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离别与相逢
    “为什么要送我走?”周围没有其它人后,小姑娘一边帮秦长风包扎着身上的伤口,一边轻声说道。

    秦长风无奈笑道:“你知道什么是和尚吗?和尚身边是不能有女人的!所以你跟着我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而灭绝师太虽然看起来凶巴巴,但对弟子却是护短得紧,当然前提是你别惹恼了她……峨眉武功源自郭襄女侠,名门正统源远流长,你入了峨眉正好能学好本事,将来……”

    “将来怎么样?”小姑娘蕙质兰心,一下就从秦长风的停顿中感觉到了什么。

    秦长风却不说了,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等将来你就知道了,先跟灭绝师太学好武功吧,记住,你入了峨眉后只需专心练好峨眉九阳神功和峨嵋剑法,其余的武功哪怕别人教你,你也随便应付一下就行了。”

    武功在精不在多,尤其是周芷若这样的小姑娘,如果不专心,练上七八年上十年也难有什么成就。

    正在秦长风嘱咐周芷若的时候,门外传来脚步声,随之只见胡青牛和王难姑夫妇走了过来,拱手说道:“多谢圣僧替我们夫妇打退金花婆婆,救了我们夫妇二人性命,但以防金花婆婆去而复返,这里终究不能待下去了,所以我们准备离开蝴蝶谷,所以特来向圣僧告辞。”

    秦长风闻言,嘴角一弯,笑道:“二位施主好走,不过贫僧还想向两位讨两样东西……”

    听了秦长风的话,王难姑立即戒备的问道:“什么东西,你要的毒药不是给你了么?”

    秦长风淡笑道:“你给的只是打发走金花婆婆的酬劳,两位施主可别忘了,后面还来了灭绝师太呢,若不是贫僧,你们认为她会放过你们这两个明教教徒吗?”

    夫妇两登时都被秦长风呛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胡青牛才吹着胡子哼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秦长风道:“二位毕生所学编著而成的医经和毒经!”

    “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二人下了一跳,他们此刻怀里的确各自装着一本写满了医术和毒术的书,却想不明白这么隐秘的事,秦长风是怎么知道的。

    秦长风露齿一笑:“两位忘了?贫僧有宿慧的!”

    胡青牛夫妇:“……“

    “给你!”

    尽管秦长风一直面带笑容,而且自认为笑得很温和,但胡青牛和王难姑却打了个冷战,只觉眼前的和尚比鬼还难以捉摸,更知道不把东西给秦长风,他们夫妇二人平安离开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于是各自从怀里摸出一本手写的抄本扔给秦长风,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秦长风则将两本书全都递给周小姑娘,笑道:“你去了峨眉之后练武闲暇时,不妨好好钻研一下医道和毒道,等你学成了,说不定贫僧将来还要靠你救命呢。”

    小姑娘听了顺从的收起两本书,并让他坐下来,继续认真的给他包扎伤口。

    秦长风低声道:“其实这些伤口已经没有流血了,而且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动愈合的。”

    小姑娘轻轻摇头,没有回答,只是固执的将所有伤口都包扎好后,才对他微微一笑,道:“好了。”

    秦长风风无奈的点了点头,道:“你去收拾东西吧,灭绝师太脾气不好,可能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你可不能还没开始就给师父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片刻后,小姑娘就收拾好了一个小包袱,出门前却突然朝秦长风笑道:“圣僧哥哥,你雕刻了那么多木雕,能送一个给芷若吗?”

