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无相进化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狡兔未死走狗不烹
    车行辚辚,日夜不停。

    从西夏出发一路向着天山而行,坐在马车上的李秋水神采飞扬,自从恢复了容貌后,她嘴角带着的一抹笑意几乎就没有再消失过。

    “四大恶人都被你派到哪里去了,怎么一个都没见到?”她一双美眸在秦长风身上打量,似笑非笑的问着。

    皇太妃出行自然简陋不了,这架马车不但坚固精美,内中更烧着一个碳炉,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仆妇进来打理,所以即便是隆冬,车厢里依然暖气袭人,稍微厚一点的衣服都穿不住。

    秦长风一袭月白长袍,如不是光头的话,怎么看都像一个名门公子,此时面不改色的回道:“我让他们提前去缥缈峰附近打听消息去了,毕竟师伯功力惊人,如果咱们去的时机不对,麻烦可就大了。”

    李秋水听了盯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段延庆这些人利用一番倒也罢了,不过恶狼就是恶狼,猎人再厉害,一不小心也有被反咬一口的危险啊。”

    秦长风轻描淡写的回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罢了。”

    “呵呵……”李秋水幽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秦长风也沉默下来,想着究竟谁是飞鸟、狡兔,谁又是良弓、走狗……

    自从擂鼓山杀了丁春秋后,秦长风就和无崖子同时出发,他自己先到西夏和李秋水汇合,而无崖子则是在苏星河和函谷八友的陪伴下,直接去往缥缈峰。

    与此同时,天山缥缈峰下,四大恶人中的段延庆、叶三娘和岳老四正带着虚竹在一片松林中,似乎在等什么。

    岳老四裹了裹身上的长袍不满的咕哝道:“四妹,这小和尚究竟什么来历,老大要费劲心思的让我们带他来这里?”

    叶三娘目光闪了闪,随之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知道。”

    岳老四无语,就在这时,雪地中奔来一道身影,不但速度极快,更逝如轻烟,脚尖点在雪地,只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很快就被天空飘落的大雪覆盖,竟像是踏雪无痕一般。

    有如此轻功者,自然是四大恶人中排名最末的云中鹤,他来到近前后说道:“找到了,果然有自称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帮人在聚会,说是要攻上缥缈峰活捉什么天山童姥。”

    段延庆沉声道:“可见到小女孩?”

    “有”,云中鹤点头,“装在一个麻袋中,应该就是老大说的那个,那帮人正准备杀了她立誓。”

    其余三人都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段延庆看向叶三娘道:“带上和尚,咱们走吧。”

    接下来的过程,和原著有些许区别,但结果却差不多。

    在四大恶人的暗中帮助下,虚竹救出了正处于最虚弱时期的巫行云,然后又看到了虚竹手指上的七宝戒指,随后两人亡命奔逃。

    等秦长风和李秋水带着少量西夏武士来到缥缈峰附近时,已是十几日之后。

    四大恶人自然前来相迎。

    说起来李秋水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对秦长风这个徒弟还是不错的,当初仅仅一封书信过去,她不但将一品堂在中原死伤惨重的事压了下去,还真让段延庆在重建的一品堂中拥有了不小的权柄,至于慕容复追求西夏公主的事,也提供了一些便利。

    这一世,李秋水似乎已经自感胜券在握,且十分享受复仇的过程,所以一路上丝毫都没有催促。

    马车在雪地上停下,秦长风先跳了下去,李秋水掀开车帘后,却不下车。

    秦长风无语的挑了挑眉头,伸过去一只手,后者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叫了声“乖徒儿”,笑眯着双眼,搭着他的手掌走了下来。

    老实说李秋水虽然年纪不小,但皮肤光洁白皙,仅仅在眼角处有几丝鱼尾纹,身材也称得上婀娜多姿,宛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美妇……然而秦长风所担心的是,无崖子会不会把他当成第二个丁春秋?

    如果做过了也就罢了,问题是他是真的守住了贞洁啊!

    “人呢?”李秋水望向四大恶人。

    段延庆用腹语说道:“那小女孩古怪得紧,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我们这两天追丢了。”

    李秋水闻言倒也没有发怒,只是淡淡道:“那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去找?”

    “是!”四大恶人领命而去。

    ………………

    几天后,深夜,冷月高挂。

    缥缈峰下的一片背风的大石林中,虚竹正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说道:“小和尚你这人迂腐之极,半点也无圆通之意,这一生想要学到上乘武功真是难上加难,也不知道无崖子是怎么看中了你。”

    这说话的女子面相约莫二十七八岁,容色娇艳,眼波盈盈,怎么看都像一个绝色佳人,只是身材却是一个女童的模样……如此怪异的情况,除了巫行云之外,自然不会再有第二人。

    虚竹满脸无奈之意的叹道:“与那些绝顶的人物相比,我自然是愚钝不堪的。”

    巫行云轻哂道:“咦,你竟然还知道什么是绝顶人物?”

