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没脸的和不要脸的
    秦长风住的地方,是客栈独立的小院。

    心中怕极了的赫连铎铎,对于大师的一应吃住一点都不敢马虎,至于他回去怎么和那位一品堂堂主赫连铁树解释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活着回来了,简直再简单不过——被秦长风这位来自西域的神秘僧人所救。

    秦长风已经在这座院子里等了十天,他耐心的等着,赫连铎铎已经把消息传进了皇宫,这些天很是来了几波宫女太监,但都被他打发走了。

    他坐在大槐树下的房间里,耐心的雕刻着手中的木头,耐心的等,他相信容貌被毁的李秋水不可能不亲自来看看……在赫连铎铎这个官二代信誓旦旦的保证下。

    西夏国内,知道秦长风真正身份的,只有惶惶不可终日的赫连铎铎一个,然而在得到体内所谓蛊虫的解药前,他绝不敢透露半个字。

    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这个恐怖的和尚究竟想做什么。

    从边境到兴庆府的这一路上,他虽然备受折磨,但也看出来……这和尚根本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光岸伟大。

    有一次和尚站在悬崖边莫名其妙的停步许久,然后发疯了般,用刀子割下手臂上的肉,去喂山崖缝隙中嗷嗷的幼鹰。

    有一次和尚看到被西夏士兵砍断了双手生活极尽艰辛的宋人老兵,突然伤心大哭,亲自为那蛆虫般的老东西清洗伤口,并喂完了一整碗肉汤,但等对方笑着道谢时,他却一掌拍断了人家的脖子。

    还有一次一个西夏牧人家的女子难产,血流了一盆,眼看着就要母子双亡了,和尚却拿出那瓶宝贵的红色灵液,仅仅小半瓶给那女子服下,不但孩子安全诞生,连母亲都瞬间恢复了满面容光,甚至直接就能起床道谢。

    ………………

    最近的一次,是在进入兴庆府前,这和尚在一座小山上静坐良久,忽地站起身来,指着天就大骂:“日你娘的魔佛!”话音刚落,轰隆一声雷霆炸响,暴雨狂泻……

    秦长风也曾做过魔佛,是在倚天世界,然而那只是他刻意营造的假象,当不得真。

    而今僧人、杀人过千、金刚菩提念珠这三样联系在一起,开启了一个魔佛称号任务,且连怎么完成都没有头绪,这一路上他尝试了各种方法,除了差点把自己弄成疯子,把赫连铎铎逼疯之外,再没有半点收获。

    他想到了若琉璃,这个女人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她把念珠给自己究竟安的什么心?

    正思绪起伏时,房间的大门突然无风自开,然后又啪的一声关上,仿佛只是错觉,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怎么可能没发生?屋子里活生生的多出了一个人来!

    秦长风停下刻刀,然后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一个白色人影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

    这人似有似无,若往若还,全身白色衣衫衬着遍地白雪,站在那里一动未动,却让人有种朦朦胧胧的感觉。

    “大师,妾身这厢有礼了”,白衫人身形苗条婀娜,显然是个女子,脸上蒙了层白纱巾,看不清她面容,从面纱下透出的声音轻柔婉转,怎么看都像个温柔斯文的大家闺秀。

    前提是你不知道她叫李秋水!

    “前辈有何贵干?”秦长风装作不知,问道。

    “和尚,你怎知我是前辈,难道我的声音很老吗?”白衫人却气定神闲地站在门口,窗外轻风动裾,飘飘若仙。

    秦长风道:“贫僧自问武功不弱,但在前辈面前却连气息都不由自主的受到影响,若不是绝顶高手,断不会如此。”

    “自问武功不错?和尚你倒是挺自信,就是不知是不是真有几分本事了,不过这也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来向你讨一样东西的……听人说你有一瓶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药,我倒是想瞧瞧是不是真有这么玄乎,拿来给我看看吧。”

    白衫人说着朝秦长风伸出一只素白的手掌,五指纤长,每一根都晶莹圆润,那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七八十岁老太婆的手掌。

    “生死人太玄乎,肉白骨倒是勉强能做到,不过贫僧的宝药可不轻易予人”,秦长风笑着说道,却并没有将所谓神药拿出来的意思。

    “你不肯给我?”白衫女子问道。

    秦长风笑着回道:“不是不给,而是女施主得拿一样东西来换。”

    “哦,你想要什么?”白衫女子眼中露出惊讶,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秦长风轻轻吐道:“小无相功。”

    “哈哈哈哈……”

    那白衫女子大笑,随之突然白光闪动,砰的一声,秦长风身体飞出,远远的摔在了墙壁上。

    这时,她幽幽问道:“和尚你怕死吗?”

    “怕!”秦长风据实回答。

    “那你给不给?”

    “不给!”

    砰!