    秦长风微微一怔,随之将手伸入袖袍中,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只木雕的面具给了她。

    面具半边脸笑,半边脸青面獠牙,与以前不同的是,这个面具有人脸大小,是真正可以戴在脸上的,以前秦长风行走江湖的时候,经常会戴着,就像世人给他的称号一样,半魔半佛。

    秦长风神情略显尴尬,因为送一个小姑娘这样的面具确有点不合适,但现在也是在没有更好的东西了。

    来到谷口,见到灭绝师太后,周芷若双手合十行礼,对着秦长风淡淡一笑,这才跟着灭绝师太离开。

    直到她们的背影彻底消失,秦长风才低头看向一旁神情落寞的张无忌道:“咱们也走吧。”

    “去哪里?”胡青牛走了,周芷若也走了,张无忌连续失去了治病的希望和玩伴,心情低落,因此声音也很是低沉。

    秦长风带他回去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后,一边上路,一边说道:“你的病医药根本治不好了,所以即便胡青牛不走也于事无补,唯有完整的九阳神功方才能彻底治愈你!”

    张无忌闷着头道:“可我听太师傅说完整的九阳神功早已失传……”

    秦长风继续道:“不是失传,而是失踪。贫僧在少林寺时曾听说过一件秘闻,说当年从少林偷走九阳神功之人把经书藏在了一只苍猿腹中,后来此人被追杀死在昆仑山,所以那只苍猿必定也在昆仑山中,无论它现在是死是活,九阳真经现在九成以上的概率仍在昆仑山附近。”

    听着秦长风的话,张无忌的目光像是一亮,随即便又迅速暗淡了下去,说道:“我听说昆仑山连绵何止数百里,咱们要找几本经书,不是大海捞针一样吗?”

    “对别人来说是大海捞针,但对你来说……也许就是磁铁吸针了。”秦长风心中暗自沉吟,盲目去攀山下崖的寻找,的确希望渺茫,能够寄希望的,只有张无忌的主角气运。

    气运这个东西说起来玄而又玄,看不到,摸不着,但却是真实存在的,尤其是幻想世界中的剧情人物,他们存在都有某些必然的轨迹,这轨迹关系到整个幻想世界发展而演化,所以秦长风人物让张无忌按照原来的轨迹自己去碰运气,远比自己带着他一起找还要靠谱得多。

    对秦长风来说,九阳神功不过是锦上添花,有更好,没有也无所谓,反正他自己并不打算修炼。

    对张无忌来说,则是死马当活马医的不得已,在这个没有卫星和航天飞机的时代,除了运气,秦长风真不知道怎样才能在茫茫大山中找到一个断崖下的山谷,然后又在里面找到一群猴子……

    “其实三年前贫僧也去找过,最后找到当年偷书之人死在朱武连环庄附近的线索,所以那只藏了经书的猿猴最有可能在的地方也是那附近了,后来贫僧另有他事,不得不离开,线索也就中断……贫僧告诉你这些,也是给你一个活命的希望,至于能不能找到经书,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路过一道一丈多宽的沟壑,秦长风一把背起张无忌就跳跃了过去,同时说道:“现在是让贫僧送你回武当,让武当诸侠带你一起去找,还是你自己去寻?”

    张无忌听了就沉思起来,他当然知道让武当诸侠陪他一起找更好,但有想到本来就希望渺茫,何必还要劳动武当也兴师动众呢,要是最后仍然没找到,不但让太师父和叔伯们白白高兴了一场,只怕到最后自己死时还更加悲伤。

    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去,找到了就治好病后高高兴兴回去,找不到一个人安安静静死在外面也罢。

    一念及此,张无忌便放开了心态,在秦长风悲伤笑道:“多谢圣僧指点,还是让我自己去吧,我从七岁活到现在,总是在麻烦别人,现在一点都不想这样了。”

    “好,贫僧相信你运气好,肯定能找到的。”秦长风心绪平静,他倒是很想亲自帮张无忌找到秘籍,从而提升称号圣行者的任务进度,不过他的时间宝贵,贵到每一天都要花费一个试炼点,所以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回去亲力亲为了。

    正说着,前面突然出现两个人影,一高一矮,却正是纪晓芙和女儿杨不悔,原来她之前担心自己带着杨不悔走不快,会被师姐和师妹追上,所以并没有走远,只是离开灭绝的视线后就索性藏在了附近,现在她带着女儿站在路边,好像是特意在等他们。

