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玄冥二老!
    那四个番僧可能是才来中原不久,没听过魔佛的名号,并没有像四个武官一样果断跳船离开,而是如临大敌的看着秦长风色厉内荏的喝道:“管你什么魔佛鬼僧,赶紧离开别多管闲事,不然真叫你去见佛祖!”

    这四人看似再和秦长风讨价还价,实则说话之前就已经互相打了眼色,不等秦长风回答,四人就同时猛扑着抬掌打来。秦长风拄着禅杖一动不动,任那四人八只手掌同时拍在身上,只听得当的一声,宛如古钟幽鸣,强大的掌劲将他的斗篷掀飞,吹得他满身僧袍猎猎作响,但除此之外……他的面色平静,神情淡然,双脚立在甲板上,更像是长在上面了一样纹丝不动!

    “这……”四个番僧眼珠子都差点给惊得掉了下来,这下是真的活见了鬼一般,怎么也想不到四人全力出手,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时白面圣僧般的秦长风微微一笑,就像佛祖拈花一笑时一样,但不同的是他手中捏的不是花,而是禅杖,左手一抬,铸铁的禅杖就如龙捣出,砰砰……四下,一瞬间就把四个番僧脖子全部打断,弯曲成一个诡异的角度折到一边。

    这四个番僧虽然算得上好手,但也只是相对而言,而且还有一个倒霉鬼被雷棘光环的反击给麻痹了,所以压根就不是秦长风一合之敌。

    解决完所有敌人,秦长风回头看去,就见虬髯大汉全身鲜血淋漓的从船舱中走出来,左手抱着男孩,虎目含泪的说道:“小主公……小主公给他们射死了,我有负重托,实在罪该万死……”

    他身上本已负伤,肩背上的两枝羽箭又未拔下,且箭头有毒,刚刚说完,就嗝屁般的噗通一声,摔倒在船舱板上。

    与此同时,那小女孩扑在船舱中的一具男尸身上,哭叫着:“爹爹,爹爹!”看那具尸身的装束,显然操舟的船夫。

    这小女孩不用猜,也知道是周芷若了。

    只不过……本应该在这里出现的张三丰和张无忌去哪里了?

    正当秦长风抬头去找时,突然听到侧后方传来破空声,同时一股熟悉的阴寒掌风就凶猛而来。

    秦长风神色一变,随之想也不想就往前疾跑两步,才将将躲开了这突如其来的偷袭。

    然后回头去看时,只见一个六十岁左右的高瘦老头从不知何时靠近的一艘小船上扑了过来,刚才那道掌力正是他凌空打出。

    秦长风再一看这已经站在了对面的老头,不正是那追了他半年的鹿杖客是谁?

    看着对方一样风尘仆仆的样子,秦长风叹道:“鹿杖客,江湖之人你偷袭我,我偷袭你,本就是寻常,你有必要这样穷追不舍吗?”

    鹿杖客也透着无奈之色的回道:“你要是不走到哪里都要杀官兵,惹得朝廷震怒,汝阳王府更对你下了必杀令,老夫也实在不想再追你这条泥鳅。”

    秦长风无语道:“我要跳江了,你还追不追?”

    鹿杖客闻言冷笑一声,突然一掌向前拍来,玄冥神掌不仅刚猛,还有极难缠的阴寒内劲,秦长风也不愿硬抗,习惯性的就往旁边一闪躲了过去。

    但也就在这时,秦长风又听到身后也传来破空声,回头望去,赫然只见从船尾竟然也飞来一个灰发老头,手里拿着两只笔,笔端锐如鹤嘴,晶光闪亮,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鹿杖客的师弟鹤笔翁。

    这鹤笔翁似乎也从鹿杖客那里知道了秦长风防御强悍,正面攻击很难对他造成致命伤害,所以眼珠子一转后,就陡然一掌打向小女孩周芷若,眼神更是挑衅的看着秦长风。

    意思不言自明,你不是圣僧吗,这小女孩马上就要死在你面前了,你救不救?