    虚竹点了点头,认真道:“只说年青俊杰,贫僧就见过两位佩服之至的。一个是丐帮的前帮主乔峰,一个便是我慧愚师叔。”

    巫行云好奇道:“北乔峰姥姥我也听说过,闻名江湖近十年了。你师叔慧愚又是什么人,既然是你师叔,怎么也四五十岁了吧,也能与乔峰并论?”

    “阿弥陀佛”虚竹双手合十,认真道:“师叔自幼蒙玄苦师叔祖收为关门弟子,所以辈分虽高,年龄却大不了贫僧几岁,但要比武功修为,小僧实在难及师叔万一。”

    巫行云讥讽道:“看来你对自己这位师叔推崇得紧,有机会姥姥倒想去见识一番是不是名副其实。”

    “乖徒儿,你巫师伯想见你,你还不上去拜见?”

    突然间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随之两人眼前一花,两道人影遮挡在巫行云和虚竹面前。

    这两人都是一身白衣胜雪,女子身形苗条婀娜,男子器宇不凡,看起来却也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气度,正是李秋水和秦长风这师徒俩。

    虚竹看到秦长风登时吃了一惊,想也不想,就连忙向前两步拜道:“弟子拜见师叔!”

    巫行云则死死的盯着李秋水的脸打量,目光从惊愕、骇然、到愤怒连番转变,最后叫道:“李秋水,你的脸怎么好了,不可能……是假的,你带了一张人皮面具对不对?”

    看着巫行云一副接受不了事实,以至于癫狂的样子,李秋水大笑起来,笑得比容貌恢复的那一次还要痛快,好半天才停下来,亲昵的摸着秦长风的脸道:“师姐说笑了,我这张脸师姐难道还不认识?谁叫我的命比师姐好呢,有这么一位既能干,又孝顺的好徒儿,恢复容貌的灵药就是他孝敬给师妹的呢。他这里还有恢复身高的灵药,师姐你要不要求求小妹,你求我我就让她把灵药给你好不好?”

    秦长风不着声色的挪了挪,心里一万匹草泥马踩过,平时也就罢了,眼下不出意外的话……无崖子应该就在附近看着呢!

    巫行云看了秦长风一眼,然后瞪着虚竹道:“他就是你师叔?怎么和李秋水这个贱人在一起……难道你也是他们派来害姥姥的?”

    “不不不……”虚竹连连摆手道:“师叔没让我这么做。”

    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有些疑惑,因为从珍珑棋局到救下童姥,机会都是秦长风安排的,但同时……秦长风却也真的没让他做任何对童姥不利的事情。

    巫行云似被怒火冲破了理智,反手打了他个耳光,怒道:“那你就去杀了这两个人给我看。”

    虚竹苦起脸来,踟蹰道:“小僧不敢杀人,更……不敢对师叔出手。”

    巫行云气得跺脚,同时也冷静下来,说道:“这贼贱人是来害我的,你既然不敢动手就赶紧带我走。”

    李秋水笑道:“师姐,你到老还是这脾气,人家不愿意的事,你总是要勉强别人,打打骂骂的,有什么意思?小妹劝你,还是对人有礼些的好。你看我对徒弟好,徒儿也对我言听计从,乖徒儿是不是?”

    她说完看向秦长风,秦长风眉头挑了挑,乖乖点头。

    巫行云不理她,只是催促虚竹:“快背了我走,离开这贼贱人越远越好,姥姥不忘你的好处,将来必有重谢,让你武功超过你师叔也是轻而易举……”

    李秋水却气定神闲的站在一旁,悠然说道:“师姊,咱们老姊妹多年不见了,怎么今日见面,你非但不欢喜,反要急急离去?小妹知道你这些年网罗了不少妖魔鬼怪,生怕他们趁机作反,才带着徒弟急急忙忙赶来见你,你也不说请我们去峰上坐坐,怎么就急急忙忙要走,莫不是不欢迎我们吧?既然这样……徒儿,你便去请你师伯去西夏做客吧。”

    “是”,秦长风应了一声,却没有动。

    正当李秋水疑惑这时,远传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众人转头望去,赫然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在七八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李秋水和巫行云看到这老人,登时忍不住浑身一颤……无崖子!( 无相进化 /6_649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