    见面之后,才知道纪晓芙自觉一个人难以在峨眉派的追查下保护住女儿周全,所以准备去昆仑将杨不悔交给她爹杨逍,秦长风便将张无忌也一起托付给他带去昆仑,临别前嘱咐了张无忌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九阳真经的事。

    三个月后,秦长风跨越大半个中原,来到了元朝的都城大都。

    他是报仇来的,在这里最容易找到已经投靠了汝阳王府的玄冥二老。

    不过让秦长风没想到的是,他来到大都后见到的第一个熟人竟是想也想不到的慧虚,而且还是在青楼门口……

    秦长风意外在大都城中的一条小巷中见到了几年未见的慧虚,这是一条只有半丈宽的小巷,巷口就是一座青楼,秦长风走过来时,慧虚正好带着两个膀大腰圆的大汉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秦长风的瞬间,那愈发虚胖的胖子登时怔立当场,还揉了揉眼睛,似乎担心自己产生了幻觉一样。

    秦长风也不说话,只是淡笑着看着他。

    过了几秒,慧虚身旁的一个大汉以为秦长风是故意挡路的,就抖动着胸前的黑毛骂咧起来:“秃驴瞎了你的狗眼了,竟敢挡王老板的道?赶紧闪一边去,没听说过好狗不挡道吗?”

    “王老板?”秦长风双眼渐渐眯起,嘴角的笑意变成了似笑非笑的样子。

    对面慧虚看到他这样子登时打了个冷战,好似回过神来了,急忙向前跑了几步并扑通一声跪在秦长风脚下拜倒:“弟子慧虚拜见小师叔祖!”

    秦长风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淡笑道:“不错,还知道自己是少林弟子?”

    “这……”慧虚额头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浸出汗珠,他心知几年前自己与这位小师叔祖的确关系很好,但那是在自己是少林弟子的前提下,当初自己不辞而别,已经可以算是背叛山门了,秦长风这个师叔祖直接一掌打死他都是理所应当。

    这时,那原本跟着慧虚的两个大汉已经完全吓傻了,其中骂过秦长风的那个呆立在那里不知所措,另一个则眼珠子骨溜溜一转后,急忙转身跑回了那名叫万花楼的青楼。

    然后只过了十几个呼吸,就有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迈着小脚步急匆匆赶来,上前就要拉起跪在地上的慧虚,道:“相公,这是怎么了?”

    “嗯?”秦长风差点被雷倒,这两人先后从青楼里跑出来,女的还叫一个曾经的和尚相公……这是什么鬼逻辑?

    慧虚见秦长风凝眉打量那中年美妇,登时咚的一声把头磕在石板上,哀求道:“千错万错都是弟子的错,一切罪责弟子愿一力承担,只求师叔祖不要牵连其他人。”

    秦长风见他一副护妻心切的样子,叹道:“我在你眼里什么时候成了喜欢滥杀无辜的人?”

    慧虚低声道:“魔佛之名弟子也略有耳闻……”

    秦长风哂笑道:“恐怕不是略有耳闻,而是如雷贯耳吧?”

    慧虚登时尴尬的笑了笑,他和秦长风一起在少林寺呆了十年,自然多少知道他的一些习惯,如果他不露声色或者笑眯眯的时候,那一准就是有人要倒霉了,如果他面露冷色,将不满表达了出来,就反而会有很大概率会没什么事。

    果然,秦长风没有再继续为难他,而是说道:“起来吧,带我去个歇脚的地方。”

    “是,请师叔祖跟弟子来。”慧虚喜笑颜开的爬了起来,秦长风既然没说要惩罚他,那就是代表着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追究他叛逃少林的事了。

    其实秦长风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他又不是少林方丈,一个不愿做和尚的弟子私自离开关他什么事,何况这人还算得上自己的半个朋友。

    PS:走亲戚回来晚了,抱歉!今天一大章,另外……为什么我不说求票,推荐票就少些呢?!!!(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