    不救,周芷若一个小人儿中了玄冥神掌后必死无疑!

    救的话,他自己肯定不会死,但受伤是难免的。

    做决定的时间只有一瞬,这一瞬间,秦长风看道周芷若充满惊恐的小脸,即便自忖心如铁石的他也不由莫名感到一丝揪心。

    同时,在眼角看到一个白发白须的童颜老者突然飞掠而来之后,便立刻有了决断,直接向前疾扑,一把将小女孩抱入了怀中。

    鹤笔翁和紧跟在秦长风身后的鹿杖客见状,也毫不犹豫的手掌一翻,砰砰两掌就各自打在了背对着他们的秦长风左右侧腰上,正想再拍第三掌一击毙命时,却只见秦长风发动冷却好的相位突进,直接从鹿杖客身上冲了过去,抱着小女孩来到小船尾舷上,重新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与此同时,一道身穿道袍的人影从他身边掠过,一掌拍在鹤笔翁背上,就把他打得向前扑飞,随后提着拂尘站在秦长风身旁。

    秦长风早已认出这童颜鹤发的老道就是曾在武当山见过一面的张三丰,心知这时候已经安全无虞,便朝玄冥二老笑道:“看来贫僧命不该绝,有张真人在此,就算你们俩的师父来了恐怕也没用了。”

    “这次算你命大,咱们青山不改……”鹤笔翁已经被打伤,玄冥二老自知不是张三丰的对手,便不想再恋战。

    “绿水长流,后会有期!”秦长风直接嘿笑着把后面半句说了出来,同时心中冷笑:就算你们想放过我,我还不想放过你们呢!

    玄冥二老也不再做口舌之争,冷哼一声后果断退走,闪身跃到自己的小船上,让船夫划船迅速离开。

    张三丰一来没认出这二人就是曾经打伤过张无忌的凶手,二来担心这满船的伤员,所以便也没有去追。

    秦长风放下小女孩后,却再也扛不住,噗的一声就是一口带着碎冰的污血喷出来。

    张三丰连忙取出丹药,喂入他口中,并用武当九阳内力浅浅的帮他调理一下。

    过了片刻,秦长风感觉体内的阴寒内力已经被压下,便指着昏迷的常遇春朝张三丰说道:“多谢张真人,贫僧已无大碍了,劳烦前辈先去看看那汉子吧。”

    常遇春原著一样,主要是被番僧两掌打出了内伤,但暂时还没有性命之忧,被张三丰救治后,很快就苏醒。

    接下来众人先转移到秦长风之前乘坐的那艘大船上,让艄公往上游划船,先远离这里,再送他们靠岸。

    “小师叔祖,你的寒毒更重了,咱们还是回少林吧。”那个奉方丈之命特意在一年前下山找到秦长风并寸步不离跟着他的少林慧字辈弟子,又开始忧心忡忡的劝他了,这一路上他可真是提心吊胆,生怕小师叔祖出了什么问题,他回寺没法交代。

    “哎,我也不为难你了。”秦长风突然叹了口气。

    “师叔祖说的是真的?”那苦大仇深的年青和尚立刻大喜,心想总算把这尊佛爷给请回去了。

    然而下一刻秦长风就直接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把他扇晕过去,朝张三丰道:“船靠岸后,烦请张真人看护我这位徒孙片刻,等他醒过来。”

    张三丰摸着胡须笑道:“好说,只不过圣僧体内的寒毒非同小可,还需早日回少林,请修炼了少林九阳功的高僧帮忙驱除才是,否则时间一久,怕就无法可解了。”

    他用武当九阳功帮秦长风驱除自然也是可以的,但却怕因此而窥探到了少林内功的秘密,不管有没有这种想法,他都必须避嫌,否则他日少林之人知道这事了,少林和武当的武功渊源问题就更加纠缠不清,凭白惹出许多是非。

    圣僧这个称呼本来只有秦长风帮过的那些汉民才会这么说,想不到此时张三丰也随口叫出,秦长风登时有一些赧颜。(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