚,酉时方休;戌时就着星光月色雕刻木像,亥时子时休息两个时辰。两年时间,不论寒冬酷暑,还是风雪雷雨,竟未有一日断隔,未有一事差池……阿弥陀佛,这样的孩子,足令我等汗颜,也难怪能通佛性,雕刻出这样的圣物。”

    渡劫朗声哂笑道:“可笑如此一块璞玉,我少林寺上下竟然无一人识得,到头来只能落入我们三个做了十几年枯禅的老和尚眼中,空闻这些人也妄称四大神僧了。”

    “他们一心江湖武林,哪有闲工夫管得了这些”,渡难摇了摇头,看向黄脸的渡厄说道:“师兄,这孩子看似呆傻,实则身具慧根,大智若愚便如是也,更难得的是与我们师兄弟三人有缘,你看他既不知我们才禅院中,更未见过我们,却偏偏刻出了三座僧像,此不是天意是何?”

    黄脸的渡厄自然明白师弟的意思,只是他依然眼露沉吟之色并未开口,静静的打量着秦长风。

    而秦长风这里,尽管知道自己两年的苦心经营到了能否成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但无论是心境还是表情,他都很淡然,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他并不是一定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这时,白脸的渡劫也叹道:“想我师兄弟三人年青时败于阳顶天之手,师兄更是为此赔上了一只眼睛,为报仇雪恨枯坐枯禅至今已十余年,现在想来报仇之期还不知在何时,而今更连一个传人也没有,岂不悲哉?”

    说到这里,三个老僧皆是无语默然,无论是江湖还是佛门都注重传承,没有传人就好像寻常人家断了子嗣香火一样,说不在意,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与此同时,一旁的秦长风始终一言不发,无论三个老僧说什么,他都充耳不闻,只是专注的完成着另一座木像,这时候他继续装他大智若愚的样子就是最好的应对,此外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自会起到反作用,因为那会损害他用两年时间在三个老僧心中建立的固有形象。

    倒是小胖子在一旁看得着急,不顾地板冰凉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合十道:“请三位师祖怜悯,收下小傻……他,因为如果再没人愿意收他为徒的话,他就只能成为最低阶的杂役僧,甚至被赶出寺院了。”

    “阿弥陀佛,既是缘来,老衲又怎忍逆拂天意”,黄脸老僧渡厄终于有了决定,微微一叹,露出慈蔼之色,朝秦长风笑道:“孩子,你可愿拜贫僧为师?”

    秦长风吹掉木像脸上的木屑,既未抬头,也没有回答,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老僧的话。

    但渡厄却反而会心的一笑,手抚着秦长风的头说道:“从此以后你就是老衲的弟子了,法号空……愚,为师法号渡厄,这两位是你的师叔渡难和渡劫。”

    “阿弥陀佛,大善!”渡难和渡劫也长诵佛号,会心一笑。

    这时,秦长风也终于完成了最后一尊木像,他收起刻刀,脸上洋溢出孩子纯真的笑容,空愚……愚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空,这可是和四大神僧一辈的字号,以后那混元霹雳手圆真见了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师叔!

    三个老僧见他笑,只当他是完成了两年苦心雕琢的木像后内心欣喜,也不疑有他,就让小胖子去通知方丈,正式给秦长风确定名分。

    小胖子为秦长风感到高兴,自然是欢天喜地的向方丈室跑去……(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