    秦长风又飞了出去,这次口中吐出鲜血,但他笑道:“我死之后,你永远都得不到。”

    嗤啦……

    他的僧衣被撕开,然后是中衣,最后是里衣……直到最后,一个双手合十的和尚光溜溜站在那里。

    但,他还是在笑!

    我他妈藏在储物空间里,你要是能找出来,我直接给你跪下好吧!

    秦长风赤身裸体,却毫不知羞耻,带着古怪的笑容说道:“小无相功。”

    啪!

    白衫女子随手从房梁上抽出一根麻绳,内力鼓荡,麻绳便像一根浸了油的皮鞭一样抽在了秦长风身上。

    他没有开启金刚护体的主动和任何防御,甚至连被动都主动封禁了,任由这一鞭抽在身上,立刻在胸前抽出一条皮开肉绽的鞭痕。

    “痛不痛?”

    “痛!”

    “给不给?”

    “小无相功!”

    啪!

    白衫人将麻绳抖成一条蟒蛇般,绕过前胸朝后背抽了过去。

    又是一条血淋淋的鞭痕,和尚的笑容依旧没有变,张嘴道:“我不但有可以帮你恢复容貌的灵药,还能帮你对付你的大师姐巫行云!”

    白衫女子手臂一抖,绳鞭擦着秦长风的带戴着木面具的面庞飞过,悦耳的声音问道:“你怎么这道这些的?”

    和尚故作高深,一副你对天才一无所知的样子,“宿慧,施主你不懂。”

    “宿慧?呵呵……”

    啪,啪,啪……

    一刻钟后,白衫女子微微喘气的停了下来,这时和尚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地方是完好的,从始至终他都不闪不避,一边挨打一边笑。

    活生生的一块滚刀肉!

    “和尚,你赢了,但我逍遥派的秘诀从来不传外人,你换个条件吧。”

    “此事容易,弟子拜见师父!”和尚说完,毫不犹豫的就俯身行弟子礼。

    白衫女子当场一怔,随之就摇头哂笑道:“我逍遥派收徒向来只选资质极佳者,你这人太差劲,可没资格做我徒弟。”

    “哦,是吗?”

    话音一落,秦长风陡然向前奔出,白衫人眸中露出讥讽,抬手一掌拍来。

    砰!

    一声沉闷的震响,女子手掌正中秦长风胸口,但这一次……他没有后退半步!

    白衫女子面色极其难看……他的面纱被秦长风摘下拿在手中,刚才的交锋,竟是她输了半招!

    虽然有她轻敌的缘故,但也能看出这年纪轻轻的和尚的功力极其不凡,恐怕就是他们师兄妹当年也比不上!

    与此同时,秦长风却寒毛都竖了起来,从李秋水这里求小无相功,从始至终都是火中取栗。

    而今自己将对方的面纱揭开,露出这张雪白但布满四条纵横交错剑伤,堪称极其丑陋的脸,谁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发疯?

    但这时,他却故意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

    他就是要刺激李秋水,让她受不了脸上丑陋的伤痕,从而对消除疤痕的灵药更加迫切!

    虽然冒了很大的风险,但秦长风却坚信,从李秋水踏进这里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已经掌握了七成胜算。

    李秋水这辈子耿耿于怀不得解脱的有两个人。

    其一是无崖子,爱而得不到。

    其二是巫行云,恨而杀不了。

    所以,恢复容貌对李秋水来说,不仅仅是祛除那丑陋的疤痕而已,更是对巫行云施以前所未有的报复打击!

    想想看,当巫行云看到被丑陋容貌折磨了半辈子的李秋水容颜重换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会是什么感想?

    我撕了你个贱货!

    别看她们已经七老八十了,但至少还能活几十年,女人记起仇来,到死都不会罢休。

    “巫行云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每三十年,便需要返老还童一次,下一次就在四五年后,弟子功力虽比不上师父,但一旦修炼了本门绝学,与师父联手对付那时的巫行云还不是手到擒来?”

    在李秋水冷目沉默的时候,秦长风再次展现自己神秘的无所不知。

    李秋水眼中果然闪过一抹惊诧之色,随之忽地笑道:“什么巫行云,她再怎么说也是你师伯,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不然她该笑我教徒无方啦。好了,还不穿上衣服,是等为师帮你穿吗?”

    “弟子不敢”,秦长风暗自松了口气,旋即心中再次一凛,因为李秋水说道:“好徒儿,为师都已经答应你了,那灵药你还不给为师看看?”

    秦长风一脸认真的回道:“弟子将药藏在了城外,不如师父先教弟子玄功,徒儿择日再去将灵药取来?”

    “呵呵……徒儿跟为师回皇宫再说罢。”

    “也好,反正徒儿若是十日内没有出现,那守药人就会直接将药毁了。”

    “乖徒儿,你带着面具干嘛,摘下来让为师看看。”

    “弟子相貌丑陋,怕污了师父的眼,还是算了吧……”(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